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略上战胜中国--美国重返亚太的根本目的

真正核心与要害的问题是,现在的中国似乎无意于抗拒抗衡美国的“重返亚太”战略。这也完全可以理解。因为现如今的中国十分醉心于同美国“不冲突、不对抗”的“合作共赢”,也十分醉心于同美国加强联系,过“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夫妻”生活。既然大方向、大政策如此,指望中国对美国的“重返亚太”战略说“不”,实在就有点强人所难了。

 

战略上战胜中国--美国重返亚太的根本目的

 

【摘要】真正核心与要害的问题是,现在的中国似乎无意于抗拒抗衡美国的“重返亚太”战略。这也完全可以理解。因为现如今的中国十分醉心于同美国“不冲突、不对抗”的“合作共赢”,也十分醉心于同美国加强联系,过“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夫妻”生活。既然大方向、大政策如此,指望中国对美国的“重返亚太”战略说“不”,实在就有点强人所难了。

 

美国“重返亚太”的战略本质是什么,根本目的又是什么,这是一切关心国际政治、关心中国安全的人不能不思考和不能不回答的问题。

有的人把美国的“重返亚太”看成是战略上的收缩。他们认为,冷战结束后世界向多极化方向发展,美国想独霸世界,力所不能,世界在向多极化方向发展。面对全球多个新兴大国的崛起,美国只能收缩战线,集中精力与资源确保要津与要害。在这些人看来,“重返亚太”就意味着美国要放弃中东、放弃非洲,放弃拉美,某种程度上还要放弃欧洲,这是美国霸权走向衰落的一种反映,他们认为,实施“重返亚太”意味着美国的力量将越来越弱而非越来越强。

我们说,这种看法,不过是书呆子们根据书本文字与课堂讲义所进行的逻辑演绎,他们热衷于美国衰落说,把一切国际战略现象都与此挂钩联系,“重返亚太”自然也不能例外。但可怜的是,这个“理论”与实际根本不沾边,只不过是一些人的“理论”呓语罢了。

还有的人把美国的“重返亚太”看成是美国在战略上的调整。他们认为,现如今全球政治与经济重心已经向亚太地区转移,并为此列举一大堆经济与发展数据,试图说明欧洲的中心地位已不复存在,二十一世纪是亚太的世纪。于是乎,全球战略上的重心当然也转移到亚太地区,美国因之也做了相应的调整,也把自己的战略重点转移到亚太地区了,这是必然的也是正常的。

我们说,这种说法只看到了表面与皮毛,这是对重大战略问题的表象式描述,好像如果亚太不是全球经济与政治重心,美国就不会做这样的调整一般。所以,这样的描述说明不了实质,更没有指出这一战略调整的核心指向与根本目的。

还有的人对美国“重返亚太” 的战略根本不予承认。这些人说什么,美国从来就没有离开过亚太,何来“重返”一说?他们认为,美国方面之所以弄出“重返亚太”这一名号,不过是国内政治的需要,为此进行忽悠与炒作。这些人对美国轰轰烈烈正在进行的“重返亚太”的行动视而不见、听而不闻,采取一种可怜的鸵鸟政策。

不用说,这显然是一些缺少起码战略悟性与理解力的人的想法,这样想法既浅薄又可怜。但遗憾的是,想要这些人有一个起码的战略觉悟还真不大容易,大概得让他们从国际关系与军事战略基本的ABC学起才行。

既然上述说法都不正确,那么,美国“重返亚太”的战略本质到底又是什么呢?

笔者以为,美国“重返亚太”的战略本质在于,这是美国新一轮的战略扩张。

扩张是一切霸权的本质属性,也是美国的霸权的本质属性。自美国立国以来,美国就一直处在不断的战略扩张之中,从东海岸扩张到西海岸是一轮大扩张,从北美扩张到中南美直到夏威夷、菲律宾是一轮大扩张;从一战开始到二战结束又完成了一轮大扩张;冷战结束完成了一轮空前的战略扩张。现在,美国又要开始新一轮的战略扩张了,这个新一轮的战略扩张就是这个冠以“重返亚太”名目的战略。

那么,这轮战略扩张的具体内涵是什么呢?当然,对这个问题,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理解,笔者的而理解是:

第一,要空前加强和极大改善美国在亚太地区的军事战略地位

首先是加强美国在这个地区的军力。据此人们可以看到,大量现代化的美军在源源不断向这里开进部署;其次是攫取更多的战略立足点,比如重新进驻菲律宾的五个基地,正在打金兰湾的主意等;最后是控制一切战略上的要津要地。亚太地区有着世界上许多至关重要的海峡,如马六甲海峡,龙目海峡,巽他海峡,望加锡海峡等,还有众多极具战略意义的岛屿岛链,如台湾岛,马里亚纳群岛、安达曼——尼科巴群岛等,所有这一切战略上的要津要地,美国统统都要将其置于自己的绝对控制之下。

