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莱坞动画的萌点面子政治里子:《愤怒的小鸟》与纳粹主义

好莱坞政治动画电影当前最屡试不爽的方法论:一半政治一半萌。萌点是面子,政治是里子。败絮其中不要紧,金玉其外就可以。在天下大萌的时代,动画电影的价值观是保守还是激进被搁置,只要人物形象够萌,就能童叟无欺,所向无敌。

 

【摘要】相较于一半的类型片,以动画片作为意识形态传播机器的好处在于,动画电影形式上的童叟无欺可以稀释掉政治隐喻的昭然若揭。有评论说,面对这排山倒海的政治影射,“我周围的孩子不管这一套,他们被萌翻人的各种鸟们和猪头乐得前仰后合,这笑声也许是对成年人世界的最大鄙夷。”是吗?我倒觉得这恰恰是好莱坞政治动画电影当前最屡试不爽的方法论:一半政治一半萌。萌点是面子,政治是里子。败絮其中不要紧,金玉其外就可以。在天下大萌的时代,动画电影的价值观是保守还是激进被搁置,只要人物形象够萌,就能童叟无欺,所向无敌。

 

好莱坞动画的萌点面子政治里子:《愤怒的小鸟》与纳粹主义

 

你肯定还记得这个游戏页面吧,以及愤怒的小鸟被弹射出去时那一声魔性的“咿呀”声?电影版《愤怒的小鸟》正在热映,但当初玩游戏的我们或许没想到“小鸟”与“绿猪”的打斗在电影中被隐喻为欧洲难民危机的写照。有影评人将这部好莱坞动画电影定性为一部典型的“具有欧洲右倾性政治态度的作品”。

本土的原居民小鸟遭遇“外来人口”绿猪的威胁,在这一隐喻式的故事设置中,被纳粹化处理的不仅是模样千篇一律的绿猪,还有处于延续种族焦虑中的小鸟。而试图通过一部动画电影,完成一项政治隐喻,乃至完成政治上的情绪动员,实则既暴露了政治的无奈,也暴露了电影想象力的匮乏。

继带有浓厚政治隐喻、左翼关怀的动画电影《疯狂动物城》之后,好莱坞出了一部政治立场截然对立的动画片《愤怒的小鸟》。相比之下,前者隐喻当今世界阶级关系,后者隐喻欧洲今天的难民危机。

在题为《恐怖主义、难民潮与“绿化”焦虑:<愤怒的小鸟>的弦外之音》里,影评人奇爱博士以文化研究的方法对这部动画片做了起底式的解读。在他看来,这就是一部彻头彻尾“具有典型欧洲右倾性政治态度的作品”。

然而,说实在的,这部片子里满谷满仓的隐喻,昭然若揭的狼子野心,还用得着影评人耗费复杂的理论术语去剖析吗?当长着大胡子的绿色猪出场时,只要对当前的国际局势有一点清明的认识的人都意识到了,这所谓的隐喻其实根本是在表层运作的。在我看来,这种漂浮在表层的隐喻既是当前现实政治倒退的一个缩影,也是现实政治倒退的一个后果。

 

谁是纳粹?绿猪还是小鸟?

 

好莱坞动画的萌点面子政治里子:《愤怒的小鸟》与纳粹主义

 

部分网友认为把《愤怒的小鸟》政治隐喻化,是影评人们的过度阐释。其实,即便创作者对隐喻的滥用纯属无心插柳,也依然无法因此而切断此片和欧洲右翼政治观之间千丝万缕的联系。电影的创作从来不是空中楼阁,它必定负载了时代的政治无意识。因此,创作者的意图本身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时代借创造者之口发言。

然而,看完电影,我觉得奇爱博士可能只说对了一半。一方面,《愤怒的小鸟》确实是对当前欧洲右翼政治势力回潮的一种真实再现,但另一方面也是对历史和现实的置换。

在现实里,战场发生在西欧。在电影里,当看到战场发生在被塑造为入侵者的绿猪所居住的小岛时,我感受到某种不寒而栗:这不是帝国主义重新打回昔日殖民地吗?可以说,不是电影在复写现实,而是为现实指出了前进方向。这是欧洲右翼的政治宣言:把难民们、恐怖主义者赶出欧洲并不能从根源上解决问题,我们要循着殖民主义先辈的足迹,重新打回去,收复失去的殖民地。八千里路云和月,在这类外敌入侵/保卫家园的母题之下,邪恶的归绿猪,正义的归小鸟,作为难民问题历史根源的欧洲殖民历史本身不需要被清算了,被隐形了。

同时,《愤怒的小鸟》完成了一种以愤怒为基调的公共情绪的建构,是向纳粹时代的情绪煽动术的致敬。电影史一百年,动画电影也一百年,愤怒作为一种背景氛围第一次被移到前台,主导整体的叙事。继纳粹之后,世界电影史再一次赤裸裸地要为愤怒的政治、情绪的政治提供合法性,它的潜台词是:愤怒即合理。在电影里,小鸟胖红因为易怒的脾气受众鸟排挤,而随着绿猪的入侵,情节的反转,一切证明愤怒本身是合理的,应当成为一种公共的情绪,他们应当以愤怒的名义向入侵者发起反击。

