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算什么,主张向难民开枪的德国新纳粹崛起

德国“超级星期日”选举(3月13日),德国选项党领导人佩特里成为最大赢家。德国选项党是在欧元危机的背景下由保守主义人士组建的,但随着难民危机的出现,极端民族主义分子夺取了该党领导权。

【原编者按:德国“超级星期日”选举(3月13日),德国选项党领导人佩特里成为最大赢家。德国选项党是在欧元危机的背景下由保守主义人士组建的,但随着难民危机的出现,极端民族主义分子夺取了该党领导权。

对难民的害怕使仇外情绪在德国蔓延,而在欧洲其它国家,一些政党早已打破相关禁忌。在波兰和匈牙利,民族主义保守势力在议会占绝对多数;在雅典,左右翼民粹主义政党联合掌权。在地理位置上属于欧洲的挪威和瑞士,民粹主义势力是联合政府的组成部分。

2016年1月,全球眼集中了全国百家媒体的知名记者和百所科研院校的知名专家,以专家投票的方式选出了2016年海外投资十大地缘政治风险。十大风险中,高居榜首的正是:"欧洲难民、反恐问题交织,极右翼兴起"。

本文作者作为唯一的中国记者,曾跟随首支中国非政府组织,前往德国难民营探访。】

“全面加强边境监管,限制难民从奥地利进入德国。” “边境警察必要时可以向难民开枪。” 这是在德国“超级星期日“三州议会选举中,成为最大赢家的德国选项党领导人佩特里,最受瞩目的言论。作为曾经亲身探访过德国难民营的中国记者, 这种带有强烈民粹主义色彩的反难民政策,刺痛着我的神经。这难道不是纳粹思想复燃么?我还联想到地球另一端的另一位神人特朗普。那位美国共和党参选人的言论,更加带有纳粹主义色彩。他说如果当选美国总统,将会遣返所有叙利亚的难民。甚至还提出,应该对全美国的穆斯林进行登记,并且关闭清真寺。然而就是这样一个语出惊人的希特勒式人物,却备受选民推崇。这个世界怎么了?设想如果在不久的将来,世界被这些人主导,将是怎样一种局面? 

 

 

 


德国选项党领袖佩特里。

 

 

初步统计结果显示,德国选项党本次在莱茵兰-普法尔茨州赢得11% 选民、巴登-符腾堡州12.5%, 在萨克森-安哈尔特州更赢得23%选票,成为第二大党。相比之下,德国总理默克尔领导的基民盟却接连受挫,面临危机。民调显示,选项党不仅在这三个州支持率不断攀升,在全德国范围内也是如此。据分析这个成立仅三年的小党,已经有实力成为继基民盟和社民党之后的议会第三大党, 甚至改写明年德国大选的政治格局。这匹黑马到底是什么来路?又凭借什么给强大的“妈妈默克尔”带来前所未有的政治危机?

德国选项党最初是一批经济学者和记者,于2013年2月成立的“反欧元政党“。他们认为欧元是失败的货币,要求解散欧元区,反对欧盟扩大政治影响力。然而,选项党去年夏天曾因党内争斗遭遇艰难处境,支持率下滑到3%。创始人之一卢克辞去主席职务,另立门户。之后他们转而抨击难民政策。巴黎恐袭和科隆性侵事件发生后,德国民众对难民的怒火不断燃烧。选项党激进的反难民言论,得到越来越多民众的支持。

国际席勒学会主席拉鲁什,形容德国选项党的胜利是一场灾难,这种肮脏的极右翼或者说法西斯政党,如今在整个欧洲抬头。这是经济危机和难民危机共同导致的结果。欧盟或将面临终结的命运,永远不再统一。

去年十月,欧洲面临二战以来最大的难民危机。我作为唯一的中国记者,跟随首支中国非政府组织,前往德国难民营探访。 十天十夜,我们驱车两千多公里,从伯恩,慕尼黑,柏林,再到东法兰克福,我们几乎穿越了整个德国。但是当时德国的难民营持续受到来自右翼的攻击,安全状况恶劣。德国政府对难民营采取了严格的管控措施,我们作为外国媒体,几乎不可能进入。 直到最后一站, 在靠近波兰边境的东法兰克福市,我终于设法说服了市政府发言人,带领我们进入了一家难民营。我在那里见到了从巴基斯坦,一路徒步经过土耳其,希腊走到德国的难民。他们告诉我,每次跨越边境,都是生死一搏。特别是塞尔维亚和马其顿这种不欢迎难民的国家,边境驻军会向直接难民开枪,十分冷血。无论男女老少,谁死在路上,尸体就只能丢在那里,没有人管。一个几乎不会说英语的难民,反复向我重复着两个英文单词“shooting”(开枪),和“dangerous”(危险)。每说一次,你都能从他的眼神里,感受到那种无法摆脱的巨大的恐惧。

