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小林|2016:私企户数破2千万,投资却“开门绿”

数年中私营企业及 "民间 "投资增速明显回落的主因是市场变化。政府方面认为,“当前民间投资增速有所回落”,主因是“民营企业面临问题不是玻璃门而是没门”。这种说法不仅脱离实际、自相矛盾,且与体制内其他权威观点相矛盾。

【摘要:数年中私营企业及"民间"投资增速明显回落的主因是市场变化。政府方面认为,“当前民间投资增速有所回落”,主因是“民营企业面临问题不是玻璃门而是没门”。这种说法不仅脱离实际、自相矛盾,且与体制内其他权威观点相矛盾。这种不当观点,说轻了,是错判形势,使政府的改革脱离实际“空转”,贻误战机。往重了说,就要警惕是否有人想利用经济下行趋势搞“哀兵必胜”之术,重掀乌烟瘴气的“国进民退”之污蔑性舆论,再推农村“私有化改革”之荒谬主张,借机在城乡全面推进私有化、自由化,误导国家发展方向,引发经济/社会的全局性混乱,乱中谋利。孙子兵法曰:“善守者,藏于九地之下,善攻者,动于九天之上。”对此,为政者不可不查,以免授人以柄,弄得覆水难收,全局被动。】

夏小林|2016:私企户数破2千万,投资却“开门绿”

 

一、增长与结构

(一)2016年一季度私营企业及"民间"投资增速保持快速回落。

2016年1-2月份,私营企业固定资产投资11739.6亿元,同比增长11.3%,增速比上年同期回落7个百分点。同期,个体经营单位投资108.7亿元,同比增长20.6%,改变了去年同期负增长的状况。在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中,私营企业、个体经营单位投资占比总计为31.2%。另外,港澳台企业投资增长14.7%,回落2.2个百分点;外商投资企业投资增长6%,去年同期是负增长。

另,2016年1-3月份,“民间固定资产投资”53197亿元,同比名义增长5.7%,增速比去年同期回落7.9个百分点(见图1。其中,私企投资数据为1-2月份累计,因至5月5日立夏了,统计局仍未发布1-3月私企、国企在冬、春季的投资数据),比1-2月份回落1.2个百分点。其中,一、二、三产业民间投资增速分别回落16.4、5.6、10.4个百分点,降幅分别增加12.8、4.3、9.7个百分点。铁路运输业民间投资22亿元,同比负增长16.4%。民间固定资产投资占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的比重为62.0%。

 

夏小林|2016:私企户数破2千万,投资却“开门绿”

 

(二)2016年1-3月份规模以上私营工业企业增加值增速略有回落;利润略有回升;亏损企业增加。

2016年1-3月份,规模以上私营工业企业增加值比去年同期增长9%,增速回落0.1个百分点(见图2);外商及港澳台投资工业企业增长3.3%,增速比上年同期回落1个百分点。同期,私营工业企业实现利润增长7.7%,增速比上年同期上升0.9个百分点;外商及港澳台投资工业企业实现利润增长8.9%,增速比上年同期上升2.7个百分点。

2016年1-2月份,规模以上私营工业企业中亏损企业为34055个,增长5.2%;外商及港澳台投资亏损企业为17501个,增长0.4%。

 

夏小林|2016:私企户数破2千万,投资却“开门绿”

 

(三)2016年3月私营企业出口增速回落,进口恢复增长。

2016年3月份私营企业出口总值同比增长2.8%,比上年同期回落10.5个百分点;进口总值同比增长7.1%,上年同期为负增长。在出口、进口总值构成中,私营企业占比分别为43.8%、25.8%。同期,外商投资企业的进、出口均为负增长。

(四)2016年3月末小微企业贷款增速和占比提高。

2016年3月末,人民币小微企业贷款余额18.75万亿元,同比增长14.5%,增速比上年末高0.6个百分点,比同期大型和中型企业贷款增速分别高2个和5个百分点。2016年3月末,小微企业贷款余额占企业贷款余额的30.3%,占比比上年同期占比水平高0.6个百分点。一季度小微企业贷款新增9109亿元,同比多增2824亿元,增量占同期企业新增贷款的29.8%,比上年同期占比水平高4个百分点。

