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政治右倾激发宗教极端势力

西欧经济普遍进入滞胀期,排外主义开始抬头,针对外来移民的暴力活动时有发生,荷兰、瑞典等国出现过多起攻击清真寺的事件。长期遭受歧视、做二等公民,也使欧洲穆斯林不满情绪潜滋暗长,一些人开始走上激进道路。

欧洲穆斯林的历史与现状:社会地位低,与主流相对隔离

欧洲穆斯林群体的形成,是历史与现实共同构建的结果。早在欧洲中世纪,欧洲一些地区就已有穆斯林的存在。二战结束以后,大批来自发展中国家的劳动力移民到西欧,成为西欧社会中的少数民族,其中穆斯林人口的比重最为可观。以英国为例,1951年英国只有21000名穆斯林,而二十年后这一数据就飙升至369000。而与英国隔海相望的法国,仅1962年就有10万左右来自阿尔及利亚的穆斯林移居法国。目前几乎所有欧洲国家都有穆斯林的存在,其中尤以法国、德国、英国、荷兰为多。

欧洲政治右倾激发宗教极端势力

美国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2011年发表报告指出,欧洲的穆斯林人口由1990年的2960万增至2010年的4410万,到2030年将再增至5820万,占整体人口8%,主要是由于大量来自南亚、北非、中东等发展中地区的穆斯林移民涌入。

穆斯林在欧洲各国的分布,有一个最为明显的特点是居住相对集中于某几个地区或城市,与主流社会相对隔绝。

从教育上讲,因为家庭和社会的原因,穆斯林移民的子女受教育程度相比其它族群要低。就就业而言,由于教育程度的相对低下以及社会种族歧视在一定程度上的存在,导致穆斯林的失业率很高。由于没有足够的经济基础做支撑,欧洲穆斯林的居住条件一般都比较糟糕,相当拥挤。

经济地位决定政治地位。尽管穆斯林在欧洲许多国家已经成为人口数量较多的族群,但他们的政治参与度、政治影响力都还相当有限。如在英国下院659名代表中只有2名穆斯林移民代表,上院也仅有4名穆斯林血统的代表,英国180万穆斯林只有1名欧洲议会代表。为了在国内、欧盟和国际上更好地体现和维护穆斯林的权益,欧洲穆斯林在充分发挥清真寺作用的基础上,先后成立了许多国内和国际间组织,比如伊斯兰欧洲理事会(ICE-Islamic council ofEurope)。

欧洲政治右转与排外主义激化种族矛盾

欧洲的穆斯林问题由来已久。以2001年9·11事件为界,可将其大致分为前后两个阶段。9·11 事件前,欧洲的穆斯林问题主要集中在欧洲各国内部穆斯林的教育、就业、犯罪等方面。欧洲各国政府和民众的关注程度甚为有限。但在9·11 事件和3·11马德里爆炸案发生后,穆斯林问题在欧盟内部的关注程度开始直线升温。

9·11事件前,穆斯林与欧洲主流社会之间已经存在着一定程度的隔阂,但隔阂尚不足以引发彼此之间的冲突,双边关系总体上是平稳的。西欧的左翼政党甚至对伊斯兰教在欧洲的存在与传播持宽容乃至欢迎态度。他们认为,外来文化丰富了欧洲传统的基督教文化,不仅不应限制,反而应该采取措施促进其发展,实现在欧洲建立多元文化社会的理想。

9·11事件后,由于媒体对穆斯林与恐怖主义关系的一些歪曲报道,加深了欧洲主流社会对穆斯林群体的猜疑,原有的隔阂开始生温,加之国际范围内一些恐怖主义组织的煽风点火,欧洲穆斯林与主流社会间的不信任感增强,双方关系趋于恶化。一是有的宗教场所开始成为极端组织宣传“圣战”、招募恐怖分子、为恐怖活动担任后勤联络工作的基地。一些伊玛目宣传“不要与异教徒来往交友”、“不要西方化”等等。今年来,欧洲穆斯林参加圣战的现象日益引起忧虑。欧盟官员去年9月表示,在叙利亚、伊拉克参加圣战的欧洲人达3000人,当中约20%至30%已返国,可能成为危险人物。

