桃花舍主人:由加勒万河谷的娃娃兵想到了庞国兴

庞国兴令人印象深刻的,不仅是他和三个战友孤胆作战的英雄事迹,更在于他战后作巡回报告介绍战斗经过时,曾说过一句话:“敌人非但不投降,还胆敢向我还击!”这话,现在看来仍然让人忍俊不禁,可以想象到,当年的报告会场一定是哄堂大笑。不过,这种笑当然不是嘲笑耻笑,而是对这位战士朴实憨厚、不善言辞的会心理解,以及对他们的英雄虎胆的赞佩喜爱。他这话,好像不是在讲述他们四个人面对重兵敌人的战斗情况,而是在介绍四万大军围困了四百个敌人后的战场态势,那种豪迈的革命英雄主义气概,真是惊世骇俗,在古今中外军事历史上独一无二。

【本文为作者桃花舍主人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近几天,有关中印边界加勒万河谷冲突的消息引人关注。从6月19日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对事件来龙去脉的介绍可知,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印度军队在中印边界上时不时进行挑衅、企图蚕食的行径的最新一次。

而另据报道,就在此次事件的前后,印度也正向其邻国巴基斯坦和尼泊尔发起边界挑衅。

印度是当今世界人口数量最多的“民主自由”体制的国家,它的这种到处与邻为恶的行为,是其统治阶级在其国内经济危机、贫富分化、社会矛盾等日益严重的情况下,寄希望于挑动边境冲突来煽动“民意”,以转嫁、压制国内矛盾。这与今年以来美国统治政权为了掩盖生物攻击失控、维护资本权贵的利益、转移被其牺牲的底层人民的怒火,疯狂地向我国进行政治、经济进攻的行径如出一辙。毕竟,文明进化不足的群类与野蛮落后的西式“民主自由”体制相结合,就更加具有破坏和平的侵略性和反人类性。

根据目前可见的信息,这次由印度军队越界寻衅所导致的冲突,“从最初的口头争吵演变为相互推搡,进而升级到石块和棍棒打斗”,最后结果是,印度士兵被我军战士追着“漫山遍野跑”,不少印军“慌不择路跳河被淹死”。显然,前来寻衅的印度军队遭遇了很大的“不幸”。

网上对遭遇“不幸”的印度士兵有不少报道,甚至详细到某某联队、某某营,但没有我军参“打”部队的具体情况。不过,中国军事科学学会副秘书长罗援的一篇“博客”文章,侧面地反映了一点儿情况。

罗援写道:

【“2015年8月,我有幸到中印边境实地考察,亲眼目睹了我们边防官兵的战备状况和精神风貌,他们常备不懈,时刻准备打仗。在争议地区,经常与印军发生肢体冲突,每次我们都不吃亏,凯旋而归。小伙子们挂在口头上的誓言就是:‘我们的背后就是祖国,我们绝对不会把祖国的一寸土地守丢了!’‘不要跟我们说什么地理位置重要不重要,只要是上级让我们守的地方,我们就寸土不让!’最让我感动的一句话是:‘打不打,听党中央的;赢不赢,看咱们哥儿们的!’我真想念这些可爱的娃娃兵,他们也就十八九岁,离乡背井,在高寒缺氧的雪域高原,为祖国站岗放哨,相信他们这次一定在胸前又增添了军功章。干得好,小伙子们!这次参‘打’部队(还不能名副其实地叫‘参战’,因为,只是拳脚相加,使用的是石器和冷兵器,还真没有动真刀真枪),我军只是小试锋芒,就把印军打得屁滚尿流,抱头鼠窜。以后,一旦收复失地之战打响,我边防官兵必将‘脱手斩得小楼兰’。”】

从罗援的文章可以看到,这些年来在中印边界“争议地区”,我边防军“经常与印军发生肢体冲突”,而且“每次我们都不吃亏”;我们的边防战士大都是“十八九的娃娃兵”,他们具有守边卫国的坚定意志、壮怀高昂的精神风貌和常备不懈的战备状态;这次,让侵入加勒万河谷寻衅的印度士兵“漫山遍野”奔逃的解放军战士,就是这些誓言“绝对不会把祖国的一寸土地守丢了”的可爱的娃娃兵,他们在“高寒缺氧的雪域高原”保卫着祖国。

