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利维亚公投结果折射拉美左翼式微境遇

除阿根廷和委内瑞拉左翼受挫外,同属拉美左翼的秘鲁和巴西,情况也值得关注。秘鲁今年4月将举行总统选举,右翼政党很有可能重掌政权;而巴西在经济和政治两方面都遇到难题,总统罗塞夫支持率已经跌至个位数。

新华社北京2月26日电(国际观察)玻利维亚公投结果折射拉美左翼式微境遇

玻利维亚最高选举法庭25日宣布最新计票结果确认,总统莫拉莱斯谋求第四个任期的宪法修正案在公投中被否决。

此次公投是对拉美左翼潮流的一次检验,公投结果延续了该地区左翼势力式微的趋势。

 

公投失利

 

25日,根据玻利维亚最高选举法庭公布的99.82%的计票结果,51.29%的选民反对莫拉莱斯在2019年大选时再度谋求连任。这一结果关上了他谋求第四个任期的“大门”。

莫拉莱斯是左翼政党争取社会主义运动的领导人。他在2005年的大选中当选总统,成为玻利维亚独立后首位印第安人总统。后来在2009年和2014年大选中,他都成功连任。

莫拉莱斯个人极具领袖魅力,执政理念很“接地气”。在他执政期间,玻利维亚经济保持了近十年的较高速增长,而且社会财富分配更趋合理化。尽管近年来玻利维亚经济面临不利的外部环境,但增长率在南美地区仍处于领先水平。莫拉莱斯也因此保持着70%上下的高支持率。

即便如此,莫拉莱斯在修宪公投中仍未能闯关成功。当地一些媒体指出,反对派在公投临近前抛出针对莫拉莱斯本人的丑闻,这成为他在修宪公投中失利的直接原因。

一个月前,反对派指责单身的莫拉莱斯通过前女友向外国企业输送利益。莫拉莱斯承认了前女友的存在,但否认有腐败行为。尽管没有更多证据证实丑闻的真实性,但这足以影响到大量举棋不定的选民。

 

“传染效应”影响公投

 

中国社会科学院拉丁美洲研究所研究员袁东振认为,莫拉莱斯在公投中失利,从玻国内来看,是受到了所谓丑闻的影响,而从外部政治环境来看,拉美左翼退潮的“传染效应”是一个不可忽视的因素。

在拉美,玻利维亚并非第一个通过修宪谋求领导人更长任期的国家。委内瑞拉、尼加拉瓜和厄瓜多尔此前都修改宪法,废除了对总统连任的限制。这3个国家的领导人可以不限次数地参加选举,谋求无限期连任。

然而,玻利维亚却在总统较高支持率和经济较快增长的背景下遭遇修宪公投失利,这与外部政治环境变化有很大关系。

“传染效应”在拉美政治中常见。20世纪60年代开始,拉美国家先后涌现出一大批军政府,实行威权主义统治。而到70年代末,拉美国家又迎来了一波“民主化”浪潮。21世纪后,拉美政治格局又集体向左转,左翼、中左翼政府的数量一度占到七成以上。

如今,拉美左翼势头出现反转。2015年底,左翼势力分别在阿根廷总统选举和委内瑞拉议会选举中遭遇挫败,这被视为拉美左翼运动退潮的开始。

这一时间点似乎成为分水岭:2009年委内瑞拉和2014年尼加拉瓜的领导人连任修宪都毫无悬念地获得成功;2015年厄瓜多尔的修宪虽然获得成功,但代价是总统科雷亚本人放弃谋求连任;玻利维亚的修宪公投受“传染效应”影响,左翼执政党最终失利。

 

经济衰退影响左翼

 

袁东振指出,拉美政治钟摆的左右摇摆很大程度上与经济形势有关。20世纪90年代,新自由主义改革失败留下的“烂摊子”,给拉美左派提供了群体性崛起的有利时机。如今的经济寒冬则让左翼政府承受越来越大的执政压力。

在大宗商品价格大幅下滑以及国际市场对初级产品和原材料需求连年萎缩的双重打击下,一些拉美左翼国家出现了不同程度的经济下滑,失业率增加,通货膨胀加剧,民众生活压力加大、怨言增多。这使部分拉美国家出现了政治向右转的倾向。

除阿根廷和委内瑞拉左翼受挫外,同属拉美左翼的秘鲁和巴西,情况也值得关注。秘鲁今年4月将举行总统选举,右翼政党很有可能重掌政权;而巴西在经济和政治两方面都遇到难题,总统罗塞夫支持率已经跌至个位数。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