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会认可俄罗斯建立的新秩序吗?

欧美不会承认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的合法性,并将继续对俄罗斯实施制裁。欧美需要制定一个长期的对俄战略,既留出与俄罗斯合作的空间,也不能回避可能发生的冲突。

过去三百多年,欧洲一直是世界秩序的缔造者和维护者,欧洲人认为欧洲秩序值得全球效仿。但二战使这一切发生改变,冷战使欧洲夹在美苏两个超级大国之间。冷战结束后,美国一超独大,欧洲失去了主导世界秩序的机会。一年前的乌克兰危机表明,欧洲的世界秩序梦彻底破灭。美国《外交》杂志2015年第5/6月号刊发表了“自由战略中心”智库主席伊万·克拉斯蒂夫(Ivan Krastev)与 “欧洲外交关系委员会”智库创始人兼主任马克·莱昂纳多(Mark Leonard)的文章,从欧洲秩序历史、欧美关系和俄罗斯地缘政治的视角,分析了欧洲秩序之梦破灭的过程与原因。

●乌克兰危机使欧洲秩序梦破灭

时至今日,绝大多数欧洲人仍然认为,冷战后形成的欧洲安全秩序不仅受到世界其他地区的普遍关注,而且值得他们效仿学习。由于欧洲长期在全球事务中扮演中心角色,所以欧洲人有这份自信并不足为奇。追溯过去3个世纪的历史可以发现,世界秩序实际上源自欧洲大陆的帝国争霸,因此欧洲秩序即是世界秩序。冷战时期核心争斗是,居于欧陆两端的两个超级大国,基于资本主义与共产主义两大意识形态,展开对欧洲控制权的争夺。直到1989年之后,具有显著欧洲烙印的国际行为模式才得以形成,这表明欧洲与那种在其他地区依然盛行的假设与实践中的行为模式彻底决裂。1989年,随着柏林墙的倒塌,欧洲的共产主义威权统治者选择主动下台。对于欧洲的知识精英来说,这一刻的意义胜过冷战结束,它标志着新的和平时期的到来。

实际上,冷战的终结没有任何和平协约的保障,与此同时,新兴的欧洲秩序颠覆了旧的主权观念。与两次世界大战后的情况不同,欧洲大陆的领导者不再热衷于建立新国家,也不再通过迁移人口确保现有国家的安全,而是尝试改变各国边界的性质,以促进资本、人口、商品和观念的自由流动。普罗大众对经济的关注开始超越政治,经济依赖、国际法律机构和以维护安全的名义互相干涉别国内政逐渐进入人们的视野。之后,紧随而来的是美国在阿富汗和伊朗的战略失败,美军失去了原有的荣光。西欧人意识到这种新秩序的独特性,但认为它可以超出欧盟范围,适用于土耳其、俄罗斯和后共产主义东欧国家。他们期望该秩序能够自然扩散,无论是通过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吸纳周边国家,还是仰赖那些信奉欧洲原则的全球性组织(比如国际刑事法院、世界贸易组织等)的世界地位的提高。按照这一逻辑,只要能够自由选择,各国政府最终都将选择欧洲道路。

然而,当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之时,欧洲人的秩序之梦破灭了。面对着莫斯科在前苏联领土上保留其影响力的强硬决心,欧盟的软实力显得过于羸弱。与巴西、印度和印度尼西亚这三大民主国家一样,土耳其拒绝加入欧美主导的对俄经济制裁;中国更愿意将克里米亚入俄看作是俄罗斯边界的自然调整,而非俄罗斯对国际秩序的挑战;与此同时,欧盟对俄罗斯采取与美国同等水平的制裁。然而,由美欧主导实施的制裁措施未能改变俄罗斯所坚持的路线。乌克兰危机的发生迫使欧洲不得不面对一个事实,即欧洲模式并非对所有国家(特别是其邻国)都有吸引力。随着乌克兰危机的持续发酵,欧洲人必须放弃改变他国的迷梦,专注于帮助濒于险境的欧盟成员国走出困局。这项任务十分艰巨,欧盟不仅需要缓解它与俄罗斯之间的紧张关系,而且还要做出适当的妥协。然而,承认欧洲秩序存在局限性总好过眼见它变得越来越弱,也好过看到它被另一种独裁或威权秩序所替代。

●欧美之间深层价值认识差异

尽管乌克兰危机拉近了欧美距离,但它们在一致对俄的过程中也暴露出深刻分歧,如美国对欧洲的安全承诺就是一个长期存在的问题。如果俄罗斯在某个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成员国(比如拉脱维亚)国内扶持反对力量,美国将如何应对?此外,美国是否会持续关注欧洲安全也遭到质疑。正如一个德国高级官员在2015年慕尼黑安全会议上所抱怨的一样:“美国是不能依靠的。由于保障欧洲安全对于美国来说获利太小,美国很可能随时改变主意。目前,美国会加大对俄罗斯的制裁力度并武装乌克兰,但几年之后美国可能会重启美俄关系,以确保在‘伊斯兰国’等不相干问题上实现与俄罗斯合作。”

