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容忍“叛军”:文登之役深度研析

如果说,社会上的推墙党是白军,那么,这种体制内的砸锅党就是“叛军”。

人们不再容忍“叛军”,对体制的砸锅党深恶痛绝,其锋芒直指控制党媒和政务微博的反体制力量,连带剑指控制公众自媒体平台的资本力量(它们的背后同样是反制派的支持与纵容)

不再容忍“叛军”:文登之役深度研析

【事件简述】2015年7月22日,文登爱国青年侯聚森被外地暴徒围殴,引起网上关注;文登警方以“约架”定性拘留当事双方,引发自干五、共青团等正能量群体不满;公知大规模参战,锋芒直指共青团,威海警方表态支持文登以治安案件性质处理,并用爱特方式直接挑战团中央官博,新京报、大河报、人民网等官媒发文支持警方与公知;随后,自干五、共青团从刑法和国家安全法角度予以反击,揭露暴徒方纳吧团伙,追究警方内网信息外泄责任,大众网、紫光阁、求是网、紫网、独家网、察网等媒体公布采访、披露真相,支持共青团、自干五;双方胶着混战多日,正能量方以事实和逻辑渐占上风,公知、人民网开始删帖,部分反共反社大V被销号。八月三日,公安部直属官博明确表态“文登事件”非一般性治安“案件”。

此后历时半月,一波数折。目前官方尚未公布最后处理结果,但其经典价值已载入中国社会现阶段意识形态斗争的史册。其中六个方面重点,尤应深度研析:

(一)话语权与中流砥柱

主动设置议题、主导舆论方向,是新闻能力和传播实力的体现。长期以来,公知方因其站在反体制立场、易于哗众取宠,并掌握部分官媒关键岗位,始终掌控这个主动权,高铁事件、雾霾问题等,莫不如此,即所谓“造谣动动嘴,辟谣跑断腿”。但这次文登之役,是正能量方引发争议,迫使威海警方和公知参战,形成全网事件,凸现正能量方面在互联网上的地位与能量显著上升,已达到可相等对垒的程度。

威海警方7月26日发博表态文登事件以治安案件定性之后,网上“药丸”声一片,左翼中亦分化出部分“理中客”赞同警方,但自干五中的骨干力量立即挺身而出,在局势不明朗的情况下顶住压力,抓住核心,阐述事实,密集发声、高调反击,起到了中流砥柱作用,使许多人受挫的情绪迅速修复,形成广阔壮观的反击局面,最终逆转舆论。这表明自干五主体在政治上的成熟与坚韧,这是多年来在逆境和孤军奋战中磨砺出来的能力,它是正能量在敌强我弱态势下能够掀起波澜、形成对峙和坚毅战力的重要因素。

公知大V的粉丝动辄几十万、成百万、上千万,但其中部分是新浪推送的“假粉”,部分是花钱购买的“死粉”,部分是持中间立场的“中立粉”,只有很少的一部分才是坚决反共反社的“死硬粉”。而自干五中粉丝很少过万,但此役中,双方势均力敌,说明自干五粉丝基本为“真粉”,活跃度和忠诚度比例远远超过对手,更说明公知大V的粉丝在分化瓦解,大部分“中立粉”中已不再轻信公知、不再盲目追风参战。

(二)选择性事实与选择性办案

侯聚森被打案,情节很简单,也未造成严重伤害,威海这个市级公安局,有充分的经验和能力,略去其它情节,只截取符合《治安管理处罚条例》的要素,把该案定性为“约架互殴”,办成一个无懈可击的“治安案件”,并对双方做出貌似“公平”的处罚,对威海警方来说,这并非难事,他们也正是这样做的。

我们知道,新闻应当报道事实,我们同样也知道,事实是可以截取的。媳妇欺辱婆婆,儿子怒揍媳妇。但媒体只报道儿子揍媳妇这一半,虽然这一半也是事实,但它破坏了事件的完整性,是一种选择性截取,它会使读者得出被误导的结论。因此,不要轻信媒体的“真实性”,所有媒体都是有自己观点的,其发布的“事实”也是有选择性的。

纳吧这个逆向种族主义团伙,用线上线下各种违法和暴力手段,攻击伤害有爱国心的青少年、侯聚森在警方内网的个人信息被人提供给纳吧团伙、纳吧暴徒专程从外地赶赴打侯……这些事实已披露很多,本文不再赘述,威海警方略去这些案情,单只追究校门口的冲突情节,并以此定性,这就是“选择性办案”。

