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美国家政治格局发生急剧变化:原因、影响和前景

最近半年来,拉美左翼政权接连受挫,如阿根廷右翼上台执政,委内瑞拉国会选举右翼反对派大获全胜,巴西众议院通过弹劾罗塞芙议案等,拉美左翼政权步入低潮有着哪些原因?拉美左翼会不会就此低潮下去?

 

最近半年来,拉美左翼政权接连受挫,如阿根廷右翼上台执政,委内瑞拉国会选举右翼反对派大获全胜,巴西众议院通过弹劾罗塞芙议案等,拉美左翼政权步入低潮有着哪些原因?拉美左翼会不会就此低潮下去?

 

拉美国家政治格局发生急剧变化:原因、影响和前景

委内瑞拉总统尼古拉斯·马杜罗在2016年1月6日晚宣布大幅调整内阁成员名单,以应对委内瑞拉面临的挑战。

 

近年来,拉美国家的政治格局发生了急剧变化,拉美政坛的钟摆向右摆,其主要表现是:左翼政党在选举中频频失利,执政困难加剧,治理危机凸显;经济总体的下行使社会的紧张气氛加剧,社会对立情绪高涨,民众抗议持续不断。

 

拉美政坛的钟摆向右摆

 

1999 年2 月2 日,查韦斯通过选举获胜就任委内瑞拉总统。随后,拉美一系列国家的左翼政党在大选中获胜,使左翼或中左翼政党掌权的拉美国家达到十多个。以此为标志,拉美左翼力量出现群体性崛起,影响力快速提升。但是,最近半年来,拉美左翼政府接连受挫,拉美左翼式微的标志如下。

阿根廷右翼上台执政。2015 年11 月22 日在阿根廷第二轮总统选举中,右翼“变革”联盟候选人、“共和国方案”党领袖马克里以3% 的微弱优势,战胜了在第一轮中得票领先的左翼执政联盟胜利阵线候选人肖利,当选为阿根廷新总统,12 月10日马克里正式就任,从而结束了正义党左翼领导人基什内尔和他的夫人费尔南德斯连续12 年的执政。马克里就任总统后,采取了放开汇率、解雇大量公务员、大幅度提高家用电费、煤气费、公共交通价格,与美国“秃鹫基金”达成和解,同意以现金方式偿还总额约120 亿美元的债务等一系列新自由主义的措施,虽然改善了外国投资环境,但是影响了中下层民众的生活,抗议浪潮不断。

委内瑞拉在2015 年12 月6 日举行国会选举,右翼反对派联盟“民主团结平台”赢得三分之二以上的议席,在167 个议席中获112 席,执政党统一社会主义党仅取得55 席。2016 年1 月5 日,新的国会正式成立,反对派联盟占据了国会主席、第一、第二副主席、国会秘书长职位,控制了国会。新国会运转三个多月来,委内瑞拉“府院之争”愈演愈烈。国会已通过五项法律,包括大赦法、中央银行改革法、住房房产产权法等,还有八项法律正在进行两审。但国会所通过的法律,均被执政的查韦斯派控制的最高法院或全国选举理事会否决。4月15日,马杜罗召开与国会对立的“祖国大会”。委内瑞拉五权分立,目前立法权掌握在反对派手中,其余四权(行政、司法、道德、选举权)均掌握在查韦斯派手中。2016 年剩下八个月,将是马杜罗政府能否挺得住的关键八个月。反对派扬言要在半年内把马杜罗拉下马,他们提出以下三种方案:(1)通过动员支持反对派的民众抗议,逼马杜罗主动辞职;(2)修改宪法,将总统任期从六年缩短到四年,取消无限期任职;(3)马杜罗任期已满一半,根据委现行宪法,举行罢免性公决,罢免马杜罗。但马杜罗已明确表示,谁也休想罢免他。他指责在反对派控制的米兰达州,有准军事力量想杀害他。但人们担心,由于政局动荡、经济危机,委内瑞拉有出现动乱的可能性。经济上,由于国际市场油价的下跌对委经济产生严重影响,使委外汇收入大大减少,经济连续出现负增长,2014 年为负4%,2015年为负7.1%,2016 年预计为负7% ;通货膨胀加剧,2014 年为72.8%,2015 年为141.5%,2016 年预计将达481%。货币迅速贬值,现官方汇率为10 玻利瓦尔等于1 美元,而黑市为1000∶1 ;物资供应短缺率高达70%以上。1 月14 日,马杜罗向国会提出经济紧急状态法令,旨在继续并加强政府所拥有的进出口、汇率、财政拨款和使用等权力。1 月22 日,国会否决了此法案。但2 月17 日,委最高法院判决国会的否决无效。同一天,马杜罗宣布一些新的经济措施,包括改革汇率制度,提高汽油价格,提高最低工资和养老金的标准。马杜罗还提出了《玻利瓦尔经济议程 2016—2019 年》,旨在摧毁经济战争的机制,摆脱单一石油经济模式,建立新生产经济模式;提出了发展新型生产型经济的14 个引擎,把发展农业粮食、医药、制造业作为重点,但这些措施和计划实施起来困难重重,收效甚微。