由于种种原因,一些移民、尤其是第二代或是第三代移民,既疏离了故土,又无法融入眼前生活的社会,取得跟当地人相对平等的经济、政治地位,因此很容易将伊斯兰教当作获得身份认同的唯一形式。这种认同的唯一性和极端重要性使得西方穆斯林更容易投身于血腥的内战或是恐怖主义行动之中。

而对于占主体的欧洲白人群体来说,穆斯林的极端化威胁只是问题的一个侧面而已。上个世纪70年代开始的国际范围内的伊斯兰复兴运动对欧洲穆斯林产生一定的冲击。此时,西欧经济普遍进入滞胀期,排外主义开始抬头,针对外来移民的暴力活动时有发生,荷兰、瑞典等国出现过多起攻击清真寺的事件。长期遭受歧视、做二等公民,也使欧洲穆斯林不满情绪潜滋暗长,一些人开始走上激进道路

欧洲人突然发现,平时温顺耐劳的穆斯林一夜之间态度强硬起来,而且在教育、就业等方面欧洲人也面临着来自穆斯林方面越来越大的竞争压力。欧洲人开始担心了。9·11事件更是让一些欧洲人患上了“伊斯兰恐慌症”,其中许多人甚至在伊斯兰教与恐怖主义之间划上等号,这种情绪反映在政治上就是欧洲政治的右转倾向。2009年,瑞士推动“反穆斯林公投”更是引起世界哗然。

伦敦大学社会学者法里斯(Sara R. Farris)认为,欧洲反伊斯兰现象与19世纪反犹浪潮相似。极右政党在多国选举中获胜,说明其渲染恐伊斯兰情绪的策略奏效,穆斯林成为欧洲人对未来忧虑的代罪羊,唯有加强反种族主义工作才可望避免迫害穆斯林的悲剧发生

对穆斯林的舆论丑化

2012年9月19日,法国杂志《查理周刊》刊登了系列漫画,主角正是伊斯兰教的先知穆罕默德。放在封面的漫画叫《不可触碰2》,穿着黑色长袍的犹太人乐颠颠地推着轮椅一路小跑,上面坐着穿白袍的穆斯林。推轮椅的和坐轮椅的同时说“不许笑话我们!”当天,巴黎的马路上四处可见撕得粉碎的《查理周刊》。20日,数百名阿富汗抗议者走上街头,发泄他们对美国和法国的不满。同一天,伊朗首都100多名学生在法国使馆前抗议,高喊“法国人去死”。

去年以来,德国出现了“欧洲爱国者抵制西方伊斯兰化”(PEGIDA)组织,2015年1月5日,有高达2万人参与其抗议活动。时隔两日,法国《查理周刊》,因透过漫画揶揄伊斯兰教遭到恐怖攻击,包括总编辑在内12人死亡。这些事件皆凸显出欧洲人与穆斯林移民之间的隔阂与对立。

查理周刊(Charlie Hebdo)最早于2006年转刊嘲讽伊斯兰先知穆罕默德的漫画,从而触怒穆斯林,随后杂志社遭到汽油弹攻击,办公室全毁。

从欧洲来看,涉嫌冒犯穆斯林的漫画风波也早有先例。2005年,丹麦报纸刊登了12幅以伊斯兰教先知穆罕默德为主角的系列漫画。随后,挪威、法国、德国、意大利等近10个国家的大报转登了这些漫画,从而引发了全世界穆斯林的抗议浪潮,丹麦驻外使馆遇袭,使馆人员被杀害,并迅速成为世界范围内影响重大的政治事件。

此外,曾因发表仇视伊斯兰教言论遭控告的法国作家韦尔贝克(Michel Houellebecq)于今年年初推出小说《屈从》(Submission),描述伊斯兰政党在2022年夺取法国总统宝座,令个人及宗教自由受损。舆论斥责他鼓吹恐回思想,他坚称小说是“对未来的实际想象”。