(五)2016年3月非公企业集中的中、小企业PMI仍位于收缩区间。

大型企业PMI为51.5%,比上月上升1.6个百分点,升至临界点以上;中型企业PMI为49.1%,比上月回升0.1个百分点,继续位于临界点以下;小型企业PMI为48.1%,比上月回升3.7个百分点,仍位于收缩区间。4月小型企业PMI继续下降。

(六)2016年一季度全国私营企业户数破两千万关口。

据国家工商总局数据,截至2015年底,全国私营企业为1,908.2万个。2016年一季度,私营企业增加100.3万个,同比增长25.5%。至此,中国私营企业突破2000万户关口,达到2008.2万个。在本届政府上任的2013年,积改革开放30多年之总量,全国私营企业才有1253.9 万个。

2015年底,全国个体私营经济从业人员实有2.8亿人,比2014年年底增加3102.1万人,增长12.4%。其中,第三产业个体私营经济从业人员增加最多,实有2亿人,比2014年年底增加2542.8万人,占增加总量的82%。

二、简评

(一)不同部门的冷、热数据失衡。

2016年一季度,占全国固定资产投资比重为62.0%的“民间固定资产投资”增速保持了快速回落趋势。一、二、三产业皆如此。这也基本反映了出私营企业投资的回落趋势。另外,2016年1-2月份,虽然 “国有独资公司固定资产投资额”增长140.8%,但“国有固定资产投资额”增长由正转负。至此,全国投资下降的严重问题在政府视野中突显。规模以上私营工业增长基本平稳。由于其基数大等原因,它在2016年1-2月份的亏损企业达34055个,增长5.2% ;其亏损额为304亿元,增长2.8%。私营亏损企业个数是国有亏损企业(1308个)的约26倍,其亏损额是国有企业的约2.4倍。外商及港澳台亏损企业为17501个,是国有亏损企业的13.4倍。私营企业出口增速回落10.5个百分点,进口恢复增长。非公企业集中的小微企业的贷款增速和占比继续提高。3月份非公企业集中的中、小企业PMI位于收缩区间。

另,国家工商总局数据显示,2016年一季度,中国私营企业突破2000万个的关口。于是乎,私人创业热火朝天,“再创历史新高”,前所未有的政绩图景跃然纸上。但这种数据与统计局的相关数据形成了一些较明显的冷、热反差。如私营企业户数持续巨量增长,但其固定资产投资却持续大幅下滑,等等。当然,国家工商总局对新增私营企业已开始增加了一些结构性分析,如指出其已纳税企业仅占50%多等,但深度还不够,难以弥合其与全国经济普查相关数据的矛盾(参见作者《统计局、工商总局同期非公经济数据为何矛盾?》,及《非公“僵尸企业”可能全国数第一》)。这就仍然难免他们对私营经济发展状况过高评估的现象发生。

总起来看,目前国家工商总局对非公经济发展现状是相当乐观的,并以此判断上报。这种判断还影响到该机构的其它一些相关判断。例如,在乐观评估私营经济状况的背景下,他们的课题组甚至在一份关于混合所有制的报告中振臂高呼,要利用私人资本“推动垄断行业的改革,改变公有经济‘一股独大’的格局”(2015年12月国家工商总局企业发展与宏观经济课题组《全国混合所有制经济发展研究课题报告》)。这种荒唐主张的实质,就是要消除国企中的国资“一股独大”。作为国家公司法的重要执法部门,国家工商总局的人似乎忘记了,按照公司法确定的规则,没有“一股独大”,哪里还有国有及中、外私人的独资企业、控股企业存在!实际上,这种早就受到批评,近两年来其他有关部委都不再继续使用的过气的错误说法,属于典型不专业的政策主张,且有违2015年9月13日发布的《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指导意见》。这份重要文件可是主张国资可以独资或控股经营国企的。如果像国家工商总局课题组所主张的那样,消灭了公有经济中国资“一股独大”的“格局”,那不是把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国企可以独资或由国资控股经营的重大决策抛到九霄云外去了?!国家工商总局是真想这么搞吗?天知道。反正我们看到的是,这份公开发表的报告情真意切地表示,“希望【该】研究成果和建议能为下一步推进全国国有企业改革提供参考”!