巴西劳工党罗塞芙政府治理危机。2015 年年初,罗塞芙连任总统以来,由于国际市场上初级产品价格低迷,巴西经济连续衰退,2015 年为负3.7%,2016 年预计与2015 年差不多。通货膨胀上升到近10%,失业率9%。劳工党和政府一些高官先后卷入腐败案,继2005年卷入“每月巨额津贴”后,最近两年又卷入巴西国有石油公司腐败丑闻,涉案金额达数十亿美元,这两大腐败丑闻都涉及劳工党一些领导人,甚至有人指控前总统卢拉与之有牵连。劳工党执政已13 年,最近两年,由于经济衰退,政府的社会开支减少,通货膨胀的加剧,物价和服务价格上涨,民众的抗议浪潮接连不断,罗塞芙的民调支持率一度降低至7%。再加上执政党联盟内部各党之间,特别是劳工党与主要联盟党巴西民主运动党之间矛盾加深,民运党人、众议院议长库尼亚,与民运党主席、副总统特梅尔里应外合,提案弹劾罗塞芙总统。2016 年3 月29 日,民运党宣布退出罗塞芙领导的联盟政府,要求所有在政府中任职的七位部长和数百名中层官员必须辞职。4 月17 日,巴西众议院全会以超过三分之二(362票)的367 票支持,137 票反对,通过了对总统罗塞芙的弹劾案,弹劾程序正式启动。按弹劾程序,巴西参议院已组成21 人的委员会开始审理对总统罗塞芙的弹劾案。如委员会简单多数同意将弹劾案提交给参议院全会投票表决,参议院将举行两轮投票,第一轮以简单多数表决是否通过弹劾案,如通过,罗塞芙将离开总统职务最多不超过180 天。第二轮参议院必须三分之二以上参议员支持弹劾案,方能弹劾罗塞芙;如弹劾案未获通过,罗塞芙将重新恢复总统职务。罗塞芙在接受参议院审理弹劾程序期间,将由副总统特梅尔接任临时总统。罗塞芙被弹劾的可能性虽然比较大,但特梅尔和库尼亚本身也受到贪污罪的控告。罗塞芙认为国会对她的弹劾是一场“政变”,指责特梅尔是阴谋的策划者。

玻利维亚在2016 年2 月21 日举行公民表决,就现总统莫拉莱斯能否参加2019 年大选进行投票,反对票和赞成票分别为51.3% 和48.7%,这是莫拉莱斯执政十年来首次在选举中遭到失败。莫拉莱斯的执政期限将于2020 年1 月22 日结束。

