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不仅仅是“分歧”,而是全面的战略对抗

中美之间现有的对抗并不是什么“分歧”。那种把中美现如今南海等地发生的对抗描述为“分歧”的说法,要么是故意轻描淡写,掩耳盗铃,要么就是无知无畏。事实上,这些“分歧”非但不是什么通常意义的不同意见、不同做法,而是上述中美全面而深刻战略对抗与对撞的先声与表象,就像流鼻涕是重感冒的前兆一样,中美在南海等地的这些“分歧”,其病灶在于中美之间根深蒂固地结构性战略矛盾。

 

中美不仅仅是“分歧”,而是全面的战略对抗

 

【摘要】中美之间现有的对抗并不是什么“分歧”。那种把中美现如今南海等地发生的对抗描述为“分歧”的说法,要么是故意轻描淡写,掩耳盗铃,要么就是无知无畏。事实上,这些“分歧”非但不是什么通常意义的不同意见、不同做法,而是上述中美全面而深刻战略对抗与对撞的先声与表象,就像流鼻涕是重感冒的前兆一样,中美在南海等地的这些“分歧”,其病灶在于中美之间根深蒂固地结构性战略矛盾。

 

中美关系如同一面多菱镜,从不同侧面看到的是截然不同的景象。从经济侧面看,正如中国一些“专家”、“学者”始终起劲地宣扬的那样,中美两国像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谁也离不开谁”的“夫妻”关系,看起来如胶似漆一般;从政治的侧面看,中美两国之间已经拥有多达90多个对话交流机制,高层来往不断,特别是两国元首多次会面,诸如庄园会晤、瀛台夜话、白宫秋叙等等,每一次都别开生面,每一次都达成高度共识,每一次都成果丰硕,所以看起来彼此之间的政治关系极端良好,俨然如孪生兄弟,如“命运共同体”一般。但是,如果把眼光投放到南海,人们看到,中美之间正在那里上演愈来愈严峻的对抗,中美两国的军舰在危险的追逐盯梢。如果再把眼光放远一点,人们还会发现,在东海钓鱼岛,在台湾海域,中美之间也存在严重的对抗。多年来耳闻目睹的事实告诉人们,上述这些对抗在可预见的未来都没有解决的可能,而只能是一场接连一场,一浪高过一浪地发展下去。

这说明,不管中美经济关系多么密切,不管中美高层互动多么频繁,都无法湮灭或者稀释中美之间的诸般对抗。如果把中美之间的对抗比作乌云,而把中美之间密切的经贸关系比作劲风,那么,中美经贸关系的劲风能吹走中美对抗的乌云吗?回答是,不能。正所谓鱼走鱼道,虾走虾道,中美经贸关系的劲风刮不到中美对抗乌云所在之处,结果是乌云归乌云,劲风归劲风,两不相干;如果把中美之间的对抗比作寒潮,而把中美之间密切的高层往来比作暖流,那么,中美高层密切往来的暖流能中和中美对抗的寒潮吗?回答还是不能。正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这股寒潮与这支暖流各有各的路径,泾渭分明,寒潮归寒潮,暖流归暖流,互不搭界,彼此井水不犯河水,没法中和勾兑。正因为这样,所以,人们看到,一方面中美经贸关系日益密切,一方面中美之间的对抗愈加频繁;一方面中美高层来往热闹喧嚣,一方面美国的军舰战机向中国发起越来越赤裸裸的挑衅。这大概就是当今中美关系到新常态。

其实,人们眼下所关注的中美在南海问题上的对抗,只是中美战略对抗的一个表面现象,或者说是冰山之一角。事实上,在中美关系多菱镜的深处与后面,中美两国的对抗令人触目惊心。

 

这是全面的战略对抗

 

中美两国之间事实上不存在具体的战略利益纠纷,不是简单的利益之争。即使美国方面经常人为制造出来一些纠纷,也完全可以通过折冲樽俎的外交手段实现利益交易让渡,但现实是中美两国根本做不成这样妥协交易,因为两国之间存在根本性的对抗。具体表现是:中美在政治上是对抗的,尽管现在中国共产党对美国式的资本主义高度包容认可,但美国式的资本主义却不可能认同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普世价值也不可能包容那个热炒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中国道路与美国道路根本不能相同,中国模式的成功就是美国模式的失败,反之,美国模式的成功就是中国模式的失败,这种政治上的对立如同宗教拒斥排异一般,没有妥协调和的余地;中美在经济上也激烈地竞争,密切的经贸联系只是表面现象,而世界第一只能唯一不可能列二,争夺世界经济的主导权的战斗在已经在中美之间打响,在这方面,美国总统候选人特朗普倒是一个敢讲真话诚实的人;中美两国在文化与文明上是排斥的,中国代表东方的儒家文明,美国是西方基督教文明的主要衣钵传人,美国要维护基督教文明中心与主导地位,就必须把其它文明文化矮化、边缘化,否则,如果伊斯兰文明高过基督教文明,中国的儒家挤占人类文明的中心位置,如果这样,哪里还有基督教文明的位置了呢?现在看来,伊斯兰文明被矮化,这已经不成问题,在相当长一个历史时期内,看不到伊斯兰文明高出西方基督教文明的任何希望,但以中国为核心的东方文化却有随着中国发展而崛起复兴的趋势,有从边缘走向中心之虞,大叫大嚷的中国崛起和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本身就有这样的涵义于其中,这在事实上给西方基督教造成强烈的历史危机,而美国的使命就是,西方领导世界,美国领导西方,在领导涵义中,文化与文明的领导是其中的核心要素,也就是说,美国必须做中国精神与价值教父,只要中国一天不服从,中美之间的对抗就一日不可避免。

