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希光 董雨文:探访丝绸之路核心地带

新疆和俾路支,仿佛两个孪生却从小被分隔很远的兄弟。同是一片大漠与戈壁,同有丰富的资源和稀少的人口,同被民族矛盾和恐怖袭击所困扰,也同是战略要地。但又分属两个不同的世界,一个伊斯兰世界,另一个中华大地,一个还是原始的部落制度,另一个是现代国家管理体系。但如今,这两个省份被一条“中巴经济走廊”串联起来,一条线链接两个文明。

编者按:2014年春天的一个夜里,清华大学国际传播研究中心主任李希光教授率领一支9人远征队,从北京启程,飞越河西走廊、天山南北、塔克拉玛干大沙漠、喀喇昆仑山、克什米尔雪原、塔克希拉佛教古遗址。一路换乘大小飞机4次,在深山大漠山开车30余小时,吃了8只烤全羊,7天后抵达俾路支斯坦腹地的查皮,查皮位于伊朗、阿富汗和巴基斯坦三国交汇处,是古丝绸之路迄今仍然在使用的秘密走私通道,也是巴基斯坦核武器试验场。那里的男子人人背枪,女子人人蒙面纱。16年前,巴基斯坦参议院国防委员会主席穆沙希德参议员16年前曾来到查皮,他当时是巴基斯坦政府新闻部长,是巴基斯坦爆破首枚核武器的新闻发言人,这次他全程陪同我们这支探险队深入俾路支腹地。他对李希光说,“你是世界上第一位深入俾路支腹地的记者和学者。”

 

李希光 董雨文:探访丝绸之路核心地带

俾路支省是伊朗高原的一部分,它北靠阿富汗的坎大哈、西邻伊朗、南濒阿拉伯海,与阿曼各海相望。中国“新丝绸之路”最重要的“中巴经济走廊”,就是从新疆喀什到俾路支港口瓜达尔的公路、铁路、天然气和石油管道。

持AK47步枪的私人武装,见不到一个女人的大街,鸦片石油走私的自古通道,塔利班和俾路支级解放军藏身之处,绵延的矿脉——2014年3月19日到3月27日,清华大学丝绸之路远征队一行9人深入鲜有外人进入的俾路支沙漠,揭开了丝绸之路沿线最重要而神秘的地区的面纱。

无人之境俾路支:“ 未开发的宝藏 ”

下了飞机,看到一个歪歪扭扭写着“机场”二字的一层小平房,一旁的铁丝网上挂了个“禁止进入”的小木板。在手持钢枪的武装人员前后保护中,查皮地区酋长阿曼,率领了俾路支省大班钉地区的全体部落首领、上层人物来小机场迎接我们的到来。阿曼酋长是大班钉地区的最高行政长官,是老酋长的儿子。

“来自中国的贵客们,我是俾路支矿业发展局的局长,下面由我为大家介绍俾路支的矿产开发情况……”当我们踩在简陋的VIP房间的阿富汗地毯上,开始聆听当地各部门官员的汇报,才从螺旋飞机的晕眩和不安全感中脱离出来。想起同飞机的中国工程师说起的经历,还有一丝后怕。“有一次碰上大班钉天气不好,飞机因为太小不敢降落,在空中盘旋了3个多小时,最后直到快没油了机长才迫降,一飞机的人吓得、吐得七荤八素的。”

通往俾路支的道路,自古以来就是条险路和战略要地。“人烟稀少,荒凉野性”,是用来形容这片宽广得令人惊讶的沙漠最精确的八个字。在从卡拉奇飞往大班钉的飞机上,往下看只眼见起伏不断的高山、丘陵、沙丘和大漠,看不到树木和河流,只有一些土坯房屋和村落零星地点缀在偶尔的绿洲旁。“在这里,你开着汽车半天都见不到一间房或一个人,是非常正常的事情。”随行在苏丹做生意的巴基斯坦商业大亨阿里木谢赫说。