第二,要将更多的国家置于美国的战略领导之下,驱使他们服务于美国的战略扩张

美国“重返亚太”的第二个要义,是要在战略上领导更多的国家,使之围绕美国的指挥棒转。须知,借助并驱使盟国的资源与力量,历来都是美国最基本的战略策略,在中国古代,这叫“趋虎吞狼”之计。自实施“重返亚太”战略以来,美国加大了动员和组织盟国力度,加大了拉拢中立国家和战略边缘国家的力度,因此,现在人们已经看到,日本、印度、澳大利亚等国的战略潜力正在得到释放,给以美国为核心的战列体系提供着越来越多的能量支持。应该说,释放日本的战略与战争能力,拉拢、扶持并利用印度的战略与军事能力,释放并加强澳大利亚的军事力量,这是美国“重返亚太”整体大战略的一部分,也是美国出于霸权需要所做的一个“非常正确”的选择。

第三,升级以美国为核心的力量体系,打造一个亚洲版的“北约”

美国之所以能够取得冷战的胜利,“北约”组织功不可没,这是一条相当重要的历史经验,美国的战略家与政治家不可能忽略这一法宝。所以,尽管冷战结束了,北约并没有淡化,也没有削弱,而是得到了进一步的加强。在亚太地区,类似北约这样的组织事实上还不存在,这是美国所不能允许的,也是重返“亚太战略”也不能允许的。因此,自从提出“亚太战略”以来,美国就一直在极力打造这一亚洲版的“北约”,力图通过各种经济与政治形式,将日本、韩国、澳大利亚、印度、菲律宾、新加坡等国捏合在一起,从而组成强大的力量集团,给战略对手施加以强大的战略压力。同时也为集团内部各小国支起一张庞大的保护伞,使其在这张保护伞下有恃无恐、敢于向强大对手发起勇敢而无畏的挑战。配合美国的行动,日本安倍政权发起了价值观外交,声称要打造一个什么“价值观同盟”,其实质就是为美国主导的亚洲新北约张目。在美国及日本的共同努力下,这一强大的军事战略集团不久就将诞生,不但将包括上述国家,可能还将包括越南、缅甸、以及中国的台湾等。

综合以上三个方面可以看出,美国“重返亚太”,其战略实质是强有力的扩张,相比如冷战后北约大规模东扩,这一论扩张无论是规模还是质量也都毫不逊色。

那么,美国这一扩张的根本目的又是什么呢?

目的很清楚,因为在美国看来,一场争夺世界第一的战略大博弈已经拉开了帷幕,不管这是不是新冷战,但都事关美国霸权的生死存亡,如果美国失去世界第一的宝座,美国的世界霸权地位也将不复存在,美国所主导的世界秩序也将不复存在,连同整个西方的世界地位,都将一并颠覆。所以,这场新的大博弈,其激烈、艰苦与漫长,甚至将超过曾经的冷战。对此,美国的政治家与战略家有着十分清醒的认识。也就是说,美国就是要通过实施“重返亚太”战略,打赢这样一场空前的战略争夺战,而这个战略对手,无疑就是中国。在战略上战胜中国,这就是“重返亚太”战略的根本目的。

为着这样的目的,美国就要为自己的“重返亚太”战略找到足够冠冕的理由与堂皇依据。美国绝不会说这是为了霸权自己的利益,而一定说是为了亚洲乃至世界的和平与发展、稳定与安全,因为只有这样的理由才足够高尚、足够圣洁,美国就是要将这些大帽子高高戴上,将这等正义鲜亮的旗帜高高举起,把自己打扮得如同救世主一般。其实内里不过就是一个自私自利的婊子,这一点,地球人都知道。

为着这样的目的,美国必须把“中国威胁”渲染、炒作到空前的程度,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拉弄凝聚那些三心二意的国家,才能为美国的军舰飞机横行亚太遭到合法性依据,才能让美国大兵在驻在国奸淫妇女等罪恶行为免遭审判驱逐,才能映衬出山姆大叔行侠仗义现代战略佐罗的伟岸形象。也只有这样,才能把中国押上战略审判台,成为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应该说,在这方面,美国一直做得不错,现如今中国已经在舆论上被美国判刑,有关“中国威胁”这样的战略舆论,美国方面的准备十分充分也十分到位。

同样为着这样的目的,美国必将对中国发动一波又一波的战略攻势,发起一次又一次的战略围剿,为此要在中美之间寻找并制造更多的“分歧”,以这些“分歧”为抓手为立足点,在战略上围剿中国,取得一个又一个显性或者隐形的胜利,从而为更大的乃至最后的胜利奠定良好的基础。积小胜为大胜,由量变到质变,战略博弈从来如此,从来没有一战定乾坤、一招决胜负的。在这方面,美国经验丰富、手段老辣,对于其中五味的可谓烂熟于胸。

