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岩湿不湿身,到底关了女权婊们啥事儿?

女权婊们越来越嚣张了,俨然已经上升为一股政治势力,他们取得了议题设定的权力,并霸占了对错的标准。他们的嚣张,不仅仅是一群泼妇撒泼打...

 

柳岩湿不湿身,到底关了女权婊们啥事儿?

 

女权婊们越来越嚣张了,俨然已经上升为一股政治势力,他们取得了议题设定的权力,并霸占了对错的标准。他们的嚣张,不仅仅是一群泼妇撒泼打滚那么简单,我对他们的反感也不止于本能的不喜欢(否则在现实中离那些个货远点就完了),而是与一贯的思考和关注联系在一起的——我的意思是,女权婊的猖獗,作为一个社会现象而言,是非同寻常的。

值得注意的还有对立面的懦弱。无论出于何种原因,反感女权婊的,大有人在,但敢说出来的却很少。这助长了女权婊的嚣张,也同时说明了,权力是一种双向构建的关系。保持沉默,就是对女权婊“夺权”的纵容。

 

说你是受害者,你就是受害者

 

推柳岩下水的那个事,前因后果就不复述了,如果连这么热门的事件都不了解,说明你不是现代人,真不知道话,就百度一下吧。

平心而论,那是一件极其普通的事情,普通到连娱乐价值都没有多少,但就是这么个破事,活生生地被女权婊们炒成了热点,连续几天霸占热搜榜前端。这绝对不是经纪公司炒作的功劳,他们没那么大的力量。

女权婊们的切入点是中国人的婚礼陋俗和对女性的不尊重。这些批评,如果泛泛而论的话,是有些道理的,但具体到包贝尔这场婚礼上都不适用。有些地方婚礼上的胡闹的确是很不好的,伴娘往往是这些胡闹的受害者。但请注意,在绝大部分普通百姓的婚礼上,伴娘是新娘方面的朋友,与男方的家人和朋友都不熟悉,必须要承认的一个生活常识是,熟人和生人不同,开玩笑也好瞎闹也好,尺度在哪里,也是不同的。

包贝尔和几个伴郎想要把柳岩扔下水的举动,如果是发生在陌生人之间,可能会引起当事人的不舒服,但仍然不至于达到有伤风化的地步。何况,那是一群娱乐圈里的人,他们之间都是多年的朋友,那点小事,根本不算什么。贾玲的举动,也够不上什么挺身而出见义勇为之类的,不过是一块玩而已。事实上,那个片段在婚礼现场没有造成任何不块,柳岩也没跟哪个人甩脸子,一说一闹就过去了。据说,伴郎们后来自己跳进了游泳池玩水了。巴厘岛的泳池不是冰冷刺骨的临津江,跳进去玩挺享受的。

但女权婊不这么看,他们充分发挥了看见胳膊就联系到生殖器的想象力,说伴郎们之所以冲着柳岩去,是因为柳岩漂亮胸大,走性感路线,所以伴狼们觉得她轻浮好欺负,否则怎么不扔贾玲?总之,“我可以骚但你不能扰”的混蛋逻辑又出来。可是他们也不想想,贾玲多沉啊,不好抬啊。(好吧,这是抬杠玩的话,但开玩笑冲着漂亮的去,不过是人之常情而已,没什么好装孙子的。)

女权婊们还说,伴狼们一个个心怀鬼胎,想看柳岩浑身湿透的样子,穿着裙子,掉水里,不就走光了么?说得好像没人看过柳岩湿身的样子似的。不信看压题图。

我还看到有个女权婊说,哎呀,伴狼们把柳岩推倒,安全裤都露出来了,要是柳岩没有穿安全裤,那还得了?说的好像柳岩没穿安全裤啥样大家都没见过似的。谁特么没见过啊,柳岩怕你看了还是怎么着?人家就是靠这个吃饭的,不信看看下面这张图,百度一下你就能看到的。

 

柳岩湿不湿身,到底关了女权婊们啥事儿?

 

总之,女权婊们拼了命地要把柳岩打扮成一个纯洁的小白兔,定义成一个性骚扰的受害者,而且气势汹汹,说你是受害者,你就是受害者,柳岩自己说不是都不行。柳岩出来表态,说结婚是应该被祝福的,而不是被诅咒的,因为这个事给朋友造成困扰,很抱歉。女权婊们又炸了,说柳岩你是受害者你怎么能道歉?然后转向观众,看看,这狗日的世道把女性压迫成什么样了!哎呀,这可怎么得了!

