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信证券,司度,财经险恶江湖里的宏观真相

中信证券,司度,证监会,某财经杂志被查,这背后的深意几何?人民币资产寻租收入获得者是股灾的最大空头,也是过去十年人民币汇率最大的多头,是未来人民币汇率最大的空头。寻租是腐败的经济形式。腐败增加了寻租成本,也是中国陷入超级去杠杆化的重要原因。

中信证券,司度,证监会,某财经杂志被查,这背后的深意几何?人民币资产寻租收入获得者是股灾的最大空头,也是过去十年人民币汇率最大的多头,是未来人民币汇率最大的空头。寻租是腐败的经济形式。腐败增加了寻租成本,也是中国陷入超级去杠杆化的重要原因。

实际上习李新政下的反腐能如此深入,除了和习李敢啃硬骨头的改革魄力大有关系,还有就是和中国的债务危机和美联储退市有关,而且这种关联绝不仅仅是时间点上的巧合。我在【解除影子银行危机的根本之道】一文中指出严重依赖投资拉动的中国经济在投资边际回报率不断萎缩的情况下正在陷入庞氏融资的红海,加之2015年中国将迈入中等收入陷阱的第一个收入门槛,全面爆发债务危机的可能性已越来越高。中国经济的当务之急就是去杠杆化。偏偏在这节骨眼上,美联储又启动了退市,全球流动性趋向收紧,这将推高包括中国在内的新兴市场的融资成本,严重压缩了其投资回报空间,从而迫使外国游资撤离,以中国为首的新兴市场将面临新一轮金融风暴的考验。在前有来敌后有追兵的情况下,中国经济的去杠杆化进程走到了进退维谷的困境。从经济学的角度来看,反腐不仅仅是一场政治运动,更是深陷债务危机的国家给经济去杠杆化的一个重要手段。中国反腐能如此破釜沉舟得感谢美联储,是他们勒紧了中国经济去杠杆化的缰绳。

腐败问题和债务问题息息相关。最近这几年中国经济的投资/GDP比率都接近50%,雄冠全球。这个比率远远高于二战后其他工业化国家的纪录。以投资为主导的经济模式严重依赖信贷和债务规模的扩张,许多官员热衷于这样一种饮鸩止渴的增长模式除了追求政绩之外,还有一个重大的动因就是这样一种增长模式为他们提供了巨大的寻租空间。让我们透过房地产来以管窥豹:根据法国兴业银行的数据,2010年中国总共在建筑业上投入了10000亿美元(包括住宅,非住宅地产和基础设施),占据约20%的名义GDP——这几乎是世界平均水平的两倍。 这个时候可以毫不夸张的讲中国经济是建筑导向型的。无独有偶,中国腐败高发的一个重要领域便在于土地,根据卡耐基国际和平基金会的调研数据,腐败官员中超过一半的人有份参与基础设施和土地交易项目。根据国际农村发展机构Landesa和人民大学,密歇根州立大学2011年联合进行的中国17省调研结果:每一年地方政府要从400万个农村居民手中征地;自2005年以来,强制性的国家征地规模每年都稳步增长,受调查的村庄中有43%在过去十年都遇到过这种强制征地;农民收到的征地补贴的平均值是17850美元/英亩,而开发商的复售价格平均值是74万美元美元/英亩。征地补贴和市场价格之间的差距如此巨大,官员贪腐的回报如此巨大,想不腐败都难。除了提供寻租收入之外,中国的房地产市场还为贪官隐匿和漂白巨额财富提供了绝佳的渠道。一系列“房妹”、“房姐”、“房叔”、“房爷”事件的曝光,已经让外界充分认识到了房地产市场洗钱的巨大威力。

以投资为导向的经济增长模式在扩张债务规模的同时为贪腐行为提供了肥沃的土壤,而贪腐产生的寻租收入又进一步推动这种债务扩张。正如笔者在【反腐也可以化腐朽为神奇】指出,贪腐官员的巨额资本通过影子银行系统一方面进行漂白(比如将贪污收入用于购买房地产,然后用房地产做抵押向银行借贷,借贷的资金可以用来投资信托,理财产品,或者流入配资机构,更有甚者如中信证券者将包括贪腐收入在内的各种寻租收入投入到和热人司度的杠杆化高频和量化套利交易中。最终这些寻租套利收入又通过虚假贸易和地下钱庄兑换成美元离开中国),另一方面进一步助长投资狂热和信贷泡沫。研究巨贪(如A股救市伪军中信证券)的白手套的敛财理财手法可以进一步确认这种趋势。