也还是为着这样的目的,美国的“重返亚太”战略必须还是一项综合性的战略。军事先行是美国战略的一贯特色,但美国从来不搞单打一,从来都综合运用政治、经济、文化等各种手段,并以各种方式齐施并进。“重返亚太”战略也是这样,军事战略先行,经济政治随后跟进。现在,TPP已经进入到具体操作阶段,今后还将有更大的举措出台。笔者曾经说过,不要低估美国的战略设计与筹划能力,这历来是美国的强项。世人往往被美国国内的民主争斗与某种乱象所蒙蔽,以为这就是美国。这真是一种惊人的误解,其实,在对外战略上,美国的整体性与连续性都堪称典范,甚至比冷战时期的前苏联还更优秀。至于中国,笔者以为,与美国根本就不在一个水平线上。

因此,美国实施“重返亚太”战略并不意味着放弃欧洲,也不意味着美国会放弃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而只是要调整美国在世界各地的行动,使之服从和服务于主战略,聚焦于主战场,这就是美国为什么在“重返亚太”的时候,还设立非洲司令部,加强在非洲的战略攻势;这就是为什么奥巴马急于同古巴和解与古巴和解,并非是美国良心发现,而是围绕主战略进行战略大调整的一个小步骤。

这也意味着,在美国在“重返亚太”框架下,美国不会允许中国控制南海,更不会允许中国打开第一岛链冲进太平洋。中国一切扩展其战略安全边界的努力,如试图收复台湾、钓鱼岛以及建立海外基地等,都将遭遇美国强有力的打压狙击,中国的“一带一路” 战略也难免这样的厄运,中国的发展及中国正当的战略权益都要被美国视为战略扩张与巨大威胁,这是美国战略逻辑下的合理结论。

这也映射出美国全球战略的新蓝图,这一蓝图就是,以“重返亚太”战略为核心,同时在欧洲利用北约以及新老欧洲对付俄罗斯在中东与中亚,扶植沙特、土耳其等盟友力量对付ISIS;而美国则以主要资源与精力对付中国。看来,美国在上个世界六十年代冷战时期的“两个半战争”战略又僵尸还魂了。也就是说,美国已经做好了同时对付中俄的战略布局。

当然,不能不承认的是,就现在情况来说,美国“重返亚太”战略目前仍然还处于初级阶段,也就是布局布势的阶段,今后还要发展深化,在完成第一阶段后进入第二、第三阶段,未来的变化发展还将加更复杂、更加惊心动魄。

据此,展望未来,中国周边的一系列地区“热点”“焦点”就只能越来越激化,而美国的介入与干涉将越来越多、越来越深,中美之间的“分歧”也将越来越多、越来越深。在这种情况下,指望中美之间能够解决“分歧”,是痴心妄想;指望中美之间能够管控“分歧”,同样是痴心妄想。美国所插手的地方,从来都要战火连天、弹痕遍地,亚洲太平洋地区将迎来多事之秋,将出现激荡不已的严重局面。而美国将再次坐收渔利,谋求美国战略利益的最大化。

同样,在这种的背景下,想同美国建立什么“新型大国关系”,完全是与虎谋皮、水中捞月。美国是中国崛起最大的战略威胁,稍有一点战略头脑的人,都应该有这样一个清醒的认识。

接下来最后的问题就是,有没有让美国这一战略归于失败的可能呢?

我们说,这种可能性完全存在。但这种可能性不像某些中国人那样,基于美国换届换总统的幻想,以为下一届美国新总统上台,有可能自动废止这个“重返亚太”的战略。笔者以为,这种可能性根本不存在,某些中国的“专家”、“学者”向中国人灌输这等战略迷幻药与致幻剂居心十分不良,做法也十分可恶。要想美国“重返亚太”归于失败,不能指望霸权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而只能做长期的坚决与艰苦的斗争,需要准备这样几个必要的条件:

一是建立强大的联盟体系。现实的办法是以大陆同盟对抗美国为核心的海上同盟,有关这一点,笔者在以前的相关文章中已经做了很多阐述。否则,以中国一国之力,抗拒抗衡以美国为核心包括美日印等国在内联合力量,独力难支。不要以为有朝一日中国的国力会超过他们的总和,这种指望就像指望人类大同一样遥不可及。

二是要推动世界战略力量的大体平衡。推动世界的多极化发展,改革国际政治经济秩序。现如今世界战略力量对比严重失衡,所谓多极化仅仅停留在纸面,而所谓的国际秩序,不过是美国主导下的霸权秩序,这样的秩序没有较大的变化,中俄等国在战略上总体被动的情况就不会改变。

三是中国要有自己针锋相对的对应战略,而不能对美国“重返亚太”战略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像一些“专家”、“学者”一直所教唆的那样,“淡定”、“淡定”再“淡定”,什么事都“淡定”了之。

但是,上述这些都是笔者的想当然。真正核心与要害的问题是,现在的中国似乎无意于抗拒抗衡美国的“重返亚太”战略。这也完全可以理解。因为现如今的中国十分醉心于同美国“不冲突、不对抗”的“合作共赢”,也十分醉心于同美国加强联系,过“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夫妻”生活。既然大方向、大政策如此,指望中国对美国的“重返亚太”战略说“不”,实在就有点强人所难了。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美国 亚太 战略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1605/282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