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兴平:TPP对中国的冲击远不止于经济

美国通过完成 TPP 谈判进一步增强其对于国际经济体系的主导权力,而中国和东盟主导的东亚经济一体化进程的推进将失去不小的内在动力。

叶兴平:TPP对中国的冲击远不止于经济

 

【摘要:美国通过完成 TPP 谈判进一步增强其对于国际经济体系的主导权力,而中国和东盟主导的东亚经济一体化进程的推进将失去不小的内在动力。】

TPP 谈判的完成,让人首先想到的是这项协议将可能对中国经济带来不利影响。说实话,从长远来讲,这样的影响肯定会有,而且还不小。但就短期而言,这样的影响极其有限,甚至可以忽略不计。之所以如此断言,这是基于以下两个原因。

第一,在 TPP 实现扩容之前,其 12 个创始成员中只有美日两国堪称经济大国,也只有它们与中国之间的经济关系的重大变化才能够谈得上是实质性的影响。然而,这样的重大变化不会发生。美国是中日两国最大出口产品目标国,中国又是日本最大的进口国,美日在中国的外国直接投资远大于中国在对方的规模。如此格局,取决于三国产业结构以及各自具有优势的产品生产能力。无论 TPP 是否存在,三国之间现有的贸易投资状况,就像中美关系一样,好也好不到哪去,坏也坏不到哪去。

第二,中国与 TPP 现有 12 个创始成员中的 9 个已有或正在谈判双边和区域自贸协定。这些协定的目的也就是为了增强彼此之间贸易投资关系而不是相反。

TPP 对中国的影响应当主要体现在战略层面。

首先,美国通过完成 TPP 谈判进一步增强其对于国际经济体系的主导权力,而防止一个像中国这样的新兴大国挑战它在区域乃至全球的既有地位是维护这种权力的重中之重。在这一点上,不能低估了 TPP 的实际意义。优势国防、伙伴外交和经济发展是美国对外关系基石。而刚刚完成谈判的 TPP 与正在谈判中的 TTIP(跨大西洋贸易和投资伙伴关系)则是美国对外经济发展这架飞机的两大机翼。在 WTO 这个多边贸易体制失去发展动力的当下,美国必须依赖它们平衡、主导以及引领全球经济秩序的发展方向。TPP 完成谈判之后,TTIP 面临的只是时间问题了。

其次,中国和东盟主导的东亚经济一体化进程的推进将失去不小的内在动力。TPP 现有成员中有多个国家一直是东亚经济一体化实践中的重要参与者,比如日本、新加坡、马来西亚、文莱和越南。在成为 TPP 成员后,它们很难再继续对东亚的这方面努力保持强烈兴趣。个别国家甚至难免以在东亚相关实践中的存在而换取加入 TPP 谈判时讨价还价的筹码。时过境迁,一切都有可能发生变化。尤其是在 TPP 扩容后,还会有更多东亚国家加入,到那时,东亚区域经济一体化的道路就会越来越难走了。或许,东亚地区这项努力的目标依然存在,但在缺少强大凝聚力和内在动力的情况下,谁能保证这样的努力会产生怎样的结果呢?

另外,美国不可能不利用 TPP 谈判的完成和今后其成员的扩容,针对中国组成国际统一战线,制约正在亚洲乃至全球不断扩大其影响力的中国。二战以后,东亚地区屡创经济奇迹,曾经有不少国家或经济体以 “四小龙” 或 “四小虎” 扬名。而在这些背后,其实是美国向它们开放其庞大的国内市场。这些以出口为导向的国家或经济体,在其经济实力日益增强的同时,也加大了对于美国在政治和经济等诸多方面的依赖。直到今日,这种情况依然存在。美国战略重心东移,其标志性的东西无非是军事、政治(即伙伴外交)和经济的三个存在。在这三者中,因为中国经济的崛起,经济存在最难。TPP 正是实现这种存在的关键步骤。通过 TPP,美国不仅主导包括东亚在内的亚太地区经济游戏规则的制定,也主导东亚地区区域经济一体化努力的进程,还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主导该地区贸易投资的流向。从近年美元走强以及美国国内经济从金融危机复苏的趋势来看,TPP 已经具备了将东亚地区越来越多国家凝聚在一起的经济条件。当然,这样的趋势能否成气候,在很大程度上还取决于中国经济能否走稳并在今后相当长时间里保持一定水平的增长速度。

话说回来,在和平时期,大国之间在经济层面进行竞争,这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对于一个正在崛起的大国,不应当惧怕竞争,哪怕这种竞争以对手制造的强大冲击的形式出现。竞争产生压力,有竞争才有活力。“生于忧患而死于安乐” 这句中国古话,不只是适用于个人,何尝又不适用于国家呢?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TPP 中国经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