 

好莱坞动画的萌点面子政治里子:《愤怒的小鸟》与纳粹主义

一个模子刻出来的绿猪

 

电影对于绿猪的刻画也是纳粹式的。如果不是设计组偷工减料,就是他们别有用心。小鸟们各个长得“横看成岭侧成峰”,但是绿猪们呢,一个个像克隆出来的,每只猪长得都大同小异,是对纳粹的集体主义美学的一次完美挪用。

然而,当奇爱博士说绿猪们在电影中被纳粹化时,我倒觉得小鸟们也被纳粹化了。他们在种族延续的焦虑中到达愤怒的高潮,这与当年纳粹以种族优越论煽动德国民众情绪何其相似?

 

隐喻泛滥,是想象力贫乏的征兆

 

好莱坞动画的萌点面子政治里子:《愤怒的小鸟》与纳粹主义

 

有电影研究者注意到:欧美卡通大片时下似乎越来越多地被当作摆放某种不可明言的政治观念的箩筐。我觉得这话其实也只说对了一半,现在不是“不可明言”,是直白到已经不需要明言。

这年头,只要添油加醋混杂一点政治隐喻,烂片便可以在社会关怀的层面收获掌声。正如本科生写论文,笔力不逮之时,便开始波涛汹涌地抒情,以抒情代替论证。电影也一样,叙事想象力贫乏时,便开始催生隐喻饥渴症。今天的一个症候是,越是带有浓厚政治隐喻的电影,越依赖动画片式的幼稚思维来结构叙事。

这种带有强烈的“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价值观的电影的泛滥,或许也是现实世界里政治智慧匮乏的一个征兆,同时也是现实政治焦头烂额之际的一个化约式解决。今天的欧洲已经无法以绵里藏针的方式去投射政治,他们要硬生生地将一个游戏改编成政治隐喻来完成一种情绪动员。这是现实政治的倒退,更是动画电影本身的倒退。在我看来,《愤怒的小鸟》绝非个案,不论是香港获奖政治烂片,还是欧美爆米花电影,都以蓬勃的政治目的替代情节,替代人物,替代语言。

曾几何时,政治的投射植根宽广的生活,政治是里子,电影语言是面子。不像《愤怒的小鸟》,政治的里子一路膨胀,压碎了面子。

 

好莱坞动画的萌点面子政治里子:《愤怒的小鸟》与纳粹主义

“臀结就是力量”的麦兜

 

有研究电影的朋友笑说《愤怒的小鸟》是一个“屎尿屁电影”,笑点全在小鸟露屁股、老鹰撒尿的时刻。想到麦兜,也可以被归入“屎尿屁电影”。不同的是,我们看到麦兜扭屁股,是至贱则至萌。其实麦兜也是政治,只是麦兜的政治扎根丰沛的生活伦理,“臀结就是力量”是麦兜的宣言,但麦兜故事里的麦兜不愤怒。而《愤怒的小鸟》的政治则是抽空生活肌理的脸谱式表达,非常愤怒,非常苍白。

 

好莱坞动画:萌点是面子,政治是里子

 

好莱坞动画的萌点面子政治里子:《愤怒的小鸟》与纳粹主义

 

有网友评论:我只是想看个动画片。这恰恰说明了阿尔都塞论述过的意识形态的询唤功能真正奏效了,它以化骨绵掌之力让你轻飘飘地臣服于它的价值观,而你自己还浑然不知。

类似“我只是想看个动画片”之类的观点的逻辑预设是动画片是与政治无涉的。因为大多数动画片本身是没有明确的历史和空间指向的,貌似纯粹“平地起高楼”。然而现实是,今天的好莱坞动画已经成为最便于传播意识形态的类型片。

相较于一半的类型片,以动画片作为意识形态传播机器的好处在于,动画电影形式上的童叟无欺可以稀释掉政治隐喻的昭然若揭。有评论说,面对这排山倒海的政治影射,“我周围的孩子不管这一套,他们被萌翻人的各种鸟们和猪头乐得前仰后合,这笑声也许是对成年人世界的最大鄙夷。”是吗?我倒觉得这恰恰是好莱坞政治动画电影当前最屡试不爽的方法论:一半政治一半萌。萌点是面子,政治是里子。败絮其中不要紧,金玉其外就可以。在天下大萌的时代,动画电影的价值观是保守还是激进被搁置,只要人物形象够萌,就能童叟无欺,所向无敌。

因此,动画电影反而是好莱坞谱系里政治色彩最为浓厚的。在意识形态的灌输方面,动画电影凭借萌点就可以包扎所有人。也因此,政治隐喻的泛滥,也伴随萌点的泛滥,相伴相生,一体两面。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