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脸书”带来数字殖民主义?

在数字环境下,殖民主义的表现始终存在。但是,网络上的殖民主义并非抽象概念。塑造新型帝国主义的网上力量不仅体现在脸书网站。

 

“脸书”带来数字殖民主义?

 

【美国《大西洋》月刊网站2月11日文章】题:脸书网站和新殖民主义(作者阿德里安娜·拉弗朗斯)

今天的帝国诞生于网络,这些帝国在现实世界中发挥着巨大作用。

 

“印度风波”

 

马克·扎克伯格这个礼拜过得不怎么好。

首先,脸书网站的“免费基本网”(FreeBasics)平台在印度事实上遭禁。然后,风险资本家、脸书董事会的高调成员马克·安德烈森对他的近50万推特关注者以下面的惊人评论宣布了上述消息。

“几十年来,反殖民主义对印度人民来说一直是经济灾难,”安德烈森写道,“为什么现在停止?”

然后,互联网就炸了锅。

安德烈森删除这条推文,道了歉,并强调他“百分之百反对殖民主义”,“百分之百支持独立和自由”。脸书首席执行官扎克伯格随后在脸书发帖,称安德烈森的评论让他“深感不安”,“完全”不能代表他的思维方式。

这场乱子使安德烈森遭到狂风暴雨般的批评,但他所做的联系———脸书的全球扩张与殖民主义———却并不新鲜。这或许有助于解释为什么扎克伯格感到有必要介入,而这又把我们带回到免费基本网。脸书宣称它是一个帮助人们上网的平台,提供移动网络的基础版本,人们可以不受流量限制地使用。

 

殖民主义特性

 

专攻后殖民研究的埃默里大学英语教授迪皮卡·巴赫里说:“我讨厌夹带殖民主义这种字眼,但很难忽视那种一脉相承的相似性以及可以辨认的DNA。”他在一封邮件中总结了脸书与殖民主义的相似之处。

1.像救世主一样驾临;

2.漫不经心地使用平等、民主和基本权利等字眼;

3.掩盖长远的利润动机;

4.找借口说部分传播总比没有传播好;

5.与当地精英和既得利益集团合作;

6.指责批评者忘恩负义。

在印度,免费基本网早就是公共辩论的对象,很多人正是因为那种殖民主义的弦外之音拒绝了这个平台。红迪网站的一名用户去年在一个有关免费基本网的平台上说:“我们对东印度公司已经犯下愚蠢的错误。绝不会有第二次了,哥们儿,绝不。”

麻省理工学院公民媒体中心主任伊桑·朱克曼说:“我认为,这个项目既有殖民主义色彩,又有欺骗性。它试图解决一个自己不理解的问题,但不需要理解,因为已经知道解决办法。这个解决办法在发达市场放缓的时刻方便地把脸书锁定为一个将来占支配地位的平台。”

 

有无商业意图?

 

在进一步讨论之前,让我们分析一下这场争论之下的两种相左的叙述。

脸书这样描述自己的意图:人类有使用互联网的基本权利。提供有限的使用远远好于完全不能使用。脸书不是被商业利益驱动,因为免费基本网版本的社交媒体甚至没有广告。此外,脸书不会过度控制人们的网络体验,因为尝试免费基本网的人有一半不出一个月就会付钱享受充分的上网服务。就像扎克伯格去年12月在《印度时报》评论版撰文所说的:“这怎么可能有人反对呢?”

但另一种说法是:当移动网络运营商允许某些公司在不收取数据费用的情况下提供部分上网服务,那么,这就给那些公司一种不公平的优势。免费基本网使脸书网站成为一个有太大影响力的看门人———影响力太大以至于与开放网络的基本原则相冲突。

此外,这么多人在尝试免费基本网之后很快就升级到全面的互联网服务,这难道不是粉碎了脸书网站不想通过这个平台扩大全球用户群的说法吗?

这一切都提出了免费基本网到底是为谁服务的问题,而这个问题可能进一步暗示脸书的动机。印度的应用软件开发者、新兴企业创立者苏门特·拉加文德拉在“媒介”网站撰文称:“如果你对印度‘最穷的’人有多酷感到敬畏,可别这样,因为这些人,也就是免费基本网的目标受众,根本不是印度的穷人!情况很明显,免费基本网最初的目标受众不是根本没上过网的最穷的印度人,而是学生和千禧一代,吸引他们的是免费上网。”

截至去年10月,印度最大的移动公司之一称,有100万人注册使用免费基本网。但是,脸书网站告诉印度最大的通讯社印度报业托拉斯,只有大约20%的免费基本网用户之前不上网。

 

新型帝国主义

 

在数字环境下,殖民主义的表现始终存在。但是,网络上的殖民主义并非抽象概念。塑造新型帝国主义的网上力量不仅体现在脸书网站。

以主要聚焦英语文献的数字项目为例。如果网络要成为新的亚历山大图书馆,成为人类所有知识的活仓库,那么,这就是个问题。绝大多数的维基百科页面是关于地球上相对较小的部分,这也是问题。比如,牛津互联网研究院2014年发表的一篇报告称,全世界有14%的人口生活在非洲,但只有3%的维基百科文章源于非洲。

那篇报告的研究人员写道:“这种不平衡的知识分布给生活在维基焦点地区的人带来空间唯我论者的风险。此外,中东、北非和撒哈拉以南地区也明显代表不足。在今天数字知识经济的全球背景下,这些数字缺失很可能产生重大影响和后果。”

再想想占支配地位的网上商业模式。公司把人商品化为用户,开采他们身上的数据,针对他们个人发布广告。巴赫里教授说:“在数字资本主义中———帝国主义的另一个阶段?———资本和公司给免费作保证。所以脸书能够声称永远免费。”

顺便提一句,脸书网站现在不鼓励使用“用户”一词,而倾向于使用“人们”。

2010年,“很多人”意味着脸书的四亿用户。后来,这个数字增至16亿人,其中绝大多数通过移动设备登录该网站。去年,脸书的市场资本总值越过3000亿美元大关。利润报表显示,脸书2015年的广告收入超过58亿美元,其中有80%以上来自移动广告。

人们常说,脸书已经在侵蚀互联网。所以,很容易看明白为什么因特网组织(Internet.org)改头换面成为免费基本网。旧名字听起来太像脸书网站实质的体现:一股占主导地位、甚至不可阻挡的力量,一家对公众上网施加巨大影响力的私人企业。

通信政策活动人士史蒂夫·桑本周在博客中写道:“这是一个令人不安的事实:在新兴经济体中,脸书早在因特网组织和免费基本网诞生之前很久就赢得了互联网。脸书成为事实上的互联网,因为它做的是互联网所做的最有用的事情:把人们联系起来。”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殖民主义 数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