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在玻利维亚向中国发起地缘政治战

玻利维亚总统莫拉莱斯周日在电视台Gadena A直播节目中表示,美国不愿看到在玻利维亚有中国和俄罗斯的存在。当地反对派在美国的指使下,将干扰在玻俄中企业的正常运营。莫拉莱斯还以反对派指责中工国际工程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中工国际”)涉嫌贿赂为例。

 

美国在玻利维亚向中国发起地缘政治战

 

玻利维亚总统莫拉莱斯周日在电视台Gadena A直播节目中表示,美国不愿看到在玻利维亚有中国和俄罗斯的存在。当地反对派在美国的指使下,将干扰在玻俄中企业的正常运营。莫拉莱斯还以反对派指责中工国际工程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中工国际”)涉嫌贿赂为例。

玻利维亚总统称“袭击”俄中企业是“地缘政治战的一部分”。莫拉莱斯从2006年开始担任玻利维亚领导人,正是在他执政期间在该国的中国资本迅猛增长。他敢于挑战美国企业,致使美企受到两面夹击:总统对最大天然气公司、电信公司以及多家石油公司实施了国有化,中国迅疾介入。这也是为什么中国企业和力争摆脱美国影响力的玻利维亚总统都成了美国地缘政治战的目标。

拉美国家问题专家别利亚塔就此指出:“总统的这番话完全符合实际情况。的确,美国人竭力抵制中国企业进入拉美国家。尤其是生产型、科研型和资本密集型企业。现在美国企业和政府在玻利维亚的影响力,因为包括能源资源国有化等在内的许多事件,已不如从前,比如20年前。但美国对中国企业的进入,中国在西半球影响力的增强,嫉妒得很,包括在拉美,这是完全肯定的。”

不排除反对派指控中工国际是美国利用它企图回复自己在玻利维亚以前的影响力这场争夺战的一部分。反对派声称,中工国际之所以能和政府签署大笔订单,是因为有莫拉莱斯的前女友扎帕塔在这家中资企业工作。根据智利La Tercera网站的报道,中资企业在玻利维亚拿到了5.6亿美元的订单。玻利维亚前情报人员兼记者Carlos Waldere披露,正是总统帮助扎帕塔当上了中工国际的商务经理。莫拉莱斯则回答称,他同前女友已经近十年没有来往,坚决否认自己帮助过中资企业。

2月26日扎帕塔被玻利维亚警方逮捕。据玻利维亚内务部部长Carlos Romero透露,扎帕塔被指控绕开现有规则提供便利,并以政府名义向不同的政府部门发信,要求他们给中工国际便利。在此背景下,玻利维亚总统要求国会的委员会以及国际审计部门调查签约,并强调不会对其进行任何掩盖。

拉美研究所专家哈尔拉缅科认为,不管真相如何,现在纯粹是出于政治需要才提及此事的。哈尔缅科说:“实际上这家公司没有得到任何优惠。它违反某些法律时,已经受到相应的制裁。在不久前的公决前莫拉莱斯和副总统加西亚就已表示,这家公司的所有违法实施都是受到法律制裁。扎帕塔早就不在公司工作。但是她的兄弟还是同反对派领导人和美国外交人员见了面。或许打算趁机捞些政治和金融资本。在很大程度上这起丑闻应该说是无中生有,就象现在围绕巴西前总统和乌拉圭副总统出现的挑衅性丑闻一样。这是华盛顿在拉美诋毁和排斥政治异己的惯用伎俩。”

 

延伸阅读一:

 

玻利维亚公投结果折射拉美左翼式微境遇

作者:赵晖 朱婉君  来源: 新华社

 

新华社北京2月26日电(记者赵晖 朱婉君)玻利维亚最高选举法庭25日宣布最新计票结果确认,总统莫拉莱斯谋求第四个任期的宪法修正案在公投中被否决。

此次公投是对拉美左翼潮流的一次检验,公投结果延续了该地区左翼势力式微的趋势。

公投失利

25日,根据玻利维亚最高选举法庭公布的99.82%的计票结果,51.29%的选民反对莫拉莱斯在2019年大选时再度谋求连任。这一结果关上了他谋求第四个任期的“大门”。

