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落实习总517讲话精神再致教育部长的公开信

请您百忙中明鉴,给予公开答复,并回应南京财经大学何干强教授和河南大学许兴亚教授代表经济学教授们给您公开信所提出的建议是否可行?也请您百忙中明鉴并给予公开答复与回应在我身边所存在的上述问题是属于云南财经大学的个别现象还是目前中国高校普遍存在的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学科所面临的严峻和残酷的事实?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

 

就落实习总517讲话精神再致教育部长的公开信

 

薛宇峰教授就高校经济学恢复和加强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教学与科研,再致教育部长的公开建议信

 

尊敬的袁部长:

您好!

上个月,南京财经大学何干强教授和河南大学许兴亚教授联名代表一群高校经济学教授给您发出了公开信强调:目前,一个关乎经济学高等教育全局的具体问题,就是在绝大部分普通高校的经济类学科的专业中,西方资产阶级经济学(微观经济学、宏观经济学,以下简称“西经”)的课时已显著超过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资本主义部分、社会主义部分,简称“马经”)的课时。在专业基础课中,西经每周6课时,马经每周只有2到3课时,有的高校经济学类专业基础课已不开马经专业课程。习总书记在5.17重要讲话中指出,“实际工作中,在有的领域中马克思主义被边缘化、空泛化、标签化,在一些学科中‘失语’、教材中‘失踪’、论坛上‘失声’。这种状况必须引起我们高度重视。”高校经济类学科的专业基础课,正是这样的领域。

二位教授还指出:这个具体问题,10多年来不少著名经济学者(如刘国光教授)和许多老师已向有关管理部门和所在学校反映过多次,都未能解决。当前,理应在贯彻落实总书记5.17重要讲话精神过程中,果断解决。习总书记指出,“坚持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是当代中国哲学社会科学区别于其他哲学社会科学的根本标志。”他特别批判了哲学社会科学界的“西化”(西方资产阶级意识形态化)倾向,指出“马克思主义就是我们共产党人的‘真经’,‘真经’没念好,总想着‘西天取经’,就要贻误大事!不了解、不熟悉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就不可能真正了解和掌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全国经济学高等教育,如果再不恢复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最低课时量,尽快走出“西化”误区,真的要“贻误大事”了!

他们建议您敦促教育部社科司和教育部经济学教学指导委员会在今年暑假之后,立即恢复最低限度的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教学课时。这个建议贯彻总书记重要讲话精神,是非常重要的、及时的,理应得到您的鼎力支持。

可是,至今为止,尚未见到您对于上述公开信的公开回应与答复。这促使我再向您写这封信。

首先,您一定要充分认识恢复和加強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教学事关党和国家事业的全局。

习近平总书记在2014年7月9日的经济形势专家座谈会上,要求“各级党委和政府要学好用好政治经济学”。在2015年11月23日中央政治局第28次集体学习的重要讲话中,再次强调“面对极其复杂的国内外经济形势,面对纷繁多样的经济现象,学习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基本原理和方法论”。今年一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进一步加强和改进新形势下高校宣传思想工作的意见》。该文件指出,高校应“以立德树人为根本任务”、“培养德智体美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习近平总书记在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中更是着重指出和强调:“新形势下,我国哲学社会科学地位更加重要、任务更加繁重。面对社会思想观念和价值取向日趋活跃、主流和非主流同时并存、社会思潮纷纭激荡的新形势,如何巩固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巩固全党全国各族人民团结奋斗的共同思想基础,迫切需要哲学社会科学更好发挥作用。”。“有人说,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过时了,《资本论》过时了。这个说法是武断的。远的不说,就从国际金融危机看,许多西方国家经济持续低迷、两极分化加剧、社会矛盾加深,说明资本主义固有的生产社会化和生产资料私人占有之间的矛盾依然存在,但表现形式、存在特点有所不同。国际金融危机发生后,不少西方学者也在重新研究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研究《资本论》,借以反思资本主义的弊端。”

这些都十分清楚地说明高校经济学教育和科研加强马克思主义政治经学教学与研究的重要性。它关系到总书记重要讲话精神和上述《意见》能否得到贯彻落实,马克思主义能否重新占领高校意识形态阵地。

其次,必须承认中国经济学教育严重西化的事实以及随之带来的众多问题和造成的恶劣影响。

前不久,中国人民大学邱海平教授公开提出:政治经济学(或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在中国经济学教育中被严重边缘化。主要表现在:除经济学专业外,许多大学甚至是重点大学的经济学相关专业(如财政学、金融学等)不再开设政治经济学课程或者学分极少(绝大多数不超过4学分);即使是经济学专业,政治经济学及相关课程的数量和学分也大大少于“西方经济学”相关课程;在硕士生或博士生的入学考试中,政治经济学及相关课程所占考分比例严重下降,有的只占到四分之一及以下;在一些重点大学,政治经济学专业期刊或刊载政治经济学论文较多的综合学术期刊不被认定为核心期刊或重点期刊;一些大学经济学院在引进人才时基本不接纳国内政治经济学专业毕业的优秀博士生或博士后;一些国内经济学专业学术期刊基本不刊登政治经济学研究方面的论文;等等。这些都是不爭的事实。