(二)三大政策强心剂。

2016年一季度私营部门应该是被注入了三大政策强心剂的。这就是两会期间总书记的有关讲话,及政府工作报告和十三五规划纲要中有关发展非公经济的规定。这些政策内容的背景之一,则是2013-2016年各种形式的多如牛毛的关于发展非公经济的政策出台。其中,包括2015年四季度国家发改委、全国工商联召集800余个实力派非公企业的管理层开会,号召“八百壮士”们积极投资。

这些举措的总体效果如何呢?

(三)私人部门投资持续大幅回落显然是个突出问题。

起码,当下的公开信息让人们看到,一些饶有兴趣的敏感现象出现了。如5月份已经“立夏”了,国家统计局也未发布私营企业1-3月份固定资产投资数据;其还和国家发改委一样(或反过来说,发改委和统计局一样),在描述一季度固定资产投资状况时,在涉及占比达60%以上的民间投资时,谨慎而有选择地回避了累计同比口径下私营部门投资增速持续、大幅下降的问题。当然,对于今年一季度私营企业增至两千万个以上,投资却“开门绿”的矛盾现象,至今也没有哪个政府部门出来予以解释。

但是,私人部门投资下降显然是个大问题。这种事情在2016年1-2月份 “国有固定资产投资额”也由正转负的背景下(但“国有独资公司固定资产投资额”增长140.8%),更是不容回避了。而且,已有迹象反映,与之相应的就业、收入增长可能也要出状况了。

于是,在这些情况的映照下,关于中国冒出来2000多万个私营企业的数据也不那么亮丽,或让有关公务员底气十足了。于是,“国务院总理李克强5月4日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对促进民间投资政策落实情况开展专项督查,着力扩大民间投资……会议指出,民间投资是稳增长、调结构、促就业的重要支撑力量。当前民间投资增速有所回落,必须采取有力措施,推动相关政策落地,进一步放宽准入,打造公平营商环境,促进民间投资回稳向好。会议决定,在各地、各有关部门对政策落实开展自查基础上,国务院派出督查组,围绕国务院2014年出台的关于创新重点领域投融资机制鼓励社会投资的相关文件落实情况,选择部分地区进行督查,同时开展第三方评估。整改存在问题,克服不作为现象,完善鼓励民间投资政策,尊重和维护企业市场主体地位,弘扬企业家精神,激发民间投资潜力和创新活力。”(中国政府网:《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2016年5月4日)》)会议还决定,要进一步大力推动城市私人资本下乡,“推动农产品销售创新和农业结构调整”。(2016年5月5日澎湃网:《李克强:民营企业面临问题不是玻璃门而是没门》)。当然,这之前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已提出,要“鼓励民营企业扩大投资、参与国有企业改革。”

只是,正如我近几年来在若干份非国有发展报告中所分析的那样,国家基础数据和以往的政策日程显示,这种“当前民间投资增速有所回落”之说恐怕是轻描淡写,有些脱离实际了。因为,私人部门固定资产投资在略有起伏中走下坡路已延续多年(参见作者《私企投资创2009年以来最大降幅--2014年非国有经济发展报告》、《回避私企“僵尸”、调结构是误国误民 --2015年非国有经济发展报告》等),且目前推出的许多解决方法都是原已使用过的,效果并不明显。过去的两年中,政府在全国大力推进的PPP就是一大事例。2015年国家发改委研究所曾有分析报告说,当时已实行的为数不多的PPP项目,多数也是“伪PPP”。私人部门在铁路投资明显下降则是另一典型案例。在这两个重要的改革项目上,数年来政府是花费了不少精力的。

