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海林:我是来报警的,党的宣传阵地怎能让色情狂掌管

电视剧说是市场决定的,别胡扯了,电视剧就是一些购片人决定的!尤其是前几名卫视的购片人,决定了全国人民看什么剧。什么小鲜肉,下流!演员不讲演技,就拍脸,全世界没有我们这么奇葩的。党的文艺阵地怎么就落到了一群色情狂手里了?

 

【摘要】电视剧说是市场决定的,别胡扯了,电视剧就是一些购片人决定的!尤其是前几名卫视的购片人,决定了全国人民看什么剧。什么小鲜肉,下流!演员不讲演技,就拍脸,全世界没有我们这么奇葩的。党的文艺阵地怎么就落到了一群色情狂手里了?播出平台方面,责任巨大,电视剧这样的乱象,播出平台不仅仅是要负主要责任,应该是承担主要罪责!罪孽深重!从社会责任来看,我们的电视台,尤其前几名的几大卫视,不及格!没有社会责任感,没有廉耻!

 

汪海林:我是来报警的,党的宣传阵地怎能让色情狂掌管

 

补充一下方金的话,关于诗人自杀的问题,证券界自杀都是跳楼,长江证券的老总就跳楼,之前不久他原来的部下也是跳楼,投资界比较统一,去年股灾,都是跳楼。王茜老师在,我们当年合作过的,电视剧《坐庄》。当时我去深圳采访,90年代末,99年,一个证券公司的操盘手,年收入400万,跳楼摔死了。那个时候,年薪400万啊,为什么还自杀?所以我就设计了戏的开场,男主人公到证券公司上班第一天,一个他梦想成为的人,摔死在他面前了,那么最后一集的内容也想好了,就是男主人公最后走上楼顶,他也要跳下去。投资界都是跳楼,作家自杀就不一样,形式各异,海明威用猎枪,对准自己“Duang”一枪,把半个脑袋轰掉了;三岛由纪夫,来了个剖腹自杀,自杀了三个多小时没死;王朔其实也设计了自己自杀的方式,那就是嗨死。这个好像还可以。

好了,讲正题,今天我不是来开会的,我是来报警的。

我们现在影视行业,被假数据包围着。明年315晚会我提前给他们报个名。票房是假的,收视率是假的,粉丝是假的,不是说全是假的,个别的还是真的,比如说我,我的粉丝,是真的,我微博有个粉丝群,有18个人,据我长期观察,他们都是真的人。

市场的趣味,是伪造的,我说他们伪造了一个市场,伪造了观众的口味。造假者,包括原来卖盗版书盗版碟的,现在都开始买卖IP了,电线杆刷小广告的,现在搞电影营销了,造假者实现了大联合。一部戏,资本平台、数据平台、播出平台整合好,不红也得红,没红可以装作红了。有些剧,买来的数据拿了第一第二,我们圈内人都知道,谁不知道谁啊,别嘚瑟,买个收视率第一嘚瑟什么。你们不就是一群造假的抱团了嘛。《茶馆》里小刘麻子说:可算赶上这好时候了!我要搞个大托拉斯,把北京的明娼、暗娼、吉普女郎通通给包圆了,我说老爷子,您就瞧好吧您哪!

我有位朋友的孩子上小学,最近得了嗜睡症,如果不叫他,可以睡一白天,家人很担心,持续多日后,怀疑他脑垂体出了问题,并判断也许与肥胖有关,后来索性带他去医院做全身检查,检查结果是一切正常,医生建议戴上仪器检测脑电波,被孩子拒绝了。家长忧心忡忡,大家都开始帮他们想办法。打电话给家长商量怎么办,家长说我正在暴打孩子呢。因为真相只有一个:孩子夜里偷偷玩游戏的事终于被发现了!

我们影视行业现在的问题,不是脑垂体的问题,不是肥胖的问题,就是有人偷偷在玩自己的游戏!我们现在的困境是,我们发现了,却没法暴打他们!

现在流行烧脑剧,我一直以为是专门拍给脑子烧坏了的人看的剧。我看了一两部,更确定了我的看法。

 

汪海林:我是来报警的,党的宣传阵地怎能让色情狂掌管

 

业余人士全面控制了影视行业,编剧界甚至开始谈“人设”,CP,还有什么痛点,剧作法里都有,就是不叫这些可笑的名字而已。

新媒体应该产生新的内容,产生技术革命,内容革命,cosplay是年轻人通过服装化妆扮上了,我起初很激动,我想下面就该是街头戏剧了,但是没有,他们也就扮上而已。新媒体做的影视内容,我起初很期待,希望有新的内容,现在发现他们就是八十年代的电教馆和县城录像厅里的录像带。是比我们所诟病的、一切满身毛病的国产影视剧更值得诟病的垃圾作品。

