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网络社会五大异常现象

无良公知在网络阵地上肆意横行。公知原指具有学术专业素养的知识者、进言社会参与公共事务的行动者、有批判精神道义担当的理想者。在中国的网络上,公知这个词彻底臭了:凡事必质疑,遇事必反对;对,要说成错;错,要说成恶。似乎在他们的内心里,永远只有仇恨没有感恩;在他们的大脑里,永远只有邪恶没有美好;在他们眼睛里,永远只有黑暗没有光明;在他们嘴巴里,永远只有诅咒没有祝福。

警惕网络社会五大异常现象

7月1日,新的国家安全法正式颁布实施,网络与信息安全被写入法律条款,强调“维护国家网络空间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此前的6月24日,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五次会议审议了网络安全法草案,正式方案出台已指日可待。这标志着虚拟空间的安全问题,得到了实实在在的重视,已上升为国家意志,进入国家法律体系“清单”。维护网络安全先要找准症结,舆论安全是网络安全的重要组成部分。本文结合网络斗争实践体会,提出当下中国网络社会五大异常现象,望能引起相关部门警惕:

——境外渗透在网络上无孔不入。文化侵略和舆论心战是战争的高级模式,非接触攻心侵蚀,同化分化,摧残意志,直取下一代,瓦解民族根基。当下中国的网络,似乎成了不设防的空白区。一批批驻华使领馆、一批批对华不友好媒体、一批批有政治背景NGO、一批批外籍名人抢滩中国网络,如入无人之地,开足马力宣传渗透,炒作热点敏感问题,挑唆社会不满情绪,拉拢扶持国内政治反对势力,呈现出里应外合的网络殖民雏形。一些境外渗透组织在过去直接说教、宣传煽动基础上,更加注重披上“人文关怀”、“社会关怀”、“信仰关怀”等外衣,迷惑性、欺骗性、危害性大大增强。一些境外使领馆、官方机构依托网络联络,定期组织中国年轻人、自由化人员座谈、宴会,灌输教授他们西化思想和传播技巧,极力培植代理人。一些境外财经类媒体对中国社会、政治问题指指点点,插手炒作抹黑中国,大摇大摆地超范围“经营”。一些背景复杂的境外人员成为中国的意见领袖、青年导师,公开宣称要用网络改变中国,宣扬这个国家和你没有关系,不提建设性建议,专事煽风点火,蒙蔽一大批网民。

——第五纵队在网络阵地上飞扬跋扈。第五纵队系西班牙内战时国内叛徒、间谍和破坏分子总称,国际上普遍将帝国主义颠覆他国时收买的叛徒和派入间谍统称第五纵队。当下的中国网络上,一批批被西方价值观召集为第五纵队的专家学者和企业老总、一批批被外资控制的媒体和网站、一批批靠领取美分生存的社会组织,与境外反华舆论里应外合,拆庙沉船推墙,夜以继日地攻击诋毁中国的发展,对捍卫国家利益的爱国人士进行妖魔化网袭,扰乱中国话语体系,不断涣散中国人心,煽动不满情绪,从舆论上配合西方肢解中国。这些年,我们看到了以“否定四项基本原则”为目的,各种错误思潮甚至敌对言论肆意横行,“零八宪章”直接否定党对政府和军队的领导,其变种“宪政”思潮则妄图剥夺党对司法的领导权,一些受西方思想影响深刻的所谓法学专家、死磕派律师,通过网络串联指挥,致力于聚拢民间“职业访民”、“无业游民”对抗司法。一些被资本控制的媒体,依附于各种利益集团,渐趋演变成新的政治势力,在网络上随意设置政治话题、开展政治动员,利用舆论资源公开与执政党分权抗衡,呈现出媒体组党结社的新型苗头。还有一些所谓“异议人士”干脆直接效仿法国二月革命公民餐,通过网上联络、线下聚集的方式,玩起了“同城圈子”,抓住一切机会搞“街头政治”。需要特别警惕的是,一些反体制意见领袖活动已超越舆论监督,通过网络平台聚合联通,事实形成只有立场无关是非的政治反对派雏形。

[page]

