殴打青年的法国当局卑劣又软弱

从巴黎恐怖袭击以来,法国政府宣布进入紧急状态,禁止集会游行。但是英勇的巴黎人民一直在用自己的方式与之对抗,从气候大会上的“鞋子游行”到现在的“黑夜站立”。令人感到遗憾的是,政府竟悍然开动了他们的暴力机器来对付青年人。面对冲突愈演愈烈的情形,有良心的社会人士站了出来,联名签署了一份谴责警察暴力与虐待,揭露政府对暴力的不作为甚至纵容的声明。

 

【原编者按】从巴黎恐怖袭击以来,法国政府宣布进入紧急状态,禁止集会游行。但是英勇的巴黎人民一直在用自己的方式与之对抗,从气候大会上的“鞋子游行”到现在的“黑夜站立”。令人感到遗憾的是,政府竟悍然开动了他们的暴力机器来对付青年人。面对冲突愈演愈烈的情形,有良心的社会人士站了出来,联名签署了一份谴责警察暴力与虐待,揭露政府对暴力的不作为甚至纵容的声明。

这份由三百多名学者、活动家和艺术家发起并签署的呼吁谴责了法国自紧急状态生效以来已经普遍化的警察暴力和虐待行为。大卫·布罗德英译。

 

殴打青年的法国当局卑劣又软弱

(图为法国警察对过路学生实施暴力,这张照片引发了舆论的愤慨,各国网友用PS进行了回击,图片来源:网络)

 

殴打青年的法国当局卑劣又软弱

(图为以Pose Ton CRS为标签进行恶搞的PS作品,图片来源:twitter)

 

自去年十一月政府宣布进入紧急状态以来,社会倒退、警棍治国的腐化速度便大大提高了。这个国家已经丢掉了它在向资本屈服时可能感到的一切拘束感——它所侍奉的资本跺着脚,毫无耐性地要剥削、消灭它想要剥削和消灭的一切人,无论何时,也无论何地。那些拒绝在它的淫威下滚动,随波逐流的人——那些为他们的尊严、他们的未来或仅仅是为他们的日常生活而战的人——正越来越多地被拉进裁判所,被当作恐怖分子来对待,并且,像固特异的工人一样,被判刑。与此同步发展起来的,是最系统的警察暴力。

在过去几周里,高中和大学的青年一直在为此付出代价,他们一直在经受着镇压——其暴力程度之烈,实在不可原谅。说真的,11月29日在共和广场抗议COP21(联合国气候变化会议)时被捕的那三百多人,还只是事情的先兆而已。自3月17日,当局用暴力把一群学生逐出托比亚克学院起,每一天,青年的动员都在面对越来越厉害的催泪弹的攻击以及警察的抓捕和毒打。在这种情况下,法国内政部长卡兹纳夫还好意思说为3月24日三名武装到牙齿的警察在毒打一名来自巴黎伯格森中学的年仅十五岁的学生时使用的暴力而感到“震惊”,真是虚伪得可耻。

 

一架可耻的机器

 

4月5日,一百三十多名计划在当天下午进行示威活动的高中生又遭到了CRS(防暴警察)和便衣警察的催泪弹袭击和殴打,甚至在抵达原定的巴士底狱广场之前,他们就遭到了逮捕。4月14日,前来镇压当时在巴黎进行的原本和平的游行的配备钢盔、警棍、瓦斯棍和防暴盾牌的警察是如此之多——当局甚至还用一架无人机覆盖了整个区域——以至于路人也感到奇怪,这……是警察在示威么?采取这样大力度的不止是巴黎;在南特、雷恩、里昂、蒙特比埃、鲁昂、卡昂、格勒诺布尔、图卢兹等地,情况也差不多。当然了,在马约特岛(印度洋上的一个法属岛屿)斗争的工人也遭到了同样的待遇。

在我们停止宽容这一切之前,还要发生多少次骨折和其他严重伤害,多少次住院和缝针,多少次闪光弹的刺激,多少次凌辱、威胁和逮捕(甚至就在学校门外直接逮捕),多少次羁押和审判呢?还要有多少起像马利克·乌斯金(Malik Oussekine, 他在1986年的一次学生抗议后被警察羁押并于这期间死亡)或雷米·弗莱斯(Rémi Fraisse,这名环保主义者在2014年一次民主示威活动上被警察投掷的闪光手雷杀死)那样的案件,当局会允许么?还要有多少起像阿敏·本图西(Amine Bentousi,2013年被警察射杀),或齐亚德·本纳(Zyed Benna)和巴努∙特拉奥雷(Bouna Traoré)(这两个年轻人2005年在逃避警察追逐的过程中被电死,这一事件导致了当年的郊区起义)那样的案件?劳动阶级的街区还要有多少日常发生的警察暴力——如果我们不结束这架罪恶、可耻的机器?