腐败是政治现象,更是经济现象。腐败可以看做是一种隐性税收,是一种大规模的资源错配,会加重企业和个人的生存成本,压缩实业的盈利空间。大规模的系统性腐败将导致国民经济成为庞氏融资和资产泡沫的红海,在债务危机中越陷越深。根据IMF经济学家Alex Moumouras与人合著的研究报告【腐败和公共债务】,腐败程度和债务水平波动的幅度以及偷税规模成正相关。而IMF经济学家Marco Pani的同名研究报告则进一步指出腐败将使政府过度扩张信贷和债务,严重时将引发金融危机。这绝非危言耸听,欧盟投资800万欧元给著名经济学家Bo Röthstein对腐败问题进行研究,根据这个研究的成果,欧猪五国的债务危机在很大程度上就是由这些国家的腐败造成的。

全球金融诚信组织的研报显示,每年在中国,香港,英属维京群岛之间通过转手套利和贸易作假渠道流动的资金高达1万亿美元之巨,这些钱相当大一大部分是通过虚假贸易和地下钱庄进出中国的包括贪腐收入在内的各种寻租套利收入。

如果说房地产业的去杠杆化暴露了官场的腐败,那么股灾和人民币汇率保卫战则暴露了金融体系的腐败。一切的经济活动都是融资活动,这也包括改革(比如户籍改革,一个农民变成市民--农村户口变城镇户口的平均成本是15万元)。为改革扫清障碍的反腐的终极决战在于金融反腐,因为如果不掌握融资渠道,改革便难以落地生根,遍地开花。过去十年,人民币汇率并没有为私营生产部门去除债务杠杆而服务,其真实有效汇率硬挺着升值了近50%,这表明人民币汇率政策一直被包括贪腐收入在内的各种寻租收入(在中国境内进行寻租和套利,然后兑换成美元离开中国,再通过虚假贸易和地下钱庄进入中国,进行寻租和套利,如此周而复始)所裹挟。所以,如果人民币汇率能在市场中自由筑底,而不是通过大量消耗外储资产而死撑,那么这将意味着反腐的终极决战--金融反腐已全面展开。

正如我在《A股做空之天魔现原形》一文中指出,中国最大的敌人绝非美国,而是吃自己人的人肉不吐骨头的自己人。企业分两类。一类是拥有生产要素(资金,土地等),但不把生产要素用于实际生产,而是进行生产要素价格套利或者出租(借贷也算一种出租)生产要素,这种企业就是人民币资产寻租收入获得者。一类是缺乏生产要素资源,需要租用(借贷资金也属于租用)生产要素用于实际生产的企业。这类企业是人民币资产寻租成本承受者。前者不希望人民币贬值。后者希望贬值。

中信证券联手热人司度就是人民币资产寻租收入获得者。你看专家说人民币贬值就会楼市股市全死的,那他们就是人民币资产寻租收入获得者的代言人:拿人钱财替人消灾,看下中国主要财经媒体的董事会成员和大股东成分就知道为什么主流财经媒体十年如一日的力撑人民币硬挺了。联手热人司度逐鹿A股的中信证券就是人民币资产寻租收入获得者。看看那些经济学家是哪些公司的董事成员或顾问,如果他们是中信证券这种人民币资产寻租收入获得者的董事成员或者是顾问,就不要被他卖了还帮他数钱。

一旦中国能战胜自己的天魔,那么没有谁可以阻挡中国伟大复兴的脚步!

A股难以翻身,令你心疼。其实这都不是事。千头万绪,越理越乱,其实是打蛇没打到七寸。七寸就是金融反腐,所有的反腐都是为了这一战的决胜。为了这一决胜,我们承受这罕有的股灾也值得。在国家生死存亡之际,我们由股民变成股东,这么小小的牺牲换来金融反腐的全面展开,这样的事,为什么要悲观,要惊惧?中国中长期的前景从来没有如此光明过,当然如果你是来中国寻租套利的过客,那么未来将如炼狱般苦痛。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