 



本文作者采访在德国的难民

不止一个难民向我描述了,抵达德国之后激动的心情。在他们眼里,那场生死逃亡的终点,如同人间天堂。然而,如果他们知道默克尔的仁慈,已被政客们当做大肆抨击的把柄。按照德国选项党党魁的话说,感谢难民危机,让他们有了异军突起的机会;如果他们知道越来越多的德国人开始支持选项党的激进政策, 包括允许向难民开枪, 以及依照加拿大的例子修改现有的移民法规,吸引素质优良,愿意融入德国社会的移民进入。那么对于这些难民来说,他们要花费多大的力气,才能真正融入德国社会,人间天堂会不会变成人间地狱?去年十月我在慕尼黑火车站采访叙利亚难民的时候,几个喝醉的德国青年突然围拢过来。非常大声地用英文喊,“穆斯林都该被杀掉!杀掉他们!”他们越靠越近,情绪激动。为了安全起见,我不得不中断了采访。等叙利亚难民走远,几个德国人还一直追着我们的镜头说,“中国人很好,但是穆斯林都该被杀掉。”你可以强烈地感受到德国右翼分子对难民的愤怒,充满了攻击性和毁灭性。让我联想到曾经的纳粹。

 


德语版的希特勒著作《我的奋斗》。

二战后七十年,纳粹在德国一直是个敏感词汇。只要某个政党或组织, 不幸被媒体贴上了反犹太的标签,就会遭到德国社会的唾弃。今年二月底,我在德国莱比锡的书店里,找到了希特勒德语原版的《我的奋斗》。店员告诉我,书一上架就售罄了。只有最后一套仅供翻阅。没想到原来小小的一本书,在加入各种避免误导公众的注释之后,变成了厚厚的两大本。《我的奋斗》是纳粹首领希特勒的经典著作,也是纳粹主义理论最集中的体现。它深刻地影响了二战时的德国年轻人。它在二战后在德国被列为第一禁术。直到今年一月份,德国巴伐利亚州宣布所持有的七十年版权到期,才授权慕尼黑一个当代史研究机构发行了德语注释版。七十年过去了, 德国人仍在小心翼翼地划清与纳粹的界限,深怕扯上任何关系,惹上麻烦。人们始终担忧纳粹思想再次复燃。然而,“严格管控边境,向难民开枪”这种现今在德国备受推崇的民粹主义言论,难道在某种程度上不是新纳粹思想么?

去年我在德国首都柏林专访默克尔的老上司,德国前总理德梅齐埃时,他曾经动情地谈起过默克尔的难民政策。他说“默克尔作为一个女总理,做任何事情都是发自内心的。她此生做过两件感性的事情,一个弃核,另一个是难民问题。难民问题是东西德合并以来,所遇到的最大的问题或者说危机。默克尔总理和我都来自东德,很多年来,我们都为如何跨出这条边境的界限所困扰。我们不希望有这条界限的存在。也许正是由于我们经历过边境的束缚,所以比起其他德国人来,我们内心更希望能够打破这样的界限。德国历史的教训也告诉我们,自由是不可分割的。”

 


本文作者采访德国前总理德梅齐埃

我不知道默克尔的难民政策还将面临怎样的挑战,又会有怎样的改变。但作为一个普通人,一个有良知和正义感的普通的中国人,我多么希望那条“边境的界限”,永远不要再出现。

作为一个曾经直视过难民的眼睛,亲耳听到他们悲惨的故事的记者,我对政客们的攻击性言论感到愤怒。难民本身就是战争的受害者,不应该再成为政治斗争的工具。这是人类应该共同坚守的良知。

今天见到去年同去德国难民营的非政府组织负责人。他后来又去了土耳其和希腊,他希望将自己的叙利亚难民危机报告,提供给协助解决难民危机的中国人。我问他,你觉得到底有多少中国人关心叙利亚难民危机?他说,普通人,每一个普通人。因为良知。

参考阅读一:

德国选举这迷之结局,默克尔就这么被极右翼政党打出了一万点暴击伤害..