说是市场决定的,别胡扯了,电视剧就是一些购片人决定的!尤其是前几名卫视的购片人,决定了全国人民看什么剧。什么小鲜肉,下流!演员不讲演技,就拍脸,全世界没有我们这么奇葩的。这些妇女,就买小鲜肉的剧。色情狂!党的文艺阵地怎么就落到了一群色情狂手里了?臭不要脸的。星文比较注意媒体导向,我以前的演讲,很多都删节了,是洁本,跟《金瓶梅》一样,分洁本和全本。今天我打算自己取个名字《党的宣传阵地怎能让色情狂掌管》。这是郑重提出,有大卫视提出,非IP剧不买,公共资源是这么用的吗?谁给你的权力?色情狂现在太嚣张了。

 

汪海林:我是来报警的,党的宣传阵地怎能让色情狂掌管

 

电视剧管理一定要政务公开,有些戏我去报,为什么就不批?我报过几次,还没有穿越的时候,总局有规定不许时空穿梭,说你这个时空穿梭了。后来出了很多穿越剧。宫斗,我报过几部,都被毙了,说有宫斗,就不给立项。但是后来看到很多宫斗戏。我就想问,这些剧是怎么立项的?怎么过审的?再后来,我看见有位管电视剧的处级干部叫李宁的被判刑了,就是在立项、审查中帮助制作公司,我这才知道,原来要送钱!是不是只有一个李宁?所以,政务公开这件事,在国务院的再三督促下,我看广电总局也说要搞政务公开了,希望把流程公开化,对政策的解释,由政策法规司统一解释,不应该由主管的官员进行私下的个别的解释!不应该在吃请中进行政策解释,尤其避免针对某些个别公司、个别制作人的政策解释!

播出平台方面,责任巨大,电视剧这样的乱象,播出平台不仅仅是要负主要责任,应该是承担主要罪责!罪孽深重!大家看看反腐,抓了多少电视台的购片人!这是行业性的腐败!我不说触犯刑律的那些事,毕竟检察院在管,也确实抓人了。从社会责任来看,我们的电视台,尤其前几名的几大卫视,不及格!没有社会责任感,没有廉耻!以前《非诚勿扰》那节目,黄纪苏老师说,是一群男女流氓,对社会道德的堕落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那就是价值观的传播,后来节目也试图做一点正能量的价值传播,没有用,十条正能量不如一条负能量,现代传播学的规律就是这样,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韩国金秀贤,来南京,出动2000武警给他护驾,他算个什么东西啊!韩国歌手黄致列在韩国的电视节目里曝光,中国请他的片酬,是韩国的100倍,谁给的钱啊?还不就是宣传部主管的事业单位国营电视台!我们国营电视台,这样追星、媚星,起了非常恶劣的示范作用!前不久我们一帮编剧去湘西采风,苗寨里面,挂着《爸爸去哪儿》的图片,村里到处有标示牌什么王宝强住的,刘烨住的房间,刘烨那是我们师弟了,我们同行就有几位中戏的老师,很不高兴,尤其了解到房主的情况,向当地旅游局领导指出,我们了解到房主快九十岁了,是个抗美援朝的老英雄,在他面前,这些明星算什么?你们自己不去宣传自己的英雄,去宣传个韩国真人秀节目,靠它来带动旅游,荒唐!商业化我们都理解,但不是这么搞的。

 

汪海林:我是来报警的,党的宣传阵地怎能让色情狂掌管

 

我们的纸媒,当年互联网兴起,纸媒争相把自己的稿件免费交给网站使用,以扩大影响力,这是纸媒的生命线,互联网当时只有平台没有内容,你免费把内容给互联网,你这不是自杀吗?现在纸媒完蛋了,你不完蛋谁完蛋?但是我们看,美国的《纽约时报》就尝试收费模式,财报上开始扭亏为盈了,因为做内容还是传统纸媒厉害嘛。我们的电视台,本来就面临互联网尤其移动客户端的挑战,不去强化自己仅有的客厅优势,反而跟着去追IP,这不是自寻死路这是什么?《遥远的婚约》,收视率全国前三,没有小鲜肉没有IP,靠认真制作,讲故事。但媒体不宣扬这样的成功,收视率高它们也不宣扬你!认真做戏的制片人、创作人、平台、有良知的媒体没有整合起来,造假的、使坏的都整合好了,你怎么跟他们打?电商蓬勃发展后,让人足不出户可以买到东西,传统的零售业被冲击,逛街的人少了,宅在家里的时间大大增加了,电视台不去抓住这个机遇,将观众锁在客厅,让人民群众待在客厅,这是个关系到社会稳定国家稳定的大事!人民群众晚上都不在客厅待着,大晚上出去转悠,保不齐顺道就去洗头房了,破坏稳定,电视台是有责任的。

