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资本化造成的舆论乱象

总而言之,通过近年来媒体炒作的重大事件看,今天的媒体环境里,新闻媒体是难以报道出真实的东西来的,而某些政府部门又错误地把新闻媒体报道的东西当成很重要的舆情。

北京华夏文化交流促进会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3周年座谈会”6月27日在北京举行,50多名在京有关领导、专家学者参加了座谈。

以下是清华大学国际传播研究中心主任李希光教授的发言:

刚才会务组给我讲说五分钟,大概我得讲六分钟,我预报一下。

在这个星期我们纪念中共93岁生日的时候,打开电视、报纸,除了可能有少数官样文章外,几乎听不到这方面的人民的声音、普通党员的声音和党内思想家的声音。

过去十多年来,在资本集团、学术精英集团、资本媒体集团和某些官僚的互动下,我们的媒体和舆论境况已经发生了质的变化,主要表现在以下六个方面:

第一点,由于有人打着文化产业化的旗号,把媒体产业变成了文化产业的一部分,而文化产业更多的是走向娱乐产业,那么新闻业成了娱乐产业的一部分。这个娱乐化的新闻界界更意味着等虚构、渲染和情绪化。 如果新闻产品等同于娱乐产品,新闻就死了。

第二点,由于包括官媒在内的媒体集团的资本化,媒体所追求的,不再是新闻的真实性和真相,而把投资者的资本回报作为追求的第一目标。结果,一切以收视率、点击率、转发量、粉丝量为自己的目标,这就带来了非常严重的后果。比如,两年前哈医大有一个年轻的实习生在医院里被人杀了,北京的一家主流官媒网站在报道这条新闻下面还搞了个娱乐性投票,问网民说:这个医生被杀,你是高兴还是难过?4000多人投票,4018人投票高兴,409人投票难过。为什么一个官媒的主流网站竟然不顾群众的痛苦,如此冷漠地娱乐化杀人事件?因为这家官媒网的股票几个月前上市了。[page]

第三点,新闻报道的第一时间带来了病毒式的新闻传播速度。今天的媒体在商业资本竞争的压迫下,不顾新闻事实和真相,一味追求第一时间报道新闻。通过第一时间报道新闻,赢得点击率、转发量、粉丝量和收视率。而新闻的生命力在于真实,不在于第一时间报道。而今天的很多媒体不顾新闻事实,把新闻的传播速度等同于新闻的生命力。一些虚假新闻其传播和感染速度就像病毒一样迅速地传播开了。结果,出现了的大量的质量低劣的新闻产品,如漫天遍地的虚假信息。

过去15年来,我在清华大学一直在教学生“慢新闻写作”。我坚持认为,新闻报道的重要性,不在于快,而在于真。真实、真相、真理的获取与速度没有关系,而是在真理的追求上,投入的时间越多、花的时间越长,越接近真相和真理。对于我和很多人来讲,今天发生的事情,我不一定非要马上知道不可。我两年多前就停止看电视、看报纸和看新闻了。我对境内外媒体的新闻报道基本上都不咋相信。但是我没有觉得我今天在新闻上是个无知的人。不信,我们可以做个实验,假设给美国的主流媒体和中国的新闻媒体的记者放假一周,看看全世界和全国人民在这一周里是不是就看不到新闻了吗? 在今天这样一个人人是记者的自媒体时代,有没有媒体的编辑记者的存在,人们同样可以获得大量的新闻,甚至可能是更真实的、更直接的新闻。

第四点,有一个让人很难理解的现象,就是在十几亿人口的大中国竟然没有几家真正严肃的新闻媒体和网站。近几年来,官商媒体、中外媒体、新旧媒体的联手联动炒作八卦新闻甚至八卦传闻。在一些重大的问题上,包括在传播一些谣言上,甚至出现了同流合污。比如,三年前发生的温州动车事件,各个媒体,包括官商媒体、中外媒体,联手把它变成了一个高铁事件。其实,温州动车事故发生的时候,高铁的铁轨还没有铺设到温州,高铁刚刚通到杭州。但是,全国的媒体不加思考,不顾事实真相,联手围攻高铁,导致高铁建设受到了极大的伤害。媒体对高铁的围攻和炒作,绑架了政府的政策,不仅导致铁道部解散,在铁道部解散前,美国驻华大使骆家辉还兴致勃勃地带着华尔街的财团,到我国战略最敏感的地区新疆南疆考察铁路建设。再有就是今年年初的乙肝疫苗,连续炒作三个月,某官媒发表“三问乙肝疫苗”文章,与国内众多媒体联手围攻乙肝疫苗,说乙肝疫苗害死人。但后来专家调查结果证实,真实情况不是这样的,新生儿必须接种乙肝疫苗。但是,经过媒体长达3个月的围攻和炒作,这期间,全国乙肝疫苗接种率下降了30%。这意味着,有几十万婴幼儿没有接种乙肝疫苗,处在病毒感染的风险中。

第五点,政党的媒体化问题。现在某些党政干部、党政部门,不愿意走线下的群众路线,而是每天就把眼睛盯在网络舆情上,看看每天大V公知们在说些啥,看看那些有权势的资本集团控制的门户网站在炒作啥。某些利益集团控制的舆情编辑部就把这样的东西呈送给中央有关部门和领导,试图制造一种政策压力,从而绑架政府的议程,绑架政府的决策,甚至绑架法律过程。比如讲各级政府都在搞所谓“微博问政”,根据网上和微博上大V公知的制造的舆情,去思考工作中的问题、制定政府的工作计划和决策。不久前,国家有关部门甚至提出要培训几百万舆情分析师来应对网络舆情。中国的大V公知加上门户网站的首页编辑,其实也就百十个人。而国家要培养几百万舆情分析师来对付这百十个人,这实在有点可笑。 中国各级专职的宣传部的工作人员就有上百万人,他们是干什么的?发不出正能量,只会应对负能量?我最近看到一篇文章尖锐指出,宣传部长的权力扩大1000倍,也没有一个门户网站首页编辑大。这些网络编辑想让全国十几亿人哭,全国人就得哭,让全国人怒,全国人就得怒,想让全国人骂,全国就得骂。[page]

第六点,就是资本集团控制的媒体,把新闻自由等同于媒体所有者和运营者所在利益集团的言论表达自由,等同于媒体所有者、媒体集团的政治同盟者、媒体的运营者为自己的政治议程和经济议程服务的自由,而不是媒体让社会各个阶层人民就当前的改革议程发表不同意见的自由。在今天,谁是媒体的拥有者,谁是网站的拥有者,谁控制了网站,谁在运营网站和媒体,谁才能把自己的声音而发出来。

总而言之,通过近年来媒体炒作的重大事件看,今天的媒体环境里,新闻媒体是难以报道出真实的东西来的,而某些政府部门又错误地把新闻媒体报道的东西当成很重要的舆情。既然新闻媒体报道不出来完整、全面、准确和真实的东西,那我们还用的着继续使用新闻媒体吗?如果说不使用媒体我们从哪里获得新闻?其实,在今天这样一个移动的网络社会,或者称之为社交媒体的社会,人人都是记者,如果新闻媒体这个行业消失了,每天我们同样能获得大量的新闻,而且可能是更真实的,因为很多自媒体的内容制作和传播不是能够被资本集团完全把控的。

本文根据录音整理而成,已经讲话者本人审阅,题目为编辑所加。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舆论 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