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屠呦呦的获奖看科研上的举国体制还是有效果的

象发展中国家,经济发展起步晚,通过举国体制的办法,让科学技术迅速赶上甚至超过资本主义强国至少部分地赶上和超过,也是对全人类有益的事情,并不只是拿块金牌风光风光的事情。

从屠呦呦的获奖看科研上的举国体制还是有效果的

我的这个帖子里提到了举国体制这个词,还是知识分子们破口大骂中国的体育而制造的。

就是说,新中国成立后第一个世界冠军是乒乓球冠军,当时也是举国欢庆的。其实社会主义国家在历史上一直是重视体育比赛的金牌的。例如朝鲜如果获得了一块金牌,那也是全国欢呼的。在改开后中国第一次以大陆为主导进入奥运会,就得了十二块金牌,这确实是大长了中国人民的志气。到了现在中国的金牌总数已经名列世界前茅。

但是,中国的知识分子们,基本上是举国一致地破口大骂举国体制。你要是不信,就看看近十几年的报刊上的正式发表的文章,并不是说,主张举国体制的和主张“民间”的并存的,而是主张“民间”的,大骂举国体制的成为了压倒性的绝对优势。

所以我也觉得中国的舆论界其实不自由,而且这个不自由甚至都不是政府造成的,而是知识分子集体造成的文化专制。如果说,各种意见都有在正式报刊上发表的自由,各种不同意见都长期存在,那还可以认为是言论自由媒体自由,但是,只有大骂举国体制,没有赞颂或者捍卫举国体制,没有分出不同的学派,产生的基本上都是未经严格学术论证的所谓“共识”。

而打倒举国体制,似乎已经成为知识分子们的共识,甚至不允许不同意见,甚至是“宁要资本主义的草不要社会主义的苗”,因此也是僵化保守思维。

不过呢,如果说到体育,那你说那举国体制是赖皮,人家私人练习拿冠军,你是动用国家的力量拿冠军,这不公平,不正义,等等。这在我看来还说得过去,而且,我个人是觉得体育不过就是玩玩,拿不拿金牌无所谓,就让私人去弄,弄得中国足球队经常败也行。

但是如果说到是的科研,我觉得举国体制如果成,那你说什么赖皮就有可能不对了。当然有可能领导要求做一件事情,动员全国的资源来做,确实是为的领导风光有面子,如果真把它当成体育比赛,那似乎是不“公平”?但是要知道,这可是科研啊!一旦研究出成果,那可不是象体育那样拿块金牌风光风光,而是全人类包括资本主义国家都受益的事情啊,谈何要求公平呢?

尤其是象发展中国家,经济发展起步晚,通过举国体制的办法,让科学技术迅速赶上甚至超过资本主义强国至少部分地赶上和超过,也是对全人类有益的事情,并不只是拿块金牌风光风光的事情。

因此我认为在中国,如果有私人个人奋斗也能够拿诺奖,当然也要鼓励,但是,作为国家,不应当轻易就放弃举国体制,而应当集中力量办大事,确有可能激发出更多的科研成果,造福人类。

至少,就算我这篇帖子说的不对,全国有一半知识分子反对我的意见,但是,至少从言论自由学术自由的角度看,它有存在的必要。而且国家领导人不应当光被那些迷信什么自由啊个人奋斗啊那样的参谋人员所包围,最后也是一个被催眠的下场。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