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美国政府对待弗林特水危机事件态度——不止是种族歧视

不止是对黑人的种族歧视,弗林特市和密歇根州政府的皮球也踢得不错,地方政府赖州府,州府赖地方政府。而且地方政府的资金实在是短缺,连全面替换全市的老旧铅水管的资金都没有。到底是被某些官员贪污了还是真的没有,这还真不好说,用美国人话就是上帝知道吧。另外,联邦政府也在降低这次水危机的严重度,这样就可以减少对该市的资金扶持了……

 

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和桑德斯在3月6日到爆出铅水风波的密歇根州弗林特市拉票,使得这场水危机事件又重回人们的视线,成为全国人民的焦点。

 

看美国政府对待弗林特水危机事件态度——不止是种族歧视

 

美国密歇根州长桑耐德和美国联邦环保署的首席吉娜·麦卡西在星期四(3月17日)因为弗林特水危机事件而遭受到严厉的质疑。美国国会开始调查这场事件的水到底有多深……

 

看美国政府对待弗林特水危机事件态度——不止是种族歧视

 

这场水危机从地方上升到联邦,经历了两年时间。期间当地人民一直使用这些铅含量严重超标的供水(也就是正常值的N倍吧)。而早在 2015 年 1 月,在供水中三卤甲烷超标事件之后,州府的官员就在用卡车给他们在弗林特的办公室的雇员成批地运送瓶装水。

说美国最追求公平正义,最注重人权,公知逗我们玩呢?

 

看美国政府对待弗林特水危机事件态度——不止是种族歧视

 

弗林特水危机事件到底如何,我们来听一位定居在密歇根的华人讲述。作者该回答编辑于今年3月8日。

转载自知乎用户Forsoul Coz,小编为了读者阅读,在事件详略上适当做了删改。

作为一个 Michigander(密歇根人,指定居在当地),这个事件从发现到爆发到高潮,我经历了几乎全过程。每天上班途中听 NPR(全国公共广播电台),从 2015 年 9 月到今年大选,从一个地方事件上升到全国焦点,不可谓不戏剧化。弗林特 作为一个现居人口不多的城市,借水危机事件逐渐走入美国公众视野,现如今也漂洋过海,不得不感慨一下。

在此顺着时间轴打理一下。

弗林特市,位于密歇根州杰纳西郡(Genesee County),有过曾经的辉煌:通用汽车公司诞生地。美国汽车工人工会的成立,也跟 1940 年代 弗林特 汽车工人的一场罢工有关;而如今美国汽车工人工会早已是美国政治光谱中最重要的工会力量之一。作为曾经的汽车工业重镇,它与这个产业的命运休戚与共:鼎盛时期人口约 20 万,现居人口约 10 万人(53.27% 为黑人),为密歇根第七大城市。它毗邻的 弗林特 River (弗林特河),流程 106 公里,注入休伦湖。

如下图所示:

 

看美国政府对待弗林特水危机事件态度——不止是种族歧视

上图:弗林特(弗林特)、Detroit(底特律)、休伦湖,以及 弗林特 River(弗林特市河) 流域。

 

·缘起

 

首先交代大背景:密歇根州重度依赖汽车产业,上世纪末的汽车产业大衰退依然让大底特律区灯光黯淡,2008 年的金融危机更加雪上加霜。弗林特 同样难逃一劫,2011-2015 年间,弗林特 市进入破产清算,州长里克·施耐德(Rick Snyder)先后指派不同的紧急事务官来接管弗林特的市政。

 

看美国政府对待弗林特水危机事件态度——不止是种族歧视

上图:密歇根州州长里克·施耐德,共和党人。

 

紧急事务官其实就是破产管理人,一般由政府、法院或者另一位破产管理人指派。他/她有权接管地方政府的一切事务,并且有权解除该地方政府的任一民选官员的职务——如果这些民选官员不配合工作的话。紧急事务官的工作是:减少政府开支、外包政府工作职位、重组政府部门、修改公务员合同等——总而言之,就是开源节流,以拯救该政府的财务危机。