来源:英国那些事儿

话说,难民问题在欧洲已经愈演愈烈,截止今年2月底,就已经有近11万名难民跨过地中海来到欧洲… 作为这次难民潮的风暴眼,德国人民表示不能忍了。

昨天德国举行“超级星期日”选举,三个州的大选中,默克尔所带领的基督教民主联盟CDU受到右翼政党AfD的一万点暴击。

根据票站出口的民意调查显示:默大娘执政的CDU在三个州中(Baden-Wuerttemberg,Rhineland-Palatinate,Saxony-Anhalt)已经输掉了两个…. 

就连Baden-Württemberg这个一直以来CDU的稳定票仓也开始失守,她的支持率跌倒到有史以来最低点!27%…

 

而三年前刚刚成立的右翼政党AfD很有可能最终将成为这次选举中的最大赢家,从一个民间政党到现在已经顺利拿下三个州的地方议会席位….  

昨天….  一边是各种欢声笑语,香槟庆祝…          

另一边,黯然神伤,欲哭无泪…

当然,最想哭的应该还是默大妈了。

这3个州总人口加起来约占德国总人口1/5,极有可能会对明年的全国大选造成重大影响。这个星期日也成了默克尔生命中最苦逼的一天。

原因?

 难民!!! 

在半年多以前,默克尔的个人民调支持率高居不下,德国民意关心的还是到底要不要给希腊的债务减免买单这样不痛不痒的问题。

最初,默克尔开放接纳难民的政策赢得了部分德国人的支持,一些善良的德国人甚至还走上街头欢迎到来的难民。

但是,随着难民数量的急剧上升,德国人开始方了。

德国现在接收了110多万难民…负荷的财政压力越来越大。根据研究,2016年和2017年,德国政府总体要花出500亿欧元在难民上。 食品,住房,语言课程… 每个难民每年的开销1.5万欧元,全部要德国政府和纳税人承担…..

后来接连发生群体性骚扰事件,瞬间让德国人对难民的态度发生了180°的转变。

不只是德国….. 

在欧盟内部… 默克尔也不被看好….

因为默克尔的欧盟国分摊难民计划得不到支持,上一周,欧盟一番头脑风暴后决定,将希腊的“不正当移民”全部遣返到土耳其。

为了补偿土耳其,它将收到欧盟39亿英镑的补助,欧盟国家还同意安置一定数额的来自土耳其的叙利亚难民作为交换。最后,还要给7500万土耳其人欧盟免签的待遇。。。。

然并卵,不管默大娘怎么努力,德国人貌似已经不买账了。

人们纷纷对她所领导的CDU失去信心。很多中产阶级选民也开始抛弃CDU,转投对难民态度强硬的新兴右翼政党AfD。 

下面这个就是AfD的领导人,叫Frauke Petry。

他们的宣言很简单暴力….    

德国要对这些难民硬起来!!

她曾经提出德国的边境部队应该禁止难民入境,必要时还可以对硬闯的开枪... 

因为反对现在默克尔政府的难民政策... 这个党在昨天选举的三个州都拿到了两位数的支持率。

这对于一个刚刚成立3年,在去年7月几乎分崩离析的新党来说,几乎是历史性的胜利。 

这次AfD的胜利,自然有人欢喜,有人忧,比如很多人就开始担心德国将就此转右,抛弃它自纳粹以后维持了几十年的中间道路。

默大娘表示…

他们的胜利只是暂时的… 一旦德国人民意识到她的政府其实能顺利解决这次难民问题的话,那些选民全都会回心转意转投她。 就好像之前欧元危机时期,他们支持率激增,结果当她解决了欧元问题,AfD的支持率有瞬间回落一样…..  

只要她越顺利的解决难民问题,AfD的支持率就会跌的越厉害…. 

无论如何…. 慢慢看他们还要怎么玩吧…… 

ref

http://www.dailymail.co.uk/news/article-3489936/Angela-Merkel-set-punished-voters-open-door-refugee-policy-Germany-s-Super-Sunday-state-elections.html

http://www.yicai.com/news/2016/03/4761111.html

---------------------

一个在野设计师的日常:水能载舟,亦 可 赛 艇

婼腾塔格:突然感觉德国有希望了。

画眉如黛黛如诗Y:难民问题那么严重,解决不了肯定支持率下降

上川岂萧:那你倒是解决这个问题啊

星星爱章鱼:心疼默大妈其实觉得她是真圣母,当然是褒义的圣母,不过她的圣母最后是让德国的民众买单了,我如果是德国人也不会投她。不过心里有种莫名的难受感啊

Sherry很Koo:难民在德国犯了这么多罪,民众都忍不了了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纳粹 特朗普 德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