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宇:中国为何倡议召开世界妇女峰会?

具有象征意义的是,正当习主席在全球妇女峰会发表演讲,提出“促进妇女全面发展”的同时,彭丽媛同志也参加了联合国教育和卫生有关的活动。而以健康、教育为标志的人力资源水平的改善,正是人全面发展的基础,是经济增长的动力,是妇女解放最重要的成果,也是中国经济转型升级需要解决的最紧迫的问题。

江宇:中国为何倡议召开世界妇女峰会?

江宇:中国为何倡议召开世界妇女峰会?

习近平主席27日在纽约联合国总部出席并主持全球妇女峰会,并在开幕式上发表题为《促进妇女全面发展,共建共享美好世界》的重要讲话。这次峰会是首次全球妇女峰会,是在中国倡导下召开的,有一百多个国家的领导人参加。

“全球妇女峰会”看起来并没有经济、贸易、军事、难民等传统意义上的“军国大事”那么重要,有人认为妇女问题无非是妇联、民政部门管管就行了。可是,习主席在短短两天多访问行程,事务千头万绪的情况下,为什么要专提议并亲自主持召开这样一次“妇女峰会”呢?

如果认为“妇女问题”仅仅是一个部门业务、仅仅是民生问题,那就大错特错了。共产党人从来没有把妇女问题看作一个简单的问题,而是一直把妇女解放、性别平等放到实现全民族解放、全人类平等的宏伟目标下看待的。马克思主义把女性解放运动看作人类解放的组成部分,认为男女不平等、妇女受压迫的社会根源是不公正的社会制度,18世纪法国空想社会主义者傅立叶就认为:“女性解放的程度是衡量一个社会普遍解放的天然标尺”。只要一个社会还存在政治、经济权利方面的不平等,就都能够转化为性别的不平等,使女性成为被压迫对象。

中国的女性解放,并非是单纯的妇女运动,而是在民族民主革命的浪潮中展开的。妇女被侮辱和被压迫,是中华民族被侮辱被压迫的表现。也只有改变中华民族被侮辱被压迫的地位,妇女才能真正获得新生。中国的女性解放运动一直与反帝反封建革命紧密结合在一起,历练出了秋瑾、向警予、宋庆龄、邓颖超、江姐等一大批女性革命家与妇女运动先驱。新中国成立后,中国的妇女解放走在了发展中国家前列,提出“妇女能顶半边天”,把男女平等作为基本国策,明确在法律上规定妇女与男性享有同等的政治经济权利。

不过,法律上的男女平等容易实现,实际上的平等实现起来更难。之所以中国的女性解放能够走在前面,是因为新中国具备了公平正义的政治、经济和文化环境。在经济参与上,女性被纳入到各种企事业单位,实现了劳动的普遍参与,男女“同工同酬”,而就业是改善女性地位的重要手段,女性从家庭束缚中解脱出来,在家庭中获得与男性同等的经济地位。国家对扫盲活动的重视和积极开展对妇女,尤其是农村妇女的教育有极大的推动作用,促使了广大妇女的角色的转变。城乡三级医疗网的设立,赤脚医生的推广,妇幼保健网、幼儿园、托儿所的建立,不仅切实保障了妇女健康,而且减轻了妇女在照顾子女和老人方面的负担,从而可以有更多的时间参加学习和工作。

中国的男女平等,不仅惠及了妇女自身,而且促进了全民族健康和教育水平的提高。婴儿死亡率降低,有利于降低生育率,提高婴儿抚养质量,把妇女从生儿育女的负担中解放出来,扩大劳动力参与,而妇女地位的提高,又有利于下一代人力资本进一步提高。1949年以前,中国的小学入学率在25%左右,1979年就达到93%,其中小学生中45%为女生。妇女的劳动参与率提高,受教育年限增加使得初婚年龄推迟,中国妇女的初婚年龄到70年代中期就已经达到22岁左右。而主要发展中国家直至1990年前后才基本达到这个水平。妇女教育水平的提高、婴儿死亡率的降低,也带来了生育率的下降,从1968年到1979年,中国的妇女总和生育率从6.45下降到2.27,已经接近更替水平,农村妇女总和生育率也在七十年代中期开始大幅度下降。初婚年龄的降低、生育数量的减少,使得妇女在生育决策上拥有话语权,并让妇女有更多时间参加社会活动,不但为家庭带来更多收入,也为家庭成员带来更为健康的生活方式,妇女解放和人力资本提升形成良性循环。

改革开放以来,党和政府保持了对妇女问题的高度重视。1990年三八妇女节,党中央总结了“马克思主义妇女观”的五方面内容,即:(1)妇女被压迫是人类历史发展的一定阶段上的社会现象;(2)妇女解放的程度是衡量普遍解放的天然尺度;(3)参加社会劳动是妇女解放的一个重要先决条件,这个先决条件,只有在社会主义制度下才能真正充分实现;(4)妇女解放是一个长期的历史过程。它不仅为生产关系所制约,也为生产力所制约,不仅受物质生产水平的影响,也受精神文明程度的影响;(5)妇女在创造人类文明、推动社会发展中具有伟大的作用。

正如一切社会进步一样,妇女解放是一个长期的历史过程。真正的女性解放,是经济平等、政治平等和思想平等的统一。妇女的全面自由发展和人类的全面自由发展是统一的。中的妇女解放,并不是一劳永逸的,妇女运动仍然面临的艰巨的任务。随着市场经济的深化、社会组织的碎片化、社会流动性的加强、城乡差距、地区差距和阶层差距的形成,男女平等仍然面临着很大挑战。只要社会上还存在不平等,女性就要比男性承担更多的社会成本和压力。一些人打着“恢复传统文化”的旗号,把体现男尊女卑、歧视和侮辱女性的封建糟粕重新包装上市,就是这一趋势的表现。妇女解放的道路还十分漫长。

全球金融危机之后,不平等、不公正的问题重新受到世界各地人民的重视。而历史表明,性别平等和女性解放,不仅是中国革命的伟大成就,也是中国人力资本发展和经济发展的重要原因,女性解放也是“中国道路”的重要内容。同时,中国女性运动历史还不长,也需要向世界各国学习交流实现女性运动的经验。这就是我国政府倡导召开“全球妇女峰会”的背景。

具有象征意义的是,正当习主席在全球妇女峰会发表演讲,提出“促进妇女全面发展”的同时,彭丽媛同志也参加了联合国教育和卫生有关的活动。而以健康、教育为标志的人力资源水平的改善,正是人全面发展的基础,是经济增长的动力,是妇女解放最重要的成果,也是中国经济转型升级需要解决的最紧迫的问题。“习大大和彭妈妈”在中国早就以事业上相互扶持而为人民称道,这次他们又以默契的方式,点出了中国发展必须解决的一个大问题。

让我们沿着中国道路,共建共享一个对所有女性、对所有人更加美好的中国和世界。

(作者单位: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峰会 中国 妇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