一方面,欧洲人这种将信将疑的心态表明他们感到欧洲安全不再处于美国战略的核心位置,就像冷战时期那样。毕竟欧洲只是美国拥有利益的众多地区之一,或许也不是最重要的区域。另一方面,美国官员越来越担心欧洲国家会逐渐丧失军事能力和政治意志,担心它们会为了确保边境安全而放弃与美国的联盟。克里米亚危机爆发之后,包括德国和英国在内的欧洲国家仍然选择削减军费开支,美国对此大为震惊。盖洛普公司2014年的一项调查进一步加深了美国对欧洲的担忧:在法国、英国和德国,分别只有29%、27%和18%的民众愿意为国家而战,68%的意大利人表示拒绝为国家而战。

这反映出欧美之间深层次的价值认知差异:对于大多数美国人来说,西方国家在军事和经济上的优越性是赢得冷战的关键因素,是80年代的军备竞赛将苏联推向失败的边缘;但对于大多数欧洲人来说,西方国家能在冷战中获得最终胜利主要源于欧洲的自由理念与传统。这种差异将影响欧美对待乌克兰危机等问题的态度和行为,可以对美欧将采取怎样的对乌政策作出预测,也能够在一定程度上解释为什么许多美国对外决策支持武装乌克兰,而大部分欧洲国家反对。无论是欧洲的普罗大众还是欧盟的精英,他们不会放弃一种希望,即加强经济上的相互依赖是确保欧洲安全最为可行的途径。尽管美国对欧洲的安全保障对于欧洲秩序的存续至关重要,但它同样也威胁到欧洲的内部整合。

●欧洲需认可俄罗斯建立的新秩序

欧美不会承认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的合法性,并将继续对俄罗斯实施制裁。欧美需要制定一个长期的对俄战略,既留出与俄罗斯合作的空间,也不能回避可能发生的冲突。乌克兰之所以出现危机,是因为它在加入“东部伙伴关系”(Eastern Partnership)还是“欧亚经济联盟”(EEU)这一问题上存在严重分歧。“东部伙伴关系”旨在将东欧国家整合进欧盟经济体,而“欧亚经济联盟”则是俄罗斯联合白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于今年1月共同成立的一个竞争性贸易联盟。具有讽刺意义的是,欧洲与俄罗斯建立新型合作关系的最好方式居然是借助于俄罗斯主导建立的“欧亚经济联盟”,包括德国首相默克尔和法国总统奥朗德在内的欧洲高级别官员已经对此表示支持。大多数欧洲人实际上将“欧亚经济联盟”视作一个有缺陷的经济计划,认为该计划旨在服务于俄罗斯的地缘政治野心,而不是为了给亚美尼亚和吉尔吉斯斯坦等国家带来繁荣。他们无法想象会有国家愿意抛弃开明的欧洲发展模式而选择压制性的俄罗斯发展模式。但是,决定权掌握在主权国家手中。如果欧盟承认白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有权选择加入俄罗斯提出的一体化计划,那么也应该同样承认格鲁吉亚和摩尔多瓦拥有选择不加入的权利。

然而,欧洲并没有意识到“欧亚经济联盟”究竟意味着什么。毫无疑问,俄罗斯此举是为了对欧盟形成地缘政治挑战,但俄罗斯采用了欧盟惯用的方式,即寻求与其他国家建立经济联系而非展开军事竞赛。此外,欧亚经济联盟具有较强的包容性,它不仅最大程度地避免了种族民族主义,还公开致力于维护并实现经济合作的理念。由于俄罗斯是该联盟的主创者,因此也具有联盟主导权,但白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能够运用其否决权限制俄罗斯在乌克兰东部的激进行为。显然,“欧亚经济联盟”正是欧洲所需要的,欧盟却没抓住机会,这种制度机制能够降低俄罗斯在应对国际问题时采取军事手段和宣扬民族主义的路径依赖。

如果说在乌克兰危机发生之前欧盟还能与“欧亚经济联盟”进行抗衡的话,如今已经完全不可能了。欧盟不得不向“欧亚经济联盟”示好,比如发出建立组织间正式外交关系的邀请。这释放出明显的信号:欧盟承认俄罗斯有权推动自己的一体化进程,但坚决反对俄罗斯建构势力范围的权利。按照这样的趋势发展下去,欧洲秩序将不仅仅以俄罗斯坚决反对的欧盟和北约扩容为基础,而是开启了两大一体化计划的和平竞争进程。尽管它们建基的理念不同,但至少表面上追求相似的目标。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俄罗斯 欧洲 秩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