有受害者就有加害者,包贝尔和他的伴狼团,排着队挨骂。包贝尔出来道歉了,但是,道歉没有触及到灵魂,通篇都是狡辩,所以没有获得通过。他们还盯着看,谁还没有道歉。

 

柳岩湿不湿身,到底关了女权婊们啥事儿?

看看这架势

 

到底怎么才算完?女权婊们也没说,大家只有等着看了。

 

柳岩是个心机婊

 

其实,要回应女权婊们的亢奋,也不难,关键节点在柳岩那里。那个时候她应该说,我们一群朋友在一起玩玩闹闹,挺开心的,关你们鸟事?我没有被骚扰,也不是受害者,你们都给我滚。

她要是这么说,包贝尔的围也就解了。遗憾的是,柳岩没那么说,那不是娱乐圈的逻辑,娱乐圈中人是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机会增加曝光度的。柳岩之所以选择以那样的方式回应,恐怕是离不开经纪公司的策划的。总之,柳岩接受了女权婊给她的定位,扮成了一个受惊的小白兔,说什么被推倒时“受到了惊吓”,所以大喊大叫——这就纯属瞎掰了,如果说“被吓了一跳”,还勉强符合生活逻辑。

柳岩的“道歉”其实是把包贝尔及其伴狼团给卖了,他们除了低头认罪,好像也没别的选择了。毕竟娱乐圈的人靠的是人气,女权婊的嚣张以及对立面的沉默都给人一种错觉,这就是民意,他们怎么敢得罪衣食父母呢?还混不混了?所以只好打掉牙往肚子里咽。

在这个事上,柳岩是最大的受益者。其实,包贝尔作为一个三四线的演员,也是受益者,但代价大了点,毕竟结婚是喜事,被骂成狗还不能理直气壮地还嘴,总是窝火的。

明星们的事用不着咱操心,咱还是接着说女权婊,分析一下他们的跋扈与无耻是咋回事情。

 

狐假纸老虎之威,狗仗豺狗之势

 

女权婊们同时有着两张相悖的面孔。

当他们把柳岩打扮成小白兔的时候,他们看起来也仿佛纯洁得像圣母玛利亚,保守得如旧道德的卫道士。他们担心柳岩走光,他们为柳岩穿了安全裤庆幸,如果不了解他们,你可能会以为这是一帮在电视上看见亲嘴的镜头就要换台的家伙呢。

 

柳岩湿不湿身,到底关了女权婊们啥事儿?

 

但他们显然不是圣母玛利亚,而是圣母玛利亚的反面。有个著名的女权婊特地写文章说,虽然他们的立场看起来像主张禁欲的,但其实并不禁欲。其实没必要强调,这大家都知道的,他们嚷嚷那么大声,想不知道都不行啊。

奇妙的是,他们能将这样的两张面孔合二为一,同时粘在脑袋上靠面的部位。这个在正常人看来简直是个无法解决的难题,对女权婊而言却出奇的简单,那便是他们的“我可以骚,你不能扰”的混蛋逻辑。一个女权婊引用了龙应台的话,重复的就是这个歪理,但龙部长就是龙部长,水平非一般女权婊可比,生生地把这个逻辑拓展成了“我有诱惑你的权利,但你有自制的义务”。

 

柳岩湿不湿身,到底关了女权婊们啥事儿?

 

聊到这里,我想问题的焦点已经不能停留在女权婊们是怎么协调两张脸皮的问题上了,而是变成了:他们的这种“我想放火就放火想点灯就点灯,但你既不可以放火也不可以点灯”的不要脸的劲头是哪来的?是什么给了他们心理上的优势,以至于他们认为他们的变态标准就是真理,其他人必须服从?

在包括此次柳岩事件在内的若干问题的发言上,女权婊们的姿态一向是极具侵略性的,惯于咄咄逼人,带着一股不加掩饰的宗教极端主义的气质,或者说邪教气质。就柳岩事件而言,尤其耐人寻味的是,作为一群把个人权利看得比天还大的家伙(不信就看看他们针对逼婚现象以及剩女话题的发言),他们怎么就敢如此肆无忌惮地介入私人领域(一群朋友参加两个朋友的婚礼,无疑是属于private的空间)并把自己的标准强加进去,逼迫当事人道歉呢?