第三,尽快恢复并加強高校马克思主义经济学教学与研究,代表了高校广大坚持社会主义办学方向的教师们的心声。就在中国高校一群教授给您建议信发表不久,原厦门大学党委书记吴宣恭教授在公开发表的致何干强教授的信中指出:我完全赞同您和许兴亚教授呈教育部部长信件的全部内容。这是响应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的加强马克思主义学习的号召,特别是2016.5.17重要讲话的实际行动建议。非常好,很及时。教育部应认真研究你们的上书,立即组织专案调查,采取果断措施,并向中央报告。对待马克思主义的态度是关系到教育部的根本立场问题,再也不能重演十年前“查无此事”、草草过场的官僚主义闹剧了。

同时,吴宣恭教授又发文强调:我国的政治经济学理论在发展中也存在一些不足,从根本上看仍然是立场、观点、方法的问题。主要表现:

一是不敢明确地站在劳动人民和共产党的立场,理直气壮地宣扬社会主义的优越性、揭示资本主义的局限性,从不问姓社姓资、姓公姓私,发展到不敢问、反对问,甚至忌讳讲资本主义一词,缺乏对社会主义的“制度自信”“道路自信”。

二是许多理论观点出现残缺、变异和僵化。有的借口“理论发展”,丢失劳动价值论和剩余价值论的精髓,放弃马克思对资本主义制度和资产阶级经济学的批判性理论;有的侈谈自由、平等、公正,讳言阶级和剥削,在各个领域编造掩盖、美化剥削行为的说词;有的继续搬用几十年前的老话,严重脱离和落后于实践的发展。这些观点既解释不了我国社会经济中存在的问题,失去应有的说服力,更无法解决问题。

三是方法上的偏差,关键在于不重视甚至背离了马克思主义的基本方法——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特别是,没有运用马克思主义所有制理论分析经济关系的方法以及矛盾分析、阶级分析方法。

吴宣恭教授总结的关于政治经济学教学和研究应当纠正自身不足的意见,符合实际情況。但是这只有在保证教学课时量的前提下,才有时空条件通过改革得到纠正。

第四,本人希望以本人的亲身经历与事实向您报告并再次呼吁,希望能得到您的关注与公开答复。

我所在的云南财经大学在课程设置、研究生教育、学术论文的评价和课题申报与评审等方面,明显存在着与习总书记在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的指示与精神以及与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关于进一步加强和改进新形势下高校宣传思想工作的意见》相违背和不一致的问题。

具体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1、关于硕士研究生课程设置与教学

本人所在的云南财经大学,经济学院政治经济学专业硕士研究生的课程设置中,专业课包括:

专业英语(27课时)

论文选读与硕士论文撰写方法(38课时)

西方经济学流派(36课时)

中级宏观经济学(54课时)

中级微观经济学(54课时)

中级计量经济学(54课时)

西方经济思想史研究(36课时)

现代货币金融理论(36课时)

现代新政治经济学(36课时)

发展经济学(27课时)

中国经济问题研究(27课时)

诺贝尔经济学奖分析(36课时)

制度经济学(27课时)

在应修总学分38分中,与政治经济学相关的课程只有公共课中的马列经典著作选读(54课时)3学分,专业课中没有任何与政治经济学有关联的课程设置,唯一相似的课程是现代新政治经济学(36课时),但现代新政治经济学课程与习总书记所倡导和强调的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是南辕北辙,风马牛不相及。因此,从云南财经大学政治经济学学科的专业课程实际设置中可以看到和推测,就象有正义的学者们所言,经济学教育过度西化的最严重直接后果,是导致大量青年学生对于西方经济学的盲目迷信,以及对个人主义和资本主义的崇拜,它极可能严重影响高校大学生的思想政治教育,不利于学生的健康成长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持续健康发展。

 

2、关于硕士研究生的教育与毕业论文的写作

关于硕士研究生的教育,以我本人所指导的研究生的毕业论文写作为例,可以看到存在以下几个严重问题。

一是政治经济学专业的硕士毕业论文已完全脱离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理论范畴与研究方法。受新自由主义思潮在国内大学蔓延和研究生课程设置与教学的影响,政治经济学专业研究生的论文充斥着西方经济学的概念、理论基础与研究方法,引用的一些数理模型脱离中国现实,学术逻辑混乱。

二是我所坚持和要求采用的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理论基础、学术观点与研究方法,在大环境不断恶化的前提下,已无法指导和影响学生的学术研究与论文写作。

