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聚森案:暴力集团二号目标的自白

关于侯聚森同学昨天的消息,我是最先知道的几个人之一,在这里我不妨把详细的事情经过告诉大家。

大家好,我就是图中那个排在侯聚森后面他们扬言要“干烂”的第二个人。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梁盛皓,网名狙擊-紅龍(QQ:786237150)来自徐州,1997年4月27日出生,初中入团,后就读于徐州高级中学,入学在高一四班,后分班至高二九班。目前高中已经毕业,被江苏建筑职业技术学院录取。近来在网上看到了侯聚森同学被打的消息,又看到了网友们的种种看法,我的心情很复杂,看到他被打还承担着种种质疑和误解,我很寒心,故而在今天,我有必要在这里澄清一下和事情。

 

侯聚森案:暴力集团二号目标的自白

 

 

侯聚森案:暴力集团二号目标的自白

 

 

侯聚森案:暴力集团二号目标的自白

 

 

侯聚森案:暴力集团二号目标的自白

 

 

侯聚森案:暴力集团二号目标的自白

 

是的,我认识侯聚森(ID侧卫36)。因为同是军迷,在2013年的时候我们通过QQ相识,也是在那时互相了解了对方的情况,并在之后成为了很好的朋友。他在山东省文登师范学校读书,是个美术生,喜欢踢球。我们也都喜欢在网上交流问题,发表评论,虽然也和他人发生过争论,但是以往都是以理性的辩论为主,谁知这段时间,突然出现了一群找我们麻烦的人,因为意见不合,一开始,他们对我们进行谩骂和侮辱,一开始的时候,我们并没有理会,毕竟网络争端嘛,多是嘴上说说而已,有气急败坏者骂人,也是情理之中。但是后来,我们越来越发现事情的蹊跷,我们看到他们不知从何处得到了我们和其他一些网友的户籍信息,又从我们的个人主页窃取我们的照片,然后把这些挂在网上,指名道姓的进行侮辱,谩骂和诽谤,并把我们的照片进行PS,改的恶俗不堪。我们心里自然很反感,但是毕竟是网上,眼不见心不烦嘛,于是我们也没有过多的理会,直到有一天,他们再次放话,说要找到我们“面谈”,还列出了一份“点名”名单,侯聚森和我就位列其中。我们仍然没有介意,我们并不认为网络上的意见不合会引发现实中的暴力冲突,也就没有在意,然而直到昨天侯聚森被打,我们才意识到,这些人真的在现实中有所“作为”了。

 

侯聚森案:暴力集团二号目标的自白

 

 

侯聚森案:暴力集团二号目标的自白

 

 

侯聚森案:暴力集团二号目标的自白

 

 

侯聚森案:暴力集团二号目标的自白

 

 

侯聚森案:暴力集团二号目标的自白

 

 

侯聚森案:暴力集团二号目标的自白

 

 

侯聚森案:暴力集团二号目标的自白

 

关于侯聚森同学昨天的消息,我是最先知道的几个人之一,在这里我不妨把详细的事情经过告诉大家。事情最初发生于昨天早上的七八点钟左右,当时一个QQ为2064527078的人发布消息,说自己已经到了文登,位置在文登的汽车站,要求侯前去“单挑”,还拍照,手持辱骂侯聚森的纸片,加以挑衅。侯当时正在学校,因为要去踢球,并没有理会,以前,他也是对此事置之不理。但是随后,此人又多次通过QQ聊天挑衅侯,在这种挑衅下,侯聚森开始了一些言辞激烈的反击(就是网上流传的那些截图),但是并没有主动前去。直到时近中午的时候,此人竟然找上了侯所在的学校,继续进行挑衅,因为见侯并没有在学校门口,于是叫嚣:“侯聚森老耍爸爸玩可不好吧。”此时,这些人已经呆在侯聚森的学校门口了,侯看到了领头的那个人,于是拍下来,发在了网上,并加以言辞激烈的斥责。因为发现人真的来了,侯怕出意外没有接应,便告知了一位同学同情况后,只身去查看,后面的事情大家就很熟悉了:这些人是用辣椒喷雾,甩棍等器械对侯聚森进行殴打,并导致其受伤。侯聚森的同学见状不妙,便进行报警,然而警方赶到的时候,他们已经逃离现场了。

 

侯聚森案:暴力集团二号目标的自白

 

 

侯聚森案:暴力集团二号目标的自白

 

 

侯聚森案:暴力集团二号目标的自白

 

 

侯聚森案:暴力集团二号目标的自白

 