说白了,女权婊自认为是高人一等的,是有评判他人的特权的。是什么原因让他们有这种感觉的?

关于这个问题,我曾经困惑过,觉得拿不准。我得感谢一个女权婊,ta的话给了我启发,大意是说,你看人家西方人,平时无论咋玩咋闹,婚礼上都是规规矩矩的。(这句可惜忘了截图,找不着了,随手截图是个好习惯)的确,西方人不总是文质彬彬的,但人家胡闹的时候放在毕业舞会上,放在结婚前的单身爬梯上,但不会放在婚礼上。

再联系女权婊们此次猛轰的中国人的婚礼陋习,就明白了:错不在闹,而在于顺序错了,跟西洋人的不一样。

再往远一点说,女权主义是西方的东西,是普世价值,是欧美白人的政治正确。举一例,去年9月,中国的国家元首访美,彭丽媛女士出席了联合国全球妇女峰会并发了言,与此同时,希拉里发推特对中国拘捕女权主义者表示“关心”。

 

柳岩湿不湿身,到底关了女权婊们啥事儿?

 

把这些联系起来看,大概就可以明白女权婊的嚣张打哪里来了,人家背后站着洋大人呢!柳岩湿不湿身,不关女权婊们啥事,人家只是找个有潜力炒热的点,借机布道,追着包贝尔们穷追猛打,其实是代表美爹给中国人上课,在中国传播普世福音。君不见,龙部长嫁了个洋人,就觉得自己有资格给同胞姐妹传授何谓幸福生活的秘笈了吗?至于对中国人婚礼陋习的批判,则是搂草打兔子,顺带强化一下“丑陋的中国人”的成见。

女权婊不是唯一一个自以为是的种群,在臭不要脸这方面,跟他们近似的还有公知和狗粉。公知说得多了,公知的爹是谁大家都知道,不多费笔墨,只顺带说一下狗粉。狗粉是一个由城市中产阶级组成的群体,把那些个货联接在一起的最重要的价值纽带之一“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的信条,但他们可以毫无心理障碍地在高速公路上拦截运狗车辆,对车主的财产权毫不放在眼里。何以如此?不过是他们自以为代表着文明:洋人也是爱狗的。

把分散的点联在一起,就可以看出门道了。女权婊们之所以如此猖狂,不过是狐假纸老虎之威,狗仗豺狗之势。本质上,女权婊是一群毫无主体意识的贱货。如此而已。

 

跟女权婊的斗争是一场严肃的斗争

 

昨天晚上,我在公号推送里发了一句,说想谈谈柳岩这个事,有没有想看的。大概收到200来条留言,大部分说想看,属于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有一位朋友说,被这个事吵糊涂了,想看我的分析;也有少部分人说,不要掺和娱乐圈的破事;还有人说,别了,不想看你挨骂。

如同我开头说的,如果仅仅是讨厌女权婊,在生活中远离这些个货就完了。但是,我之所以在那些烂人身上耽误时间,是因为我把这个现象看得很重。女权主义是公知思潮的一个分支,女权婊不单是一群令人讨厌的家伙,他们想要创造一种政治正确的标准,想要重构中国社会的价值体系。我把对女权婊的阻击视为跟公知斗争的一部分,视为跟汉奸哲学、买办主义斗争的一部分。

女权婊跟公知还烂,大体是一群心理不健康的货,极其恶毒,比如发明了“直男癌”这种带着明显诅咒性的词来定义他们不喜欢的人。我之所以说女权婊而不是女权主义者,不过是对他们的恶毒的一种回应。来而不往非礼也,好像谁不会骂人似的。

女权婊现象是一个更具迷惑性的话题。有些人既反公知有搞女权范儿,这大概是因为社会主义在妇女解放方面有着令人瞩目的历史成就,造成了妇女解放和女权主义之间的混淆。对那些女权范儿的左派,我暂时不想多说,我写过一篇《何谓人民的知识分子》,大概意思已经在那里了。

跟女权婊的斗争是一场严肃的斗争。我是不怕那些个泼妇骂街的,江主席教导过,他们声音高,我能做的,就是比他们声音更高。对那些厌恶女权婊却明哲保身不说话,或者明明认同我的话却摄于女权婊的淫威得连转发都不敢的人,我表示鄙夷。你们看着办。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