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守思想战线上的“上甘岭”

抗美援朝战争后,尽管西方敌对势力亡我之心不死,从未放弃对中国的军事封锁、军事遏制、军事威胁,无时无刻不在窥测方向,以求一逞,但他们知道,中国已不是过去的中国,中国军队也不再是过去的中国军队。

意识形态领域历来是敌对势力对我实施西化、分化战略的主攻方向,是敌我生死较量的主战场,是维护我国国家安全的主阵地。这里虽然看不到刀光剑影、硝烟弥漫,但同样残酷激烈,惊心动魄,斗争的结局对国家、对民族、对党同样具有决定生死存亡的意义。

历史已经证明,没有任何敌人可以用武力征服我们。65年前新中国刚刚成立,敌对势力就曾把战火烧到鸭绿江边,试图用武力把新中国一举扼杀在摇篮里。结果遭到了可耻的失败。连美国西点军校的教官也承认,当年中国被迫进行的抗美援朝战争作为新中国的开国第一战,始于鸭绿江而终于三八线。一个世界公认最强大的国家的陆海空三军联合立体作战,却没能打过一个贫穷国家装备原始的陆军。尤其是在对美国有利的大兵团野外攻防战而不是游击战的状况下一败涂地。这是美国军队和美国国家永远的耻辱和疮疤。抗美援朝战争是确立中国大国地位和中华民族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奠基之战,是重建民族自信、自尊、自强、自立的翻身之战,是告别屈辱,走向民族复兴的崛起之战。抗美援朝战争为我们民族抹去100年屈辱的黑色胎记。抗美援朝战争打出了国威,打出了军威,从此中国人在全世界人的心目中真正站起来了。

抗美援朝战争后,尽管西方敌对势力亡我之心不死,从未放弃对中国的军事封锁、军事遏制、军事威胁,无时无刻不在窥测方向,以求一逞,但他们知道,中国已不是过去的中国,中国军队也不再是过去的中国军队。麦克阿瑟临终前说,“美国决不能在亚洲大陆进行战争”。战争一个铁的禁律就是不能进攻中国。因此他们不得不把希望更多地寄托在对中国的意识形态渗透上,寄托在对中国的和平演变上,寄托在对中国的软战争上。

还在1945年,时任美国中央情报局局长的艾伦·杜勒斯就曾在国际关系委员会的演说中声称:“人的脑子,人的意识,是会变的。只要把脑子弄乱,我们就能不知不觉改变人们的价值观念,并迫使他们相信一种经过偷换的价值观念。”1957年受苏共20大和“波匈事件”的鼓舞,已任国务卿的杜勒斯公开断言“共产主义将从内部瓦解”,并把希望寄托在共产党第三代、第四代人身上。美国前总统尼克松在总结其对外军事扩张的失败教训时也进一步强调:“进入21世纪,采用武力侵略的代价将会更加高昂,而经济力量和意识形态的号召力,将成为决定性的因素。”通过文化扩张和渗透,“播下思想的种子,这些种子有朝一日会结成和平演变的花蕾”。

莫谓书生空议论,头颅掷处血斑斑。杜勒斯和尼克松的和平演变战略不幸而在苏联变成了血淋淋的现实。世界上的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一面曾经的旗帜,一个红星照耀70年的红色政权,一个拥有2240万平方公里的辽阔国土,拥有数万枚核弹头和400万军队,曾在战场上战胜过无数敌人,创造过无数辉煌的苏联,在西方敌对势力的“和平演变”攻势下,在所谓“指导思想多元化”、“公开性”、“新思维”的一片喧嚣声中,自我解体了。苏联没有倒在武装到牙齿的敌人面前,而是倒在没有硝烟的战场上。美国中央情报局前雇员彼得.施瓦茨称“谈论苏联崩溃而不知道美国秘密战略的作用,就像调查一件神秘突然死亡案子而不考虑谋杀、死亡事件是否存在着特殊反常和预谋一样”。曾经任过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的布热津斯基坦承“美国确实在苏联解体的政治进程中发挥了核心作用”。“苏联的解体是长达40年美国两党共同努力的结果”,“几乎每位美国总统都以不同的方式为此结果作出了实质性的贡献”。[page]