此事经过扩散,很快成了比较热门的话题,又很多网友声援侯聚森同学,对打人者的行为进行斥责。但是有一些网友,则认定为侯聚森是“约架”,并且拿出侯激烈反击他们的聊天截图为“证据”。我对此有话说,因为他们忽略了一个前提,在聊天产生前,这些人已经对侯进行了多次挑衅,请问,如果是侯有故意约架之嫌,那在他们发布到达文登的消息后,还会先去踢球不去理会他们吗?为什么不去多喊些一起踢球的人前去应对?难道只凭一页聊天记录就可以认定是侯有意约架吗?请大家扪心自问,难道所有人都可以做到在被侮辱,被谩骂一年左右,又被找上门来时还能保持气定神闲吗?我想不少人做不到。那么有些人用那一页聊天截图指责侯聚森故意约架,岂不是太武断了?那么那些打人者列出“名单”,搞出预谋这又算什么呢?或许有人会说我和侯聚森虽然是朋友但却是在网上认识的,凭什么说我就可信?这个问题我并不避讳。虽然我和侯是网友,但是平时联系密切,事发后,我和侯进行了多次的通话和视频,也通过他的朋友了解过此事,也是从事发起就全程关注此事的人之一,所以我认为,我掌握的消息还是比较“第一手”的。当然,我本人也被卷入了这件事,就像有消息说的,他们可能还会来徐州,那里还有反对他们的人。我可以确切的说,他们来找的就是我。如果他们找的人都是和他们“约架”的,事实若是真如此的话,我应该准备和他们打,或者看到老侯的事情后放弃约架躲起来,何必在这里公布身份替侯聚森澄清问题?还不是是因为我和侯都一样?并无约架之意,我们只是受害者,之前是这些人网络暴力的受害者,现在是网络暴力转变为现实暴力的受害者和受威胁着。不过我之前曾在QQ多次表示过,如果他们要来的话,尽管来吧,我没什么好怕的,既然去文登了,那么你们要不要在徐州下个车呢?我对约架这样的行为表示不齿,也不会去采用这种下流的办法,但是我非常相信,只要他们来了,徐州的警方是会妥善解决问题的。

 

侯聚森案:暴力集团二号目标的自白

 

 

侯聚森案:暴力集团二号目标的自白

 

 

侯聚森案:暴力集团二号目标的自白

 

至于媒体的一些宣传我觉得存在一点待商榷的地方,正如大家所看到的,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准大一学生,侯聚森同学也是这样,我们有我们自己的生活,有我们自己的兴趣爱好。不过我看到不少报道此事的新闻,不约而同的使用了带有“爱国青年被打”字样的标题。我觉得这样会带来一些误会。其实说侯聚森是“爱国青年”,也没什么错误,热爱国家是每个公民应尽的义务,难道不要热爱自己的国家吗?但是问题在于,这样宣传会让人们觉得,侯聚森同学是因为爱国被打,打人者制定的名单上出现的人,也都是因为爱国成为了他们的目标,我想这是有偏颇的。是的,我想很多青年都热爱祖国,难道也都有可能因此被打?所以这就不免有人质疑了,说侯聚森这个人“不同寻常”,是“五毛”,所以他被打才会引起这么大的关注,说是“故意炒作”。作为他的朋友我看到这些消息只有两个字----寒心。为什么?下面我们就来推敲一下这种论调,诚然,侯聚森同学在空间,微博上发布过一些维护国家声誉的消息,我们不否认。可是仅凭这一点就能说他是“五毛”吗?我想很多人都会发布一些,难道就都是“五毛”了?换而言之,为什么发布爱国言论的有很多,然而都没被打?这是我对这些质疑者的一点点疑问。何况,在我国公民的言论自由受法律保护,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公民有权利在网络上发布自己认同的信息,侯聚森同学只是在自己的主页上行使自己应有的言论自由,这有什么值得非议的地方吗?当然必然会有访问者不认同侯所发布的消息,这也是在正常不过的,不认同,可以不看,有限的争论也是在情理之中,说到激动了偏激几句也可以理解,毕竟这只属于网络的范畴。问题在于,在一个公民行使自己的言论自由的时候,却遭到了一批不认同者的持续人身攻击,被人肉出个人信息后,又被指名道姓的侮辱,谩骂,诽谤,我想这已经涉及到了侵权的问题了,就像侯聚森,我还有其他网友,我们的姓名权,名誉权,隐私权,肖像权已经受到了严重的侵害,侯聚森还被打了一顿还受了伤。而部分网友不去谴责侵权者,反而说受害者种种不是,我想问问这合适吗?此外,有些网友质疑为什么一场小小的打人事件会引起如此的关注度,是不是涉及炒作,我想我可以分享一下我的看法:诚然,这起打人事件虽小,但是并不平常,毕竟我们见到的大多数网络暴力事件,都是网页上的互相谩骂,而这一次,网络上的暴力在经过持续的发酵和升温以后,竟然演变成了现实暴力,我想这就值得我们注意了。虽然以前也有网络暴力向现实暴力转变的例子,可是这次,施暴者行为的预谋性组织性和针对性如此之强,又不得不让我们震惊。我想这本身就是值得关注的事情,这种问题,如果纵容其发展下去,社会秩序何在?道德法纪何在?难道这种恶性事件引起网民关注就是“炒作”吗?难道要对这种恶劣的事情坐视不管吗?所以我想,此事引发关注,“炒作伦”是有些站不住脚的,相反,这件事情获得关注本身恰恰说明了网民的社会责任感和权利意识的提高,恰恰是网络舆论监督的进步。

现在侯聚森正在养伤,作为他的朋友,我想事情的真相不应该被埋没,老侯不应该在作为一个受害者的同时,又去承受着让他伤心的声音,我想没有什么比这更残酷的了,故而我公开身份,对侯聚森同学的事情说一说自己的了解和看法,希望能以这种方式,对杜绝这类事件再发生起到一些帮助。

本人愿对自己以上的言论负全部责任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暴徒 自白 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