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选向中国志愿者“输出价值观”

今年年初,被誉为美国大选“风向标”的艾奥瓦州民主、共和两党党团会议吸引了国际社会的目光。这场耗资巨大、造势宏大,集政治化和娱乐化为一体的大型活动,拉开了为期将近一年的美国2016年总统大选的帷幕。

 

美国大选向中国志愿者“输出价值观”

 

国际先驱导报3月1日报道 今年年初,被誉为美国大选“风向标”的艾奥瓦州民主、共和两党党团会议吸引了国际社会的目光。这场耗资巨大、造势宏大,集政治化和娱乐化为一体的大型活动,拉开了为期将近一年的美国2016年总统大选的帷幕。毫无疑问,美国大选深受世界关注,加上美国在国际舆论中拥有强势话语权,美国大选的各种效应都被放大且传播给世界。

在近几次的美国总统选举中,都有中国媒体人士、智库人员、学者乃至政府官员前往美国观摩总统选举。而随着中国经济实力的上升,普通民众也有机会走出国门,能够亲临美国现场感受总统选举的气氛。美国的许多非政府组织(NGO)和商业组织也敏锐地抓住了这一契机,通过各种形式组织中国年青一代的学生前往美国充当志愿者,以达到商业和政治上的目的。

 

被娱乐化与金钱化的投票选举

 

据这些中国志愿者介绍,他们的主要工作包括:分拣印有候选人标志的横幅、贴画、T恤衫,放入盒子寄送给选民;给选民写信,信中内容包括感谢选民支持某候选人并告知其党团会议的投票地点;打电话给共和党或民主党支持者集中的选区的选民,询问其是否支持某候选人,如果支持,是否愿意来当志愿者;如果不支持,那支持谁?是否对该候选人有好感;以及,挨家挨户敲门询问选民的投票意愿,试图说服;实习后期跟着当地富裕的华人一起,自行出资举办派对为候选人拉票等。

俗话说“距离产生美”。随着体验活动的深入,中国志愿者们对美国民主中存在的问题,感受越发明显。

根据在场志愿者的反馈,就美国的民主政治而言,民众在民主政治中的参与度依然不高,并呈现出逐年下降的趋势。在电话民调和入户民调的过程中,大部分的回应都是礼貌地拒绝或无人回应。在艾奥瓦党团会议投票当天,《赫芬顿邮报》也报道称,党团会议投票当晚,共有超过18万共和党选民和17万多的民主党选民参加了预选投票,占艾奥瓦州有资质投票选民人数的15.7%,这还是号称在历史上较高投票率的一次,民主党的投票率甚至还不如2008年。低投票率已经成为美国政治生活的常态,即便在大选年的总统选举中,投票率也基本维持在50%上下,难以突破60%。

美国大选的金钱政治被美国人诟病,也令中国志愿者们体会颇深。今年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桑德斯非常骄傲地宣称,他的捐款几乎全部来自小型捐户,每人平均捐款额仅27美元。共和党候选人、亿万富翁特朗普更是自行出资参加竞选,对于饱受金钱政治之苦的美国民众来说,这种行为无疑为他们争得了高民望。两党候选人在艾奥瓦州砸下了重金做广告,其竞选能力在一定程度上依靠其财力的大小。而缺乏竞选资金的候选人,不仅“广告战”难以为继,而且雇佣不到优秀的竞选团体人员,办公室管理混乱,演讲次数也较其他候选人更少。

此外,竞选活动的资金效应甚至在一个竞选地区形成了所谓的“竞选产业”,包括了来到当地的竞选办公室雇佣人员的吃住行、旅游、就业、广告收入等。尽管有着桑德斯和特朗普这样的另类,但是大企业和大财团在捐款上的作用依然不可低估。联邦选举委员会(FEC)1月31日公开的选战早期财务报告披露,华尔街金融机构向“政治行动委员会”(PAC)的捐款占到了整体捐款的1/3。

 

美国富人比普通民众更有政治优势

 

事实上,在邀请外国志愿者观摩美国大选的过程中,媒体放大了选举过程和民众参与在整个美国政治环节中的作用。美国选举已经高度娱乐化,媒体通过对候选人的曝光、对投票数据的统计,不断强化“选举=美国政治”的印象。而美国的全部政治过程却远非仅仅依靠选举就能够完成。

首先,美国党内提名候选人的制度设计并非简单的“以票选人”。以民主党为例,自1982年美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建立“超级代表制度”以来,每届大会都会有超级代表出席,他们能够在党内候选人僵持不下时做出决定,甚至带有防止极端意识形态候选人出现的功能,类似一种“幕后商定会议”。同样,即便是在全国性的总统选举中,美国的“选举人团”制度,也避免了简单以民意决定总统人选。考虑到美国是三权分立的国家,国会议员可以无数次的连选连任、最高法院对时代变革的制衡作用等,美国政治远非仅仅靠“民主选举”就可以概括。

其次,选举结束后,美国普通民众缺乏有效的手段来推动有利于他们的公共政策的通过和实施。根据美国学者本杰明·佩吉、拉里·巴特尔斯等人的研究,美国富人在推动有利于他们的公共政策和阻碍不利于他们的公共政策上,享有比普通民众更加巨大的优势,而且成效远比普通民众来的显著。这些深层次的美国政治运作,往往因为复杂,难以登上大众传媒的版面,也就不为广大民众所知。如果说将美国的政治分为“核心-外围”两个层面,那么媒体曝光度最高的,也不过是作为技术手段设计的选举程序而已,属于美国政治的外围环节。

美国精英在思想上高度同质化,在事关国家利益、捍卫美国价值观上,美国许多主流媒体表现得“比白宫还要白宫”。美国记者在艾奥瓦选举的政治动员过程中,常常对来自中国的志愿者施加引导性的问题,作出具有特定偏向性的、符合美国价值观的报道。例如,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在2月1日发布了一个短片,跟访30名来自中国的志愿者在艾奥瓦州跟进初选的情况,尤其对中美政治制度差异的体会作出了报道。一些当地的美国人更是借着大选直截了当对志愿者说:美国的资本主义民主制度是世界上最好的制度,希望你们带回你的国家——将一些美国精英的自大傲慢和微妙用心暴露无遗。

 

大选商业化从中国志愿者身上“吸金”

 

美国人将大选的价值观的影响对象设定在中国中产阶级家庭的年青一代身上,因为这些人肩负着未来中国发展的重任。各个志愿者招募的组织都是盈利性的,需要为一个不到两周的活动交纳5000美金(约3万元人民币)的费用,这至少是有一定经济实力的家庭才能够承受的。在招募的志愿者中,以还没有完全形成价值观的高中生为主,少数大学低年级学生。这种用意显而易见。

此外,美国为招募志愿者团队也开出了诱人的条件:正如志愿者项目的招聘广告所言,“我们为项目学员提供独一无二的人脉资源,并提供推荐信”,参观美国500强企业、接触美国各领域精英人士、在申请美国高校时获得总统竞选办公室签署的推荐信。这些以美国强大的经济、教育和文化实力为基础的诱人条件,能吸引来自海外的志愿者也就不足为奇了。(作者系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博士研究生,美国康奈尔大学政府系访问博士)(本报特约撰稿发自纽约)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美国 中国 价值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