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星清:谁是当代最可爱的人

现在,经常有人利用军中个别腐败现象诋毁人民军队,更恶毒者用历史虚无主义对革命先烈进行污蔑攻击。他们永远无法理解,为何灾民一看到人民解放军就看到了希望,这种希望的基础就是对人民军队的根本信任

【本文是察网特约作者黄星清提供给察网(www.cwzg.cn)的独家稿件,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

按:今天是人民解放军的八十八岁生日,回忆这支人民武装在革命战争时期、社会主义建设时期、社会主义改革时期的光辉历史,让人不禁热血沸腾,充满敬仰。他们无愧于当代最可爱的人这个光荣的称号!

我们的人民解放军不但在维护国家领土完整和民族独立中谱写了一曲曲荡气回肠的英雄史诗,而且,还在和平建设年代也创造了一座座巍巍峨峨的历史丰碑。这支英雄的军队是由毛泽东同志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一手缔造的,它同人民群众有着鱼水之情,与人民群众患难与共,除了它,这世上还有那一支军队可以称为人民子弟兵?对于人民子弟兵的英雄事迹、英雄个人和集体,我们粗略的讲一讲,那都是一部千万字的书都无法写完的。下面,请允许我就它在共和国和平建设年代中的几个历史片段展开回忆,以表达我对这支毛泽东思想武装的人民军队的崇高敬意。

一、 成昆铁路建设中的人民子弟兵

被联合国评为人类征服大自然的最伟大工程(另外两个分别是苏联的卫星上天、美国的登月工程)的成昆铁路的建成,离不开当年18万铁道兵的无私奉献和伟大牺牲。成昆铁路以其神话般的诞生,奠定了它在人类筑路史上无可争议的王者地位。它工程浩大艰巨,全线共修建各种桥梁991座,占线路总长度的8.5%;隧道427座,占线路总长度的31.5%;桥梁、隧道总延长达433.7km,占线路总长度的40%;在桥隧密集的一些地段,桥隧长度竟占线路长度的80%以上,构成了蔚为奇观的“空中铁路”和“地下铁路”。而这样的隧道就是中国铁道兵当年用无数血汗甚至是付出生命一点一点地钻凿、爆破、建筑而成,在施工过程中,常常碰到各种地质灾害和恶劣天气,山洪暴发、泥石流、地质塌方是常见的事情。全长1100公里的成昆铁路旁边长眠着近2000名铁道兵,几乎每一公里就牺牲2名军人,我们不能忘记,这是在和平年代,这些军人把青春和生命撰写在这座人类筑路史上的伟大丰碑中,把热血和忠诚奉献在祖国的大西南三线建设的大潮中。在无数张记录成昆铁路建设过程的照片中,我依然记到这样一幅景象:一个个战士系着绳子,把自己悬挂在半山腰上,而山是那么的陡峭,几乎与地面垂直,可是战士们却拿着铁锤和钢筋,一点一点开凿,人与山仿佛都融为一体,而这几乎就是那个时代人民解放军参与社会主义建设的一个缩影而已…… 

其实在建国后那激情燃烧的年代里,人民子弟兵的身影涌现在社会主义建设的许许多多的伟大工程中,比如宝成铁路、宜万铁路、复建的湘黔铁路、青藏铁路、胜利油田、两弹一星、载人航天工程……哪里最需要就出现在哪里,哪里最危险就冲向哪里,哪里最艰苦就战斗在哪里,这就是我们的人民解放军。这不光体现在国家建设中,还体现在每当国家遭遇重大灾难时,总是我们的人民解放军冲在最前面。

二、救灾抢险中的人民子弟兵

1966年河北邢台地震后,最先奔赴地震灾区的是1.8万人民子弟兵,是他们的救援给予了灾区人民希望,使灾区人民感受到党和国家的巨大关怀。

1976年河北唐山发生7.8级大地震,这场大地震被称为“二十世纪十大灾难之一”,在这场大劫难中,10余万人民子弟兵最先开赴灾区,他们冒着余震不断的危险,用手、用铁锹、用钢筋从废墟中挖掘,与死神竞赛,抢救受灾群众。如今,重建的新唐山成为6届全国拥军模范城市,唐山人民对党和人民解放军的救命之恩充满了感激之情,这种鱼水之情是任何语言都无法表达的。

1987年大兴安岭救火中,依然是2万余解放军指战员冲在救灾第一线,火魔无情人有情,在白山黑水遭到火魔肆虐时,是人民解放军和武警部队不顾个人安危,与冲天火魔殊死搏斗,最终战胜火魔,保护了国家和人民的森林资源。

1998年,我国气候异常,长江、松花江、珠江、闽江等主要江河发生了大洪水,其中以长江洪灾最为严重。当时长江大堤多处面临管涌和决堤危险,特别是长江九江段4号闸与5号闸之间决堤30米左右,洪水滔滔,向九江市区蔓延。在这紧急的时刻,党和人民军队启动了新中国成立后最大规模的救援用兵,全军和武警部队先后调动30余万名官兵投入到全国的抗洪抢险中,抢救转移受灾群众423万人,抢堵决口和排除险情1.3万多处。是我们的子弟兵用沙袋,用汗水,用鲜血,甚至用自己的生命去保护大堤,顽强拼搏,众志成城,最终,百年不遇的长江特大洪水屈服在全民族团结一心所迸发出的移山伟力前。