俾路支省是巴基斯坦四个省份中,占地面积最大、但人口最稀少的省份,占巴国土面积的43.6%,但其人口才900万,仅为巴基斯坦总人口的5%。其中,75.6%的人为农村人口,是巴基斯坦城市化程度最低的区域。而地处俾路支腹地查皮山区的大班钉,其意思是“给野马上马掌的大钉子”。大班钉人口20万,地处巴基斯坦、阿富汗、伊朗三国交界处。

穆沙希德参议员将大班钉称为“世界上最封闭的角落”,他说,“这里到阿富汗边境只有80公里,从这儿开车再往南开两个小时就是阿富汗了。巴阿边境没有人看管,人员自由往来,每天双方有差不多10万人进入对方边境。”参议员开玩笑道,“如果你说塔利班的首领现在就藏匿在俾路支,我也是相信的。”

漫漫黄沙的查皮,留给外来者的印象是孤独且野性的,但这里却是古丝绸之路迄今仍然在使用的秘密走私通道,隐藏着走私石油、鸦片、大理石、宝石和青玉石的通道。

去往矿区的越野车在半路上停下来时,酋长阿曼到路边采了一束绿花给我们看。“这就是野生鸦片。”一簇绿色的叶子,齿轮状的叶片中,长出来一根根顶端带着绿色种子的长茎,那些绿色种子里包裹的就是鸦片。阿曼说,“美国入侵阿富汗前,阿富汗毒品走私为零,而今阿富汗每年毒品走私高达100亿美元。塔利班、美军、非政府组织、甚至联合国机构都有人从这儿走私鸦片。”

在大班钉沙漠中度过的几天,断绝了所有现代设备和熟悉体验,身上的各项感官却因为粗糙的沙土而变得特别灵敏。俾路支的白天和夜晚一样,只听得到萧萧的风吹起沙砾和碎石滚动的声音。每天10个小时的大漠越野,一条横穿沙漠的铁路“一个月才开一次”,唯一在路上可以作陪的,似乎就是路边偶尔出现的几只野骆驼和野驴。

“但就是这样一个俾路支,长久以来都是大国博弈的场所。”俾路支省执政党主席、参议员哈沙尔说。哈沙尔的家族势力在俾路支非常强大,他的父亲是俾路支省的前省长,他和穆沙希德参议员的家族从父辈起就是很好的朋友。

俾路支的战略地缘位置,让它成为了大国们争抢干涉的热点。它恰好处在中亚、西南亚和南亚的中心分界区,是中亚通往西亚、中亚通往南亚的必经之路。而且在巴国境内,俾路支省与巴所有其他省份都有共同边境。此外,战略深水港瓜达尔港就位于俾省南部,它是阿拉伯海域近年来发展最快的年轻战略港口,也已在去年正式将经营权移交给了中国。

中巴学者联合会秘书长穆兆明说,“俾路支省是地区联接的中心和必经点,对于中国‘丝绸之路经济带’的战略规划来说,它是交通动脉、能源动脉最重要的据点,是中国通向中亚的门户。”也正因为这个地区的敏感和重要,来到这里的所有外国人都需要提前两个月,递交入境申请给俾路支省政府进行审批。

除了独一无二的地缘位置外,在荒无人烟的沙漠掩盖下,俾路支省惊人地拥有大量尚未被开发的资源。它坐落在地区石油、天然气和矿产集中的地带,占全国总矿产资源的50%左右。俾路支省矿产发展局局长巴施尔.马苏拓说,“矿产资源是俾路支的巨大宝藏,天然气储量据估为29万亿立方英尺,石油储量为60亿桶,铜矿资源更是占到全国的80%。”其中,雷克迪克已被列入世界七大铜矿之一,山达克也是已探明储量的世界级别铜金矿,苏伊天然气田是世界十大天然气田之一。

我们的越野车已经行驶了5个小时,开往阿富汗边境附近的一个富含铜、金和铁的矿脉勘探时,经过了一个巴基斯坦的边防军营地和哨所。迎面突然出现两辆大卡车,车身被涂画成各种鲜艳色彩组成的花纹。车上装着四块切割好的大理石,拿极粗的麻绳捆着稳定在车上,但仍因地势颠簸在车上左右晃动,显得原始简陋。“这些大理石来自阿富汗,将运到卡拉奇港,然后装船运往中国。”酋长说。”

