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制造新闻控制市场--美联储缩表“虚与实”

善于以制造新闻控制市场的美联储,再一次成功吸引了外界的眼光,这一次的手法是缩表。5月18日,纽约联储发布公告称将于5月24日公开出售1.5亿美元国债,并于5月25日和6月1日分两次出售不超过2.5亿美元抵押贷款支持债券(MBS)。虽然抛售规模与美联储在量化宽松实施期间购买数万亿美元的国债和MBS相比非常“迷你”,但有不少观点认为,这是美联储释放出了缩表的预期信号。

 

以制造新闻控制市场--美联储缩表“虚与实”

 

善于以制造新闻控制市场的美联储,再一次成功吸引了外界的眼光,这一次的手法是缩表。

5月18日,纽约联储发布公告称将于5月24日公开出售1.5亿美元国债,并于5月25日和6月1日分两次出售不超过2.5亿美元抵押贷款支持债券(MBS)。虽然抛售规模与美联储在量化宽松实施期间购买数万亿美元的国债和MBS相比非常“迷你”,但有不少观点认为,这是美联储释放出了缩表的预期信号。

所谓缩表,是指中央银行通过卖出资产来收回市场上的流动性,实质就是货币紧缩的一种调控措施。对于美联储而言,缩表相当于量化宽松的反向操作。

表面上看,美联储确实有理由这么做。毕竟,为了抗击金融危机而实施量化宽松货币政策,已经让美联储资产负债表的规模从2007年初的8800亿美元膨胀至如今的4.47万亿美元。

正如一位分析人士所言,如此巨大的流动性,一旦资本市场崩塌,其结果必然是恶性通胀。真到那时,美元的信誉体系将崩溃。而美元货币垄断权是美国长期获取财富的重要基础之一,所以美国一直对这一风险存在担心。因此,美联储对资产负债表进行“减肥”手术只是时间问题。

然而,一国央行的资产负债表不是一两天增上去的,更不可能一两天减下来,一旦确立缩表,那么其持续时间必然较长。相较于降息等常规手段,缩表的货币收缩力量更直接也更强大,对经济运行的“下拉”影响也更为深远,是一剂不折不扣的“猛药”。这也是翻看各国金融史,缩表之所以罕见的主要原因。

如此看来,在经济过热时实施缩表似乎更加合理。而如果选择在经济羸弱之时缩表,则会加大经济下行的压力,并非明智之举。

不可否认,相比较危机时的低谷,近年来美国经济的确有所好转。至少从数据上看,已明显优于欧洲和日本等发达经济体。不过,这也仅仅是“矮子当中拔将军”而已,尚难言美国经济出现了强劲增长。更何况,外界一直有声音认为美国的经济数据存在造假成分。

客观而言,美国经济复苏的基础依然脆弱,可靠的增长动力并未显现,未来走势仍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一个现成的例证是,2016年美国经济开局不利,一季度经季调后的GDP增长率仅为0.5%,为两年来最差表现。而此前美联储跳过了4月的加息窗口,一般认为,也是由于对美国经济前景“心里没底”。

考虑到美元已经进入加息通道,在此背景下贸然实施政策效果更加刚猛的缩表,有可能对经济金融体系产生较大冲击,将更加不利于美国经济的复苏。

虽然有分析认为,同时应用作为价格型工具的加息和数量型工具的缩表,将有助于美联储货币政策回归正常化,特别是缩表能在一定程度上弥补加息的弊端与不足,但如果这一切要以伤害美国经济为代价就显得有些得不偿失了。

按照这一逻辑,至少在短期内,缩表还很难被排入美联储的日程表。正如有美联储官员所言,美联储计划在多次加息后才会收缩资产负债表,这一计划始终没有变;“现在美联储才在谈论第二次加息,距离缩表还很远”。

事实上,纽约联储在前述公告中也明确指出,此次行动只是“一次技术性的测试”,“不代表货币政策立场的任何变化,也不应据此推断未来货币政策变化的时点”。换言之,当前美联储的货币政策方向依然是加息。

既然如此,又为何要在此刻搞个“缩表测试”呢?美联储这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

从美联储在加息问题上所采取的做法或许可以得到一些启示。在宣布结束量化宽松之后,如何促使资本回流就成了美国的一项重要任务。但在美国经济缺乏新增长点的情况下,要实现这一目标并不容易。对美国而言,可供选择的做法有两种。其一是在世界制造混乱,破坏地区稳定以促使资本回流;其二就是加息,用收益率的预期和美元升值预期来吸引国际资本流入。