厄瓜多尔在2014 年11 月宪法法庭曾通过决议,批准修宪提案,允许科雷亚在2017 年再次竞选总统。由于2015 年厄经济形势恶化,增长率只有0.4%,且国内反对派抗议科雷亚在去年提出的遗产法案和反对科雷亚连选连任,加上阿根廷、委内瑞拉左翼力量连续受挫,因此,科雷亚决定他本人不再参加2017 年的大选,并表示,2017 年任期结束后,他将携带夫人和孩子去比利时(其妻是比利时人)移居一段时间。执政党主权祖国联盟将推举其他人参加2017 年竞选总统。主权祖国联盟能否在下届总统选举中获胜,目前还很难预料。

有评论认为,左翼政党在阿根廷、委内瑞拉选举中的失利和巴西劳工党执政地位的动摇,正在对其他拉美左翼政府和政党产生不利的影响,甚至标志着自1999 年开始的拉美左翼政权从高潮步入低潮,拉美一些舆论认为,拉美进步政府的周期已经结束。

 

拉美左翼政权步入低潮的原因

 

当前拉美左翼政权步入低潮有着深刻的国内外多重原因。其一,从经济方面来看,最近几年,全球经济低迷,美国和欧盟经济复苏缓慢,中国经济面临下行压力,国际市场上大宗商品价格大幅度下跌,使得以初级产品出口为主的、包括左翼执政国家在内的拉美多数国家的经济增长速度普遍放慢,拉美国家出口经济繁荣周期终结。据拉美经委会最新公布的数据,2014 年拉美经济增长率只有1.2%,2015 年增长率为负0.4%,2016 年预计将不如2015 年,为负0.6%。巴西2014 年只增长0.1%,2015 年降为负3.5%,2016 年预计为负3.5%。委内瑞拉经济形势更为恶化,2014 年增长率为负4%,2015 年为负7.1%,2016年预计为负6.9%。厄瓜多尔2014 年经济增长率为3.7%,2015 年降为0.4%,2016 年预计将出现负增长。在经济下行压力下,为保持宏观经济稳定,拉美左翼政府不得不采取一系列紧缩措施,压缩公共开支,减少社会开支,这导致部分社会计划的执行受到一定的影响,使部分已脱贫成为中产阶级的民众面临重新陷入贫困的危险,致使国内民众抗议不断。拉美左翼政府没有利用前些年有利的经济形势及时调整单一的经济结构和经济政策,再加上有些经济政策过于偏激,如对一些非关键部门的工商企业实施国有化等,不适当地挫伤了私人工商业主的积极性。

其二,从政治体制方面来看,拉美左翼政府一般多由好几个政党组成的执政联盟联合执政,这些政党政治主张不尽相同,而主要执政党党内派别林立,组织涣散,思想和组织建设滞后,影响了党的领导、组织和社会动员能力。左翼政府内部矛盾重重,形不成合力。如巴西执政联盟由劳工党和巴西民主运动党(简称民运党)等十几个政党组成,而民运党无论在政府中,还是在国会中都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民运党主席特梅尔任副总统,在政府22 名部长中民运党有7位部长,占近三分之一的部长职位;在81 名参议员中占有18 席,超过劳工党(13 席);在513 名参议员中占有67 席,超过劳工党(59 席)。众、参两院的议长均为民运党成员。自2015 年1 月1 日罗塞芙第二任总统一开始,副总统特梅尔常常与总统的主张相左唱对台戏,直到2016 年3 月底,民运党正式宣布退出罗塞芙领导的联盟政府,特梅尔本人与罗塞芙撕破脸皮,想方设法要弹劾罗塞芙总统,使自己上台执政。由于劳工党成员在立法和司法机构中不占多数,因此,立法和司法机构常常与行政权唱对台戏。委内瑞拉执政的大爱国阵线也由十多个党组成,而主要执政党统一社会主义党内也分好几个派,如革命马克思主义派、社会主义浪潮派、格瓦拉主义派、社会民主派、玻利瓦尔革命派、无政府主义等,党内意见不一。