清真寺遭攻击

在恐伊斯兰情绪笼罩下,瑞典去年发生了十多宗针对清真寺的袭击,曾在一周内3座清真寺遭纵火。

另据调查,约4成的荷兰清真寺曾遭程度不同的威胁与攻击,社群网站脸书更出现过扬言烧毁清真寺的页面。

荷兰极右派国会议员、自由党(PVV)领袖怀尔德斯(Geert Wilders)曾扬言烧毁穆斯林的可兰经,也曾公开表示希望荷兰能少点摩洛哥人。他的言论获得不少反对移民、反穆斯林的荷兰右翼分子支持。

脸书上出现了《支持自由党》(Steun de PVV)网页,鼓励支持者效法此前发生在瑞典的攻击清真寺行动,让许多荷兰穆斯林组织大为紧张,希望荷兰当局正视。

虽然这个网页立即被检举、撤销,自由党也否认和这个网页有关,并说这不是自由党的官方脸书,但许多类似的言论在网路上流传,不少人呼吁烧毁所有的清真寺,赞成将清真寺与穆斯林赶出荷兰。这类语带威胁的留言,让荷兰穆斯林感到不安。

阿姆斯特丹大学的一项研究显示,过去10年里,荷兰的475个清真寺中,约40%曾遭受程度不同的攻击与威胁,包括在墙上留下种族歧视言论的涂鸦、打破玻璃与其他暴力行为。

《荷兰新闻》(Dutch News)引述研究员迪瓦科(Van der Valk)的研究指出,恐怖组织伊斯兰国(IS)崛起之后,攻击清真寺出现新的高峰,让这类的攻击成为具有结构性、国家级的影响。

德国难民政策引不满,右翼组织发起反伊斯兰示威

极端组织“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ISIS)去年冒起,对欧洲国家带来重大安全威胁,触发德国右翼组织“欧洲爱国者反西方伊斯兰化”(PEGIDA)自去年10月开始,每周一在东部城市德累斯顿发起反伊斯兰示威,其后演变成全国各地反移民示威,规模更不断扩大,从最初的几百人,3个月内就发展到近2万人,除搀杂新纳粹分子、足球流氓,还有担心失业、前途和经济地位的人。同时,各城市均有人发起反排外示威,当局担心两大阵营爆发冲突。舆论指出,移民议题或令德国社会对立、撕裂,恐陷东西德统一以来最大分裂危机。

欧洲政治右倾激发宗教极端势力

德累斯顿示威者塞爆街头

总理默克尔发表2015年新年贺词时,呼吁民众不要跟随“心存偏见、冷漠及仇恨”的领袖带领的示威,前日又表示“社会不应容许右翼极端主义、仇外及反犹太主义”。不过,PEGIDA创办人巴赫曼表示,当初发起运动是因不满德国的库尔德族人示威抗议叙利亚内战,并与萨拉菲派穆斯林发生冲突。PEGIDA成员厄特尔则表示,他们只是对德国收容难民的政策作恰当批评,却被主流政党及媒体抹黑为推崇种族及纳粹主义,遭“政治压迫”。

德国难民政策属全球最宽松之列,上周一项民调显示,近30%德国人认为当地穆斯林人口太多,已对生活造成影响,出现PEGIDA般的示威是有迹可寻。另一项民调访问1000名民众,1/8受访者表示若PEGIDA在住所附近举行示威,他会参与其中。

德国难民政策存在历史背景,由于二战后期大量德国难民逃亡,获许多国家大量接收,故此德国一直执行宽松难民政策,并向难民提供救济,因此被视为“避难者天堂”。德国目前有1,630万人来自移民家庭,相当于全国1/5人口,其中890万人已获得德国公民身份。移民人口中以土耳其及波兰两大族裔为主,穆斯林移民则有400万人,占整体人口5%,当中98%居于德西。

近年伊拉克及叙利亚战祸令大量难民涌入欧洲,但欧洲失业率高企及经济不景,令民众将不满投射到移民身上。与欧洲其他国家的右翼政党一样,主张收紧移民及庇护政策的“欧洲爱国者反西方伊斯兰化”(PEGIDA),藉民众忧虑难民日增令社会难以负荷而迅速崛起。