8月5日,公安部纪委书记在山东省公安厅的会议上讲话,首先一条就是强调“政治坚定”,对公安工作来说,体现在对涉政治(意识形态、国家安全)案件的鲜明态度和依法处置。任何国家的司法制度都是维护本国的政治制度的,司法部门做为维护政权的暴力机构,在这一点上无中立可言,中立就是不维护,不维护的本质就是反对。

刑法的司法解释对寻衅滋事有明确定义,国家安全法对通过网络危害社会秩序和国家安全也有专项条目,威海警局拥有包括国保和网警在内的完整建制,有责任按照“全面依法治国”的原则打击所有犯罪行为,但是,他们置此不顾,只截取部分情节,进行选择性办案,联系其官方微博向共青团中央挑战的情节,可以清楚地看出,这种选择,是一种政治立场的选择。

(三)党的喉舌与官方微博

在政治问题上持“中立”立场的,绝非威海警方一家,中央提出的“道路自信”,是有所指的。近年来的思想混乱,已使许多人丧失立场,在意识形态领域弃守阵地,成为社会主义制度的“不维护者”。如果说,社会上的推墙党是白军,那么,这种体制内的砸锅党就是“叛军”。

政务微博这个名词很微妙,表面上看,是各党政机构在网上的服务窗口,实质上,它有“务”无“政”,只发布事务性内容,偶或做一些官方统一口径的应景式宣传,遇及意识形态冲突时,大部分政务微博采取“不介入”态度,久而久之,形成政治立场中立化的“新常态”,这很荒谬,却是现状。

形成这种“新常态”的原因,一是新浪等自媒体平台的商业化设计;二是各级宣传部门“糊涂官办糊涂事”;三是占据党内舆论部门关键岗位的反体制派(又称砸锅党)的刻意诱导。

中国的官方媒体,历来是各级党委宣传部领导下的舆论平台,即通常所说的“党的喉舌”。它是和平年代维护社会主义制度的关键武器,那么,做自媒体时代的官方政务微博,具不具备这样的属性呢?毋庸置疑,同样具备这种属性。

以@威海警方在线 这个官博为例,它应隶属于该市公安局政治部管理,是局党委领导下的宣传工具,而任何一级党委都负有思想政治工作的责任,都负有在意识形态领域维护我国社会主义制度的责任。因此,该警博不仅具有警务工作服务窗口的属性,同样也具有“党的喉舌”属性,怎能在政治问题上持“中立化”立场?莫非该局党委也已在政治立场上“中立”了?

(四)异军突起的共青团

所幸的是,这种荒谬的“新常态”正在变化,近期,各地均出现一些敢于在意识形态领域介入争议、立场坚定、勇于亮剑的政务微博,如@阿勒泰公安在线、@平安江苏等,其中最突出的,是共青团系统。文登之役,共青团是主力,也是被右翼攻击的主要对象。

自从团中央推出“青年网络文明建设志愿者”活动以来,共青团即成为右翼势力攻击的主要目标。显然,这个行劢击中了要害,因为争夺少年从来都是政治斗争的核心问题。整个文登事件中,公知方刻意丑化“爱国青年”这个概念,与部分官媒一道,将“爱国青年”抹黑成街头混混,其矛头都是冲共青团而来,目的都是要打掉“青年网络文明建设志愿者”。

由于宣传部门的长期缺位与不作为,催生了自干五这一现象的自发形成。多年来,自干五一直处于以弱斗强、孤军奋战的状态。共青团挺身而出,使这种局面大为改观。这是全国第一支、到目前为止也是唯一的一支在舆论场上弘扬正能量的成系统的官方队伍。它有两个特点,一是团中央官博带头参、立场鲜明,二是各地各级团委官博集体参战、成全体系态势。

在文登之役中,面对公知的抹黑,部分官媒的攻击和威海警方的挑衅,共青团顶住压力,坚毅回击,揭真相、摆证据、谈事实、讲道理,与自干五并肩作战,双辉相映,最终挫败了对手的进攻,整个过程坚定顽强,十分精彩,在中国意识形态斗争史上,必将留下浓墨一笔。

细心的人也注意到,在威海警方挑战性微博发出后,共青团方面有一个短暂的停顿,直到27日浙江团省委和福建团省委打破沉寂、重新发声,才结束了这个停顿。这至少说明两种可能:(1)团中央上层有人尚不适应与官方单位的直接对抗,长期以来,大部分领导干部不了解网情,本能性的怕事,这是普通现象;(2)基层团组织是双重领导,既受上级团组织领导,也受同级党组织领导,有相对的独立性,谁更坚定,谁就敢扛起压力,将仗打下去。

