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政治精英“讼而优则仕”

“讼而优则仕”主要包括很早就抱政治野心,并以法学博士为敲门砖的职业政客,以及“不差钱”上层权贵子女两类政治精英。克林顿和奥巴马两位总统都是以名校法学博士为招牌的职业政客,“高干子弟”戈尔算是后一类。

 

美国政治精英“讼而优则仕”

 

美国总统奥巴马提名并获国会确认的艾琳娜·卡根为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人选。这意味着,不到美国人口2%的犹太人占据最高法院九名大法官的三分之一,而且,他们仨不仅全是哈佛大学法学院的校友,还都是民主党人。

艾琳娜·卡根现年55岁,1960年出生于纽约,1977年毕业于著名的亨特高中,1981年获得普林斯顿大学历史学士学位,1983年获得牛津大学哲学硕士学位,1986年成为哈佛大学法学院法学博士。从哈佛毕业后,卡根曾在华盛顿一家著名律师事务所工作两年。之后,前往芝加哥大学教授法学。1999年,卡根被提名上诉法院法官。她后来担任大法官秘书、白宫律师和克林顿政府的国内政策助理。之后,卡根在哈佛大学任职,成为该校著名的法学教授。2003年,布什当政期间,卡根被任命为哈佛大学法学院院长。2009年,卡根被奥巴马总统提名为美国联邦政府首席律师并获得国会批准。当年,奥巴马总统还曾提名卡根为最高法院大法官的人选之一。

卡根任命案彰显美国民主党政治精英的法律背景。美国通过竞选从政的政客最多的是有法学博士头衔的律师。最近半个多世纪来,这一“讼而优则仕”传统对共和党相当不利,原因是美国律师业的明显民主党偏向。“讼而优则仕”在民主党上层精英中尤其明显。克林顿总统夫妇和奥巴马总统夫妇都是美国常春藤名校毕业的法学院博士。奥巴马的副总统拜登也是律师出身,而克林顿的副总统戈尔则在就读法学院期间,因老爹曾占据田纳西州联邦州议员席位出缺,退学竞选,成为该州最年轻(28岁)国会议员。“讼而优则仕”主要包括很早就抱政治野心,并以法学博士为敲门砖的职业政客,以及“不差钱”上层权贵子女两类政治精英。克林顿和奥巴马两位总统都是以名校法学博士为招牌的职业政客,“高干子弟”戈尔算是后一类。

克林顿贫苦白人出身,但在乔治城大学读本科时,就在大名鼎鼎参议员富布赖特办公室实习。后在耶鲁大学法学院毕业后次年就参选国会议员,再一年后当选阿肯色州检察长,再两年32岁时当选为阿肯色州有史以来最年轻州长。只是在第一次连任州长失利的短期内,克林顿才在律师事务所挂名两年。奥巴马经历颇为类似,作为哈佛高材生毕业后,一边在芝加哥大学兼职教课,一边全力从事社区服务,积累政治资本,五年后当选伊利诺州参议员,从此步步高升。

奥巴马还有重要背景在于,在夏威夷长期抚养他的外祖父母属于美国上层社会,外祖父是成功家具商,外祖母是银行副总裁。奥巴马上的中学就是夏威夷最老牌私立贵族学校(也是孙中山母校),提供“德智体”全面发展的精英中学教育。这是美国许多上层领袖的共同轨迹。

靠优秀律师发迹的代表人物无过于前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爱德华兹。法学院毕业后,他以打巨额赔偿官司而迅速鹊起,赢得最大一桩赔偿是2500万美元庭外和解案,原告律师自动获得其中三分之一。他打赢的其他百万美元以上赔偿官司更是不计其数,穷出身的爱德华兹迅速挣得数千万美元的家私后步入政界。希拉里·克林顿类似,耶鲁毕业后,进入罗斯法律事务所,迅速成为这家“百年老店”首位女性合伙人,两次入选全美“百强律师”。希拉里曾经填补的参议员席位来自陆天娜(Kirsten Gillibrand)也类似,加州大学法学博士毕业后,成为纽约老牌法律事务所合伙人,直到竞选成为国会议员。

