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经济催生“危险无产阶级”

由于临时工作比长期工作容易获得,一个新的劳动阶级、依靠不稳定工作与薪水的阶级正在涌现。按照劳动经济学家盖伊·斯坦丁(Guy Standing)的说法,这些人取代了“无产阶级”,是“危险无产阶级”。

8月18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纽约时报》日前撰文描写了分享经济中人们的工作与生活方式,探讨了此类工人的工作待遇与社会地位问题。从另一个角度讲述了互联网新经济给社会带来的影响。

以下为《纽约时报》“自由与稳定,分享经济下的工人无法兼顾”一文节选:

周五凌晨四点刚过,租住在波士顿郊区的詹妮弗·吉德里(Jennifer Guidry)便开始清扫自己的轿车。虽然这时候邻居们还在酣睡,但对做过会计,又在海军服过役的詹妮弗来说,想要在所谓的分享经济中减少工作不稳定,她就只能采取这种早早起床的策略。

给Uber、Lyft以及Sidecar这些打车软件公司开车拉活,是吉德里获得收入的方式。35岁的她还会在TaskRabbit这种零工网站上搜索订单,替人做一些组装家具,清理花园的工作。

 

分享经济催生“危险无产阶级”

吉德里在等待当天的第四位乘客

她的目标是达到时薪25美元的标准——至少平均算起来得达到这个标准。为了和男友杰弗里·布拉德伯利(Jeffrey Bradbury)抚养三个孩子,她必须用这种方式维持家用。这些工作现在变得越来越不稳定。Uber和Lyft最近下调了某些乘客的打车费用。而在上个月,TaskRabbit又调整了用户选择工人的方式。这让吉德里的客户越来越少。

“没有着落,每天干下来都是这种感觉,”她说到。

在“分享经济”中提供服务的网站和应用将顾客和服务者联系起来。在这种看似有前景的体系中,吉德里被称为小企业主。而实际上她只是一个靠自己技能、时间或产权,向需要搭车、住宿、烹饪或整理房间的人提供自己服务的独立合同工。

对想从事副业的人来说,这些服务可以提供额外的收入。除了打车之外,还可以选择Airbnb这样的短租中介、TaskRabbit和Fiverr这样的工作中介、Postmates和Favor这样的按需递送服务以及Instacart这样的外卖服务。

合广投资(Union Square Ventures)负责外联与政策事务的总经理尼克·格鲁斯曼(Nick Grossman)表示:“Sidecar上本来就有每天都要开车上下班的人。挑选一名搭车的顾客,对司机来说是笔额外的收入,而对乘客来说也降低了成本。”合广是Sidecar的投资方之一。

然而,在失业率高企不下的大环境中,吉德里这样的人根本称不上是小企业主,只能算是个小打工者。他们通常一周工作七天,努力干一些临时性的工作,赚取最低生活保障。在他们为之工作的企业调整业务模式或降低报酬时,这些人毫无办法。为了降低这种风险,许多工人只能选择做多份工作。

顾问机构自由职业者工会的创始人兼执行董事萨拉·霍洛维茨(Sara Horowitz)表示:“从事多个职业是最佳的防范措施。在工资不佳,收入不等的环境中,人们就会这样做,也不得不这样做。”

为了避免这种不稳定,吉德里平日趁天还没亮就会拉活。她觉得在那个时候需要打车的人多是赶往机场,搭乘飞机出差。这种生意还有得赚。

四点半左右,为了不影响睡在楼下的家人,吉德里静静地把记者带进了她的办公室。她在笔记本电脑上打开TaskRabbit网站,检查是否有新订单。她还翻阅了Craigslist,在这家网站上她会接厨师的工作。不过今天一无所获。

她盯着写字台旁边的沙发,说大概可以把它放到Airbnb上租出去。“不过我还有孩子,”她指着房间里的一张儿童书桌,那是她5岁的儿子做作业的地方。出租沙发看来也不可能了。

