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媒:TPP将美国1%富翁和跨国公司的利益放在首位

TPP对走向一个全球公司政治制度是一个重大的飞跃,在这个制度中公司的经济利益放在首要地位,超过本国政府、选举出来的代表和民众主权的利益。

拉媒:TPP将美国1%富翁和跨国公司的利益放在首位

TPP对走向一个全球公司政治制度是一个重大的飞跃,在这个制度中公司的经济利益放在首要地位,超过本国政府、选举出来的代表和民众主权的利益。

 

对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我们能期待什么?

 

关于TPP(美国和11个太平洋流域的国自由贸易条约)的谈判已于2015年10月5日结束。尽管整个文件的内容仍然保密,主持30个委员会的跨国公司的代表除外,他们对参与谈判的政府的贸易代表说超级秘密的协议的某些细节已经被透露。

如果说这些透露表明将被人们认识的所有细节会公布的话,消费者、劳动者和所有受到日益增加的民主全球“公司化”影响的人将收到的是“严重的休克”。

 

早期透露的某些细节

 

被透露的TPP花钱最多的规定之一涉及大型制药公司。在美国对出售某些救命药品的垄断权规定为12年。在这期间成本较低的普通药品被禁止。这种竞争的禁止已经引起救命药价格过分的投机,需要这些药品的美国消费者感到绝望。在美国药品成本的加速上涨正在使保险费无法缴纳。这种对成本较低的普通药品为大型制药公司保护若干年也是TPP的内容。对病人和穷人这种低成本救命药的选择在其他11个国家-—大多数是穷国,在很大程度上影响到劳动者的阶级—-现在像在美国一样得到这些救命药品的选择将被否决。

在TPP的框架内普通药品价格的保护最低是5至8年,但是可以延长到11年。这样,在11个国家数百万曾经能够得到复制的普通药品和挽救生命药品的人现在必须等待10年以上。

另一个领域是汽车零件的生产。美国同意进口更多的日本汽车零件,但那将是在日本设在中国的工厂生产的汽车零件。作为交换,在美国汽车企业可以在东南亚建立更多的工厂生产更多的汽车。在美国这两项措施将减少就业的丧失。

另一项“杀人”的措施包含烟草企业。过去烟草企业与试图减少烟草中毒的政府的争执导致烟草企业起诉政府。现在争执应当在TPP的特别法庭接受仲裁。这意味着在最好的情况下对出售烟草进行象征性的限制。这还意味着政府将被以有效的方式禁止通过法律和调控限制烟草产品的销售。它们必须到TPP的法庭对其努力接受仲裁,调控烟草的销售,在法庭上烟草公司将拖延数年,同时继续它们现在的做法。

一般来说TPP甚至给烟草公司更多的权利。在TPP之内它们可以起诉政府以便防止与TPP条约相矛盾的立法或调控。比如在美国,你想对大型制药公司的“价格投机”做点事情吗?忘了它吧。处理投机价格的立法是与TPP条约相矛盾的。你想调控它吗?那我们就在TPP的法庭上见吧。

所有与TPP相反的方法和调控的禁止意味着民主和国家主权是不存在的,如果不与由公司本身谈判的自由贸易条约相适应的话。这样,TPP代表着走向一个全球公司政治制度重大的飞跃,在那里公司的经济利益被放在首位,优先于国家的政府、当选的代表和民众的主权。

 

TPP的推销

 

奥巴马政府已经公开宣布TPP将降低美国1.8万项出口的关税。这将降低向其他国家出售和创造更多的出口就业岗位的美国企业的成本。但是没有任何事情阻止其他国家贬值它们的货币以便补偿关税的下降。日本和11个国家的多数正在做这件事,世界经济减速还将继续做下去。日本是最大的外汇操纵国,将日元与美元的比价降低20%以上。但是在美国没有任何人抱怨。美国抱怨中国操纵它的货币,尽管中国的货币多年来与美元挂勾。

TPP主要不是关乎美国如何出口更多的商品,而是试图为想在其他国家投资的企业创造更有利的条件,然后从这些国家以更低的成本和更多的利润再向美国出口,而不必支付关税。

TPP还企图制约中国。中国最近关于世界经济的措施是经济上的自卫,挑战美国的世界经济霸权。最近建立的中国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中国“丝绸之路”的贸易措施,在亚洲建立自己的自由贸易区,紧急批准它的货币人民币元成为世界的储备货币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外汇贸易,中国深化与英国、德国和其他欧元国家的经济关系是对美国在经济上的自卫。批准TPP是美国试图反制中国推动这些经济措施的战略。如果TPP最后失败,这种推动无疑将会加速。这同时将使美国阻止中国的政治和军事战略变得更加困难。一般来说,TPP是美国亚洲政策中心的轴心,不论是经济的还是政治的和军事的政策。

 

TPP和奥巴马自由贸易的遗产

 

TPP是美国跨国公司的创造,它们要求尽快有一个太平洋地区的自由贸易条约,美国总统奥巴马是2009年就职的。2010年初奥巴马在对美国跨国公司的压力做出迅速回答时,任命当时的通用电气公司总干事杰夫·伊梅尔特领头实施政府扩大自由贸易的措施。在建议保护美国的专利,扩大对出口商减税时,伊梅尔特委员会在2010年提出了他们创建TPP的建议。

尽管奥巴马在2008年的竞选运动中承诺重新谈判现存的自由贸易条约,这些自由贸易条约在美国丧失了数百万个工作岗位,如北美自由贸易条约,承诺不引入新条约,但他很快拥抱、推动和签署了与拉丁美洲的巴拿马和秘鲁、亚洲的韩国新的自由贸易条约。

事实上,奥巴马已经开始或重新开始国家对国家的双边自由贸易谈判,从他上台以来至少与18个不同的国家进行双边谈判。除了与18个国家的自由贸易谈判之外,还与欧盟的28个国家进行谈判,以及开始与中东的一些国家进行类似的自由贸易谈判。

因此,奥巴马令人怀疑的遗产之一可能是承认他是美国历史上最大的自由贸易的推动者—-甚至比他的前任乔治·W.布什和比尔·克林顿更大。但是,这种模糊不清的遗产首先是要批准TPP。在2016年通过TPP是可能的,无疑对有待批准条约的国家的交易将起“设计图”的作用,一旦TPP被批准,这些国家将迅速落入这条路线。因此反对自由贸易的斗争仅只是开始。排队在TPP的后面有和其他数十个国家的自由贸易协议。

(哈克·拉斯姆斯是《全球经济系统的脆弱性》一书的作者,2015年11月由清晰出版社出版)

(编译:魏文)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