莫拉莱斯是左翼政党争取社会主义运动的领导人。他在2005年的大选中当选总统,成为玻利维亚独立后首位印第安人总统。后来在2009年和2014年大选中,他都成功连任。

莫拉莱斯个人极具领袖魅力,执政理念很“接地气”。在他执政期间,玻利维亚经济保持了近十年的较高速增长,而且社会财富分配更趋合理化。尽管近年来玻利维亚经济面临不利的外部环境,但增长率在南美地区仍处于领先水平。莫拉莱斯也因此保持着70%上下的高支持率。

即便如此,莫拉莱斯在修宪公投中仍未能闯关成功。当地一些媒体指出,反对派在公投临近前抛出针对莫拉莱斯本人的丑闻,这成为他在修宪公投中失利的直接原因。

一个月前,反对派指责单身的莫拉莱斯通过前女友向外国企业输送利益。莫拉莱斯承认了前女友的存在,但否认有腐败行为。尽管没有更多证据证实丑闻的真实性,但这足以影响到大量举棋不定的选民。

“传染效应”影响公投

中国社会科学院拉丁美洲研究所研究员袁东振认为,莫拉莱斯在公投中失利,从玻国内来看,是受到了所谓丑闻的影响,而从外部政治环境来看,拉美左翼退潮的“传染效应”是一个不可忽视的因素。

在拉美,玻利维亚并非第一个通过修宪谋求领导人更长任期的国家。委内瑞拉、尼加拉瓜和厄瓜多尔此前都修改宪法,废除了对总统连任的限制。这3个国家的领导人可以不限次数地参加选举,谋求无限期连任。

然而,玻利维亚却在总统较高支持率和经济较快增长的背景下遭遇修宪公投失利,这与外部政治环境变化有很大关系。

“传染效应”在拉美政治中常见。20世纪60年代开始,拉美国家先后涌现出一大批军政府,实行威权主义统治。而到70年代末,拉美国家又迎来了一波“民主化”浪潮。21世纪后,拉美政治格局又集体向左转,左翼、中左翼政府的数量一度占到七成以上。

如今,拉美左翼势头出现反转。2015年底,左翼势力分别在阿根廷总统选举和委内瑞拉议会选举中遭遇挫败,这被视为拉美左翼运动退潮的开始。

这一时间点似乎成为分水岭:2009年委内瑞拉和2014年尼加拉瓜的领导人连任修宪都毫无悬念地获得成功;2015年厄瓜多尔的修宪虽然获得成功,但代价是总统科雷亚本人放弃谋求连任;玻利维亚的修宪公投受“传染效应”影响,左翼执政党最终失利。

经济衰退影响左翼

袁东振指出,拉美政治钟摆的左右摇摆很大程度上与经济形势有关。20世纪90年代,新自由主义改革失败留下的“烂摊子”,给拉美左派提供了群体性崛起的有利时机。如今的经济寒冬则让左翼政府承受越来越大的执政压力。

在大宗商品价格大幅下滑以及国际市场对初级产品和原材料需求连年萎缩的双重打击下,一些拉美左翼国家出现了不同程度的经济下滑,失业率增加,通货膨胀加剧,民众生活压力加大、怨言增多。这使部分拉美国家出现了政治向右转的倾向。

除阿根廷和委内瑞拉左翼受挫外,同属拉美左翼的秘鲁和巴西,情况也值得关注。秘鲁今年4月将举行总统选举,右翼政党很有可能重掌政权;而巴西在经济和政治两方面都遇到难题,总统罗塞夫支持率已经跌至个位数。

 

延伸阅读二:

 

拉美政治变局背后的美国之手

作者:冯俊扬  来源: 新华社

 

新华社北京2月25日电新闻分析:拉美政治变局背后的美国之手

新华社记者冯俊扬

玻利维亚日前就一项宪法修正案举行全民公投,以决定是否给予总统埃沃·莫拉莱斯再度连选连任的资格。根据玻最高选举法庭24日公布的统计结果,玻利维亚选民以微弱多数否决了这项宪法修正案,这意味着已经连续执政多年的莫拉莱斯在2020年总统任期结束后将不能再次寻求连任。