退出网站后,吉德里打开了Uber派发给司机的iPhone,接着又打开了自己三星Galaxy手机上的Lyft和Sidecar应用。

不一会,Uber手机上便出现了一则叫车信息。她很快抢下订单。虽然想多接单,她还是等了两分钟才出发,以防乘客改变主意。

她一边走向车道一边解释道:“最糟的就是,开了大老远结果发现用户取消了订单。”

吉德里用了一小时多一点的时间跑完了这趟机场的活,返回家中。不算油钱,她这一趟挣了28美元。她还要再跑一趟机场,然后回来叫醒家人,再为他们做早餐。

“危险无产阶级”(Precariat)

从事零碎的劳动并不是种新现象。但在科技的催化与移动应用的包装下,这一现象被新名词裹上了光鲜的外衣:分享经济、对等经济、协作经济、零工经济。

零工的意义在于,工人们可以按照自己的选择和时间安排,接受不同的工作,带有自我管理和多样性的优点。零工工人不是为某些没人情味的企业打工,而是为经济中对等的个人工作。

轿车分享网站RelayRides的创始人谢尔比·卡拉克(Shelby Clark)表示:“在对等经济中,服务提供者非常看重独立性与灵活性;对许多人来说,服务与被服务是的角色是可以相互转换的。你会碰见有意思的人,享受有趣的经历。”

当然,对消费者来说这非常合适。对等服务的市场将某些具有奢侈性质的服务大众化,让业余的司机、厨师以及个人助理可以偶尔从事那些原本主要由专业人士进行的工作。风投认为这一模式有它的合理性。

Uber已经从投资方那里融到了超过15亿美元,Lyft融资3.33亿美元,TaskRabbit是3800万美元。吸引投资的部分原因是,这些公司可以免去数额惊人的员工薪水,方法就是作为人力中介有效的运营。

劳动经济学家称,如果说这种市场正在受到工人们的青睐,那就是因为人们找不到稳定的工作,不得不去打零工。美国劳工统计局7月份的数据显示,全美失业人数为970万,还有另外750万人因为找不到全职工作而从事兼职。

没有确切的统计数字能说明有多少人在零工经济下工作。但据提供人力外包顾问服务的MBO Partners估计,去年全美大约有1770万人在大半工作时间里以独立承包人的身份工作。

由于临时工作比长期工作容易获得,一个新的劳动阶级、依靠不稳定工作与薪水的阶级正在涌现。按照劳动经济学家盖伊·斯坦丁(Guy Standing)的说法,这些人取代了“无产阶级”,是“危险无产阶级”。

在伦敦大学从事发展研究的教授斯坦丁说:“他们可能这周会给人粉刷房子,下周就没了着落。”

斯坦丁认为,对等市场只不过是一种全球性趋势的具体体现。这种趋势就是:劳动力中介鼓励人们从事偶然性的工作,而不提供基本的员工福利或保障。他表示,从根本上说,企业是要把一次性的任务转交给出价最快或是最低的竞单者,在这种劳动力淘汰赛中让工人们互相争抢。

获得了灵活的工作时间,便牺牲了固定工资与福利。相对临时工作,零售商、餐饮连锁店和其他雇主或许会安排更为死板的工作时间;在更糟糕的情况下,工人们也许不知道自己一周要工作多少时间。但这些雇主也会提供诸如车补或伤残救济这样的福利。

以Uber、Lyft和TaskRabbit为例,这些公司不把向自己用户提供服务的工人视为员工。它们称自己只是面向零工的eBay。这些公司要求服务提供者以独立承包商身份工作,这样这些工人就没法享受医保、社保或失业保险。

TaskRabbit的高级营销总监杰米·维加诺(Jamie Viggiano)表示,公司正试图改善全美19个城市3万名合同工人的境遇。TaskRabbit最近出台了一项政策,即必须保证工人每小时15美元的最低收入。公司还启用了一项价值100万美元的保险,受益人包括顾客与合同工人,应对工作中发生的财产损失或人身伤害。不过维加诺也指出:“在整个行业中,就帮助自由职业者来说,我们所做的只是皮毛。”