2013 年之前的 50 多年,弗林特的淡水,一直是从底特律供水排水部(DWSD,Detroit Water and Sewage Department )直接购买经处理的淡水。

2013 年,弗林特市议会为了节省开支,7-1 投票决议停止从 DWSD 购水,改而从另一个供水商 KWA(Karegnondi Water Authority )处购水。KWA 的水源是休伦湖。该决议得到了时任紧急事务官Ed Kurtz 的批准。

DWSD 立刻向密歇根州政府(下文简称「州府」)发起抗议要求阻止该交易,理由是 弗林特 在发起一场「淡水战争」(water war)。州财政部长 Andy Dillon 继 Ed 的批准后,也批准了该交易,但同时要求 DWSD 向弗林特提供一个最终报价,作为说服弗林特留在DWSD 供水系统的最后机会。

DWSD提供了报价,弗林特给予拒绝。2013 年 4 月,DWSD 在收到拒绝通知后,立刻发出了供水合同终止通知,DWSD 给弗林特的供水将最终在 2014 年 4 月终止。

但是,连接 弗林特 和休伦湖的供水管道,KWA 预计工期要在 2016 年 6 月才能完成。于是,在管道建成前,弗林特决定选择弗林特市河作为临时供水源,为市民提供用水。

2014 年 4 月 25 日,DWSD 正式切断供水,弗林特也如期切换到弗林特市河临时水源。

 

·危机首发

 

水源切换后,居民们立刻发现水的颜色、味道和气味都不对。

 

看美国政府对待弗林特水危机事件态度——不止是种族歧视

上图:2015 年 10 月 16 日 ,弗林特一家医院的水龙头。此时离切换水源已一年有余。(惊呆了!这是美国一家医院的水龙头里的水)

 

2014 年 8 月至 9 月,水中检出大肠杆菌超标,密歇根州环境质量部(MDEQ,Michigan Department of Environmental Quality )对此的反应是向市民建议煮沸处理。在 2014 年 10 月的一份声明中,MDEQ 认为大肠杆菌超标的原因是寒冷天气、管道老化和人口下降。MDEQ 的一位地区监察,Stephen Busch,声明市政府已经采取措施防止复发。

实际上,管道此时已被腐蚀。迄今发现的最早关于管道腐蚀的迹象,是在弗林特一家通用汽车的工厂,工人抱怨水会腐蚀汽车零件。他们在2014 年10 月后就停止使用来自弗林特的供水。(该地区的水管是铅水管)

回到 2014 年。自发现大肠杆菌超标后,供水中的氯被加大剂量,用以杀菌。2014 年 8 月 21 日,弗林特 的供水被发现三卤甲烷(THMs)超标,这是氯消毒的副产物,长期接触可致癌。基于此次大肠杆菌超标事件,MDEQ 裁定 弗林特市政府违规,并在 2015 年 1 月 2 日按规定向弗林特市民发平信通知到户。

2015 年 1 月,DWSD 提出,如果弗林特切换回 DWSD,可以免除四百万美元的重接费。2015年2 月,弗林特的水质经测试,被宣布符合美国联邦环保署(EPA,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gency)和MDEQ 的安全和健康标准。同月,在一份提交给州长的备忘录中,弗林特市政府声称「公众健康没有受到威胁」,问题的根源在于「沟通不畅」。

2015 年 2 月,EPA 水务专家 Miguel A. Del Toral 怀疑 弗林特 的饮水系统有潜在问题。MDEQ 知晓了 EPA 的介入,但鉴于联邦和州的司法权界别,在没有密歇根州的授权下,EPA 无法直接介入此事。但 EPA 同样没有公告弗林特市民。

 

看美国政府对待弗林特水危机事件态度——不止是种族歧视

上图:EPA 水务专家 Miguel A. Del Toral

 

2015 年 3 月,弗林特市议会决议“竭尽全力”中止使用弗林特市河作为水源,并切换回 DWSD。同月,弗林特当值紧急事务官 Jerry Ambrose 驳回市议会决议,并称这个决议“不可理喻”。在一份声明中,他再次重申,弗林特的水质“符合 EPA 和 MDEQ 的标准”。