(五)奇妙的双逆

文登事件中,左右营均出现了反常的逆背,这也是此役的特珠点。

公知阵营历来以攻击体制为己任,警方是其主要攻击对象。这一次,他们一反常态,全力支持威海警方,其原因不难理解:第一,威海警方不维护政治体制的态度是他们最欢迎的,这叫志同道合,当然要支持;第二,分化瓦解包括警方在内的体制内力量,扶植砸锅党,是公知的一惯战术。仔细研究一下这些年新浪打包推送出来的大V警号,就知道这些人实际上全是公知的盟友,或者说就是披着警衣的公知。

在左翼中,也出现了一种逆背:一些长期反对公知的人,这次也与公知持相同观点,支持威海警方。所区别的是,他们并不指责“爱国青年”,而是就事论事地肯定威海警方的处置合理合法,人们谓之“理中客”。

形成这种逆背的原因有三个:

第一,侯聚森作为一个未成年人,有行动的冲动性,长期经历恶劣的语境,有粗鄙语言的感染性,因此,要从他身上挑出毛病十分容易,办案经验丰富的威海警方正是从这个角度入手,抓取“可用”情节,将案件定性为 “互殴性”冲突,巧妙地实现了“选择性办案”的目的。当理中客们的思维被套入“治安管理处罚条例”要素分析的圈套时,必然得出与威海警方一致的结论,成为公知观点的赞同者;

第二,沉溺于对校门口殴斗情节的研析(注意:所依据的只是威海警方刻意截取提供的“情节”),忽略对纳吧团伙长期违法犯罪活动的追究,将一个完整的案件看做两件截然断开之事,未能把握两者之前的连贯性与逻辑因果性,因而未能从国家安全法的视角抓住此案的本质;

第三,应该看到,前不久发生的黑龙江庆安案等涉警事件,对此是有影响的,那次事件左右营均产生了意见分化,尽管后来已揭示“屠夫”等人对真相的歪曲,仍使许多人希望在未来的涉警舆情分析中能更客观、更公正,而这种出于善意的动机使他们专注于细节讨论,影响了他们对侯案背景的全局性研判。

(六)“药丸党”的警示

“药丸”的全语是“大青果药丸”,是“大清国要完”的谐音,这是人们对现体制内许多部门和领导在政治问题上自取灭亡现象的一种绝望情绪的表述。

7白22日侯聚森被打一事在网上爆出后,山东团省委、团中央和自干五纷纷发声要求严究,文登警方迅速行动,一度获得舆论的好评,但其公告中使用“相约”一词(在未审案前先定性)引起广泛质疑。对此案性质的辨识成为左右两营争议的焦点。24日文登警方宣布此案为“约架”、“治安案件”,引发正能量强烈不满,吁请澄清。26日,做为文登上级的威海警方宣布定性准确,并已结案,表达了不容置疑的挑战态度,重挫广大正能量网友的期待,网上响起一片“药丸”声。

如前所述,在这关键时刻,自干五中一批骨干力量密集发声、高调反击,起到了中流砥柱作用,共青团再度出击,大众网、紫光阁、独家网等公布采访、报道真相,表明立场,才使局面再度扭转,走向明确。

这次“药丸党”人数之广泛,情绪之激烈,史所未有,是本役中的又一处值得关注之点。

第一,《8.19讲话》已近两年,天上雷大、地下雨小,官方宣传部门在意识形态领域的缺位与不作为仍是主体,舆论场上公知推墙党肆行无忌的局面仍无根本逆转,已激起愈来愈多人群的强烈不满。

第二,人们不再容忍“叛军”,对体制的砸锅党深恶痛绝,其锋芒直指控制党媒和政务微博的反体制力量,连带剑指控制公众自媒体平台的资本力量(它们的背后同样是反制派的支持与纵容)。

第三,这种极度不满的情绪已成干柴烈火,表面上看“药丸”是绝望,实质是愤怒,它孕育着更加激烈的对抗,预示着民间主体力量会更加主动地向反制派发动攻击,这种穷追猛打、誓不罢休的怒气,也会使体制內所有政治骑墙者和摇摆者都躲无可躲、被逼出原形。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文登 叛军 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