“俾路支省一直没能充分利用其地质潜力。”阿里木在苏丹、阿联酋和巴基斯坦三国有价值90亿美元的投资,虽然他对俾路支矿产开发的前景非常看好,但对产业现存的问题也毫不避讳。“俾路支集中体现了巴基斯坦矿产行业的独特之处——高风险倾向、资本密集型、全球竞争下价格波动严重。”

俾省资源在实际产量和潜力产量间有巨大的差异,急需资本投资和先进技术。而中国显然已经抓住了先机。由中国冶金科工集团有限公司(MCC)投资开发的山达克铜金矿项目,是目前唯一稳定的生产单位。

飞往俾路支的20人小飞机上,除了清华大篷车队一行八人,剩下的也都是都是中冶集团的工程师和工人,从国内看望完家人回山达克继续工作。一个来自河南、穿蓝色体恤的男子说,“我们来自中国各地。现在有差不多300多中国工人在俾路支开采黄金,另外还雇佣了1500名当地工人。去年开采了一吨黄金,卖给了韩国。”

飞机上还有中冶集团资源开发有限公司的总经理魏盛远。他已经在巴基斯坦俾路支工作第五个年头了,每三个月公司让他回国探亲休假一趟,其余时间都在山达克矿区。“中冶好多工人已经在这儿干了快10年了,工人工资比国内能差不多高一倍。”

山达克的铜金矿,从1995年期间生产粗铜412万吨开始,试产15000吨粗铜后因一些原因停止,此矿在国际市场销售非常成功。据矿产局官员提供的数据,该项目现年产量为15672吨粗铜,91.47吨黄金和92.76吨银。

魏盛远说,“这里的矿品质非常好,大有可为,但人员的安全问题是最难的。” 中冶支付给俾路支政府25%的收益和5%的矿区使用费。根据目前生产水平,该项目的俾路支年收入估计为13亿卢比。

此外,由于俾路支基础设施缺乏,中冶集团还帮当地建造道路,并在矿区建立了发电厂、学校、自来水厂等。“我们公司的医院十多年来都是免费给当地人看病的,自己建的自来水厂也经常为周边的居民送去干净的纯净水,他们以前都是喝井水或河水。”中冶的一个工程师自豪地说。而俾路支政府则专门有一支军队驻扎在山达克,负责所有中国工人、工程师的安全。

42岁的酋长阿曼总是驾驶第一辆越野车开路,凭着他对这片山地的记忆在没有车辙的荒漠中开道。十来辆吉普车和私人武装车辆在大漠中追逐狂奔,向着落日的方向掀起一阵阵的黄沙。俾路支民族长期以来有萨达尔制度(即部落首领制)的传统,因此酋长不仅是大地主,也是当地的首席统治者。阿曼两月前刚娶第二房老婆,他岳父共娶四妻,生了28个孩子。

“俾路支仍然是个封闭且落后的封建社会,但这里同时也有大量的机会,它是一座尚未开发的宝藏。我相信,中国的投资将会给这里带来开放和社会发展。”穆沙希德参议员说。

瓜达尔港:“世界最重要的交通和能源中心”

3月27日上午,在卡拉奇斋月酒店的三层会议室里,大屏幕上放着两张图,都来自瓜达尔港港务局。左边的一张,上面是个简陋的渔村,潮湿的海边泥土未经处理的沙滩上,带着草帽皮肤黝黑的渔民们正在劳作。右边的一张,是个现代化的港口,并排的巨大黄色机械手臂正在进行集装箱的装卸作业,底下则是一整列设计一致的蓝白厂房。

这两张图,是巴基斯坦瓜达尔港的过去和现在。

瓜达尔港是位于俾路支省的一个温水深海战略港口,坐落在阿拉伯海西南海域的海岸线上。它距离巴基斯坦经济中心卡拉奇460公里,与巴基斯坦-伊朗边境仅距75公里。它也位于波斯湾的进口,离霍尔木兹海峡仅有180海里——霍尔木兹海峡是通向波斯湾的唯一海道,世界45%石油的运输必经路线。