(四)私人部门投资回落主因是市场变化,而非“没门”。

问题到底出在哪里?来自国务院的最新权威回答是:“民营企业面临问题不是玻璃门而是没门”,且这种“没门”问题主要是制度不完善造成的。当然,国有企业也对此负有相当的责任,等等。(《李克强:民营企业面临问题不是玻璃门而是没门》)

这种把私人投资大幅回落原因归结为现行政治/经济制度(包括国有企业)的总体判断,立即受到武汉市“阿波罗”网友在事实和逻辑上的提问:“统计数据表明,近年来,民营投资在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中所占比重超过60%,民营经济对GDP贡献超过60%,民营经济为全社会创造就业岗位占到80%以上!!!却不能自由投资准入!!”直言之,这就是网友在说政府方面的观点不能够自圆其说,自相矛盾。

不久前,即 2016年3月初的两会期间,习近平更是有针对性地严肃指出,“我国非公有制经济从小到大、由弱变强,是在我们党和国家方针政策指引下实现的。长期以来,我国非公有制经济快速发展,在稳定增长、促进创新、增加就业、改善民生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非公有制经济是稳定经济的重要基础,是国家税收的重要来源,是技术创新的重要主体,是金融发展的重要依托,是经济持续健康发展的重要力量。”既然如此,非公经济都有些 “莺歌燕舞”了,且其中的私营企业还刚刚突破了2000万户的关口,怎么一下子就“投资没门”,从九天之上落入九地之下了呢?这是不是也是一种矛盾呢?

当然,说中国有少数地方有少数私人投资者或私营企业投资“没门”,这种现象可能是存在的。一些国有企业包括央企等也遇到过这种情况,乃至痛失赚钱的机会。但原因一定要具体分析。因为,其投资“没门”可能是没理,也可能是有理。但如果把这种缺乏具体分析,缺乏整体性“大数据”支持的认识提升到全国层面,颠倒了“个别和一般”、 “局部和全局”的关系,或不能够正确区分“一个指头和九个指头”的关系,把“没门”说成是私人部门投资面临的全国性大问题,以少数极端案例代表全局情况,大张鞭伐,并贬损国有企业,这个话就说大了,说偏了,且有否定之前多届中央、政府,及本届中央、政府在这之前取得的改革、发展成绩之嫌疑。而刚刚发布全国私营企业发展“再创历史新高”信息的国家工商总局,又当 “情以何堪”?

再说了,(1)金融危机之前,私营部门投资多年连续超高速增长,难道那时候许多敞开的“门”,到本届政府时期,特别是在近期都突然关闭了?(2)今年1-2月份 “国有固定资产投资额”同比增速大幅回落,从去年增长11.5%变为今年的负增长12.1%,其原因也是“没门”了吗?

所以,这种 “没门”说法的片面性太大。(1)轻者,错判形势,使政府的改革脱离实际“空转”,贻误战机。(2)重者,警惕有人利用经济下行趋势搞“哀兵必胜”之术,重掀乌烟瘴气的“国进民退”之污蔑性舆论,再推农村“私有化改革”之荒谬主张,借机在城乡全面推进私有化、自由化,误导国家发展方向,引发经济/社会的全局性混乱,乱中谋利。孙子兵法曰:“善守者,藏于九地之下,善攻者,动于九天之上。”对此,为政者不可不查,以免授人以柄,弄得覆水难收,全局被动。