其三,拉美左翼政党往往是高举反腐旗帜,通过竞选获胜上台执政后,由于社会地位的改变和党内监督不力,一些左翼政党和政府在不同程度上出现了贪污腐败现象。2005 年巴西“每月巨额津贴案”曝光。2014 年底和2015 年初,又爆发了巴西国有石油公司丑闻,涉案金额达数十亿美元。这两大丑闻都涉及劳工党一些主要领导人,致使民众抗议浪潮接连不断。反腐常常成为引发民众抗议的导火索。同样由于官员腐败、任人唯亲等原因,委内瑞拉、阿根廷、玻利维亚和智利等国的部分民众对本国左翼政府的失望情绪增加,民众抗议浪潮此起彼伏,持续不断。其中,对现状不满的新兴中产阶级常常成为抗议主流。

其四,美国明里暗里干涉拉美左翼国家的内政。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国际开发署等机构以及美国使馆官员向委内瑞拉、巴西、厄瓜多尔、玻利维亚等国的反对派非政府组织和个人提供资助,唆使他们发动经济战、宣传战,进行各种抗议活动,进行颜色革命,企图推翻拉美左翼政府。2016年4 月7 日,玻利维亚总统莫拉莱斯揭露美国曾派遣12 名社交网专家到玻利维亚支持并参与反对派在2 月公民表决中反对莫拉莱斯。美国还对拉美左翼政府采取分化瓦解的政策,在恢复和改善与古巴关系的同时,加紧对委内瑞拉的制裁与打击。如2015年3 月,美国总统奥巴马发布政令,宣布委内瑞拉对美国国家安全和外交构成威胁,对委内瑞拉采取制裁;2016 年3 月,在奥巴马出访古巴、阿根廷前夕,奥巴马又把上述政令和对委内瑞拉制裁延长一年。

其五,拉美右翼保守势力在美国和西方其他国家右翼政党和人士的支持下,对本国左翼政府和政党频频发起攻击。目前,在拉美一些左翼执政的国家,右翼力量呈上升趋势。在委内瑞拉2013 年4 月大选中,支持反对派候选人的选民占比为49.12%,而在2015 年12 月国会选举中,支持反对派的比例上升到56.2%。巴西劳工党虽然执政已十多年,但劳工党本身在国会中并不占多数。厄瓜多尔、玻利维亚虽然都是左派党执政,但右翼政党在本国重要城市和州( 省) 掌权。厄瓜多尔首都基多和主要城市瓜亚基尔均掌控在反对派手中。玻利维亚首都拉巴斯和阿尔托、科恰班巴、圣克鲁斯等重要城市的市长职位在2015年中期选举中被反对派夺取。此外,在拉美左翼执政的国家,如委内瑞拉、巴西、厄瓜多尔、玻利维亚和阿根廷,主要媒体如委内瑞拉的《国民报》《宇宙报》,巴西的《环球报》《圣保罗报》和一些电视台、电台等控制在右翼财团的手中,媒体严重右倾化。

 

拉美左翼并没有死亡

 

由于上述原因,拉美左翼政党普遍受挫并在一定程度上开始步入低潮。预计在未来一段时期,拉美政坛的钟摆可能继续向中右倾斜。2016 年3 月22 日,墨西哥前外长豪尔赫·卡斯塔内达在美国《纽约时报》上发表题为《拉美左翼死亡》的文章。[1] 无独有偶,中国也有人认为,“巴西总统即将倒台,拉美左翼革命奄奄一息”。[2] 笔者对此不敢苟同。的确,拉美左翼受挫、趋于低潮,但拉美左翼并没有死亡,也没有“奄奄一息”。2015 年12 月,在北京出席中拉政党论坛首次会议的厄瓜多尔文化部长(现为外长)吉列尔莫·龙对埃菲社记者说:“拉美的进步政治进程正在经历一个削弱的过程,但这并不意味着拉美左翼政府的终结。”[3]