 

这是深刻的战略对撞

 

所谓深刻,是指中美之间的战略对抗将化为各种要素渗透到彼此关系的方方面面。除此之外,描述中美对抗的深刻性还可以用全程、全方位来形容。所谓全程,就是说这种对抗今后将伴随中美两国发展演变的历史全过程,直到矛盾双方中一个对立面的消逝;所谓全方位,就是说中美在中国周边的战略争夺只是表面的一小部分,而实际发生的领域是“海陆空天磁,东西南北中”:从地域上说,从南极到北极,从非洲到南美洲;从空间上说,从地球到月球,直到宇宙空间。中美之间的对抗注定要演变发展成为一种严重的多维对撞,对撞产生的能量,将冲击一切可以预见的领域与空间。

所以,中美之间现有的对抗并不是什么“分歧”。那种把中美现如今南海等地发生的对抗描述为“分歧”的说法,要么是故意轻描淡写,掩耳盗铃,要么就是无知无畏。事实上,这些“分歧”非但不是什么通常意义的不同意见、不同做法,而是上述中美全面而深刻战略对抗与对撞的先声与表象,就像流鼻涕是重感冒的前兆一样,中美在南海等地的这些“分歧”,其病灶在于中美之间根深蒂固地结构性战略矛盾。当然,中国主流的“专家”、“学者”曾经诅咒发誓说中美之间没有结构性矛盾,现在虽然不好再说这话了,但他们正喋喋不休地述说美国是最好的霸权,而中国应该做好老二,并明晰自己的“为‘二’之道”。

这种“分歧”也根本无法“管控”。一直以来为中国主流的“专家”、“学者”所津津乐道的“管控”中美分歧说,既无理论逻辑,也无实践依据。在人类的外交关系史上,具体的外交实践有很多种,可以有很多表现与表达形式,但惟独没有所谓的“管控”一说。如果带有根本的利益冲突能够得到管控,那么世界第一次大战、第二次大战根本就打不起来。须知,那时的战略家与外交家并不比今天的中国同侪差劲,相反,论智慧、论能力、论手腕,他们还很可能比中国的这些人更高明。俄罗斯与美国的各种“分歧”每每都具有典型意义,但他们之间的“分歧”都是通过战略博弈获得了稳定,而没有哪个“分歧”用了中国“专家”、“学者”所谓的“管控”,俄罗斯大概也不屑于什么“管控”,普京所知道的,大概就是力量的运用。有多大的力量,进行多高水平的艺术运用,就有什么样的结果,这就是外交的本质,也是战略博弈的真谛。

基于这样的理由,笔者以为,中美之间“不对抗”的命题是不能成立的。中美之间的战略对抗已经发生,事实俱在,而且也无法人工消弥。在这种情况下,继续把中美不对抗当做课题以求解,恐怕就将是缘木求鱼了。不得不说,这样的愿望与理想固然美好,但现实不近人情、异常残酷,水中望月固然美好,但如果水中捞月,则最终未免徒劳无功。

当然,对抗并不意味着冲突,否定“不对抗”可能,并不是说中美一定要发生激烈的冲突。在对抗的条件下,是不是要发生直接的冲突,会发生怎样的冲突,这就是战略驾驭的职责与任务了。冷战时期,前苏联与美国之间有长达半个世界的对抗,结果美苏之间并未发生军事冲突,甚至像古巴导弹危机那样的严峻对抗都没有演变为直接战争。但是,美苏之间的深刻对抗又是实实在在的,仅双方代理人战争就不知打了多少。所以,全面对抗,但避免冲突,或者简单地说,“搞对抗,不冲突”,美苏冷战树立了一个很好的榜样。在这方面,现如今的中美两个世界大国对此应该超越扬弃而不是退步堕落。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中美 分歧 不仅仅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1605/282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