 

看美国政府对待弗林特水危机事件态度——不止是种族歧视

上图:弗林特紧急事务官 Jerry Ambrose (2015/01 - 2015/04)

 

2015 年 4 月,EPA 水务专家 Miguel A. Del Toral 确认弗林特的供水系统有问题。MDEQ 依然没有授权 EPA 介入。EPA 仍然没有公告弗林特市民。

2015 年 6 月 24 日,EPA 水务专家 Miguel A. Del Toral 将弗林特的供水危机写成内部备忘录,并将此次危机描述为“危机重重”,但 EPA 仍然没有公告弗林特市民。

2015 年 1 月至 6 月间,弗林特市政府水务相关的官员接连向州府提交了经签字确认的文件,声称他们对暴露在铅污染高危地区的住户中进行了水质检测,且检测结果表明 弗林特 的水处理厂未检出铅,住户抽检的铅含量在可接受的水平。送到州实验室待检的水样,全部标记为“采自装有铅水管的住户”。

 

·危机发酵

 

2015 年 8 月,弗林特市长 Dayne Walling 接到26000 份市民的在线签名请愿(超过全市人口四分之一),要求市政府立即中止使用弗林特市河供水并切换回 DWSD。在请愿书中,市民们提到水中铅含量超标、发黄及其他水质问题。此时,市民的恐慌情绪已经高涨。社区组织已经开始自发分发滤水器和瓶装水;社区领袖纷纷抨击州政府指派的紧急事务官对切换水源所做的决定。同时,2015 年也是弗林特市的选举年。水危机事件迅速升温。

 

看美国政府对待弗林特水危机事件态度——不止是种族歧视

上图:时任 弗林特市长Dayne Walling (2009/08/06 - 2015/11/03)

 

2015 年 8 月,应一名弗林特居民的邀请,由弗吉尼亚理工大学(Virginia Tech)的 Marc Edwards 教授领军的研究团队被派遣到弗林特研究水质危机。Marc Edwards 教授是美国数一数二的市政供水专家。

 

看美国政府对待弗林特水危机事件态度——不止是种族歧视

上图:Marc Edwards 教授(这魔性的领带……)

 

2015 年 9 月 2 日,基于从居民中采集的 300 份样品,Edwards 教授的团队宣布,弗林特 River 的水具有强腐蚀性,并可导致住户中的铅污染。在后续报告中,Edwards 团队指出,由于氯含量更高,弗林特市河的水比休伦湖的水腐蚀性强 19 倍,这引发了水质发黄。弗林特市的供水系统过去 50 年都是为了适应湖水而修建的,没有考虑河水的强腐蚀性。而切换到河水后,弗林特市政府没有遵循联邦标准正确地处理腐蚀性水质,继而引发了供水系统的铅泄露,尤其是对那些上了年纪的、仍然使用铅水管或者用铅焊接水管的老房子。依照联邦标准,水中的铅含量不得超过 15 ppb,而某些采样的住户,水中的铅含量高达 13200 ppb(近一千倍)。几乎每家每户的水都变色、发臭。

2015 年 9 月 24 日,弗林特 的一名儿科医生 Mona Hanna-Attisha 发现,她所在医院的婴儿和儿童血铅含量超标的人数激增。通过查阅 1746 份住院记录,并比对了 1640 份杰纳西郡其他地区的记录,她发现,病患血铅飙升的时期,跟弗林特切换水源的时间点吻合。她将研究结论发布公告,并最终成文发表于 2016 年 2 月的 American Journal of Public Health杂志。

 

看美国政府对待弗林特水危机事件态度——不止是种族歧视

上图:此次事件最大的英雄:Hurley Medical Center 的 Mona Hanna-Attisha 医生。

 

但在研究报告提交后,Mona Hanna-Attisha 医生震惊地在收看全国广播的电视新闻时得知,MDEQ 拒绝接受她的报告(dismissal),并且 MDEQ 发言人 Brad Wurfel 评论她的结论为“倒霉的”——意思是,她的研究错了。在发言中,Brad Wurfel 声称反复的测试表明水质在可接受的范围内。她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并开始怀疑自己的结论。