电视台你也去追90后观众,90后是用移动客户端看剧的!他们就算宅男宅女,也基本不看电视。全世界电视观众的主体都是50后60后70后80后,没有哪个国家只针对90后观众搞电视剧的!50后是2亿多人,60后是3亿多人,70后是两亿多人,80后、90后都是一亿人,电视剧为人口最少的90后服务,你们不是总搞大数据吗?数学小学毕业了吗?说消费力,90后比80后强?90后买得起房吗?买房的不都是70后?买奔驰、宾利的不都是70后80后?人数偏少,消费力偏低,为什么电视剧追90后?什么电影院里平均年龄21岁,胡扯吧!我绝对不信,完全是在撒谎!网文阅读的主体,游戏的主体确实是90后,电视剧绝对不是。互联网企业,BAT炒作IP,是针对90后的,这是精准的,但是电视台猪油蒙心地跟进,不知道你们是为什么。跪舔90后,那是互联网企业的战略目标,电视台你跟着出钱出力出平台,最后的结果是被人搞死,见过缺心眼的没见过这么缺心眼的。现在有些剧,说自己成功,以90后喜欢标榜自己,电视剧就是电视剧,不分几零后电视剧,只分好剧和烂剧。王力扶说:服务于特定人群,一点儿也不值得炫耀,太监服务于特定人群,有什么可牛逼的啊?

说起服务90后,我做过一个戏,《一起来看流星雨》,《一起再看流星雨》,要不是我太太拦着我,我还会拍《一起还看流星雨》,你们现在哪部剧在90后的影响力超过流星雨了?收视率超过了吗?我做的时候,你们谁关注过90后?在90后这么大影响,牛逼吗?我告诉你们,一点儿都不牛逼。当然,我也不觉得那有什么丢人的。因为那不是伟大的作品。90后喜欢算个什么标准?可笑。它不在专业评判的体系里面。一部剧而已,你可以针对特定的人群,这没问题,但是电视台你是公共平台,你不是收费的个性化平台,不是专门针对某个年龄层的平台。

最近一些剧,收视率高的,首先有造假问题,退一步说,数据是真的,高又怎么样,代表你是好剧吗?剧作法上不及格。我们编剧行业是这样,当年我写过电影《说好不分手》,在海南开会,我们上海的编剧李云良,写过《儿女情长》的,见到我就说:你那个剧本有问题,找时间我要跟你探讨一下。去年,我在西安开会,《少女哪吒》的导演和编剧找我,因为我在微博上说这部电影剧作不错,拍得不行,导演要跟我交流,我们这个行业就是这样,好就是好,不好就是不好,作品好不好跟你票房多少跟你收视率多少没关系。我们这个行业你戏红不红,我觉得你剧作不行,可能我就要说。我说某部剧写的不好,我眼红?切,我至于吗?!我们现在这些大IP的戏,哪个剧作上过关了?一部现在很红的剧,我看了看,全是聊天,没有戏,不会写戏!聊天聊得也没意思,你去北京胡同里小酒馆坐一下,是个人聊的就比你强。这种戏收视率高,高它也是烂戏啊。

 

汪海林:我是来报警的,党的宣传阵地怎能让色情狂掌管

 

影视剧的所谓网感,是个什么东西。互联网+搞足球可以用网感来挑选球员打中超,各队都找小鲜肉球员,会不会踢球无所谓,是小鲜肉就行。原来的球员又贵、脾气又不好,会踢,你们世界杯也出不了线啊,反正中超我们自己玩,数据可以刷,就说每场球观看人数有20亿……点击量。这样,我们就可以打造出全球最傻逼的足球联赛了,跟电视剧一样傻逼!

分析了一下网络大电影,有《港囧》就拍《巷囧》,《道士上山》、《吹灯笔记》等,找到窍门以后,我决定在《权力的游戏》播出期间拍摄《游戏的权力》,写捍卫青少年玩游戏的权力的故事,前面我说的小朋友玩游戏的故事,有了刘毅童鞋的《战狼》,我们准备拍《战色狼》!

我们今天,被韩剧打成这样,文化主管部门没有责任吗?电视台播出平台没有责任吗?我们要认认真真地做好国产剧,做好文化输出。我们创作者确实也要提高自己的水平,尤其在主管部门不作为瞎作为,播出平台没有廉耻的情况下我们要排除干扰,做好自己的创作,在我们自己人的围剿、破坏、使绊子的情况下踉踉跄跄地前行。

 

汪海林:我是来报警的,党的宣传阵地怎能让色情狂掌管

 

《武林外传》在台湾收视率就不高(在内地首播时也不高),琅琊榜在tvb收视率不高,但是当年康熙微服私访、喜来乐在台湾,纪晓岚在港台都高。冯小刚的电影在港台也不行。文化差异会影响票房收视率,但作品本身的人物、情节是不是过硬,跨区域看看,真是试金石。武媚娘在两岸三地收视率都高,说明什么?———说明大胸是人类共同的爱好!低级趣味的胜利算什么胜利?电视台放三级片一定看的人更多。

一批评I总就有人说抢饭碗,这是什么认识水平。认识的边界是由客观条件的限制而形成的,人类大多采用十进位制,因为人是十个手指头,原始人的想象力很难超出十个手指头。但我们已经有了算盘,有了计算机,手指头就不该成为我们的限制,因为,我们的征程可以是星辰大海。

(汪海林,察网专栏作家1997 年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戏剧文学系;现为自由编剧;中国电影文学学会副会长;中国作协会员;中国影协电影文学创作委员会委员。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1606/287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