西方在苏联得手,似乎鼓励了他们如法炮制,对中国加紧渗透,用和平演变的一手,搞垮中国的信心。为了一劳永逸地搬掉影响美国实现其全球地缘战略的天然障碍,拔掉挑战美国意识形态的眼中钉,排除可能威胁美国霸权地位的后来者,近年来,美国锁定中国为主要战略对手,实行全球战略重心东移。许多人看到了美国调兵遣将,将兵力部署重心由欧洲转向亚洲西太平洋,对我实施战略恐吓和战略围堵的严峻事实。但不易为人们所察觉的是,美国在我周边布设军事基地,强化冷战同盟,加紧战略战役侦察,频频举行联合军演的同时,更加密锣紧鼓的是把全球意识形态渗透的重心也转向了中国。 他们把矛头对准中国,采取拉出去,打进来的策略,不仅向中国大量倾销转基因生物产品,而且对一些意志薄弱者实行政治转基因,在我们队伍内部培养代理人,组织第五纵队,瓦解我们的队伍,动摇我们的阵脚。他们拨款上亿美元,制订“数字暴动”计划,打造隐形网络,公开声称要“利用技术工具之力量推进外交”,在中国策划“茉莉花行动”,制造中国内乱,让“阿拉伯之春”进入中国,与中国内部的接应力量一起“扳倒中国”。他们利用手中的话语霸权,推销西方价值观和种种歪理邪说,蛊惑人心,试图推翻中国共产党的领导,颠覆我们的人民民主政权,改变中国的社会主义方向,把我国变成他们的政治、经济、文化附庸。

应当承认,西方长期以来的种种努力在中国并非一无所获。有一段时间,由于我们眼中只有GDP,没有敌我友,面对国际垄断资本在思想意识形态领域的猖狂进攻,放松警惕,消极无为,甚至步步退让,意识形态领域的防线几乎面临全线失守的危险。尤其严峻的是,在西方的渗透下,我们党内已经形成一股专门吃共产党的饭,砸共产党的锅的黑暗势力。他们有的被西方发展成为“线人”,接受西方的“保护”或“严格保护”,为敌对势力充当眼线,提供情报;有的以所谓“理论权威”、专家学者自居,摇唇鼓舌,专门充当西方的辩护士与传声筒,极力贩卖连西方自己都承认已经衰败的西方政治经济制度和腐朽价值观,企图扰乱人心;有的以历史研究为掩护,玩弄春秋笔法,颠倒黑白,混淆视听,抹黑中华民族的文明史,丑化共产党,丑化社会主义,丑化无产阶级的革命领袖,试图磨灭我们的民族自信心;有的与国际垄断资本勾连,大挖社会主义墙角,极力把中国变成国际垄断资本的附庸,他们还不惜赤膊上阵,直接利用手中权力,巧取豪夺,寻租变现,用金钱换取权利,用权力取换金钱,聚敛财富,把国家和人民的财产窃为己有,变成了货真价实的资产者。

这伙势力,有的是在中国革命中被推翻阶级心有不甘的继承人,有的是受政治事件冲击而心怀怨恨者,有的是被西方收买、出卖灵魂者,有的是蜕化变质分子。他们有人、有钱、有圈子、有阵地,有计划、有纲领,他们以新兴的网络技术为联络手段,南北呼应,内外勾结,呼风唤雨,兴风作浪。他们受外国垄断资本包养,经费来自外国,理论来自外国,其中有些人身居要职,至今还在出头露面,仍受到我们的信任和重用。他们毫无顾忌地为敌对势力搞垮中国共产党,颠覆我国的社会主义制度效力,希望从国际垄断资本中分一杯羹。他们迫切希望资本主义复辟,把非法攫取的财富永久合法化,以逃脱党纪国法的制裁。

严酷的现实说明,意识形态较量已成为当代战略较量的重要形态,意识形态安全已成为国家和民族安全的重心。尖锐复杂的渗透与反渗透、颠覆与反颠覆的斗争形势,要求我们一定要有清醒的政治意识,认真吸取苏联在敌对势力里应外合,内外夹击下,轰然解体的沉痛教训,不仅要致力于经济发展,而且要关注政治动态。不仅在硝烟弥漫的战场上要能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应对裕如,而且在生死较量的没有硝烟的战场上能见微知著,洞察秋毫,明辨方向。对于敌对势力的种种“心战”伎俩,我们要有足够的鉴别力、足够的免疫力、足够的批判力。要增强忧患意识、政权意识和使命意识,不为噪音所扰,不为流言所惑,不为暗流所动,以走在前列的使命担当,肩负起维护和巩固国家意识形态安全、政权安全的政治责任。打好意识形态领域斗争的主动仗,夺回失去的思想阵地,正本清源,拨乱反正,把被他们颠倒的历史再颠倒过来,重塑理想信念,凝聚党心、军心、民心,唤起亿万人民,意气风发地向着社会主义道路前进。这场意识形态领域的争夺战,是一场硬仗,也是一场必须打赢的大仗。不然的话,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就是一句空话。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上甘岭 战线 思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