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紫剑:媒体的坑

老一代媒体人的报道,往往是发现问题,解决问题两步走。而现在的有些媒体,别说解决问题,连发现问题都不愿意,甚至干脆开始制造问题——引导被采访者,或者刻意曲解被采访者,甚至瞎编乱造出一堆东西来先发了博个眼球,至于被采访者的死活,他们是不管不顾的。

 

崔紫剑:媒体的坑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www.cwzg.cn)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保留本声明】

 

摆事实,讲道理。

因为工作关系,我自己也算半个媒体人,也经常和媒体打交道。以我个人经历,基本上,老一代媒体人绝大多数都是有着职业荣誉感的——对于新闻、时评等等,每一篇文字出来,都是可以负文责的。老一代媒体人往往并不满足于发现问题,他们在发现问题之余,往往会为解决问题再去奔波很久,采访很久,然后才会开始动笔,写下一篇既有发现问题,又有解决问题的报道,哪怕这篇报道长达数千字,却没有一句废话。兢兢业业四个字送给这一部分前辈们,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他们当得起,受得住。

而现在的有些媒体,很坑。有其是在网络时代之后,各大网站都有不靠谱的所谓新媒体人。他们的任务似乎除了博眼球赚点击敲诈“广告费”之外,就没有任何其他的责任可言。不仅如此,他们除去自己这么干,还成批量成流水线的制造青年一代所谓的“良心”,一个个大流氓肆虐教着一批小青年当小流氓。发现问题,解决问题,这两步走的报道是越来越少了,能发现问题就已经可以算及格分了——而另外一部分,连发现问题都不愿意去发现,而是干脆开始制造问题,制造新闻。在采访中用引导被采访者,或者刻意曲解被采访者。即便是被采访者再三强调明确拒绝采访了,也要瞎编乱造出一堆东西来先发了博个眼球咬一口人血馒头再说——至于被采访者的死活,他们是不管不顾的,最好能用手里的键盘鼠标造些舆论来逼死几个人,那就更好了。他们不明白什么叫实事求是,他们更不明白什么叫社会责任。这种所谓的新媒体人,往往下场和结局都不会太好,要么最终的结果是因为敲诈勒索吃牢饭,或者咬到钢脑门上崩断了牙。至于现实中莫名其妙被人打一顿搞个后半生悔恨,或者出个车祸什么的告别世界,也是正常的——也不能说莫名其妙,毕竟不是所有人都如我们一样遵纪守法,违法者当然会受到法律的制裁——可惜的是:如果没有当初这些所谓的新媒体人挑衅,原本相安无事——毕竟被舆论讨伐的时候,并不是每个人都会俯首帖耳真的拜倒去舔无冕之王殿下的脚背,在目前监管环境之下,公权无法到达的地方,公民之间的私了也就成为了一种补充现象。尽管这非常不利于法治建设,但是这个土壤一直存在。

那就没有办法补救么?基本上没有办法补救。因为新生代的新媒体从业者们,还谈不上新媒体人,仅仅是从业者,光是看见了所谓的“老一代新媒体人”吃肉,却没有见过“老一代新媒体人”挨揍,他们还浸润在造一个新闻业内皆知,造几个噱头天下闻名的阶段。殊不知人怕出名猪怕壮,这越来越大的名声,就好像是系在他们脖子上的绳索,一点点的收紧,一点点把他们往绞刑架上拉。在双脚离地之前,他们原本不止一万次可以将绳索解下的机会,可惜的是他们错把绳索当成了钻石项链,不仅不会觉得有什么危险。如果真的因为违法被法律制裁,不仅不会觉得羞耻,反而会觉得很光荣——甚至以新闻精神自居,以殉道者自居——其实被依法处理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因为法律还在保护着他。

有的时候,对于这些同行,心情很复杂。简言之,他们还没有开口,光看看他们以前的报道,就大概知道他们会怎么去采访,会怎么挖坑。很多坑,对于半个同行的我们而言,没有什么意义。但是这些坑对于青年而言,有的时候并不一定可以看出来。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会再三强调不要把话语权让给他人的原因——如果所有的新媒体都可以做到实事求是,那么微信不会在朋友圈遭遇自己的谣言,支付宝也不会因为微信搞了个小玩儿意而躺枪,这两家互联网巨头公司也不会给其他竞争者们留下这么大的漏洞钻。

在这里,我想郑重的劝一句某些所谓的“新媒体人”们,差不多点儿就好,别玩儿火。新闻是服务人民的,如果将新闻服务人民的属性抛弃,结果必然是被人民唾弃。因为玩火者必自焚。

最后,用一段唱词作为结束:“俺曾见,金陵玉树莺声晓,秦淮水榭花开早,谁知道容易冰消!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这青苔碧瓦堆,俺曾睡过风流觉,把五十年兴亡看饱.那乌衣巷,不姓王;莫愁湖,鬼夜哭;凤凰台,栖枭鸟!残山梦最真,旧境丢难掉.不信这舆图换稿,诌一套‘哀江南’,放悲声唱到老.”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崔紫剑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1601/262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