著名国际记者Robert Kaplan,在他2010年出版的《季风(Monsoon):印度洋和美国权力的未来》一书中写到,“由于其重要战略地理位置,瓜达尔港将在未来变成世界最重要的交通和能源中心之一。”

在瓜达尔港的变迁发展中,中国扮演了极其重要的角色。“瓜达尔就像是一个中国人的港口,我们也希望它能变得跟中国的香港一样成功。”哈沙尔参议员曾率代表团多次考察中国的深圳与香港,并认为瓜达尔可以借鉴这两个港口的发展模式和策略。

2002至2006年,瓜达尔港第一阶段由巴基斯坦政府与中国政府共同开发,中国投资1.98亿美元,占投资的75%。2007年3月,瓜达尔港正式运营,总统穆沙拉夫却碍于美国压力,将港口运营权交由新加坡PSA公司。但PSA并未按约对瓜达尔进行投资开发,并最终放弃了该港口。2013年,瓜达尔港被正式交付给中国,中国对其的初始建设投资高达7.5亿美元。

瓜达尔港对于中国的最大战略意义,就是能重新点燃中国的能源生命线。

“中国目前80%的原油运输,都是从波斯湾、经过美国控制的马六甲海峡、到达中国上海港,再通过铁路运输到中国西部,全程距离为16,000千米,耗时为2至3个月。”瓜达尔港港务局局长指着一幅亚洲地图,介绍中国传统的海陆能源运输路线。

这条海路上,除了马六甲海峡在美国全权控制下之外,印度还对安达曼海,即马六甲海峡北边入口进行了海军封锁。“中国目前的能源海路通道可以说是非常不安全、不经济。”曾为中国石油提供过海外咨询服务的王国乡说。

但瓜达尔港,将可能完全改变国际能源游戏的现状。“它提供了从波斯湾到中国最短、最有效的油线运输,从瓜达尔经喀喇昆仑公路到新疆的陆路运输仅为2500公里,将大大节省运输成本、时间和损失,为中国原油运输预备安全备选方案。”瓜达尔港发展局官员说。

同时,中国正试图将战略重心转移到陆路油气管道的建设上。“目前已在建设中或规划中的5条中亚油气管道,都必须经过俾路支和瓜达尔港。”瓜达尔发展局局长介绍时,背景图片是中亚地区的一道道用不同颜色标注的油气管道,而地图上所有颜色交汇到一起的地方,就是瓜达尔港。丝绸之路沿岸国家拥有48%的世界原油产量,以及超过70%的世界原油储量,而这些原油都可以通过瓜达尔港安全到达中国。

“这些油气管道布局实现后,中国就能从伊朗、中亚各国、海湾国家和非洲地区管道运输原油和天然气,直接避免了美国控制的马六甲海峡,能将能源命脉牢牢控制在自己手中。”中国通商人阿里木说起中国的能源战略,激昂的言语好似是讲起自己的国家一般,“只要俾路支好了,中国将来就啥也不怕了。”

地区分离主义:“乱世留给勇敢的人”

凌晨2点,飞机从首都伊斯兰堡飞抵阿拉伯海畔的机场,巴基斯坦经济中心卡拉奇。阿里木谢赫开着一辆改装过的防弹车、带着年轻美貌的第二房妻子和儿子来机场迎接清华大学远征队。从机场到我们下榻的斋月酒店挨得非常近,只有5分钟的车程,但整队的持枪护卫却是一点也没有含糊。护卫车开在车队的最前面和最后面,每车上都坐了四五个身挎AK47步枪、着深蓝服装的男子,警惕地观察周围有可能出现的异常情况。

“这个地区比较乱,我们需要武装护卫随时保证你们的安全。”随行的巴基斯坦中国研究中心行政秘书哈姆沙解释道。

近年来,俾路支省的民族分离主义武装不断袭击该省的重要基础建设,甚至袭击在该省进行援建的外国人。单是2013年,俾路支地区在恐怖袭击中丧生的人口就上升了15%,一年中总共有高达487起恐怖袭击,造成727人死亡,1577人受伤。