但问题在于,如果加息步伐过慢,效果不佳;如果加息过快,又会影响到美国经济的复苏步伐。好在资本市场的一大特点是,心理预期往往比现实更能决定资本的流向。

于是在加息问题上,美联储给外界留下的印象是“雷声大、雨点小”、“说得多,做得少”。虽然早就在为加息做“准备”,但这一准备就是一两年。这期间,有关可能加息的信息时不时就会从某官员或某权威专家的口中“被透露出来”。既不给出明确的答案,又不断给予心理暗示,从而成功操控市场预期。结果便是,虽然美联储仅仅实施了一次加息,不少国家已经深受资本流出之痛。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美国经济增速一季度出现了“滑坡”,但此前公布的美联储4月议息会议纪要显示,一些美国官员似乎并不担心,认为这只是暂时现象,并在此基础上强调了6月份加息的必要性。

有分析认为,这很可能是美联储又一次玩的心理游戏,测试缩表是虚,人为制造预期、操控市场是实。回到今年2月中旬,彼时正处于金融市场动荡高峰期,在美联储去年12月开启近10年来的首次加息进程后,全球股市暴跌,这令不少投资者开始猜测是否美联储政策失误了,那时候市场押注美联储2016年有高达36.5%的几率掉头降息。

而眼下,期权市场押注2016年掉头降息的几率已经暴跌至仅有4.8%,是近几个月以来的最低水平。这意味着,仅仅依靠口头表态而无需太多实质性动作,美联储就改变了市场的整体预期,其操控市场手段之“低成本”可见一斑。

当然,再好的招数用多了也会不好使。更何况,加息虽能有效提升短端利率,但对长端利率的拉动作用有限,这即是长期困扰美联储的“格林斯潘之谜”。因此,在加息之外,美联储又想到了缩表这样的大招。如前所述,就当前美国经济的现实而言,如果真的缩表,其结果必然是率先刺破美国自己的资产价格泡沫。而“小规模的测试”无疑是一个“两全其美”的方式:既不用担心实质性地收缩货币进而拖累本就脆弱的经济复苏,又能给外界传递美元将要走强的信号从而加速推动资本回流。

实际上,最近半个多月来,受美联储官员多次公开表态6月存在加息的可能性,以及英国退欧担忧等影响,美元指数一路走强。随着市场对于美联储启动缩表的担忧和6月加息预期的增强,预计美元指数在未来一段时间仍将延续强势走势。

从此角度来理解,纽约联储的行动与其说是缩表的预演,还不如说是为了做强美元、引导未来国际资本市场走向而刻意导演的一幕“好戏”。

 

 

延伸阅读:

 

高盛“彻底”看空人民币前 悄悄干了一件事

来源:凤凰国际iMarkets    作者:双刀

 

与其关注类似美联储与市场的关系,不如进一步简化为关注美元和人民币之间的关系。

美元(作为美联储收紧或放宽政策意图代表)

人民币(作为中国经济、资本外流和总体波动性代表)

就像美国银行戏称美联储和市场的关系为“噩梦般地旋转木马”那样,是因为美联储与市场之间的自反性、循环的关系和牵绊使得两方既不能摆脱对方,又变得比以往更依赖对方。

下图展示了美联储与市场的关系,当美联储表示要上调利率时,市场受影响下滑,美联储见状又延期上调利率,这个时候市场又恢复,而市场一恢复,美联储又想上调利率。

 

以制造新闻控制市场--美联储缩表“虚与实”

美联储与市场的关系

 

现在高盛集团发布了一份报告,该报告准确阐述了“人民币和美联储公开市场委员会货币政策”之间的循环关系。不过,高盛突然在“人民币近期将发生什么”问题上转变态度,高盛集团一直看好美元的首席外汇策略师Robin Brooks表示,“我们对人民币持完全消极态度,这与本周的亚洲观点以及我们看跌人民币预期保持一致”。

高盛突然看跌人民币的原因是“中国对货币的管理存在一个薄弱点”。以下是它对这个薄弱点所做的解释:

“可以肯定的是,中国已经明确表示要转为贸易加权的货币篮子,不再强调对美元的双边汇率所承载的信号。但是就国内而言,唯一重要的信号仍是美元兑人民币汇率,因此在家庭和企业预期人民币将加快贬值速度之际更高的固定汇率可能容易重新引发资金外流浪潮。”

由于人们已经被央行干预外汇市场吓得惊慌失措,这个时候人们更需要关注近期因中国购买热而引起的比特币激增来观察这种变化。高盛继续解释称:

“尽管全球市场迄今为止都采用较低的固定汇率,但是过去一年时间里的一条规律仍是聚焦资本外流和人民币贬值,在美元兑人民币固定汇率实质性走高的一两周时间里标普500指数暴跌。”

 

以制造新闻控制市场--美联储缩表“虚与实”

