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帜鲜明地与网络坏分子斗争到底

为什么这些网络坏分子还要急于推墙呢?一是改革进入深水区,改革红利分配触动了一些人的既得利益;二是在第五纵队的推动下,有一部分人做起了改朝换代,将人民拖入沼泽的邪梦。

7月1日的早上,路过单位门口的小花园,两只喜鹊落在小径旁的桂花树上,欢喜地叫个不停,我心里暗想:难道今天有好事要来到?晚上躺在床上,手机客户端推送来一条新闻,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了新的《国家安全法》,并将加强网络管理、防范、制止和依法惩治网络攻击、网络入侵、网络窃密、散布违法有害信息等网络违法犯罪行为,维护网络空间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列入《国家安全法》。

原来那喜鹊是给人们报喜来了!正当我准备将这个好消息分享到朋友圈的时候,才看到这条消息早就在微博上沸沸扬扬,好评如潮。

可是,也有人称其为“恶法”。这一点儿也不奇怪!现下有些人总是这样,罔顾事实,处处与政府唱反调。你说社会主义制度是中国人民革命奋斗的必然选择,他就会气急败坏地说,现在的制度烂透了,应该站起来把她推翻;你说为了发展经济我们应该建一条铁路,他马上就吹胡子瞪眼说,不行,火车声音太大,影响睡觉;你说岳飞是民族英雄,他就会厚颜无耻地说,岳飞好战,秦桧爱和平,应该把秦桧拜为民族英雄……

有一件事对我触动挺大的。我的家乡一直靠煤炭发电,环境污染很严重,前几年政府为了节约资源,保护环境,准备转型使用风力发电,这时候网上网下就有一些人跳出来说,哎呀!不能让政府在我们的山上建风力发电机组,破坏分水,还有辐射,时间久了人的基因要变异,生出来的孩子要长尾巴。还好,后来政府做了大量工作,争得当地群众同意后,风力发电机组建了起来。每每想起这件事儿,我总是觉得搞笑和心寒,网上这些坏分子打着“替天行道、为民做主”的幌子,扯起“言论自由”的大旗,高唱中国黑暗、政府阴谋论调,看起来是忧国忧民,实则包藏祸心。

要撕下这些人虚伪的面具我们要从“言论自由”入手。现代汉语词典解释说,自由是指在法律规定的范围内,随自己意志活动的权利;另一种解释说,自由是指哲学上把人认识了事物发展的规律性,自觉地运用到实践中去。

那么好,我们回到“言论自由”这个话题上来,《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下称《宪法》)规定中国公民享有言论自由的权利,但是《宪法》总纲里又规定,社会主义制度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根本制度,禁止任何组织或者个人破坏社会主义制度。我们总不能只享受《宪法》赋予我们言论自由的权利,却不遵守《宪法》赋予我们的义务吧?还有,不管是西方的自由还是东方自由,以别人的权利边缘为界限是自由平等的底线,并非你想干啥就干啥,尊重一下别人的自由和权利好吗?

接着我们再从哲学的角度来剥一剥这些网络坏分子的“言论自由”。这个问题要从网络坏分子们致力于推翻社会主义制度,另立山头是否符合事物发展的规律来分析认识。我们要明白社会主义制度不是那个人凭空想象来的,中国人民在近一百多年的摸索与艰苦奋斗中,试过许多方法,都行不通,才最终选择了社会主义。是不是这样?先不要着急回答我的问题,回家问问爷爷奶奶,或者找本《中国近代史》来看看,再回答也不迟。

或许,亲们会问,现在官员腐败、就业难、社会犯罪这些问题都是子虚乌有的吗?亲,你问到点子上了,这就是问题的关键。这些网络坏分子穷其所技把这些问题无限放大,虚幻出一个社会主义制度将被要人民和历史淘汰的泡沫,自认为是找到了事物发展的规律,把自己装扮成救世主,然后无所顾忌,无法无天,为所欲为,这就是那些网络坏分子的“言论自由”哲学依据。

我不禁想问,难道那些被网络坏分子誉为“制度天堂”的美西方国家就没有腐败,没有犯罪吗?难道被网络坏分子誉为“天堂国度”的美国就真的人人平等吗?等美国把种族歧视问题彻底解决了再跟我谈这个问题好吗?有些网络坏分子说美国国民福利待遇好,这是走社会主义道路的中国没法比的,所以中国应该全盘西化走资本主义道路。真搞笑,这和资本主义制度有半毛钱关系?!等到人民币代替美元,中国的国防力量像美国一样强大的时候,我们可以回过头来再看,现在的美国,是军事霸权保驾护航,货币霸权牟利赚钱,说白了美国人的福利是靠美国政府收保护费收来的。远的不看,我们就看看将濒临破产的那个资本主义制度国家——希腊,我真为那对因希腊政府控制资本支出,而流落在纽约大街上的新婚夫妇发愁。聪明的人把别人的教训当成自己的经验,愚蠢的人拿自己的教训给别人当教科书。