这样的暴力充分表达了对这些青年——早些时候,奥朗德也是把他们当作他的竞选计划的核心来说——的无限鄙视。殴打青年的当局是软弱且害怕的,他们同样的无能。他们知道这些年轻人的愤怒和团结正在那些只提供绝望、贫困和倒退的人面前增长。当局没有忘记青年可能对作为一个整体的劳动者施加的决定性的影响。在4月12日星期二那天,防暴警察“欢迎”前来与圣拉扎尔车站铁路工人聚会的学生的暴力得不可置信的方式——他们任意地逮捕他们——已经大声地说出了他们对学生与雇佣劳动者联合之前景的担忧。

如果某些政客——包括社会党那帮人——想结束“黑夜站立”的话,那么,政府就要试图利用依靠采用复杂手段,彻底封锁大众媒体来维持局面了。(这是不可能的。)因此,政府只好撒一点面包屑,同时容忍一些和往常一样的行动日——这样的行动日本身很少能给它带来压力。不管怎么说,这样千篇一律的行动日所能取得的程度远远不及这些坚定的青年,所以政府想在学校放假前赶紧用武力把他们打压下去。

不惩罚用警棍殴打示威者的行为本身就应该为暴力负责。我们必须毫不妥协地谴责这种反复发生的暴力;我们依然缺乏必要的基础,来进行全国性的抗议。迄今为止我们的立场只是地方的——在抗议确实发生的地方——要么靠政党、工会,要么靠其他形形色色的结社,甚至在像教师和学者那样的专业机构内进行——要打破omerta(拒绝作证,黑手党的沉默准则,这里的意思是迫于暴力一方的淫威不敢都出来谴责),这些是远远不够的。这里没有什么好相对化或限定资格的。是时候阻止那些没有任何可能依据的东西了——它们有的只是警察国家和CAC40(巴黎主要的股票指数)的原则的专断权力。是时候联合起来,终止这一切,是时候与大学生、高中生和工人一起行动,不仅为了反对不公正的法案,而且,更多地是为了一种不仅仅是幸存的生活而斗争了。

三百多名学者、艺术家、出版家、工会会员,活动家,健康专家等签署了这一呼吁。

最初的签署者包括:Jean-Claude Amara (Droits devant!) - Ludivine Bantigny (historian, Université de Rouen) - Emmanuel Barot (philosopher, Université Jean Jaurès/Mirail de Toulouse) - Eric Beynel (spokesperson for the Union Syndicale Solidaires) - Françoise Boman (doctor) - Martine Boudet (anthropologist, teacher, Toulouse) - Alima Boumediene Thiery (lawyer) - Houria Bouteldja (Parti des indigènes de la République) - Manuel Cervera-Marzal (political scientist, Université Paris-Diderot) - Pierre Cours-Salies (sociologist, Université Paris 8) - Thomas Coutrot (economist, Attac spokesperson) - Alexis Cukier (philosopher, Université de Strasbourg, CGT Ferc-Sup) - François Cusset (historian and writer, Université Paris Ouest Nanterre) - Laurence De Cock (historian and teacher, Paris) - Christine Delphy (sociologist, CNRS) - Cédric Durand (economist, Université Paris 13) - Simon Duteil (Union locale SUD-Solidaires Saint-Denis, ‘On Bloque Tout’) - Patrick Farbiaz (Sortir du colonialisme) - Eric Fassin (sociologist, Université de Paris 8) - Bernard Friot (sociologist and economist, Université Paris Ouest) - Isabelle Garo (philosopher and teacher, Paris) - Cécile Gondard Lalanne (spokesperson for Solidaires) - Nacira Guénif (educational sciences, Université Paris 8) - Eric Hazan (publisher) - Razmig Keucheyan (sociologist, Université Paris IV – Sorbonne) - Stathis Kouvélakis (philosopher, King’s College, London) - Olivier Le Cour Grandmaison (Université d’Evry Val d’Essonne) - Jérôme Leroy (writer) - Frédéric Lordon (economist and philosopher, CNRS) - Michael Löwy (CNRS emeritus research director) - Bernard Mezzadri (anthropologist, Université d’Avignon et des pays de Vaucluse) - Bénédicte Monville-De Cecco (regional councillor, Ile-De-France, Europe écologie Les Verts) - Olivier Neveux (art historian, Université Lumière Lyon 2) - Willy Pelletier (sociologist, Université de Picardie) - Jean-François Pellissier (co-spokesperson for Ensemble, regional councillor 2010-2015) - Irène Pereira (philosopher, Université de Créteil) - Paul B. Preciado (commissioner at documenta, Kassel/Athens) - Nathalie Quintane (writer) - Théo Roumier (signatory of the trade-unionists’ appeal ‘On Bloque Tout’) - Guillaume Sibertin-Blanc (philosopher, Université Jean Jaurès/Mirail de Toulouse) - Patrick Silberstein (publisher, Aubervilliers) - Siné (cartoonist) - Rémy Toulouse (publisher) - Enzo Traverso (historian, Cornell University) - Kevin Vacher (ESR national collective of precarious teachers and researchers) - Jérôme Valluy (political scientist, Université Panthéon-Sorbonne) - Nicolas Vieillescazes (publisher) - Rémi Virgili (CGT Finances Publiques) - Florence Weber (sociologist, Ecole normale supérieure) - Karel Yon (sociologist, CNRS) - Philippe Zarka (astrophysicist, CNRS)...

(王立秋/译,大卫·布罗德英译,英译文载:http://www.versobooks.com/blogs/2606-the-authorities-who-beat-up-the-youth-are-contemptible-and-weak。)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法国 当局 青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