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种族主义:“底特律窒息”何时终结?

今年年初,马拉松炼油厂为了生产符合联邦标准的清洁汽车燃料,计划增加污染物排放,美国环保署发言人认为,到2030年,新汽油标准每年将阻止至少770人死亡并减少空气污染。不过他们似乎没考虑过炼油厂每年将增排22吨二氧化硫,将对以黑人为主的博因顿社区造成多大恶果。在美国,这样的“环境种族主义”并不新鲜。事实上,有色人种社区针对污染企业提出的民事诉讼,95%都被环境保护局所否决。

 

【摘要】今年年初,马拉松炼油厂为了生产符合联邦标准的清洁汽车燃料,计划增加污染物排放,美国环保署发言人认为,到2030年,新汽油标准每年将阻止至少770人死亡并减少空气污染。不过他们似乎没考虑过炼油厂每年将增排22吨二氧化硫,将对以黑人为主的博因顿社区造成多大恶果。在美国,这样的“环境种族主义”并不新鲜。事实上,有色人种社区针对污染企业提出的民事诉讼,95%都被环境保护局所否决。

 

环境种族主义:“底特律窒息”何时终结?

由于空气污染,孩子常“天生患有哮喘”,不得不使用吸入器。

 

6月9日,据美国广播公司(ABC)报道,该国马拉松石油公司与联邦政府达成协议,减少俄亥俄州分公司在底特律西南部一处炼油厂的污染气体排放。美国环保署区域负责人罗伯特·卡普兰(Robert Kaplan)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底特律是全美哮喘率最高的地区之一,空气质量亟待改善,该协议在正确的方向上迈出了一步。

据美国《新闻周刊》报道,底特律是公共卫生灾难的一部分,该灾难差不多与工业革命同时开始,持续至今。时至今日,当地居民仍哮喘频发,但由于州政府的不作为,主要是少数族裔的市民不得不继续忍受呼吸艰难之苦。美国要想改变这种“环境种族主义”,仍然任重而道远。

 

“我就像离开水的鱼”

 

杰奎琳·卡森(Jacqueline Cason)没想到自己38岁时还得摸索着爬下楼梯,寻找救命的吸入器。虽然住在密西西比州时哮喘就偶尔让她困扰,但自从一年前搬到密歇根州里弗鲁日的新居,她每周至少有3天被哮喘憋醒。

“我就像离开水的鱼。”卡森告诉《新闻周刊》,她绝望地喘气但又无法吸入空气,就像有人坐在她胸前把胸骨用力挤压向脊柱。每当这时,时间就成了敌人,两三分钟都显得格外漫长。卡森10岁的儿子暂时幸免于难,但她担心住久了结果难料,因为这里几乎每个人都患有哮喘。卡森上次去看病时,医生曾劝她搬离,但这里租金低,她只能住在这里。

如果早知道里弗鲁日污染如此严重,卡森也许会选择另一座城市。但如今,她和祖母住在同一个街区,儿子已适应新学校的环境,侄女刚刚加入他们的行列。当然,侄女的哮喘也在搬来后急剧恶化。

在卡森家方圆3英里(约4.8公里)内,分布着52个重工业企业,其中22个每年排放超过2.5万磅有毒的化学废料,空气中二氧化硫含量远远超过美国联邦政府规定的标准。DTE能源公司旗下两座相距数英里的燃煤发电厂在该地区规模最大,每年共计排放3.4万吨二氧化硫。其中一座2011年被全美有色人种协会列为对有色人种社区健康影响第九恶劣的电厂。

对当地监管机构而言,要求DTE公司减排是件苦差事。“他们并不情愿,但我们会继续努力。”密歇根州环境质量部(MDEQ)的首席环保专家林恩·费德勒(Lynn Fiedler)告诉《新闻周刊》,“这是一场相当艰难的谈判。”但去年,MDEQ继续发给了该公司照常营业的许可。

从底特律机场开车去里弗鲁日的途中,《新闻周刊》撰稿人佐伊·施伦格(Zoe Schlanger)为防寒关上了车窗,但车内还是弥漫着浓烈的臭鸡蛋气味和刺鼻的塑料烧焦味与汽油味,以至于他担心自己的车是否会爆炸起火。

来到里弗鲁日,周围是一派繁忙的重工业景象,浓烟滚滚。美国钢铁公司的炼钢炉伫立在土地焦黑的楚格岛上,排出的废气经常让天空变成肮脏的橘黄色。附近的污水处理厂排放出苯、甲醛等高挥发性致癌物,水泥厂则排放二氧化硫、PM2.5、氮氧化物、盐酸、汞和铅。

施伦格驶入一处加油站,刚打开车门,就感觉喉咙像被人撒了一把细沙。“我在这儿待了35年,早就闻不出来了。”加油站工人笑着指了指不远处的一大片炼油厂,“不过你知道我们周围有很多重工业企业,对吧?”