在俾路支考察期间,每天夜晚在武装人员车辆的护卫下,我们就会住进一个高墙紧围、灯光混暗的三层小楼里。5美元一间房的旅店,楼非常简陋,屋外的墙甚至有半面都没有刷上粉,裸露出破旧的褐黄色砖块。但院里停了四辆武装车,小院里、楼门口、楼梯口,站了十几个手持步枪的俾路支武装人员。“这些家丁会为你们整夜站岗的,放心睡吧。”穆沙希德参议员说。

清华远征队睡在简陋小楼的三层,房门都是木质的,窗外有一个再简单不过的阳台,连接房间的门用一根快要生锈的栓子锁住,感觉用手一拔就能弄坏。站在阳台向窗外看起,一辆装满遮面持枪男人的皮卡从狭窄的道路中间开过,留下发动机突突的声音和柴油燃烧后的黑烟。站了好一会,街上看不到一个女人,好似整个世界只有持枪的男人和晃荡的野狗,在黄色的沙漠不免显得悲壮。

长期以来,俾路支安全已成为阻碍巴基斯坦国内稳定和经济发展的问题。虽然有一群荷枪实弹的武装跟着我们,在山里,我们还是忍不住问酋长阿曼。“这里安全吗?”“请您和您的学生放心,我的私人武装一直跟着我们。但这里有三种人可能会袭击我们。一是塔利班;二是俾路支解放军;三是美军无人机。”

让巴基斯坦政府最头疼的,是最近一次大规模动乱,从2005开始持续到2009年,”商人阿里木说,“为了引起中央政府的注意,那几年俾路支武装分子袭击了不少在俾省援建开发的中国工程师,因而让中国对在俾省投资有了顾虑。”比如2006年2月15日,俾路支解放军在赫布地区制造了中国工程师遇袭案,造成3名中国工程师死亡。

俾路支省极度贫困的生活境况是俾路支地区冲突的根本原因。在俾路支的几天中,甚至很少看到建设完整的砖房,沿路大多数都是没有封顶的泥土房,甚至在边防哨点附近,都是由茅草捆绑起来、被风一吹就摇摇欲坠的茅屋。

“这里的绝大多数人一辈子都没有走出去过沙漠,没有电,没有自来水,甚至食物都是每半个月才骑着骆驼去好远的集市买了驮回来的。”当我们问起这里的人怎么生活时,越野车司机巴沙哈伊通过旁边一个会英语的人告诉我们,巴沙哈伊不会英语、也不会乌尔都语,只会当地的土话。

俾路支省没有任何支柱产业,其就业率仅有28%。根据2012-2013巴基斯坦社会政策发展中心调查报告显示,有63%的俾路支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这个比例远远高于其他任何省份。

俾路支30岁以下人口已经占到总人口的70.6%。在大班钉道路上,到处可见的是背枪的男人,这些背枪的男人都是年轻男人。

尽管落后和发展滞后是俾路支省叛乱的主要因素,却并不是该地区冲突不断的唯一解释。穆沙希德参议员说,“美国公开支持俾路支的分离主义,鼓动分裂活动和恐怖袭击,希望把俾路支变为第二个阿富汗,就是阻挠中国的新丝绸之路战略,不让中巴能源通道顺利建成。”

阿里木说,“在有些分离组织,美国中央情报局甚至雇佣了大量当地人,给每人500美元一个月,来造成俾路支的冲突暴乱。”在明显物价更高的巴基斯坦首都伊斯兰堡,一直保护我们的一个武装大叔,他40多岁,已是这个行业中经验较丰富的老手。他告诉我们,他每月的工资是100美元,而这已经足够养活他和他妻子、以及四个孩子。