 

左图显示了美元兑人民币固定汇率已经持续走高了一个月,右图则表明了资本外流规模可能再次加大。

Robin Brooks指出,“去年8·11汇改后和今年年初时曾出现过的那种大规模资本外流局面可能会再度引爆。”

高盛认为重复发生的风险加大,反过来这又可能连带引起美联储收紧政策,继而美元走强。高盛称之为‘人民币-美联储公开市场委员会货币政策循环’。在这个循环中,美元兑人民币双边汇率的重要性可能放缓美联储正常化货币政策的步伐,这点高盛的美国团队也已经强调过了。”

言外之意:人民币贬值意味着规避风险。

高盛此番改变观点,给出的第一个原因就是市场对人民币贸易加权指数并不买账。

转为贸易加权汇率又一个弱点,即中国国内家庭和企业接受的主要信号仍是兑美元双边汇率。随着过去一个月美元兑人民币固定汇率已经再次走高,这可能重新引发资本如去年八月和年末那样外流。这是因为资本外流主要基于预期,而疲软的固定汇率不可避免地加剧人们对‘人民币将进行更大幅贬值’的焦虑。简言之,尽管转为贸易加权汇率机制有一定的意义,但是中国人的思维已经深陷双边汇率的历史。这意味着要下调美元兑人民币固定汇率并没有听起来得那么容易。鉴于“美元兑人民币固定汇率曾大幅走高,史坦普指数受影响在一到两星期之内暴跌”这个前例,固定汇率高低会对全球市场产生重大影响。

 

以制造新闻控制市场--美联储缩表“虚与实”

左图显示了当人民币贬值时标普指数暴跌,右图则显示了达克斯和日经指数同步波动。

 

如上右图所示,达克斯和日经指数同步波动。由于美联储有可能于今年夏天再次上调利率,重复风险增大。”

这又将我们带回到2015年最大热点:中国外汇储备锐减。

“从中国决策者的角度看,储备减少速度和令在贸易加权基础上的汇率保持稳定之间隐含着权衡关系。举例说明,根据国际收支平衡表,第一季度资本外流量为1550亿美元,那么今年资本外流量可能达到6000亿美元,由于情况可能持续改善,那么这意味着今年和明年外汇储备减少额可能在2000亿美元到3000亿美元之间,而2015年的外汇储备减少额为3430亿美元。

 

以制造新闻控制市场--美联储缩表“虚与实”

2006年至2017年中国国际收支平衡表情况

 

高盛仍相信中国的外汇储备量(目前约为32000亿美元)足以应对这个速度的减少,不过,高盛认为市场将有可能再次猜测一次性贬值的需要,即使决策者传达的信息一直是这不可能。”

本质上,高盛所表示的是——在2015年中和年末的人民币大幅贬值后发生的规避风险潮即将再次发生,即使迄今为止市场因仍不相信美联储将再次上调利率而一直保持良好状态。

现在让我们回到高盛的货币政策“恶性循环”观点,这个观点和文章开头那张图所展示的“噩梦般地旋转木马”惊人地相似。即:

“在所有这些问题上美联储的行为仍难以预测。我们的基准情形一直是——为了抵消增长和通胀内在强劲势头的影响,金融环境有必要在一定程度上收紧。但是如果金融状况再次在标普500指数下跌基础上收紧,那么美联储可能再次转为温和派,而我们将之称为‘人民币和美联储公开市场委员会货币政策循环’,这意味着默认了美国货币政策已经对努力克服‘盯住美元的双边汇率传统’的中国产生溢出效应。而标普500指数对人民币软肋的敏感度有点类似于美元集团的稳定装置,防止美联储太过迅速地行动。也就是说,基准情形仍是美国经济足以强劲到能够承受一个收紧循环,这个循环将令联邦基金目标利率于2019年第三季度达到3.4%。”

 

以制造新闻控制市场--美联储缩表“虚与实”

人民币-美联储公开市场委员会货币政策循环。

 

当美联储态度强硬时,美元走强,美元兑人民币汇率上涨,标普500指数下滑,继而美联储态度转为温和,受此影响,美元走软,美元兑人民币汇率下滑,标普500指数上涨,美联储见状又转为强硬态度。

就是这样,高盛集团只是对可能令整个纸牌屋摇晃的货币持消极态度。

这又引出了一个问题:鉴于高盛集团倾向于先于客户采取行动,它将悄悄出售美元并买入人民币吗?回想起一个多月前,高盛集团在策略上和战略上都转为看跌态度,紧接着它仅需要一点火苗来释放跌势。通过让客户出售人民币,高盛集团可能恰恰发现了这个燃点。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美联 市场 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