对合同工人来说,一个问题就是公司可以改变合同条款而不受惩罚。工人们通常不愿意反对这些改动,因为公司可以随时“遣散”他们。

Lyft的高管表示,他们很在意价格调整对司机的影响。为了与对手Uber竞争,这家拥有超过6万名司机的公司日前将很多城市的打车费用下调了30%。为了补偿司机,Lyft一度暂时停收分成费用。Lyft的分成费用比例为20%。

Lyft的联合创始人兼总裁约翰·齐默(John Zimmer)上周一晚些时候对媒体表示:“公司的内部文化是以司机为先。”

就在同一天,Lyft重新开始收取分成,不过向最活跃的司机提供了奖励。奖励的内容是:如果司机每周工作40到50小时,分成比例就降到5%;要是超过50个小时,就不收份子钱。

吉德里并不满意这种突如其来的层级式分成政策。“这是在惩罚兼职司机,”她说。

但到目前为止,工人们已经习惯了公司迅速调整政策的做法。

旧金山一位同时为三家打车软件公司工作的司机表示:“他们在定价和报酬上可以为所欲为;只要他们愿意,就可以遣散司机。没人站在司机这一边。”他因为害怕被公司加入黑名单而要求匿名。

刷房子、办酒席、遛狗

周六早上,吉德里带着工具包,开车前往数英里外的一处住宅。她在TaskRabbit上接到了活。

这家人已经是老客户了。这对双职工夫妇之前曾请吉德里组装婴儿摇床,并在厨房柜子上安装防止婴儿误开的插销。这次吉德里是要为另一个柜子做防护措施。这个柜子里面装的是婚礼上的瓷器和水晶高脚杯。

吉德里去年大部分的周末时间都花在了这样的零工上。

“普通人要是没有电钻,或是从未在墙上挂过东西,就很难做好这些事情,”吉德里说。她觉得这些工作内容丰富,而且是她力所能及的事情,这让她感觉不错。“刷房子、办酒席、遛狗,这些事我都干过。”

她花了大概30分钟弄好了柜子,然后又调整了楼梯上面的儿童安全护栏。最后在后走廊挂上了一只风铃。

两个小时的工作给她带来了50美元的收入。TaskRabbit上的一些竞争者愿意以15美元的酬劳做同样的工作。

“我的工作可能要比那些出价低的人少,”吉德里说。“但对我来说这是一种可接受的模式。”

六年前,她在一家小公司任全职审计。在最小的儿子出生后,办公室要求她加班。她没法一边照顾孩子一边上班,所以便辞职了。

吉德里回忆道:“我开始申请一些兼职工作,但这些岗位很少,竞争也很大。没有什么兼职工作适合全职母亲。”

她的男朋友也失业了一段时间,不过现在有了一份网管的全职工作。2000年的时候,她还要忍受海军训练时留下的背伤。由于行动不便,她当时还需要拄拐杖走路。

这样一来,有电气、财会以及烹饪经验的吉德里开始尝试不同领域的工作。对等市场大大加强了她寻找零工的能力,而且这些工作都符合她照料孩子的时间。TaskRabbit已经成为了她的主要收入来源之一。

TaskRabbit前些时候变成了一个竞价网站。顾客发布工作,工人们出价竞拍。这套制度可以让工人们与潜在的客户交流,从而获得较为准确的估价。

在TaskRabbit网站上递送鲜花的艾琳·玛塔(Erin Mata)说:“你可以通过交谈了解工作的内容,看看时间是不是够灵活。”

但在上月,TaskRabbit又调整了政策。用一套匹配算法取代了公开竞价。这套算法可以把工作和有经验的申请者匹配起来,而且可以兼顾客户的预算。

TaskRabbit的营销主管维加诺表示,这种新模式可以让消费者找到合适的帮手,也能让工人们找到稳定的工作。该公司目前要求工人们在30分钟内作出相应。

“还是有很多不效率的地方。最终达成意向前双方还要来来回回讨论多次,”维加诺说。

在此次调整后,一些活跃的工人获得了更多的工作机会。以吉德里为例,在新制度下,她的新客户最初减少得非常严重。但在她扩大工作范围后,新机会像潮水般涌来,通常时薪高达35美元。