香港《明报》综合外电报道,PEGIDA去年10月诞生,支持者在3个月左右由数百激增至近2万人,

PEGIDA领袖否认自己立场极右,并指加诸他们的“纳粹分子”、“种族主义者”标签是诬蔑和政治打压。该组织强调拒绝暴力,禁止集会人士使用新纳粹标志、口号或饮酒。它明确维护“犹太—基督教的西方文化”,反对“激进伊斯兰主义”和“伊斯兰法警察”;主张驱逐经济难民和有犯罪纪录的申请者,但声言支持逃离战火或政治、宗教迫害的难民,并且宣称拥护政治一体化、性别自决等。

组织大本营萨克森州首府德累斯顿移民人口其实不多。据官方统计,德累斯顿有10万外国移民,只占其人口2.5%,穆斯林更只占0.1%,远逊于移民比率逾14%的柏林、汉堡等大城市。不过PEGIDA认定官方联同主流媒体隐瞒数据,误导公众。

有评论认为,PEGIDA活跃于德累斯顿有历史因素。该市受地形山势所碍,为前东德唯一接收不到西德电视信号的地域,故迄今仍被谑称“一无所知的幽谷”。这个原称“易北河畔佛罗伦斯”的地方曾拥有丰厚文化、艺术、建筑遗产,但二战中被美军战机夷为平地,不过居民仍以传统文化为傲。1989年东德共产政权倒台后,当地就成了新纳粹活动温床,极右国家民主党亦藉该市选举跻身州议会。

德国比勒菲尔德大学冲突暴力研究所所长齐克(Andreas Zick)警告,德国约1/4人口接受右翼民粹思想,中产阶层尤其沙文主义,为PEGIDA提供向全国扩散的基础。

《基督教科学箴言报》报道指,德国主流社会虽倾向欢迎移民,但今次大型及持续的反伊斯兰示威,反映有部分德国人抗拒外来移民。示威最初在东部城市德累斯顿发起,虽然该市只有0.4%人口为穆斯林,但德东地区失业率偏高,当地社会对外来移民亦较不容忍。有分析更认为,示威不只是纯粹反伊斯兰化,而是反映德国东西部在制定社会政策上的鸿沟。

分析认为,示威或源于对穆斯林的恐惧。去年9月,伍珀塔尔市一群邀进穆斯林自封“伊斯兰教法警察”,禁止人喝酒,或影响德国人对穆斯林的印象。

示威亦可能源于对未知的恐惧。从西班牙移居德累斯顿的政治系大学生加西亚指,德国近数十年来只有在1990年代经历过最大型的一次外来移民潮,当时苏联解体后有大量移民涌入德国,其时正值东德在两德统一后面临巨变及危机,政府不再提供各种福利、失业率急升,被剥削的阶级及劳动者开始将恶劣局面归咎于移民。此种昔日仇外情绪自2008年金融海啸后又再重现。

柏林自由大学政治科学系教授丰克表示认同,指出自1990年代以来,德西占据了大量德东企业及政界的高层职位,现在德东民众可能觉得自己没话语权,被分隔于社会及政治发展之外。

反伊斯兰化运动席卷德国,政府忙于遏制排外情绪,除了政府官员纷纷开腔外,德国国营电视台最近更推出卡通,向儿童灌输反“欧洲爱国者反西方伊斯兰化”(PEGIDA)的讯息。

德国电视二台(ZDF)数周前起,在儿童频道ZDFtivi播放《一起反PEGIDA》,宣扬的讯息包括“大多数德国人不支持PEGIDA言论”及“PEGIDA成员都是不开心、失业或赚钱不多的人,恐移民抢走饭碗”。

卡通内的PEGIDA成员,一看见政客及外国国旗便会愤怒。电视台官网亦提供网站连结,让观众了解有关政治名词的定义,例如将“右翼”定义为“右翼分子认为人不是生而平等,讨厌肤色或宗教不同的人”,文字旁更加插纳粹领袖希特勒的照片。

德国官员大多支持移民,财长朔伊布勒指接收移民令世界更开放,提到德国在二战后靠数以百万计难民重建国家,现在同样需要移民,呼吁政客多向民众解释移民对德国的好处。

(据凤凰资讯、钜亨网等刊载信息整理)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欧洲 极端 势力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1511/255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