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党对血统论的拙劣挪用

为律师辩护的一些法律人,在思维上犯了把“律师”本质主义化了的错误。所谓本质主义,就是认为某一事物必然与某种特定的恒定不变的本质相连的观念。这样的思维方式并非都是错的,关键要看如何运用,将本质主义运用于对七星瓢虫的认识,是没问题的,用于认识律师,并把律师跟法治直接挂钩,就大错特错了。

有意思的是一些“法律人”反对抓捕律师的理由和他们的思维方式——他们不关心事件本身,不讨论那些被逮捕的律师是否有构成犯罪的行为,也没有质疑警方的执法行为和法律依据是否正当,而只是泛泛地表达立场,大意可以归纳为:保护律师就是保护法治,如果动不动抓律师,律师怎么去维护他人的权利,等等,甚至要上升到法治存亡、国家存亡的高度。

巧得很,在这些律师被捕后,最高法副院长奚晓明被“双规”了。然而,没有任何一个法官或者法律人出来说,“不能动不动就抓法官,法官的安全不能保证,司法的公正就不能保证”。

奚晓明落马是反腐的一部分,十八大以来,苍蝇老虎被打掉一堆了,也从来没有哪个官员出来说,“不能动不动就抓官员,把官员抓了就没有人为人民服务了”一类的话。

近日,以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为中心的一个“维权”团伙被公安机关“捣毁”,包括多名律师在内的犯罪嫌疑人被逮捕。在这样一个多元的时代,对任何事情都会有不同的看法。对“律师被捕”一事也是如此,有人赞成,有人反对。这种意见的分歧一点儿也不会让人意外,也没什么值得评论的。

有意思的是一些“法律人”反对抓捕律师的理由和他们的思维方式——他们不关心事件本身,不讨论那些被逮捕的律师是否有构成犯罪的行为,也没有质疑警方的执法行为和法律依据是否正当,而只是泛泛地表达立场,大意可以归纳为:保护律师就是保护法治,如果动不动抓律师,律师怎么去维护他人的权利,等等,甚至要上升到法治存亡、国家存亡的高度。

这些话平日说说,似乎也没有什么大碍,如果是说锋锐这个事件,感觉就有点怪怪的了。

 

法律党对血统论的拙劣挪用

巧得很,在这些律师被捕后,最高法副院长奚晓明被“双规”了。然而,没有任何一个法官或者法律人出来说,“不能动不动就抓法官,法官的安全不能保证,司法的公正就不能保证”。奚晓明落马是反腐的一部分,十八大以来,苍蝇老虎被打掉一堆了,也从来没有哪个官员出来说,“不能动不动就抓官员,把官员抓了就没有人为人民服务了”一类的话。有一些官员只是抱怨了一下当官越来越难,就被习总书记狠狠地批评了。

的确,谁这么说话,那一定会被当成疯子。例外的只有一些法律人,他们锲而不舍地说疯话,以至于哪天他们不说疯话了,大家可能才会觉得不对劲儿。

那么法律人在这样说话时,犯了什么样的错误?让我们把两句话对比分析一下,可能有助于找到问题的答案。

第一句,模仿一些法律人的思维方式的一个简单概括:律师是推动法治建设的重要力量。

第二句,我们小时候都学过的一个常识:七星瓢虫是益虫。

两句话有什么不同呢?简单地说,第一句属于应然表述,而第二句则是客观描述。

百度百科上的资料说:“七星瓢虫是鞘翅目瓢虫科的捕食性昆虫,为益虫,成虫可捕食麦蚜、棉蚜、槐蚜、桃蚜、介壳虫、壁虱等害虫,可大大减轻树木、瓜果及各种农作物遭受害虫的损害,被人们称为‘活农药’。”也就是说,一只昆虫,只要它生为七星瓢虫,就会捕食害虫,自身就是益虫。

律师是什么?是指“依法取得律师执业证书,接受委托或者指定,为当事人提供法律服务的执业人员。”那么,首先,律师是一种职业,而不是身份,不同于七星瓢虫生而为七星瓢虫,没有人生而为律师,律师与法治的关系也不是必然的,并非每个律师都是法治的“益虫”。其次,律师作为一个行业对法治建设是重要的,不等同于每个律师都是推动法治的健康力量。那些在案件之外,寻找敏感事件进行炒作,提高讨价还价筹码的律师,跟法治有什么关系?如果其行为到了触犯法律的程度,那么自然应该依法被处罚。

我想这么一说,问题就清楚了:为律师辩护的一些法律人,在思维上犯了把“律师”本质主义化了的错误。所谓本质主义,就是认为某一事物必然与某种特定的恒定不变的本质相连的观念。这样的思维方式并非都是错的,关键要看如何运用,将本质主义运用于对七星瓢虫的认识,是没问题的,用于认识律师,并把律师跟法治直接挂钩,就大错特错了。

一些以律师职业的人也陷入了这样的思维误区,结果就表现为不能正确地认识自己,极度地自我膨胀,把自己跟法治划上了等号,所以才敢毫无顾忌地撒泼打滚,甚至要求司法上的豁免权,好像律师干了坏事也不能抓,抓律师就等于破坏法治。

仔细一琢磨,不难发现某些法律人的这种认识其实是对“血统论”的拙劣挪用,只不过把血统替换为职业罢了。可是,我们中国人两千多年前就能喊出“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口号,还会吃他们把律师神圣化的那一套吗?所以,一方面是这些法律人在自说自话,另一方面是网络上对他们给予无情嘲弄和为逮捕违法律师叫好的声音,对比极其鲜明。

我不是在批评所有的法律人或者律师,我的朋友里也有律师。大多数律师是低调务实,认真工作的,法治离不开他们。我知道,正派的律师这个时候很纠结,一方面的确对行业里面的乱象看不惯,另一方面也担心律师的生存环境会不会恶化。

回避不是办法。我希望这篇短文能帮助一些法律人认识到自己的思维出了什么问题,敢于面对,否则他们就真的离自己期望的未来越来越远了。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思维 错误 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