 

“离开这里,或者去死”

 

就在今年年初,马拉松炼油厂为了生产符合联邦标准的清洁汽车燃料,计划增加污染物的排放,在附近社区激起了民愤。

“你不能为了保护环境牺牲人命。”附近居民艾玛·洛克里奇(Emma Lockridge)告诉卡塔尔半岛电视台,“我们已经无法呼吸了,他们竟然还认为可以继续增加污染,这太过分了。”和炼油厂高耸的烟囱相比,洛克里奇家的小楼显得十分渺小。许多邻居半夜会被污染物的恶臭呛醒。

据《新闻周刊》报道,MDEQ正在最后审批马拉松炼油厂的全新许可证,许可下来后该厂每年将增加22吨的二氧化硫排放。MDEQ坚持认为,22吨二氧化硫在可接受的范围内。美国环保署发言人则称,到2030年,新汽油标准每年将阻止至少770人死亡并减少空气污染。

美国唯一的全面空气污染防治法案《清洁空气法》,不考虑毒气混合的情况,但如果新增二氧化硫与其他污染物混合作用,后果将不堪设想。据美国《底特律自由新闻报》报道,今年2月,当地居民向地区法院提出了集体诉讼,指控马拉松炼油厂的有害气体和噪音对他们的生命健康造成了永久损害,并要求赔偿超过5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3294万元),但至今没有结果。

洛克里奇认为,当局对污染的恶果视而不见,是因为她所在的博因顿是以黑人为主的社区。“他们只希望我们离开,我们的街区已有10所空房子。”她说,“人们实在住不下去了,只好把房子交给政府。”

在美国,这样的“环境种族主义”并不新鲜。据半岛电视台报道,化工厂附近地区往往是少数族裔社区,贫困率比美国其他地区高50%,房价、居民收入和教育程度远远低于全国平均水平——这里被洛克里奇称为“牺牲区”。环保活动人士认为,企业故意把工厂建在贫穷的社区,就是认定了当地居民没有能力反抗。事实上,有色人种社区针对污染企业提出的民事诉讼,95%被环境保护局否决。

《新闻周刊》也认为,在美国,决定是否与毒气废物为邻的最大单一因素是种族。在大多数白人州,是黑人或拉丁裔社区挨着炼油厂和生活垃圾焚烧场。在底特律及其周边地区,这种情况达到近乎荒谬的程度。2011年,密歇根大学教授保罗·默海(Paul Mohai)研究发现,82%的黑人学生在底特律污染最严重的学校上学。而空气污染对学生大脑发育和成绩有明显影响。

博因顿附近的重工业企业大多已存在了数十年。洛克里奇说,近年来没有人再搬到这里,只有邻居搬走留下的空房被抢劫或焚烧。对她而言,马拉松炼油厂和国家监管机构已经发出了再明确不过的信号:“离开这里,或者去死。”

 

底特律人看到一线希望

 

卡森和洛克里奇的遭遇在底特律并非孤例。《新闻周刊》援引最新数据指出,底特律15%的成年人患有哮喘,比例比其他密歇根人高29%。底特律人因哮喘入院治疗的次数是其他密歇根人的3倍多。

相比之下,黑人的数据更触目惊心。底特律黑人因哮喘入院治疗的频率是白人邻居的1.5倍,而底特律居民84%是黑人,绝大多数卫星城也是以黑人为主。贫穷使这一问题雪上加霜——底特律黑人家庭平均年收入为2.4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5.8万元),靠这些钱治疗慢性病很困难。

在里弗鲁日街头的黑市,吸入器和舒喘宁十分盛行,前者售价15~20美元(约合人民币99~132元),后者一剂10美元(约合人民币66元)。虽然价格高昂,但在大街上买比去看医生方便。最近的哮喘病诊所在邻镇,最近的急诊室至少要走20分钟,而且总是人满为患。底特律的公共交通很糟糕,如果自己没有车,去看医生要搭上大半天时间,还得请假或托别人照顾孩子。

更令人担忧的是,空气污染可能改变人们的基因,损害子孙后代的健康。斯坦福大学医学教授卡利·纳多(Kari Nadeau)告诉《新闻周刊》,如果孕妇生活在空气污染严重的地区,胎儿的肺部在母亲子宫中可能无法正常发育,导致“婴儿天生就患哮喘”。如果这些空气污染分子进入血液改变精卵细胞,后代基因会被改变,更容易患哮喘和过敏,心脏和神经也可能受影响。

环保组织塞拉俱乐部底特律分会会长朗达·安德森(Rhonda Anderson)从小生活在里弗鲁日,生来就患有哮喘,叔叔哮喘发作死在奶奶怀中,长女和儿子也患有哮喘。周围人将患病视为理所当然,这让她十分不安。

“我要发起一场运动,告诉人们哮喘是不正常的。”安德森告诉《新闻周刊》。20年来,她花了很多时间对空气取样,与环境科学家和居民合作,推动底特律市和密歇根州有所作为。最近一段时间,情况似乎略有好转。

据ABC报道,马拉松炼油厂将花费约6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3954万元)淘汰现有的废气处理设备,并花费36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2.4亿元)安装新的废气循环系统。从今年7月开始,底特律炼油厂的二氧化硫排放量预计将每年减少28吨,并从2019年开始继续减少9吨。当局表示,挥发性有机化合物、氮氧化物、温室气体和其他污染物的排放也会相应减少。

“减少有害气体排放是底特律卫生工作的重中之重。”底特律城市卫生主管阿卜杜勒·赛义德(Abdul El-Sayed)告诉ABC,“我们在公共卫生和环境正义的道路上又迈进了一步。”他还在《底特律自由新闻报》发表社论,猛烈抨击MDEQ给二氧化硫开绿灯的行为,称“功能受限制的肺、患病的心脏、肺里的肿瘤……这是MDEQ希望底特律人接受的后果”。

在安德森的记忆中,这是底特律市政府首次公开承认高患病率与工厂有联系,这让她看到了一丝希望。“我们拭目以待。”她说。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