 

看美国政府对待弗林特水危机事件态度——不止是种族歧视

上图:MDEQ 发言人 Brad Wurfel

 

她立刻向杰纳西郡卫生长官 Valacak 求助。Valacak 相信她的专业水平,几天内向州府连发三封邮件质疑,没有收到丝毫回音。Hanna-Attisha 医生继续向前任密歇根州首席卫生长官 Wells 求助(2015 年 5 月卸任)。Wells 曾经基于之前的水质测试报告,认为杰纳西郡的水质没有问题。但是,Hanna-Attisha 医生的报告引起了她的警觉。她和 Hanna-Attisha 医生一起,对比了 Hanna-Attisha 医生的研究和州府的流行病学研究。她们发现了州府流行病学研究的问题:在州府的研究中,包括了许多不住在弗林特的儿童,还有一些人虽然登记的常住地址在弗林特,却实际上并不住在弗林特。这些人自然是喝不到弗林特的水的,也就没有检测血铅上升。

2015 年 9 月,州府的流行病学家得知后重新分析了数据,证实了 Hanna-Attisha 医生的研究结论是对的。

2015 年 10 月 1 日,基于 Hanna-Attisha 医生的研究结论,杰纳西郡宣布进入公共卫生紧急状态。杰纳西郡郡长 Jamie Curtis 说,不管州府官员如何反复保证水质是安全的,他“受够了”。

2015 年 10 月 2 日,弗林特市长 Dayne Walling 以及其他环境和公共卫生的州府官员一起举行新闻发布会,承认水质危机。门内,是挤破门庭的记者;门外,是声势浩大的示威。此次事件的影响,正式从地方政府一级,上升到州一级。

同日,MDEQ 发言人 Brad Wurfel 私下正式向 Mona Hanna-Attisha 医生道歉。

2015 年 10 月,弗林特供水切换回 DWSD。

2015 年 10 月 8 日,施耐德州长开始向州议会游说,请求拨款应对弗林特供水危机。

2015 年 10 月 21 日,施耐德州长组建了五人「弗林特供水专家小组」(弗林特 Water Advisory Task Force)。

2015 年 11 月 12 日,《弗林特报》(The 弗林特 Journal)发表报道指出,弗林特 市政府在之前向州府提交的关于对高危住户抽检的报告纯属谎言。《弗林特报》依据密歇根州《信息自由法案》(Freedom of Information Act, FOIA),在支付高额成本后(注:没错,信息自由并不等于免费!Freedom != Free 在这里真是讽刺意味十足),抽阅了弗林特市政府的相关文件,发现市政府所称的样本抽自安装了铅水管的住户纯属谎言,实际上被抽检的绝大部分住户用的水管材料是铜、镀锌钢和其他不明材料。舆论一片哗然。这实际上是另一起违反联邦法律的事件,因为联邦法律规定,在评定铅泄露危害时,必须抽检安装了铅水管的住户,而弗林特市政府显然又一次没有遵循法律,从而低估了铅泄露的危害。

2015 年 11 月,EPA 水务专家 Miguel A. Del Toral 6 月写就的内部备忘录经修改和审查后公开。备忘录首次揭露了 EPA 和 MDEQ 在不为公众所知的幕后长达六个月的拉锯战:EPA 鞭策 MDEQ 立即对河水进行化学处理以保护公众健康,MDEQ 则坚持“腐蚀控制处理”必须要在完成两次、每期长达 6 个月的测试之后才可进行。这个分歧源自这两个机构对联邦的《铅铜条例》( Lead and Copper Rule,LCR)的解读大相径庭。但与此同时,MDEQ 发言人 Brad Wurfel 对EPA 水务专家 Miguel A. Del Toral 的揭秘行为嗤之以鼻,称其为“卑鄙员工”。

2015 年 12 月,弗林特开始在供水系统中加入正磷酸盐以正确处理有腐蚀性的河水。但消除铅污染的时间需要花费多久,无人知晓。直至今日,弗林特的水依然无法使用或饮用。