[page]

言归正传。亲们,现在明白了吧!网络坏分子所鼓吹的“言论自由”是不具法理、伦理和哲学依据的,是虚无的。

不过我们也要承认,当下在中国是存在着这样那样的问题矛盾,但是这些矛盾是在人民根本利益一致基础上的矛盾,是局部的、暂时的,只要正确处理就一定能处理好。中国共产党没有回避这个问题,十八大着重强调作为执政党存在的“精神懈怠的危险、能力不足的危险、脱离群众的危险、消极腐败的危险”,最起码在我眼里坦率的承认这“四个危害”是一个政党的担当,这个政党是广大人民群众值得信赖的政党。

那么为什么这些网络坏分子还要急于推墙呢?一是改革进入深水区,改革红利分配触动了一些人的既得利益;二是在第五纵队的推动下,有一部分人做起了改朝换代,将人民拖入沼泽的邪梦。我们就说那个靠房地产发家的任某某吧。我且不说这个人的品质问题,但就他提出的企业的社会责任问题,作一个简单的分析。不管是个人还是组织,都是社会成员,当然都应该履行社会责任。个人有个人的社会责任,企业有企业的社会责任,政府有政府的社会责任。改革开放总设计师邓小平说过,要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然后先富带动后富。一个沐浴改革春风发家的企业人,是不是该履行先富带动后富的义务,这种义务就是社会责任!现在这些家伙急于推墙,推翻现有制度,就是想逃避这种义务,使自己变成真正的资本家!现在的社会矛盾一部分来源于社会发展的磨合,更大一部分就是这些想逃避社会责任,自己吃饱了就想抹嘴溜号的投机分子造成的。当有人满心愤恨指责这个政党、这个政府的时候,是否想过这些问题?这些网络坏分子放大社会问题,还包藏着另一个祸心,就是煽动民众与政府之间的对立情绪,加剧民众对政府的不信任,好让他们裹挟民意,为他们做大资本铺路。民众对政府的不信任最终受益的就是这些不负责任的资本家。

今天的成就来之不易,我们不能只盯着自己的影子,看不见光明。当我们老婆孩子热炕头,享受美好生活的时候,不要忘了身边还有狼。我不是讲狼来了的故事,而狼确确实实就在我们身边,这些网络坏分子到处散布谣言制造社会恐慌,就是十恶不赦的狼!有人说我是无病呻吟,那请看看那些被“打了针的毒西瓜”网络谣言坑害的瓜农,你看到他们看着满地西瓜烂在地里欲哭无泪的样子,难道没有一点恻隐之情?前段时间,看到一视频:一对夫妇随意乱停乱放车辆,被交警制止后,竟然发疯似的殴打警察,边打边喊警察打人了。这段视频发到网上后,网络坏分子们竟然推波助澜对警察进行各种诋毁、辱骂。我有一个朋友在基层派出所当民警,他说,面对歹徒和死亡并不可怕,怕的是极端舆论,死亡是一个人或者几个人的事儿,而极端舆论攻击的却是警察这个整体。亲们,当你看到被极端舆论束缚的警察,在面对穷凶极恶的歹徒时的左右为难,是不是该想一想如果如这些网络坏分子所愿,那下一步我们的安全谁来保障?

当今的社会,和平与发展仍是主流,但仍有暗流涌动,时时刻刻考验我们的定力。我们能不能在众声喧哗之中,守住心中那一份安宁至关重要。经常听到有人说,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我相信睿智的朋友是不会被浮云遮望眼的,我也相信智慧的人们绝不会成为被网络坏分子利用的筹码。中国梦不是哪一个人的梦,而是全中国人的梦,大河涨水小河满,只有中国富强了,人民才会有幸福的生活;只有国家富强了,公民能够分享的社会公共财富才能多起来。简单地说,国家经济好了,社会就业岗位就会多起来,就业的人多起来,失业的人就少了,随之,社会犯罪就会变少,这个社会就变得更加和谐!

所以我们要旗帜鲜明地与网络坏分子斗争到底,不只是为了社会主义制度这堵墙,更多的是为了我们的福祉,为了子孙后代们悦耳的笑声和朗朗的读书声。我希望“太阳当空照,花儿对我笑,小鸟说早早早,你为什么背起小书包……”这优美的旋律能在我们耳边时常响起,而不是让我们的儿女,像聂耳笔下的小报童那样“大风大雨满街跑”。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