“我现在比以前忙5倍,而且也不用费力去找事情了,”她说。

其他人的工作机会则减少了。

玛塔在TaskRabbit上有个长期客户,但到了7月末,她再也没收到过任何新订单。“我想从企业角度看这样做是合理的,但这里不再有人与人之间的相互交流了。”

她说,很幸运还有一家网站可以使用。一家叫做Favor的本地递送服务网站。

帮忙与收费

Favor(意为帮忙)这个名字的本意是想把对等经济包装成出于人与人之间善意的一种劳动,而不是老式的工作换报酬。Favor提供的并不是一次性的零工,而是支持工人们一次工作数小时,或接数个任务。

消费者可以利用Favor的手机应用,从本地店铺挑选商品,然后按照订单价格的高低,一次收取5到10美元不等的费用。该服务会向工人发送信息,提示其进行送货。

除了固定比例的分成费用外,Favor的送货员还可以收小费。此外,公司也尝试让这个工作更具稳定性:它允许工人们提前安排下一周的班次。如果小费少了,Favor还保证工人可以赚到每小时9美元的最低薪水。

Favor的联合创始人扎克·马留斯(Zac Maurais)表示:“如果工人挣不到小费,我们就要给予补偿。所以他们无需担心能不能拿到合理的报酬。”

这种最低保证吸引了玛塔。她之前在通用汽车担任客服经理,今年1月被公司解雇。玛塔现在一周为Favor工作20到40个小时,算上小费和佣金每小时平均可赚15美元。她还通过奥巴马医保上了保险。

在一个潮湿的夜晚,记者陪同Favor在波士顿的一位送货员体验了这份工作。这位送货员名叫凯尔西·克鲁斯(Kelsey Cruse),是马萨诸塞州大学的学生。Favor刚刚在当地开展服务,她是首批参与该服务的人。

克鲁斯按这家公司宣传的方式描述这份工作:“平均算来,你一趟能挣7美元。如果你1小时能跑两趟,收入就很可观了。”

她还没有工作到能一直赚到这么多钱的地步。克鲁斯那一周工作了20个小时,挣了179美元——仅仅达到公司保证的最低收入水平。

许多零工提供看似不错的报酬。但在计算了花费的时间、费用、保险成本以及个人纳税后,实际上并不怎么样。

华盛顿经济政策研究中心的联合理事迪恩·贝克尔(Dean Baker)说道:“算一下就会发现,许多人挣的还不到最低工资线。这些公司是在撺掇人们剥削自己,它们使用的方式正是监管规则想要避免的。”

如果Favor的送货员在开车或骑车送货时遭遇车祸该怎么办?Favor的联合创始人马留斯说,公司每起事故都有100万美元的保额。司机需要提供车辆保险证明,自行车车主则没有要求。

是优质零工还是工资奴役?

在完成了周六上午的工作后,吉德里来到当地一家农副业市场,为承办餐会准备了南瓜和兰香。傍晚的时候,她花数小时时间载了一名乘客。这之后她在家里的办公室呆了一个小时,打印了GouponMom等折扣网站上的优惠券,带着它们去超市采购餐会需要的其他食材。

差不多到了半夜,她又回归了司机的身份,穿梭在市区的酒吧和住家的宴会中,接送客人。有一些乘客都住得非常远,她自己直到凌晨5点才回家。

“想想这些事情,我不知道这对职业生涯有什么帮助。不过这都能让生活好过一些,”吉德里说。

科技已然让网络市场成为可能,为劳动力和货物的变现提供了新的机会。但有的经济学家指出,这种短期的零工服务会影响到固定工作的薪水。经济与政策研究中心的贝克尔认为,网络劳动力市场可以从两方面为消费者降低成本:雇主不再需要承担雇佣工人的真实成本负担或义务。

“在疲软的劳动力市场上,雇主或半雇主选择的余地不大,”贝克尔说。“这种压力可能会使薪水下降,不是什么好事。”

活动人士则表示,零工服务企业最终会让工人失去权力,使其无法获得合理的工作条件。

纽约城市大学研究生院的文化、科技与工作研究中心负责人斯坦利·阿诺维茨(Stanley Aronowitz)表示:“这些不是就业。就业岗位应该有未来发展的空间;这些只不过是零散的、没有商量的工作。这可能更应该叫做工资奴役,消费者或中介公司都是雇主,话语权全在他们一方,科技就是帮凶。”