——无良公知在网络阵地上肆意横行。公知原指具有学术专业素养的知识者、进言社会参与公共事务的行动者、有批判精神道义担当的理想者。在中国的网络上,公知这个词彻底臭了:凡事必质疑,遇事必反对;对,要说成错;错,要说成恶。似乎在他们的内心里,永远只有仇恨没有感恩;在他们的大脑里,永远只有邪恶没有美好;在他们眼睛里,永远只有黑暗没有光明;在他们嘴巴里,永远只有诅咒没有祝福。在近年来每一起事件炒作和谣言传播中,我们总能看到网络公知的身影,颠倒黑白、混淆是非、误导舆论,忙得不亦乐乎。一些文史学者也成了网络舆论混乱的重要推手,他们用阴谋史论抹黑历史、摧毁历史、创造历史,混淆视听、扰乱思想,妄图以史复仇、以史乱政、以史乱国。还有一批公知,丧失了基本的道德伦理和价值判断,他们把砍杀6名警察的杨佳奉为“英雄义士”,将砍伤3名老太的流氓燕捧为“女权斗士”,对爆炸滥杀47人的陈水总视为“维权壮士”,甚至把张家川无良少年打造成“少年志士”,他们究竟想把中国的网络舆论和社会价值判断带向何方?网络公知不仅是一群人,还是一种很严重的社会病。

——黑恶势力在网络阵地上兴风作浪。当下网络黑恶势力已猖狂至极,主要由一批意见领袖、营销号、水军组成,通过联手制传谣言、歪曲炒作、恶意抹黑等手段,制造负面话题,操控舆论走向,构建虚假民意,煽动不满和对立,有的已形成组织化、集团化运作,危害极大。微博上曾经揭露一起100余名网络大V、营销号通过QQ群、微信群等勾联抱团,专事负面炒作和造谣煽动。曾经短期内制传3600起谣言的秦火火说:“网络炒作必须‘悠’网民,使他们觉得自己是”社会不公“的审判者,只有反社会反体制,才能宣泄不满情绪,才能将那些人一辈子赢得的荣誉一夜之间摧毁。”秦火火进监狱了,但助推他走向犯罪道路的大V们,至今仍然没有埋单。特别值得注意的是,网络上始终存在一个专门打压正能量“定点拔旗”的黑恶团伙,他们采取悬赏窃取、人肉隐私、造谣诽谤、威胁恐吓等非法手段,对有影响力的正能量网民开展定向“狙击”、“猎杀”,2014年以来,他们先后围攻“狙击”十余名网络正面意见领袖。近期,他们又采取冒充诋毁的方式,极力败坏自干五、网络文明志愿者的声誉,妄图独霸网络,阻滞网络正面声音。

——少数体制内力量在网络阵地上左右摇摆。党报是宣传政党纲领、路线和政策的工具,是沟通党群关系的桥梁,党报微博是其延伸和补充。由于网络媒体管理审查相对宽松,个别党报微博与党报貌合神离“两张皮”,学都市报、路边社之风,自言自语、当言不语、胡言乱语,甚至高唱反调、拆台泄气。一些挂靠党媒的舆情机构呈现变质苗头,断章取义误读舆论,欺上瞒下误导决策,刻意夸大负面舆情进行经济敲诈,故意歪曲涉政舆情进行政治勒索,有的甚至将反体制力量包装成网络“正能量”。少数党员干部现实中中规中矩,网络中上蹿下跳,与反体制人员眉来眼去,专挑那些党已经明确规定的政治原则来说事,口无遮拦,毫无顾忌,以显示自己所谓的“能耐”,受到敌对势力追捧,对此他们不以为耻、反以为荣,更有甚者公开声称党是非法组织、公开宣扬自由化思想,把“吃饭砸锅”演绎的淋漓尽致。

网络主权是国家主权的重要组成部分,舆论安全是网络安全的核心。现代社会,面对日益强大的中国,基本不会再有短兵相接的战争,我们面对的是更加严峻的网络心战,并且这场战争早已在民间打响,需要专业部门主力部队及时跟进。如果在我们还是没有原则地认为网络上那些颠倒黑白、混淆是非是一种调侃、幽默或情趣,我们终要受到比战争失败更加严厉的惩罚。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中国 现象 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