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诚:美国是欧洲难民危机的始作俑者

全球化的今天,危机也是全球化的。听任霸权主义任性,说不定有一天难民潮就会涌到我们的家门。

 

马诚:美国是欧洲难民危机的始作俑者

当前,欧洲面临着自二战以来最大的难民潮。据联合国难民署最新公布的数字,今年以来,已有38万名难民进入欧洲,超过去年总和。然而这个数字仅是已进入欧洲的人数,还有数以百万计的难民聚集在欧洲的边境或走在去欧洲的路上。面对蜂涌至的难民,欧洲显然陷入了混乱。以德法为代表的老欧洲对接收难民总体上是积极的、开放的,但由于压力过大又不得不收紧了口子。以匈牙利、捷克为代表的新欧洲则拒绝接收难民,公开反对欧盟的难民摊派。欧洲的民众和媒体对难民的态度则非常复杂,欢迎、同情、反对、仇视皆而有之。欧洲已陷入一场深重、持久且影响深远的难民危机。

如何解决这场危机是必须要回答的问题,这不可避免地触及到危机的源头。一些西方媒体把它归罪于“德国自虐的圣母病”,是默克尔对难民敞开了大门,才造成“数百万已经在安全区的难民,又开始把他们全部的积蓄交给了人蛇”;还有一些媒体突出报道难民好吃懒作、贪图享受、粗俗无理、违法乱纪,揭露有的难民根本就是恐怖分子,用“真相”告诉世界,难民的丑陋是他们成为难民的原因。这些以果为因的解读,显然避重就轻、本末倒置。无论是打开边境还是关闭国门,难民就在那里,要么流向欧洲,要么流向亚洲,要么永远呆在毫无尊严、靠施舍度日的难民营中。当难民成为人潮的时候,一定是无序混乱、鱼龙混杂的,懒汉、无赖、罪犯、恐怖分子会混入其中,但绝大多数是善良而无助的百姓,这应是基本常识。拿这些说事儿的人或持有相同观点的人,要么是过于天真幼稚,要么他们的立场和那个恶意绊倒难民的匈牙利右翼记者一致。

中国文化看问题要溯本求源。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古特雷斯认为,如此大规模的难民涌向欧洲,本质上是战乱地区老百姓的逃难行为,而不是简单的移民偷渡问题。这话正中要害。据联合国统计,在今年38万难民中,来自叙利亚的难民就有18.2万,占难民总数的47.9%。如果加上利比亚难民,来自这两个国家的难民保守估计就超过了60%。本来,西亚北非穷国向欧洲富国移民偷渡是个老问题,但它一般不具规模而且是可控的,构不成现实安全威胁。随着叙利亚持续4年的战火和利比亚卡扎非倒台后的连年动荡,失去家园的难民就像地中海汹涌的潮水,加杂着伊拉克人、阿富汗人和非洲黑人,冲向了始料未及的欧洲。

是谁打开了难民危机这个潘多拉的盒子?国际社会心知肚明。正如德国媒体公开指责的,这是美国人惹的祸,现在却要欧洲人来埋单。美国是难民危机的始作蛹者。

苏联解体后,美国作为世界唯一超级大国,抱着“不战而胜”的骄横,视“美式民主”为普世价值,利用政治、经济、外交、军事手段行销世界。为控制前苏联和东欧大大小小的国家,美国公开或秘密的支持这些国家的亲美势力搞所谓的“颜色革命”,彻底肃清共产党的影响。美国有个“民主基金会”,它受命于国务院,使命是支持亲美势力颠覆所在国政府。格鲁吉亚、乌克兰“颜色革命”成功了,反对派上台。当然,不是软的一手都能见效。南斯拉夫搞“颜色革命”不成,美国便发动科索沃战争,带领北约轰炸78天,生生把南斯拉夫炸没有了,还把米洛舍维奇抓到国际法院去审判。

“911”以后,美国用霸权主义打击恐怖主义,如果说出兵阿富汗还算出师有名的话,绕开联合国,军事占领伊拉克则完全是帝国主义行径。结果让伊拉克变成了世界上恐怖活动最猖獗的国家之一,大量难民逃往叙利亚、土耳其,现在他们也加入到欧洲难民潮中。