大家先来看古巴。在2016 年4月中旬刚刚召开的古巴共产党七大上,古巴领导人劳尔·卡斯特罗铿锵有力地宣称,古巴将坚持社会主义、坚持共产党领导,不会复辟资本主义。古巴革命领袖菲德尔·卡斯特罗也在古共七大闭幕式上,振聋发聩地声称:“古巴的共产主义理想将作为一种明证在这个星球存在。”应该看到,在拉美,除古巴外,左翼至今仍在巴西、委内瑞拉、玻利维亚、厄瓜多尔、尼加拉瓜、智利、乌拉圭、萨尔瓦多等国执政。在巴西,罗塞芙还没有被弹劾。在委内瑞拉,马杜罗还是国家总统,仍掌握行政权。即使在阿根廷,左翼仍有相当大的实力,正义党在众、参两院中仍占优势,且在全国近一半的省和不少城市掌权。在墨西哥、哥伦比亚、秘鲁等不是左翼执政的国家,左翼力量不可小觑。如墨西哥左翼民主革命党为墨西哥第三大党,有党员400 万人,该党领导人赫苏斯·桑布拉诺是现众议院议长,该党在128 名参议院中,占有22 席;在500 名众议员中,占有100 席;该党20 多年来,一直占据首都墨西哥城市长的重要职位。在秘鲁4 月10 日举行的第一轮大选中,左翼广泛阵线候选人维罗尼加·门多萨得票率为18.84%,名列第三,与得票第二的库琴斯基(20.99%),仅差2.15%。

由于拉美巨大的贫富差异和尖锐的社会矛盾依然存在,拉美左翼依然拥有较强的实力和坚实的社会基础,因此拉美政治版图不会出现整体右倾的状况。包括巴西劳工党、委内瑞拉统一社会主义党在内的拉美左翼政党和政府在拉美一些国家执政十多年来,在反对新自由主义、发展民族经济、扶贫、扫盲、开展免费教育和医疗等方面,以及在实施独立自主的外交政策、促进拉美一体化方面取得了显著的、有目共睹的成就,得到了广大民众,特别是中下层民众的拥护和支持。我们不能因拉美一些左翼政府目前面临困境和问题,而全盘否定它们执政的成绩和经验。尽管拉美左翼政党和政府有着这样或那样的问题,但只要他们认真反思自己的问题,采取积极态度应对所面临的严峻挑战,拉美左翼的前景还是光明的,经过一个时期的政策调整之后,拉美的政治钟摆仍有可能向中左回摆。正如不久前乌拉圭左翼前总统穆希卡所说,“我从来不认为左派已经失败,也不认为右派已经取得绝对胜利。人类的历史是保守与进步不断斗争的历史,是钟摆式的,”“如果左派失去地盘,那就吸取教训,卷土重来”。[4]

(作者系中国社会科学院荣誉学部委员,拉丁美洲研究所研究员)

 

[1] orge Castaeda,The Death of the Latin American Left,New York Times,2016-03-22.http://www.jorgecastaneda.org/notas/2016/03/22/thedeath-of-the-latin-american-left#sthash.XWA4sKTA.dpuf.

[2] http://club.china.com/data/thread/1011/2783/65/61/9_1.html.

[3] http://www.msn.com/es-xl/noticias/actualidad/no-es-el-fin-de-la-izquierda-enam%c3%a9rica-latina-dice-ministro-de-ecuador/ar-AAg9AR8.

[4] http://www.lanacion.com.ar/1881167-josemujica-si-a-la-izquierda-le-toca-perder-terreno-quelo-pierda-y-aprenda.

 

【察网(www.cwzg.cn)摘录自《当代世界》2016.05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格局 前景 原因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1606/288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