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光谦:美国要诊治“霸权更年期综合征”

在这个敏感时刻,美国作出一些非理性反应的概率大大增加。处在“霸权更年期”的美国,涌动着动手动脚的危险冲动,因此,我们要对美国动向保持高度警惕。要认真切实做好应对不测事件的一切准备。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批判的武器不能代替武器的批判,物质的力量必须用物质摧毁,对可能的军事冒险与战争讹诈决不可掉以轻心。

中美在国际战略格局中的位置和国际事务的影响力迟早有一天要走向一个相对接近的历史平衡点。不管美国愿不愿意,这一天都是迟早要到来的,美国迟早要面对这一客观变化并作出必要的心理调适。

随着美国霸权的相对衰落和中国国力的快速成长,中美战略力量此消彼长,中美在国际战略格局中的位置和国际事务的影响力迟早有一天要走向一个相对接近的历史平衡点。不管美国愿不愿意,这一天都是迟早要到来的,美国迟早要面对这一客观变化并作出必要的心理调适。这不是以个人意志为转移的,而是历史的客观趋势。

日前,美国参议院、众议院军事委员会相继举行听证会,审视美国在全球面临的安全挑战,“中国军事威胁”成为频度最高的“主题词”。一向自视为世界上无人可匹敌的美国,现在却有众多高官和将领纷纷出来表示对中国军事现代化进展的“震惊”和对美国绝对军事优势丧失的“慌乱”。

饥不择食的美国不惜背叛国际正义,背叛自己曾经为之流血牺牲的反法西斯战争的光荣历史,试图与日本实行全球军事行动无缝链接;美国政客公开叫嚣要“惩罚中国”,声称美日安保条约“适用于”中国领土钓鱼岛;太平洋舰队司令声称“南海是公海,不是领海”“欢迎日本军舰到南中国海巡逻”。

 

彭光谦:美国要诊治“霸权更年期综合征”

有首席“知华派”之称的著名学者兰普顿日前发表演讲称:“尽管美中关系的根基还没有坍塌,但是美国政策精英的重要组成部分日益倾向于把中国看成是美国在全球主导权的一个威胁。”兰普顿的判断是,“美中关系的临界点正越来越接近”。乔治·华盛顿大学教授沈大伟称:“美国对中国的认识正在发生质变,美国对中国的幻想破灭,中美关系处于全面竞争状态。”

前美中贸易理事会主席柯白强调,“忽视现在正临近的危险是不明智的”。美国外交关系协会主席哈斯表示,“北京和华盛顿之间的战略对抗是不可避免的”。这个曾经被认为喜欢“戴玫瑰色眼镜”看中国的智库,在最近提交的《修订美国对华大战略》的政策报告中一改以往的腔调,转而强硬主张平衡中国力量的崛起,而非继续帮助中国崛起。

那么什么是第一呢,那就是好色。,坦承其源于美国对中国三个幻想的破灭:一是寄希望于中国经济的现代化将带来政治自由化,也就是全盘美国化;二是寄希望于中国在维持全球秩序方面成为“负责任的利益攸关方”,也就是充当美国的小跟班;三是中国不在东亚挑战美国主导的安全架构和秩序。

第一点,中国没有全盘西化,以上帝宠儿自居的美国以自己的形象改造中国的“传教士冲动”,在中国被浇了一盆凉水,美国培养“中国版戈尔巴乔夫”的幻想破灭。

第二点,中国独立自主,坚持走自己的路,没有甘当美国的仆从,把中国纳入美国势力范围的幻想破灭。

第三点,虽然没有发现中国正面挑战美国,但却看见“中国正在建设一系列替代制度”,“这说明中国不满由美国领导的战后秩序”,试图摆脱美国的霸权统治,美国确保自己规则下的世界秩序和万年霸权的幻想破灭。

芝加哥大学政治学教授米尔斯海默强调,只要中国按照现在的速度成长下去,中美对抗甚至是冲突将难以避免。美国与其等待未来中国变得更加强大、无法控制,不如现在就联合起来应对。“中国可以等待,但美国等不起”。挽救美国霸权的衰落是美国的本能反应。

英国著名历史学家汤因比曾说过:“帝国的衰落在于对外的过度扩张和社会内部扭曲的扩大。”帝国的衰落,无一例外都是“自杀”,而不是“他杀”。美国霸权的衰落并不是什么外因造成的,而是美国金融帝国内在的固有矛盾发展的必然结果,是金融垄断资本食利性、寄生性发展的必然结果。 美国霸权的衰落根源于美国虚拟经济泡沫的破灭,以及连年征战对美国战略资源的过度透支。把美国霸权的衰落归咎于中国的发展,迁怒于中国的繁荣,更是毫无道理的。

二战后美国穷兵黩武,连年征战,平均每两年发动一场较大的战争。这里既有金融集团的美元战争,也有能源集团的石油战争,还有军工集团的高技术战争。

美国总统有事时,第一反应、第一句话便是:“我们的航母在哪里?”航母就是美国的名片,是美国对外政策的化身,对外战争就是美国的基本生存方式。用美国陆军军官学校教授达迪斯最近的话说,“美国嗜好战争,惧怕和平,已经到了担心离开战争无法生活的地步”。

战争��/目的本身。对外的无限扩张和内部矛盾的激化,在战后的鼎盛时代就逐步积累了它衰落的全部条件。美国一直自我感觉良好的政治制度渐渐褪去光环,美国政治司法化、政治利益集团化、政治两极化,使美国政治制度日益呈现衰败的症候。