对等经济的专家以及行业高管意识到,许多零工工人没有保障。建立了RelayRides的资深人士克拉克列出了行业的空白:医保、退休保障、税金,以及全职工作享受的同事情谊与指导。

“在我看来这是劳动雇佣的新样例。问题在于工人们放弃了什么?”克拉克说。“最后人们会发现这里面缺少了一层支持保障的环节。”

据他的预测,很快会有新业务出现,满足零工工人的这些需求。“关注服务提供者,找到让他们生活变得更轻松的方法,从而在对等经济中专区更稳定收入,这里面存在商机。”

TaskRabbit已经开始向合同工提供打折的医保服务与会计服务。Lyft与自由职业者工会达成了合作,让司机享受该组织的医保以及其他福利。

但斯坦丁博士认为这些还不够。他认为工人们需要正式的保障,才能颠覆临时工作中的不平等地位。他指出,可以出台国际通行规则,保证零工工人的基本权利——例如组织工会的权利,以及在面临解雇时发起诉讼的权利。

“应当从国际层面树立良好的行为准则,并要求所有企业都签约遵守,”他说。

至于吉德里,她在数月前接受了植入手术,治疗了她的腰伤。这是多年来头一次,她终于可以在没有慢性疼痛的困扰下站立并行走。现在她正在犹豫,是要接更多的零活,还是寻找一份正式工作。

“我喜欢自由——修理别人的柜子、开车、除草、做饭。”她在周一早晨讲到自己周末的工作,对记者说:“我不喜欢做全职工作。”

然而她也意识到,自己现在的生活可能是无法持续的。从周六上午10点,到周日凌晨5点,她挣了大约263美元,代价则是连续工作和无规则的睡眠。

“我要说,那天的收入不错但非常难熬。这样的日子并不多,”吉德里说。[page]

延伸阅读:

共享经济背后的三大黑洞

作者:响铃 来源:虎嗅网

分享经济催生“危险无产阶级”

近日,名不见经传的猪八戒网突然宣布获得C轮融资26亿元,公司估值更是扶摇直上达到百亿人民币。而近年来我们出行旅游、看电视/电影、集资借款、产品/服务买卖等也发生巨大变化,打车拼车、众筹、P2P等等成为我们新的生活和工作方式,完成过程更加分散、体验更加“支离破碎”,人们更加自由支配个人财富和生活,自由职业者和兼职成为新的热词,一场因分工衍生共享的新经济形态——共享经济扑面而来。

共享经济表现出以下特征:

√ 多数有一个由第三方创建的平台并借助信息技术;

√ 用户个体自由组合连接,或交易闲置物品,或分享知识经验,或为企业或单个创新项目筹集资金等等;

√ 重构社会关系结构,改变生产制造协同方式,SOHO一族获得更多关注。

在享受着人口基数红利与借势移动互联网后,共享经济更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席卷各个行业,粉粹原有生产关系,打破传统经济秩序,最最重要的是实现了消费者的角色转变,使人们从消费者变成供应者,社会生产关系受到冲击。

随着移动通信技术的发展,共享经济一方面充分挖掘出闲置的资源并充分利用,一方面正不动声色却浩浩荡荡地撼动着传统行业的经济结构根基。它从底层经济关系上瓦解原有的经济秩序和商业逻辑,直击传统企业供与需不对称等死穴,也诞生出诸多新的商业模式和经济形态。 “互联网+”助推下的专车、租车、拼车、顺风车等,O2O领域做短租房产的Airbnb 、做零售物流的菜鸟网络,都是将原本保密私有的产品或服务或信息公开让人们共同使用或参与,从而充分利用闲置资源获得价值增值。与智能硬件里的产品众筹一样,做到!用众包的方式把翻译工作交给用户完成,也是产品共享用户前置的过程。共享经济其核心就是按需分配,加强用户参与和用户间的自由联合,既合理调配又极大化利用闲置资源(产品实物和人力脑力),并在一定程度上控制和降低风险。