爱德华兹、希拉里等人的例子说明,庞大的美国律师业是参与社会财富分配游戏的主要玩家。律师业获得高额金钱回报后,又通过大笔捐款回馈美国政治机器,进而形成极大的权力影响。奥巴马医改未触动巨额医疗事故赔偿制度而遭人诟病,民主党律师金主起了关键作用。

“为民请命”也是律师从政的优良资本,最好例子是前纽约州长犹太人斯皮策。父亲二战复员后白手起家,从小建筑商发迹成纽约地产大鳄。斯皮策从小上纽约著名贵族预校,并以SAT几乎满分成绩,进入普林斯顿大学,后又以SAT满分“状元”进入哈佛大学,成为哈佛最年轻终身教授、声震全美犹太人德肖维茨最得意高材生。哈佛毕业后,斯皮策作为曼哈顿检察官手下,以起诉黑社会组织“出道”,再利用巨额家族资金当选纽约州检察长,专打华尔街金融界“大老虎”,成为平民百姓的英雄。2006年,斯皮策以近70%高票当选纽约州长。此公若不是一年后栽在召妓丑闻上,完全可能成为美国“未来第一名犹太总统”。

近年来,美国名校本科+法学院模式日渐成为培养美国少数民族精英领袖的“标准程序”。奥巴马之外,还有麻州现任第一位黑人州长巴特里克。他虽然出身于芝加哥贫民窟,却很早就被美国23家名牌预校共同创立的“一个更好机会(A Better Chance)”程序发现,予以“定向培养”--在全额奖学金下进入麻州名牌预校弥尔顿学院就读,并从哈佛大学毕业。除在克林顿政府中担任公职,巴特里克作为优秀律师,先后升到德士古石油公司和可口可乐公司副总裁,出任多家大公司董事。2006年竞选麻州州长成功。

近年,拉美裔政坛新星日益引起美国朝野关注。美国第七大城德州圣安东尼奥市35岁市长胡里安·卡斯特罗及其担任州议员的孪生兄弟霍堪,便是佼佼者。这两兄弟可以说是少数民族精英通过名校教育“定向培养”程序的标准产品:他们首先来自政客世家,母亲是墨西哥移民后代,是1970年代第一代拉美裔领袖。两兄弟在中学时代就是学生领袖,一同进入斯坦福大学,暑假到白宫实习,后又双双进入哈佛大学法学院,获得法学博士后回到德州,在短暂执业律师生涯后,竞选公职成功。

还有一个有趣的社会现象,是“讼而优则仕”后面常常是夫妻档,诸如克林顿、奥巴马、爱德华兹、斯皮策、巴特里克等人都娶了律师老婆,由此还会产生下一代律师。例如爱德华兹的大女儿在普林斯顿大学本科毕业后读哈佛法学院。当然,“讼而优则仕”并非必然与商界殊途。陆天娜、巴特里克、福特二世、鲁宾等都有资深商界经历。这种“讼商两栖”道路近年来似有上升趋势。

大批少数民族人士通过名校精英教育“讼而优则仕”,进入政治和社会上层,甚至入主白宫,不能不引起中下层白人的妒嫉和反感,特别是犹太人后来居上,成为美国强势族群一部分,这成为当今“茶叶党”反精英主义的一项主要动因。法学院是美国犹太人征服常春藤名校最早的突破点,也是成绩最为显赫的“战果”。到了1960年代末期,美国一流法学院教授中,居然38%是犹太人。“讼而优则仕”道路上比比皆是犹太裔律师,也会成为民主党头痛问题。

 

注:作者于时语,克危克险特约高级分析员,原文于2010年发表在《财经国家周刊》。此文为介绍美国精英阶层系列文章之二。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美国 精英 政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