美国霸权的衰落是当代国际战略格局的最大变动,它必然在客观上导致世界地缘政治经济版图的重绘。历史告诉我们,霸权要衰落而未完全衰落之际,是最脆弱、最敏感、最容易丧失理智的阶段。今天的美国与过去相比,说话嗓门越来越高,这不是强大的表现,而恰恰是内心焦躁、神经过敏、不自信的表现,是“霸权更年期综合征”的反映。奥巴马说美国“决不做老二”,恰恰说明美国已经焦虑地意识到成为“老二”的现实可能性已经出现。

最近57个国家共建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这本来是互利共赢的好事,对美国并无利害冲突,问题在于英国、德国、法国、意大利、瑞士、卢森堡不顾美国的百般阻扰,加入中国倡导的亚投行,惊醒了美国自二战后一直沉醉其中的全球金融春梦,刺激了美国敏感的神经,打破了美国对国际金融体系的长期把持与垄断。在美国看来,这已经捅到了美国金融帝国的命门。

远的不说,仅仅是近一二十年来,美国在剿灭对手、维护美元霸权的根本问题上,是从不手软的。当年欧元问世,眼看要动美元的奶酪,美国不惜借口科索沃“人道主义”问题,发动科索沃战争,实质就是美元对欧元的战争。

欧元启动后,萨达姆宣布伊拉克石油交易将用欧元而不再采用美元进行结算,俄罗斯、伊朗、委内瑞拉纷纷效仿,侵蚀了美国自1973年以来建立的全球石油交易以美元结算的传统领地,美国毫不犹豫地发动了伊拉克战争,且战后第一件事就是宣布伊拉克石油出口,从欧元结算改回用美元结算。

“9·11”以后,美国国内投资环境恶化,3000亿热钱出逃,使美国十分惊恐,为此美国匆匆发动阿富汗战争,巡航导弹一响,果然黄金万两,在战争当天道·琼斯指数就大幅上升,到年底已有4000亿美元回流。今天,在中国推行“一带一路”战略的大背景下,美国赤膊上阵,大闹南中国海,问题难道仅仅是南海本身吗?

当年美国可以靠军事优势夺取世界霸权,今天美国却已不能单纯靠军事手段阻止其霸权的必然衰落了。所谓“修昔底德陷阱”在当代并无客观依据。

现有霸权国家与新兴大国必然冲突的前提条件是:第一,现有霸权国家对世界事务具有绝对的、完全的垄断权;第二,新兴大国不接受现有国际秩序,要推倒重来;第三,现有霸权国家与新兴大国之间彼此隔绝,没有多少利益交集;第四,双方不具备相互毁灭的能力,没有形成恐怖平衡的局面。

http:�在当代都不存在。第一,尽管美国霸气十足,但美国并不能主宰世界事务;第二,包括中国在内的新兴国家,对现存国际秩序虽不十分满意,但都接受现有秩序,无意颠覆。第三,在全球化条件下,各国相互依存度日益加深,没有哪个国家可以独善其身;第四,在核条件下,对有核国家发动战争,不可能避免自己被毁灭的厄运。显然,靠武力维护霸权的意图和行为不仅是愚蠢的,也是丧失起码的理智的。

尽管奥巴马一再表示,欢迎“一个繁荣、强大和稳定的中国”,但美国政界充斥着歇斯底里的反华、遏华声浪。美国马上又面临新一轮大选,可以预料各种利益集团、各派政治势力将会竞相上演以反华为特色、显示政治正确的戏码。

在这个敏感时刻,美国作出一些非理性反应的概率大大增加。处在“霸权更年期”的美国,涌动着动手动脚的危险冲动,因此,我们要对美国动向保持高度警惕。要认真切实做好应对不测事件的一切准备。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批判的武器不能代替武器的批判,物质的力量必须用物质摧毁,对可能的军事冒险与战争讹诈决不可掉以轻心。

太平洋之大也完全可以容纳中美两个大国。中国不惹事,也决不怕事。中国不欺负任何人,但也决不任人欺负。中国决不会屈服于任何强权和武力讹诈。中国走和平发展道路,实现民族复兴的决心坚定不移,中国捍卫民族尊严,捍卫和平发展权利的决心与意志同样坚定不移。不要误读中国,更不要误判中国。

当然,美国手里毕竟拥有世界上最大的战争机器,美国毕竟是有国际影响力的超级大国,一旦美国霸权的衰落失去控制,对美国自己必然是一场灾难,对全世界也决不是一件好事。既然霸权衰落不可避免,软着陆总比硬着陆能少引起一些震荡,少付出一些代价。何去何从,选择权在美国,但尽可能引导美国霸权衰落实现软着陆,也是值得认真探索的重要课题。

修昔底德陷阱

是指一个新崛起的大国必然要挑战现存大国,而现存大国也必然会回应这种威胁,这样战争�wx_fmt=gif�免。此说法源自古希腊著名历史学家修昔底德,他认为,当一个崛起的大国与既有的统治霸主竞争时,双方面临的危险多数以战争告终,冲突的结果也会是灾难性的,两个强国都将走向衰落。

 

 

彭光谦:美国要诊治“霸权更年期综合征” 

作者是中国国家安全论坛副秘书长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霸权 综合征 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