2011年,西亚北非国家因社会矛盾出现政治动荡,由于美国和欧洲的直接插手,迅速演变为一场“阿拉伯之春”。美国的首要目标是推翻利比亚卡扎非和叙利亚巴沙尔这两个反美政权。在法、美武力配合下,利比亚反政府武装毙命卡扎非,这个曾经是北非富产石油、高福利国家,从此陷入混战、动荡。巴沙尔政权则苦苦支撑了4年,现在只控制着大约四分之一的领土。叙利亚原本是中东地区稳定、富裕的国家,现在1000万人流离失所,400万人成为难民。搞掉叙利亚是美国的既定政策,因为叙利亚坚决反对美国偏袒以色列的政策,坚决反对美国对伊拉克动武。同时,叙利来和伊朗同为什叶派掌权,和黎巴嫩真主党构成所谓三角联盟,美国视伊朗为中东最大敌人,要灭伊朗必须先除叙利亚。早在西亚北非剧变前,美国就设立 “叙利亚工作组”,秘密资助叙利亚反对派。当叙利亚国内出现游行后,美国一方面资助、武装叙反对派,把街头抗议变成了内战,另一方面美国宣布巴沙尔政权不具合法性,通过了《清算叙利亚》等法案。在联合国,美国和英法等国一起企图在安理会通过全面封锁、制裁叙利亚的决议,被中、俄否决。叙内战初期,由于反对派战场上进展不利,美国准备直接动武,遭到了国际社会的一致反对。由于俄罗斯提出了“化武换和平”计划,美国失去了动武的法理依据,才不得不收手。

不能否认,任何一个国家都有复杂的内政问题,中东国家还存在大量的民族、宗教矛盾和领土纠纷。卡扎菲的怪异统治、巴沙尔的家族统治,使国内积累了大量政治、经济、社会矛盾。美国利用叙利亚、利比亚的内政问题,行铲助异己之实,这种霸权主义外交政策既可怕又愚蠢,它给西亚北非国家的人民带来巨大灾难和无尽痛苦,也使美国和追随它的欧洲自食其果。美国驻利比亚大使,在冲突中被打死。攻城掠地、滥杀无辜的IS,是美国作为叙反政府力量一手武装、扶持起来的,现在美国不得不应对来自它的恐怖威胁。不过即便如此,美国也没打算在打击IS上出全力,还指望它和叙利亚军队作战,得到一个两败俱伤的结果。欧洲难民危机,自然是对欧洲追随美国霸权政策的惩罚,随着难民危机的加剧,升级为欧盟体制危机的现实性也越来越明显。欧债危机刚有缓解的欧洲会不会在难民危机中最终走向分裂,是不少人的担忧。

 

马诚:美国是欧洲难民危机的始作俑者

 

叙利亚内战4年来,美国仅接收了以千记的难民,迫于欧洲国家和国际社会的压力,近日美国国务卿克里表示再接收1万人。清醒的政治家们都清楚,这个祸虽然是美国惹下的,但美国不会帮欧洲渡过这个难关,相反因为难民危机而分裂的欧洲,更符合美国的战略利益。1999年,美国带领北约发动的科索沃战争,仅仅是为了搬掉米洛舍维奇这个前共产党政权吗?看看战争背景就一目了然了。1991年欧共体签署《欧洲联盟条约(Treaty of Maastricht)》,1999年超越主权的欧洲统一货币欧元正式诞生,纸币和硬币欧元即将流通。这触动了美国的根本利益,因为美国全球霸权的基础有两个,一是美军,二是美元,欧元的出现动摇了美元作为世界储备货币和支付货币的地位。美国拉着北约对一个弱小的南斯拉夫大动干戈,深层用意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用欧洲的战事搞乱欧洲、削弱欧元,从而稳固美元的霸主地位。

欧洲难民危机不是无解的难题,外国停止干涉叙利亚内政,结束内战,恢复和平,让游离失所的人民回到家园,危机即可缓解。如此简单的事情,欧美好像不明白,其实是揣着明白装糊涂,火灾面前只驱烟不灭火,一切都是徒劳。对此,美国没有结束危机的意愿;欧洲则左顾右盼,拿不出对策。

欧洲难民危机又一次给中国人民上了一课。第一,国家不能乱,国家乱了你什么都不是。第二,互联网时代,原始的丛林法则依然有效。“真理在大炮的射程之内”,若不被弱肉强食,必须足够强大。第三,中国无意挑战美国主导的国际秩序,但要在维护世界和平上有所作为。因为全球化的今天,危机也是全球化的。听任霸权主义任性,说不定有一天难民潮就会涌到我们的家门。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