我们无法忘记长江簰洲湾段被滔天洪水撕开口子时,危急关头,是广空高炮某团225营168名官兵把生的希望让给群众,把死的危险留给自己。最终,高建成等19名勇士为人民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我们无法忘记“新时期英雄战士”--20岁的李向群,他挺着高烧40度的身体,尽管数度昏厥,但是醒来后,他依然投入到同洪魔的战斗中,因疲劳过度,最后倒在大堤上,再也没有起来。

我们无法忘记被南京军区授予“新时期硬骨头战士”称号的嵇琪,抗洪抢险时,他已经身患晚期恶性脑瘤,在与那场特大洪水搏斗的40个日日夜夜中,他曾10次晕倒在大堤上,5次被抬进临时救护所。

这些英雄的精神已经融化进那一条条军民用热血和汗水共同构筑的大堤中。

同时,我们也无法忘记那时候的一个个感人的片段:

一排排战士站在波涛中,任凭浑浊的江水打在自己的脸上,可他们身体却如铜像般毅然不动…

一个战士把受灾群众的婴儿放在澡盆里用自己的头顶着,另一位战士用伞为小婴儿遮雨,他们在齐颈的水中小心翼翼地前进…

累极了的战士和着湿湿的衣服躺在大堤上睡着了…

像这样的无私奉献和勇于牺牲的英雄事迹在那个时期有许许多多。

人民子弟兵与人民群众一同创造的 “九八抗洪”精神:那种在危难时刻全民族所迸发出的无畏勇气、坚强力量、精诚团结、奉献精神,已经积淀在我们民族的血液里、性格里,与天地永存,共江河浩荡。

2003年,一种叫非典型肺炎的病毒严重危害着中国人民的生命安全,这种病毒感染者死亡率极高,连许多医生都不能例外地被这种传染力极强的可怕病毒感染到,甚至付出自己的生命,当时全社会闻“非”色变。在这个危难时刻,依然是我们解放军的军医们迅速组成非典医院和一个个非典医疗组,建起一座座“生命绿洲”,直至最终战胜“非典”病魔。小汤山非典医院,就是在那个生死攸关的时刻由全军抽调的军医组建的“生命绿洲”,仅用7天建成,奋战51天直至完全战胜病魔,被世卫组织称为“医疗史上的奇迹”。 

2008年元月南方地区出现五十年不遇的严重冰灾,许多返乡的人们被困在一条条交通线上,人民子弟兵接到命令后,立即开赴冰灾地区,冒着严寒疏通交通道路,帮助受灾群众,与灾区人民共患难。  

2008年汶川大地震,这是自20世纪以来,中国发生的最严重的地震灾难,还是我们的人民子弟兵最先开赴到抗震救灾第一线,四个小时完成收集受灾情况、指挥、调度、部署、到达灾区,13.7万余指战员在风雨交加、余震不断、且多数道路被震坏无法行车的情况下生死驰援,徒步强行军90多公里进入震中地区,马上投入紧张的救灾行动。看到灾区人民没有粮食和水,解放军宁可自己不吃不喝,把自己的口粮和水送给灾区人民,用血肉之躯筑起了一条条生命通道,其中涌现出来的英雄事迹层出不穷,感人肺腑。

现在,经常有人利用我们军队中出现的个别腐败现象诋毁我们的子弟兵,抹黑我们的人民军队。甚至还有个别学者别有用心地诬陷我们这支听党指挥、与人民心心相连的英雄部队:“带枪的腐败最恐怖”。

最令人发指的,这支人民军队涌现出来的无数革命英雄正在遭受历史虚无主义前所未有的攻击、污蔑、诋毁、丑化,狼牙山五壮士、张思德、刘胡兰、邱少云、董存瑞、黄继光等英雄正被历史虚无主义者用所谓“还原历史真相”的幌子,精准打击,定点清除。历史虚无主义否定的是人民军队创造的伟大英雄历史,打击的是人民军队铸就的革命英雄主义精神,消解的是爱国主义精神的核心基石,破坏的我们中华民族团结奋进、英勇顽强、坚韧不拔的斗争意志。

这些别有用心的人今天说西方某国军队如何民主,明天说台湾军队如何讲人权,后天说西方军队如何英雄,他们鼓吹阴险的“军队国家化”论调。仿佛我们必须照搬西方那一套就可以万事大吉,否则我们的人民子弟兵连替西方军队提鞋子也不陪一般。

那我们可以对比一下海峡对岸军队救灾情形,横扫台湾中南部七县市的“莫拉克”台风,导致超过120名居民罹难,500个生命堪忧,可是台湾地区军队却救援缓慢,如同蜗牛,让台湾各界心寒。同为华夏子女,毛泽东思想武装的人民解放军和搞西式“民主”制度下的台湾地区军队差别为何这么大?