2015 年 12 月 15 日,弗林特新市长 Weaver 宣布全市进入紧急状态,以引起州和联邦政府的重视,并继而获得援助。

2015 年 12 月 29 日,弗林特供水专家小组发布初次调查报告,认为此次供水危机的终极负责人应该是 MDEQ,认为他们没有采取足够的技术措施来防范此次供水危机。他们继而指出,整个 2015 年,在不断有市民抱怨、独立调查试图引起注意的情况下,MDEQ 的反应是粗鲁的拒绝、轻视、并试图败坏相关行动和人员的名声。他们认为,MDEQ 所发布的许多声明,从语气姿态到本质内容都是无法接受的。最后,专家小组指出,MDEQ 违反了 LCR:LCR 规定了 CCT,但 MDEQ 竟然通知弗林特的水处理部门在一年内不必进行 CCT(注:因为那两个每期 6 个月的测试),这个致命的决定直接导致了弗林特供水系统的全面铅污染。

2015 年 12 月 30 日,MDEQ 部长 Dan Wyant 和发言人 Brad Wurfel 引咎辞职。

 

看美国政府对待弗林特水危机事件态度——不止是种族歧视

上图:MDEQ 部长 Dan Wyant

 

2016 年 1 月 11 日,Edwards 教授宣布完成所有测试工作。在随后的采访中,他表示感到震惊的不仅仅是污染规模之大,还有政府官员在危机面前的无动于衷。他本人指出,整件事情的不正义之处恰恰在于,政府相关机构由居民支付了薪金,本该保护居民们免受铅污染之害;但最晚到 2015 年 6 月,他们在已经得知或理应得知 弗林特没有遵循联邦法律(来处理水)之后,居民和儿童的健康没有受到保护。“而政府的事后掩盖程度之广、力度之大,展现出了我前所未见的傲慢和冷漠。”对 EPA 雇员 Miguel A. Del Toral 与 MDEQ 艰难角力的行为,Edwards 教授称其为“英雄举动”。但他批评 EPA 没有采取进一步的行动保护人民。

2016 年 1 月 12 日,EPA 第五区总长Susan Hedman 接受《底特律新闻报》采访,解释了为何 EPA 一直保持沉默:一是州和地方政府对水质负主要责任,EPA 只能提供协助;二是当时还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危险的程度;三是 EPA 对是否具有强迫州政府采取行动的法定权力不明朗——他们咨询了法律顾问,但直到 2015 年 11 月才收到回复:EPA 可以催促州府向居民发出警告。

2016 年 1 月 21 日,EPA 第五区总长 Susan Hedman 辞职,2 月 1 日起生效。

 

·危机总爆发

 

2016 年 1 月,Edwards 团队公布,通过 2015 年 7 月的一封发自施耐德幕僚长的电子邮件,可以确定州长办公室在那时已知晓弗林特的供水危机。他们通过 FOIA 调阅了州长办公室的电子邮件,以调查施耐德州长在此次危机中是否有渎职行为。

2016 年 1 月 5 日,施耐德州长宣布杰纳西郡全郡进入紧急状态,并首次对此次危机进行公开道歉。

2016 年 1 月 8 日,东密歇根区联邦检察官宣布展开调查。此次事件的影响,正式从州一级,上升到联邦一级。一个月后,联邦检察官办公室宣布,FBI、EPA 总稽查长、EPA 犯罪调查部及美国邮政警察介入联合调查。

2015 年 1 月 13 日,施耐德州长宣布派遣密歇根州陆军国民警卫队入驻弗林特。后陆续增兵。截至 1 月 19 日,共 200 名士兵入驻 弗林特,主要职责是协助美国红十字会挨家挨户发滤水器和瓶装水。——话说那几天 NPR 的新闻,天天在播国民警卫队发水发到哪里了……

 

看美国政府对待弗林特水危机事件态度——不止是种族歧视

上图:领水归来三兄妹。这种场景一般发生在第三世界战乱国家,可它偏偏在美国的土地上发生了,而且没有战乱、没有灾难地发生了,可想而知美国人民内心的震撼。图源:Intimate Portraits of Flint Show Frustration, Fear, Perseverance