莫拉莱斯是目前拉美地区仍然执政且拥有较高民意支持率的左翼领导人之一,他在全民公投中未能顺利过关被视为拉美左翼力量遭遇的又一个挫折。

莫拉莱斯此次受挫有多方面原因,但值得关注的是,这次公投背后隐约可见美国身影。

就在公投前夕,当地的反对派媒体突然曝出关于莫拉莱斯的负面传闻,称莫拉莱斯的前女友在一家外资企业担任管理人员,而这家外资企业在玻利维亚赢得了大额招标合同。莫拉莱斯断然否认利用总统职权为前女友任职的企业牟利,为证清白,他还主动请求玻利维亚议会、司法和审计部门对此展开彻底调查。

因为调查结果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公布,真相难辨的民众对莫拉莱斯的“个人操守”产生怀疑,使得这位一直拥有较高支持率的玻利维亚总统民意持续走低,进而在全民公投中受挫。

莫拉莱斯指责美国驻玻利维亚使馆和反对派联手制造了这起阴谋,目的是阻止他赢得公投。委内瑞拉总统尼古拉斯·马杜罗也指责美国蓄意策划了“污化”莫拉莱斯的行动,其目的在于“摧毁莫拉莱斯和玻利维亚的进步,摧毁拉美地区的独立和发展进程”。马杜罗还指责美国联手委反对派发动“经济战”,导致委内瑞拉经济陷入困境。

近年来,拉美地区的政治格局出现了较大变化,不少执政的左翼政党或在总统和议会选举中落败,或遭遇执政困境,其中值得总结的原因和教训很多,而美国对拉美政局的“隐性干预”因为手法隐蔽,是一个经常被忽视的因素。

此前,美国对视为自己“势力范围”的拉美事务干预直接而粗暴。上世纪60年代,美国支持古巴流亡人士登陆古巴,试图用武力推翻古巴革命政权;1983年和1989年,美国先后入侵格林纳达和巴拿马,甚至将巴拿马领导人抓到美国受审;2002年委内瑞拉发生未遂政变,一直宣称要帮助拉美推进民主进程的美国无视这种破坏宪政的非法行为,立刻承认通过政变上台的新政府。

美国的干预遭到拉美国家集体抵制。随着拉美的整体崛起和地区一体化进程加快,美国在这一地区的影响力明显下降。奥巴马上台后调整了美国对拉美国家的外交政策,不再对部分国家采取公开和直接对抗的姿态。但是,美国对拉美政局的干预一直没有停止过,只是从台前隐身到幕后,手法上更加隐蔽,更加具有迷惑性。

对于公开和美国唱“对台戏”的拉美左翼国家,美国大力支持其反对派政党和媒体,鼓励其发起街头抗议活动,不断制造和放大执政党的各种负面传闻。根据委内瑞拉政府公布的材料,在2013年的总统选举中,美国曾试图策划对委反对派候选人的暗杀行动,并嫁祸委内瑞拉政府以逆转选情。当其他经济体和拉美国家经贸关系蓬勃发展、挤占了美国企业在这一地区的传统优势后,美国就鼓动媒体“唱衰”这种合作,将合作项目中的环保、劳工等因素放大,阻挠项目进展,同时“抹黑”其他国家在当地的形象。

令人欣慰的是,随着拉美国家的宪政体制日趋成熟,地区一体化进程稳步推进,拒绝外部干预、本地区的事情自己协商解决,正成为越来越多拉美国家的共识。在这样的大趋势下,美国对拉美政局“隐性干预”的空间将越来越小。

 

延伸阅读三:

 

美媒:玻利维亚——社会主义似乎奏效的地方

来源:参考消息网

 