2012年2月,美国众议院提出了“俾路支分离主义的权利和自治”的法案,要求给予俾路支人自治。“美国人清楚,一个独立的俾路支地区将加剧当地治安形势,进一步导致无政府状态和地区不稳定。而在混乱的局面中,全球各种全力都会有各种理由继续留在该区域,俾路支将就此成为区域外力量各种隐蔽和公开活动的‘安全活动场’。”穆沙希德参议员说,“在这样的情况下,美国面对的将是一个混乱羸弱的地区,整个亚洲的崛起将成为幻灭。”

尽管俾路支爆炸袭击多发,每年仍有来自中国的公司、工程师、工人源源不断来到这片土地上,从动乱中求生,也在动乱中寻求机遇。

“如果你们觉得在俾路支不安全,我可以给你们一支私人武装,”矮胖的俾路支执政党主席哈沙尔一见面就说。哈沙尔参议员的父亲是俾路支前省长。“哈沙尔主席相当于中国边疆钦差大臣,十分强势,”穆沙希德参议员说,“在俾路支,哈沙尔参议员至少可以租一个私人武装给你。在这个地区虽然乱,但你有钱,什么都可以租,你甚至可以租下阿富汗。”

从俾路支到新疆:“中国梦和伊斯兰梦的结合”

北京到新疆乌鲁木齐4个小时,乌鲁木齐到伊斯兰堡3个小时,伊斯兰堡到卡拉奇2个小时,卡拉奇到大班钉3个小时。从现代化的北京首都机场,到俾路支的小破机场,这趟向西的旅程,经历4个航班,总飞行时间13个小时。

“中巴之间要经济贸易合作增长的第一步,就是要增加两国间的航班。”现在巴基斯坦银行工作、曾在清华大学计算机系学习四年的哈希博说。

哈希博的父亲是个外交官,曾在非常早期驻华过。哈希博是少有能说中文的巴基斯坦人,现在银行专门负责中国方面的事务,一年飞三四趟北京。“中国是我的第二个祖国。”带点巴基斯坦口音的中文,配上他热情的语调说得无比真诚。

从华北平原到西域首府,再一直往南飞,清华远征队一路翻越天山、大漠、和田,飞跃喀喇昆仑山、喜马拉雅山,穿过印度河和克什米尔,俯瞰到大漠与大雪山分水岭的千里雪原,看到平静而忙碌的阿拉伯海域,飞向满藏油田和矿产的沙漠。

新疆和俾路支,仿佛两个孪生却从小被分隔很远的兄弟。同是一片大漠与戈壁,同有丰富的资源和稀少的人口,同被民族矛盾和恐怖袭击所困扰,也同是战略要地。但又分属两个不同的世界,一个伊斯兰世界,另一个中华大地,一个还是原始的部落制度,另一个是现代国家管理体系。但如今,这两个省份被一条“中巴经济走廊”串联起来,一条线链接两个文明。

“中巴经济走廊”是2013年5月李克强总理访问巴基斯坦时提出的,是“丝绸之路经济带”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预计会有高达200亿美元的资金投入这条走廊。这条走廊出现的大背景,有美国的亚洲战略,也有中国的第二轮对外开发。

瓜达尔港至喀什的公路铁路建成后,将使俾路支成为新疆的出海口,从整体上改善新疆的经济产业结构,开发新疆的经济潜力,进而辐射整个南亚和中东地区。现在智库研究国际关系的左拉说,“中国可以通过‘丝绸之路经济带’,帮助阿富汗等国家进行战后重建,重新打通欧亚大陆,用经济合作带动中国在这个地区的政治影响力,与中亚各国形成地缘政治合作体。”对于实施这样一个战略,与阿富汗、伊朗接壤的俾路支省无疑处在一个举足轻重的位置上。

国防法学教授戴旭将这个打通欧亚大陆、重新谋求陆权崛起的机会,称作为“中国的千年机遇,也是伊斯兰世界的机遇”。位于欧亚大陆板块边缘地带的力量一旦打破以往的交往障碍,再一次形成财富流、物资流和信息流的统一。

“中巴经济走廊”、“丝绸之路经济带”、“中亚能源通道”等等,这些都是带有强大而有力的概念,积蓄了巨大的力量。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核心 地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