 

2016 年 1 月 15 日,密歇根州总检察长 Bill Schuette 宣布展开调查。

2016 年 1 月 16 日,奥巴马总统宣布 弗林特 全市进入联邦紧急状态(federal state of emergency),但拒绝了施耐德州长所要求的「宣布进入灾难状态(disaster declaration)」。依照联邦法律,灾难状态只有遭遇天灾才可以宣布,其动用紧急资金的权限也更高。但弗林特供水危机显然是一场人祸。

2016 年 1 月 19 日,在一年一度的州情咨文演讲(State of the State)中(注:我在广播中听取了全文),施耐德州长宣布他将主动公布自 2014 至 2015 年间关于此次危机的所有相关电子邮件。要注意的是,FOIA 规定州长具有豁免权,也就是说州长本可以不公布的。

2016 年 1 月 20 日,州长办公室依约公布 274 页电子邮件。在审阅这些邮件后,《纽约时报》总结道:这些文件显露出,州领导们不时会流露出对居民担忧的不以为然,似乎他们更关心如何把责任推给地方政府,而且即使在科学测试表明问题的严重后,他们依然不情愿承认。

2016 年 1 月,弗林特居民发起针对此次供水危机的集体诉讼,施耐德州长和 MDEQ 收到法院传票要求追加披露起自 2011 年的所有相关邮件。从这批邮件中,人们发现,早在 2015 年 1 月,在三卤甲烷超标事件之后,州府的官员就在用卡车给他们在 弗林特 的办公室的雇员成批地运送瓶装水。而那个时候(参见上文),弗林特 市政府声称“公众健康没有受到威胁”。

2016 年 1 月 22 日,两名 MDEQ 雇员被停职调查,涉及他们当时在弗林特所进行的水样抽检。2 月 5 日,其中一名雇员被解雇。

2016 年 1 月 25 日,杰纳西郡郡委会(Genesee County Commission)批准郡检察长 David Leyton 对此次危机展开调查。

后续情况多不表。基本上进入危机管理和收尾。美国人民喜闻乐见的大规模诉讼正在此起彼伏,施耐德正在四处灭火,而总统选举嘛……自然不会放过这个话题。

 

·总结

 

危机是深刻的,后果是严重的。铅一旦进入人体就无法排出,饮用水没有针对铅的「安全标准」——任何含量的铅都是有害的。此次污染之严重,用环境毒物学家 Mozhgan Savabieasfahani 博士的话来说,相当于 2003 年伊拉克战争刚结束时候伊拉克人民所遭受的铅污染量——因为现代铅污染主要发生在武器生产过程,而此次危机的严重程度也可以等效认为,弗林特的市民遭受了一次大轰炸。

铅中毒会导致儿童智力发育缓慢,最终会导致低 IQ、无法集中注意力、多动、更具攻击性。长期铅中毒的儿童成年后更容易导致犯罪、监禁、失业或长期依赖福利生活,因为他们的劳动和独立能力被严重损害了。铅进入人体后主要沉积在骨头、牙齿和软组织。弗林特 市民的铅中毒规模仍然在估计中,因为现在连检测所有人铅中毒程度的资金都是匮乏的,大量的筹款活动正在进行中,首要目标是排查所有儿童。但可以肯定的是,所有 2014 年 4 月之后喝过这个城市的自来水的人,都有铅中毒的危险,包括 8657 名 6 岁以下的儿童。预计的中毒儿童在 6000 - 12000 人之间。这些儿童的治疗、后继的教育(需要特教支持)、护理和成年后的必要的福利,都是一笔长期而沉重的开支。

我想起来,2016 年 1 月 18 日在安娜堡州长住所门口爆发的学生示威,一个女生带着哭腔的声音:“Children are going to suffer from this for the rest of their lives, that's criminal."(孩子们的整个人生都会因为水污染而受影响,你们这是犯罪行为!) 那股绝望和愤怒,隔着广播都能听得真真切切。

 

看美国政府对待弗林特水危机事件态度——不止是种族歧视

"Arrest Rick Snyder! Make him drink the water!"(逮捕施耐德!让他喝被污染的水!)