参考消息网10月27日报道 美国《全球主义者》在线杂志10月24日发表题为《社会主义似乎奏效的地方:审视埃沃·莫拉莱斯——玻利维亚推进经济包容与社会包容的突出案例》的文章,作者是马丁·哈钦森。文章称,玻利维亚总统莫拉莱斯近日以巨大的优势赢得连任。他的八年执政时期创造了玻利维亚近几十年来的最高增速。这肯定让全球众多精英感到摸不着头脑。莫拉莱斯的成功经验对其他贫困国家、对全球精英都具有重要的借鉴意义。

借国有化平衡预算

莫拉莱斯的经济政策有其自身逻辑。通过国有化和撕毁合同,他使玻利维亚政府在矿产和能源开采方面的收入翻了两番。

对他本人和国家而言,幸运的是这一切恰好是在大宗商品价格保持高位期间进行的,于是有大笔资金流进了国库。否则,这笔横财应该落入矿产和能源公司口袋。

这样良好的时机使莫拉莱斯可以在建设福利国家的同时,不必大规模破坏预算平衡。玻利维亚在这方面的表现远远胜过其他大多数拉美国家,甚至优于美国、日本和富裕的欧洲国家。

玻利维亚经济政策的效果非常出色。自莫拉莱斯2006年执政以来,玻利维亚平均增速超过5%,而且几乎马不停蹄地度过了2008年至2009年的衰退期。由于预算非常接近平衡状态,所以玻利维亚的国际债务水平同样比较适度。

这一成就与1985—2003年玻利维亚推行的“新自由主义”政策的下场形成了鲜明对比。在那段时间里,虽然玻利维亚结束了恶性通胀,但经济增速平均只有3.1%,勉强跟得上2.3%的人口年均增长率,而且在这期间还出现了几次艰难的衰退。

于是,自由市场政策的支持者们就遇到了难题。为什么莫拉莱斯的中央集权主义政策收获了如此成功?

这在一定程度上源于上文提到的大宗商品价格,以及莫拉莱斯精明、坚定地重新商定矿产与能源合同的举措。在其他尝试过反市场政策的国家里,比如阿根廷,资源价格都或多或少可以用来解释这些国家取得的相对成功。

福利补贴赤贫人群

真正令莫拉莱斯与众不同的是下面这个方面:作为玻利维亚首位土著裔总统,莫拉莱斯为了将土著群体(目前大约占全国人口的40%)纳入到正规经济中来下了很大工夫。莫拉莱斯向他们提供福利补贴和就业优惠,希望提高这些人在国民经济中的参与程度。

这一做法类似于巴西前总统卢拉的政策。面对贫富差距异常悬殊的巴西社会,卢拉还通过“家庭补助金”计划,将注意力放在赤贫人群上。这一计划向赤贫人群发放温饱补贴,从而满足了他们参与经济活动的各项基本条件,比如继续送孩子上学。

因此,似乎当较大比例的人口因为过于贫困而无法正常参与经济活动时,或许可以通过让他们充分参与经济活动来获得“增长红利”。

当他们完全投入经济活动时,他们的产出使国民经济得以迅速发展,创造出多余产量和多余税收,养肥了整个经济——而不仅仅是精英阶层。

分配平等有助发展

文章称,我们可以得出两点经验教训。

第一,国家越来越富裕的同时,需要完善相应机制,使相对贫困的国民分享发展的好处。

这一点尤其适用于南非这样的国家。南非国内贫富差距特别大,极其腐败的国家体制仅仅帮助一小部分国民摆脱了贫困。事实上,南非经济增速意外疲软的原因可以直接归咎于贫困阶层在正规经济中的缺位,这是因为这个国家的失业率竟高达25%。

从人均国内生产总值来看,南非的财富水平是玻利维亚的两倍,可南非的贫富差距程度甚至比玻利维亚还要大。据世界银行统计,南非的基尼系数为65,而玻利维亚仅为47。

第二,即使是适度实行资本主义的政府也必须确保其市场经济能够对不同收入阶层产生良好效果。假如收益仅仅流向收入前50%的人群,那么对国民经济几乎没有好处。

在提升赤贫人群的过程中,仅仅附带简单条件的直接现金补贴非常奏效。这样的计划能够有效传达到社会赤贫人群那里,而且与基础设施项目不同的是,它们不会被经济精英阶层挥霍掉。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