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精英们抛弃了美国梦

尽管美国学童可能还要对国旗宣誓效忠,但人们已经不像从前那样向孩子们灌输对国家的热爱。这或许并非坏事,从对爱国主义有偏见的欧洲人的角度来看尤其是如此,但前提是,对民主程序和民主制度的重要教育不能随之打折。

 

美国精英们抛弃了美国梦

 

参考消息网3月21日报道英国《每日电讯报》网站3月12日发表题为《美国精英抛弃了美国梦——特朗普就是其所带来的恶果》的文章,文章内容如下:

到了这个周末,我们就应该能料到,一个幼稚的自恋狂是否会成为共和党提名的美国总统候选人。唐纳德·特朗普从未担任过公职,宣称将会沿着2000英里长的国界修起一道高墙,还强烈敦促美军犯下战争罪行,但他似乎即将顺利取得候选人资格。

 

毫无条理的愤怒情绪

 

曾经一度,共和党的潜在候选人当中有一大批才华横溢的政治新人。与十拿九稳的民主党被提名人希拉里·克林顿相比,共和党旗下的这批人发出了振奋人心的信号:他们的人生经历迥然不同,属于不同民族和阶层。民主党会推出一个没新鲜感、不太讨人喜欢、过于熟悉的面孔,共和党则拥有一些看似代表着未来的新星。

然后,特朗普出现了。他是个口出狂言的无知者,试图用恫吓和吹牛的方式在全国取得优势。电影《电视台风云》中的角色霍华德·比尔通过激起公众的愤怒和自怜来提高新闻节目的收视率,而特朗普传递的唯一信息正是比尔所代表的那种毫无条理的愤怒情绪。天啊,这招很奏效。

即便现在已经来不及阻止这个可怕的专横家伙,我们也必须知道为何会出现上述局面。否则,如果错误地解读这种现象,可能就会像该现象本身一样危险。令人困惑的是,与表面看起来相比,特朗普崛起的原因既大也小,既重要也不重要。它或许确实折射了公众的愤怒和沮丧,但这一情绪的诱因不是美国工人阶级和下层中产阶级遭遇到某种独特和前所未有的危机。许多选民对经济和社会状况的这种不满情绪在美国历史上并非绝无仅有。这对当代人来说并不陌生:美国工业萎缩产生的“锈带”和稳定繁荣局面的衰落都已持续了至少30年。如果民众当中真的骤然爆发了不可遏止的愤怒情绪,那并不是由某种奇怪和陌生的原因造成的。

 

利用各种不满和失望

 

当然,长期的愤慨可能骤然加剧,并以始料未及的势头增长。但是,我们更应该把特朗普看作投机的煽动者,完全是在利用自由社会必定会存在的各种不满和失望情绪,而不是把他看作敢于表达大众正当忧虑的救星。就像尖叫着“我气疯了,我再也受不了了”的霍华德·比尔一样,特朗普也利用了民众反复无常的态度。如同之前的许多蛊惑人心的政客一样,他尤其利用了人们对外来者的仇恨和畏惧心理,这些外来者包括涌入国境的墨西哥“强奸犯和毒贩”,以及将被他禁止踏入美国的外国穆斯林(想必就连埃及和约旦驻联合国代表都不例外)。当然,愤怒会引发愤怒:一次演变成暴力事件的示威行动迫使他取消了本周末的集会。

但是,如果不是各种各样的经济新问题导致了当前的特朗普热潮,那到底是什么原因呢?有观点认为,奥巴马丢脸的外交政策削弱了美国在全世界的影响力和领导地位,可能要为特朗普竞选口号“让美国再次强大”大获成功负有直接责任。这种观点原本似乎是有道理的,但特朗普公开标榜自己是孤立主义者,反对布什主义的对外干涉行动,认为美国的伟大完全在于国内民众,而民众大多仍然不愿看到有更多美军在中东阵亡。

他非但没有质疑普京的侵略行径,反而称赞其是“强有力的领导者”。他认为中国的威胁不在于日益扩大的军事力量,而在于廉价的出口商品,他想对这些商品征收关税。奥巴马总统如今可能在担忧自己留下的全球政治遗产(正因为如此,他才想把所有出了岔子的问题都归咎于戴维·卡梅伦),但美国选民很高兴他能不插手国际事务。事实上,马尔科·鲁比奥十有八九会吃亏,因为他支持布什特色的美国干涉主义。

 

自我批评成自我厌恶

 

那么,如果这不是由于经济困难,因为经济困难并不是刚刚才出现的;这也不是由于美国的对外影响力瓦解,因为大多数美国人对此根本不在意,那么到底是什么导致了大批选民群体造反?用特朗普的话来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有两件事值得一提,其中一件很重大,是普遍问题,另一件很小,是专业问题。比较小的一件与党内管理有关。在特朗普获得候选人资格导致选举惨败后,共和党必须仿效民主党的体制。按照该体制,成熟的党内领导层通过超级代表制度在很大程度上控制着提名人选。共和党必须要消除党内不和并恢复对提名人选的控制权,这件事将是毋庸置疑的。

比较耐人寻味的大问题有时会被错误地冠以“政治正确”的说法,但其实远不是计较用词不当那么简单。在人们的记忆中,国家荣誉和爱国主义曾经是美国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如今,尽管美国学童可能还要对国旗宣誓效忠,但人们已经不像从前那样向孩子们灌输对国家的热爱。这或许并非坏事,从对爱国主义有偏见的欧洲人的角度来看尤其是如此,但前提是,对民主程序和民主制度的重要教育不能随之打折。

美国人曾经就政府的运作方式和宪法的神圣原则接受严格教育。首先是小学反复强调的内容:政府有三个分支:立法分支制定法律,行政分支负责执法,司法分支解释法律。中学毕业前是公民教育,包括全面参与自选的政治模拟项目——参加选民登记,为一项法案展开游说,参与候选人的竞选活动。

除此之外,还要学习重要文献:《独立宣言》《宪法序言》《葛底斯堡演说》。所有这些都被视为融入这个全世界最伟大国家的开端。伴随知识而来的是责任感。呃,责任感尚未完全消失。不过,它遭到了许多特朗普支持者眼中的城市知识精英的无情打击。这些精英沉溺于国家负罪感:先是奴隶制,然后是种族隔离,对待美洲原住民的方式,还有美国军国主义。无论这种自我批评的理由多么充分,都已演变成了自我厌恶,使愤怒的选民感觉这不再是他们昔日所说的祖国。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美国 精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