这样看来,共享经济降低了地域依赖利用时间差结成新的资源分配方式,是对传统经济模式的改进与提升,有助于人们开始寻找最适合自己的生活方式,进入更加多维的社会角色,但这一路并非一路凯歌,人们就在拥抱共享经济并为之欢呼之时仍需重视背后的黑洞。

1、自由与不确定性的博弈

共享经济重新赋予人们更多选择权利的同时,而自身发展仍面临更多不确定性,比如共享经济创造价值的核心在于资源置换,是对现有资源的高效利用,却不是因为对新资源的开发,这样共享经济平台它们的盈利点在哪?共享经济表面上是在分享房间、车等实体产品或虚拟服务,其实质是在切割买和租,也就是产品(或服务)使用权和支配权的分离。

专车服务用户享受的是租车,不是买车,有别于传统经济中买车的人使用车。共享经济催生了一种双层的产权结构:财产的归属权即支配权在底层,财产的利用权即使用权在表层,人们在产品上私有,但在服务上变为公有。这样的交易过程中所涉及的财产实质是信息和数据,而不是物品本身。那在此状态下的数据信息和人身安全如何保障?

共享经济呈现的是越来越分散的个体成员临时的联合,是人人平等的C2C模式,是去中心化的N对N的超链,摆脱了传统行业对人力投入的依赖,但需要更多规则去约束和规范。如果大量全职变为兼职,社会经济秩序和社会保险体系如何支撑?共享经济下使用权开始胜过所有权,可持续性开始取代消费主义,竞争变成了合作,“共享价值”覆盖了“交换价值”,现有社会结构的利益既得者他们的姿态如何,是打压还是适应和拥抱? 自由的反面就是冲突和不确定。

2、共享与压力的抗争

之前Mary Meeker在2015年互联网趋势报告里写道:美国的自由职业者已达5300万,是总劳动力的34%,他们要么无稳定雇主,要么利用业余时间做多份兼职。低于35岁的美国年轻人中有20%打多份工,有38%希望从事自由职业,有32%认为自己未来的工作时间将非常灵活且有弹性。

确实共享经济因为移动通讯、社交媒体及分析性应用等介入,让多余生产力进行共享变为可能,最大化利用闲置的物力和人力。确实放任自由的工作方式是大势所趋民心所向,朝九晚五的工作不但枯燥乏味也造成了时间和资源的浪费。但放任自由的SOHO一族和创业者同样面临着巨大的风险和压力,没人能保证明天能吃饱赚足的日子往往是最恐怖的,在时间自由、工作不确定、收入不稳定的共享状态下由不确定性引发的压力更加不可控制。同样,对于产品(或服务)本身,摆脱固定生产线标准化流程制造,你一句我一句的全民参与,你一段我一段的过程拼凑是否就能保证做出称心如意的产品?在用户参与更多只是营销噱头的当下,共享真的能带来一场场用户的集体狂欢?抑或只是资本市场对企业造成的压力从而带来的作秀!

3、使命感与欲望的碰撞

共享经济构建的组织关系是让人脱离固定组织,成为一组组自由人的联合,但这临时拼凑起来的团体是否能永葆长久的使命感和战斗力?就在火热的拼车软件中,私家车主们手机上预装着多款拼车软件,因为这些车主和拼车软件公司并不存在直接的雇佣关系,他们的稳定性根本无法保证。那些固定组织拥有强大忠诚体系的核心如何在这个自由的时代传承?即便是有一纸短期合约,但如何保证用户抵制欲望恶魔的肆虐?拼车软件不补贴不刺激用户和车主活跃度马上降低并转向其他平台就是印证。经济的失控往往是参与者对权与欲把控的失衡。在短期利益和长期价值驱动交错中,人的内心真能回归初心?自由化的共享经济,隐蔽的利益观和欲望才是隐形的杀手!

其实在城市化、工业化和消费升级这三大推动中国经济增长引擎中,共享经济是助推器,也是润滑剂。我相信有一天人们不再因为语言不通而妨碍沟通,同声传译就可能是你身边一位素不相识的兼职工。人们因共享而自由,但现在共享经济模式还有一段路要走!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