实际上,许多经济分析已经表明,金融危机以来的这些年,国内GDP和各经济体投资下降的主要原因,可能还是要到国内外市场变化中去寻求,市场可是发挥 “决定作用”的因素。这种市场作用对于中国和所谓“自由开放”、“机会平等”的OECD组织的国家,可能都是一样重要的。所以,各经济体(含私营企业)投资的出路在于等待、寻求、创造市场需求上升的机会,而非要政府到处去搞私有化、自由化、“小政府”。如日本国内经济下行波动多年,并被一些美国文人污为“僵尸经济”多年,也没有见其政府“病急乱投医”,去推动城市巨量工商私人资本下乡“调整农业结构”,大量消灭“以家族劳动力为主体的个体经营农户”,以实现美式的大农场模式来提升经济。

所以,目前再片面地强调“简政放权”+“全民双创”,甚至是借此强化城乡的私有化进程,可能就是一种“市场迷信”+“产权迷信”的表现,也是一种偷懒的表现。极而言之,如果像无政府主义者那样,让政府总览起全部问题的责任,捶胸顿足地“自虐”到极致,从而把政府自身、国企和农村集体经济都给灭门了,让近十亿人自寻门路,让私人资本“自由竞争”和压榨老百姓,市场需求或投资可能也上不来。叶利钦时代的俄罗斯就是一个近似的大国的灾难性案例。当然,这里也需要说明一下,如果心胸开阔、统筹兼顾、辩证地处理“简政放权”+“全民双创”问题,还是有一定道理的。

至于是否应从美国供给学派的概念、逻辑和价值立场来认识、讨论国内市场、投资等变化和对策的问题就不提了。这个在美国早已陈旧、千疮百孔和衰落的东东,从美国总统里根开始到现在几十年了,大部分时间都不被美国人普遍看好,在中国就能够“化腐朽为神奇”了么?有的年轻学者都“考证”出来了,美国那位供给学派的里根总统,也是说供给学派、干凯恩斯主义的“两面人”。当然,他给富人减税、穷人加税,及削弱工会、减少穷人社会福利等做法,也还是供给学派从西方经济思想史中检出来的早就腐烂发霉的老旧主张。萨缪尔逊曾就此问道:你们将如何保证富人会拿减税所得,去投资和给工人加工资,从而增加就业并改善需求,增加宏观经济稳定?这个问题供给学派是回答不了的。反正,从那以后,美国经济下行的波动、失业、工人实际收入水平下降和贫富分化是有增无减的了。这种美国式的情况,是否也会在中国出现一部分,有待观察。

(五)“放、管失衡”到底什么办?

国家工商总局认为,在私营经济快速发展的大好形势下,全国市场“信用监管机制初见成效”、“各类经济违法违章案件总量和案件总值继续减少”。但他们也承认,“损害消费者权益行为高发”、“网络违法行为持续增加”。

进一步超越国家工商总局的职能视野,我们还看到,近年来,在市场自由度、私营经济快速扩张的同时,因一些私营业主(含“皮包公司”)唯利是图,金融、医疗、药品、食品、生产安全、劳资冲突、国有单位混改、腐蚀干部等方面的恶性案件或不断出现,或数量有所增长,影响则是越来越恶劣。近日“魏则西案”再次暴露的私人资本与公立医院 “混合”在全国造成了什么恶果,这还不值得体制内那些主张公立医院混改者,及大量发展私人医院者好好反省吗?推而广之,国有企事业单位的混改在这方面是不是也应当触类旁通,提高警觉,要眼睛向内为主挖潜力呢?

同时,这类事情也提示我们,目前为止,政府对于“放、管平衡”原则的落实情况并不好。放、管失衡现象突出,在一些领域还有愈演愈烈的趋势。有的人言必称欧美。但是,这些人知道吗,OECD有关专业研究指出:“事实上,市场自由化通常要求建立新的、复杂的监管体系。私有化一般意味着更多的监管,而不是相反。……在某些国家,监管成本达到GDP的10%或者更多。”“取其精华, 去其糟粕 ”。这种欧美的好东西,中国有关机构什么时候才能够真正学到手呢?体制内又有几个人在认真琢磨、算计,如何统筹兼顾地在13亿人口的信息量大国搞好这件事儿呢?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私企 投资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1605/280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