而号称全宇宙最“民主、自由、人权”且军队国家化的美国军队在国家和人民遭到灾难时又如何表现呢?

2005年8月29日卡特里娜飓风袭击奥尔良市等城市时,造成一千多人在这场灾难中丧生,几千人受重伤。如此危急情形,先头部队6000名美国国民警卫队却直到灾后第四天(9月1号)才到达灾区,并且全副武装,荷枪实弹,他们到达灾区接到的首要任务并不是抢救伤员和帮助困难群众,而仅仅是维持社会秩序,对暴乱分子实施击毙,所以,导致当时许多伤病灾民无法得到及时救治而死去。 

8月30号,新奥尔良开始发生大范围的武装抢劫和放火行为。当一名游客向警方求助的时候,得到的答复是“你去死吧!现在都是各顾各了。”(Go to hell,it's every man for himself)。8月31号,1500名警察接到命令,放弃搜索幸存者,改为执行维护治安的任务,同时全程宣布宵禁。在这其间,还出现了警察用枪对着无辜灾民扫射,致使多位灾民丧生于本该是来救助他们的人手中,对此,我们实在不知道美国的军警到底是来救人,还是来害人的。

格雷特纳市在密西西比河西岸,与新奥尔良隔河相望,有一座桥联通。当接受了约6000名从新奥尔良逃出的难民之后,格雷特纳决定设置路障关闭该桥。格雷特纳的警察竟然用枪指着从新奥尔良逃过来的难民,要求他们从原路回到到尸体随处可见、满目狼藉、到处是抢劫和枪击的奥尔良去,不准进入格雷特纳。几名警察甚至威胁向难民和游客开枪。

事实上,卡特里娜飓风提前一个多星期就被跟踪,它还是“轻松”袭击了提前两天就进入紧急状态的世界上最强大、最“民主、自由、人权”的国家的大型城市,竟然造成将近两千人丧生。这令我们既替受害者惋惜,又觉得匪夷所思。

所以,我们的人民解放军在国家和人民遭受灾难时所表现出来的无畏勇气、坚强力量、精诚团结和奉献精神,令西方人和其他拥有西方价值观的人觉得无法理解。

是的,拥抱西方“普世真理”的人的确无法理解我们的解放军为何要把生的机会让给群众,把死的危险留给自己。 

是的,拥抱西方“普世真理”的人的确无法理解我们的解放军为何宁可累倒在大堤上也不愿意去离开抗击洪灾的战场。 

是的,拥抱西方“普世真理”的人永远也无法理解我们的解放军宁可自己站在水中也要把群众高高托起。 

是的,拥抱西方“民主、自由、人权”的人的确无法理解我们的解放军为何无须携带武器就可以进入灾区。 

是的,拥抱西方“民主、自由、人权”的人的确无法理解我们的战士宁可自己不吃不喝,也把口粮和水送给灾区人民。

是的,拥抱“民主、自由、人权”的人的确无法理解我们的战士可以徒步急行军20小时、行程180华里后,立即投入紧张的抗震救灾的战斗中。

是的,实现“军队国家化”的西方国家的确无法理解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军队可以从分析收集受灾情况到上报党中央并启动应急预案,仅仅用了一个多小时,而从下达部署命令到部队出动,仅仅用了2小时多,从地震发生到先头救援部队到达灾区边缘仅仅4个小时。因为这救援速度已经达到了国家救援的极限,在世界上也是绝无仅有的! 

他们也永远无法理解,为何灾民一看到人民解放军就看到了希望,这种希望的基础就是对人民军队的根本信任,而这种信任正是人民群众与人民军队之间鱼水情、心连心的最真实的表现。

“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是人民军队的唯一宗旨,无论是战争年代,还是在和平年代,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旗帜的人民子弟兵始终与人民群众保持着鱼水之情。哪里最需要就出现在哪里,哪里最危险就冲向哪里,哪里最艰苦就战斗在哪里。这就是我们的解放军战士,这就是我们的人民子弟兵。

当年,采访过朝鲜战场的人民作家魏巍在著名的《谁是最可爱的人》中告诉我们:“我们的战士是最可爱的人!”

魏巍还发自肺腑地赞美:“我们战士的灵魂多么地美丽和宽广。他们是历史上、世界上第一流的战士,第一流的人!他们是世界上一切伟大人民的优秀之花!我们以我们的祖国有这样的英雄而骄傲,我们以生在这个英雄的国度而自豪!”

此时此刻,如果有人问我:“谁是当代最可爱的人?” 我同样会毫不犹豫地告诉他:“人民子弟兵是当代最可爱的人!”我也同样会为我们祖国拥有这样历史上、世界上第一流的人民解放军而感到骄傲和自豪。

我们绝不容许任何别有用心的人来诋毁这支英雄的人民军队,不容许任何别有用心的论调来侵害这支中国共产党绝对领导下的人民武装。

(作者:黄星清,中国社会科学院国家文化安全与意识形态建设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员,昆仑策研究院研究员,东博文化研究院研究员)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解放军 军队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1508/235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