从这些可爱的娃娃兵,不由得想起他们的前辈战友庞国兴。

五十八年前,那场历时一个月、秋风扫落叶般的中印边境自卫反击战,让狂妄扩张野心膨胀的印度受到了及时的教育。反击战中,我军涌现了许多英雄人物,例如用胸口把爆破筒顶回去的“活着的黄继光”陈代富,舍生滚雷、为部队开辟道路的罗光燮,吸引敌人火力、掩护战友反击的司马义·买买提,等等。

这些英雄人物中,有一位是解放军陆军第55师163团9连战士庞国兴,他率领与连队失去联系的战友王世军、冉福林和周文轩,主动组成战斗小组,孤胆深入敌纵深七公里,打了五仗,攻占了敌人两个炮兵阵地,击毙敌一、二级准尉以下官兵七名,缴获火炮七门,推土机、汽车四台,及其他军用物资一批,为主力部队向敌纵深发展做出了贡献。战后,庞国兴被国防部授予“机智灵活、孤胆作战战斗英雄”称号。

庞国兴令人印象深刻的,不仅是他和三个战友孤胆作战的英雄事迹,更在于他战后作巡回报告介绍战斗经过时,曾说过一句话:“敌人非但不投降,还胆敢向我还击!”

桃花舍主人:由加勒万河谷的娃娃兵想到了庞国兴

这话,现在看来仍然让人忍俊不禁,可以想象到,当年的报告会场一定是哄堂大笑。不过,这种笑当然不是嘲笑耻笑,而是对这位战士朴实憨厚、不善言辞的会心理解,以及对他们的英雄虎胆的赞佩喜爱。他这话,好像不是在讲述他们四个人面对重兵敌人的战斗情况,而是在介绍四万大军围困了四百个敌人后的战场态势,那种豪迈的革命英雄主义气概,真是惊世骇俗,在古今中外军事历史上独一无二。

庞国兴是陕西农家子弟,1959年十九岁时参军,第二年就入了党,先后被所在部队评为神枪手、投弹能手、生产标兵。参加对印反击战时他二十二岁,就迸发出夺目的英雄光辉,这固然与他从小养成的坚强、憨厚、直爽的性格有关,但最主要的还是,他加入了古今中外绝无仅有的军队。

这支军队,正如歌曲《人民军队忠于党》所唱到的:

【“雄伟的井冈山八一军旗红,开天辟地第一回人民有了子弟兵。”】

人民的子弟兵,就是人民的军队,具有独特高尚的精神气质,毛泽东主席在1945年4月24日中国共产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上作政治报告《论联合政府》时,曾精辟地概括道:

【“紧紧地和中国人民站在一起,全心全意地为中国人民服务,就是这个军队的唯一的宗旨。在这个宗旨下面,这个军队具有一往无前的精神,它要压倒一切敌人,而决不被敌人所屈服。不论在任何艰难困苦的场合,只要还有一个人,这个人就要继续战斗下去。”】

毛主席概括的这种人民军队精神,也正是他首创的“思想建党、政治建军”原则所赋予的。庞国兴正是这种人民军队精神培养出来的战士。

电影《英雄儿女》的插曲《英雄赞歌》,演唱之前有朗诵词赞道:

【“我们的王成,是毛泽东的战士,是顶天立地的英雄,是特殊材料制成的人。他的豪迈气概从那里来?因为他对祖国人民无限地爱,对侵略者切齿地恨!在我们队伍里,有千千万万个王成,这就是我们伟大祖国的骄傲和光荣!”】

庞国兴像“王成”一样,是千千万万个“毛泽东的战士”之一。

从坚守加勒万河谷的娃娃兵身上,我们能看到庞国兴的影子,看到人民军队精神仍在。这令人欣慰。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history/202006/583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