上图:安娜堡示威者。作为安村居民,第一次看到熟悉的街道有了不同的味道。

 

我在这场危机中,听了无数的讨论。大到州府这么漠不关心是不是因为 Flint 主要人口是黑人,小到 Flint 的两个居民在广播中争论出了这么大的事是不是还应该交水费。我听到了黑暗,我听到了光明。我听到了英雄的幕后故事,也听到了想举家搬迁却没钱成行的无奈。我听到了伤心绝望之句,也听到了乐观重建的决心。我听到了世间百态,也听到了一锤一锤对价值观的拷问。

作者:Forsoul Coz

来源:知乎

 

不止是对黑人的种族歧视,弗林特市和密歇根州政府的皮球也踢得不错,地方政府赖州府,州府赖地方政府。而且地方政府的资金实在是短缺,连全面替换全市的老旧铅水管的资金都没有。到底是被某些官员贪污了还是真的没有,这还真不好说,用美国人话就是上帝知道吧。另外,联邦政府也在降低这次水危机的严重度,这样就可以减少对该市的资金扶持了……

军费投入太多,财政不够,大家懂得~(反正弗林特黑人多)

 

看美国政府对待弗林特水危机事件态度——不止是种族歧视

 

有对比才有差距。

同样是用水问题,我国华北和西北地区水资源短缺,这是由地理因素和社会因素造成的。对此,我们规划并建成了南水北调工程。

1952年10月,毛泽东同志在视察黄河时提出:“南方水多,北方水少,如有可能,借点水来也是可以的。”这也是南水北调的宏伟构想首次提出。

1959年2月,中科院、水电部在北京召开了“西部地区南水北调考察研究工作会议”,确定南水北调指导方针是:“蓄调兼施,综合利用,统筹兼顾,南北两利,以有济无,以多补少,使水尽其用,地尽其利。”

1978年五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通过的《政府工作报告》正式提出:“兴建把长江水引到黄河以北的南水北调工程”

2000年6月5日,南水北调工程规划有序展开,经过数十年研究,南水北调工程总体格局定为西、中、东三条线路,分别从长江流域上、中、下游调水。

2012年9月,南水北调中线丹江口水库移民搬迁全面完成。

 

看美国政府对待弗林特水危机事件态度——不止是种族歧视

 

2014年12月12日,中线一期工程正式通水运行。

2016年1月8日10时南水北调东线台儿庄泵站开机运行,标志着东线一期工程2015—2016年度供水开始。

南水北调工程总投资5000亿。可以说全世界范围内,除了中国,没有一个国家的政府有能力投资完成这样的工程。

另外在2016年全国两会总理答记者问上,有记者问到:

据了解,现在有些地方的养老金发放已经出现困难,一些市县在靠贷款发放养老金。请问总理,中央政府是坐视不管还是准备为他们买单?

李克强总理是这样回答的:

你提的这个问题的确很尖锐,如实告诉你,确实有个别地方发生了养老金发放困难的问题,但这是一地之难、一时之急。中国现在实施的是养老金省级统筹,省级政府有责任、也有能力通过多方筹集资金,来保证养老金的发放,确有突出困难的,只要地方政府尽力了,中央政府是会给予补助的。这三年中央财政就拿了上万亿元,但有一条,地方必须尽职尽责,而且中央政府要督促养老金按时足额发放。

大家都有退休、都有需要养老的一天,这里我想做个安民告示,从全面长期来看,中国政府对中国公民保证养老金发放是没有问题的。我们去年养老保险收支结余3400多亿元,累计结余34000多亿元,我们还有全国的社会保障基金储备16000亿元没有动,同时还能够划拨国有资产来充实养老基金。所以可以肯定地说,老有所养不会、也绝不能是一句空话。

看了这篇文章,中国政府为人民服务的宗旨是不是一句空话,相信大家在对比中,已经有了进一步的了解。政府做的不好可以骂,但请大家在骂zf希望政府更好的同时,也能多看到只此一家的中华人民政府为全国人民群众作出的服务和贡献。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