三是即使我坚持了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理论观点、学术思想与研究方法,但也会被以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占统治地位的学院学术委员会以人数和票数优势所否定。

因此,政治经济学(或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已被严重边缘化。毫不夸张地说,中国绝大多数大学的政治经济学专业已经在事实上蜕变成“西方经济学”专业了。

 

3、关于教师科研中学术论文的评价和课题申报与评审

何干强教授和许兴亚教授的公开信中强调了由于学术论文发表与科研课题申请机制所导致的政治经济学教师流失与边缘化的问题。着重指出了当下高校理论经济学师资队伍正在或已经发生了质的变化。一方面,高水平的政经教师已开始出现严重缺乏,另一方面,师资队伍出现严重“西化”倾向。许多中青年西经课的教师,因在高校读书时很少学马经,进入高校当教师后,又不得不服从某些“海归”经济学科领导推行的、不用马克思主义分析评价的所谓原汁原味“客观讲授”的方式上课,这就使大批西经教师放弃了对西经的批判性借鉴,使“照搬”西经的不良学风在高校漫延开來。

可能您无法想象或者不愿想象,我以我的亲身经历与事实为例向您报告,即使发表在您所强烈推行,已被众多学科的教授公开质疑和否定的作为学科评估依据的A类杂志目录期刊上,同时又作为国家社科基金项目主要研究成果全票通过了结项评审的学术论文,也会由于坚持了马克思主义的立场、学术观点与分析方法,被以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占统治地位的学校学术委员会以人数和票数优势所否决,无法走出校门获得参加云南省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评比的正常资格。

所有以上这些情况和迹象,不仅导致从事政治经济学专业的教师队伍的急剧萎缩,同时也沉重打击了从事政治经济学的教师的教学与科研的积极性。以上这些情况和迹象表明,我国经济学教育的严重西化倾向已经是一个不容否定的客观事实,并且已经产生了各种严重危害。

作为一个在日本长期接受西方式经济学教育的海归学者,我依然充满着对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酷爱与赞同。长期以来我也一直坚持利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原理、观点与分析方法运用于解释和分析中国现实的经济问题。但是,因为在您领导下的教育部的错误指导思想和学科评估依据的影响下,以及新自由主义思潮在中国的不断蔓延的背景下,正如习总书记去年12月在全国党校工作会议上批评党校一些人对党和国家大政方针妄加议论、传播西方资本主义价值观念的现象相似,在云南财经大学这样一所地方大学中,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科研与教学依然步履维艰,与习总书记所倡导的繁荣发展中国哲学社会科学的要求与希望存在着巨大的偏离和明显的差距。对此,我们应该进行认真分析和严肃对待。

希望您不认为这是一个普通的个案或一件并不起眼的小事。

综上所述,我向您再次呼吁,请您百忙中明鉴,给予公开答复,并回应南京财经大学何干强教授和河南大学许兴亚教授代表经济学教授们给您公开信所提出的建议是否可行?也请您百忙中明鉴并给予公开答复与回应在我身边所存在的上述问题是属于云南财经大学的个别现象还是目前中国高校普遍存在的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学科所面临的严峻和残酷的事实?

 

云南财经大学教授 薛宇峰

2016.06.22

 

 

 

延伸阅读一:

 

 

致教育部公开信:高校经济学严重西化 落实习总讲话精神刻不容缓

作者:何干強 许兴亚   来源:察网

 

【摘要:经济学”西化”或资产阶级化,这是前苏联亡党亡国的重要原因之一。而如今中国大部分高校的经济专业课程安排中,西方资产阶级经济学远超过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实在令人担忧。习总书记曾指出,”坚持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是当代中国哲学社会科学区别于其他哲学社会科学的根本标志。”他特别批判了哲学社会科学界的”西化”(西方资产阶级意识形态化)倾向,希望此情况得到重视。】

就落实习总517讲话精神再致教育部长的公开信

高校经济学教育贯彻落实习总书记5.17重要讲话精神刻不容缓

——致教育部部长袁贵仁同志:建议普通高校经济类学科尤其是财经类高等院校的专业基础课,今年暑假之后立即恢复最低限度的马克思主义政治經济学教学课时

 

尊敬的袁贵仁部长:

您好!我们作为中国高校的一群经济学教授,在学习习总书记2016.5.17重要讲话之后,心潮澎湃,一致认为,应当给您写这封公开的建议信:

1. 目前,一个关乎经济学高等教育全局的具体问题,就是在绝大部分普通高校的经济类学科的专业中,西方资产阶级经济学(微观经济学、宏观经济学,以下简称”西经”)的课时已显著超过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资本主义部分、社会主义部分,简称“马经”)的课时。在专业基础课中,西经每周6课时,马经每周只有2到3课时,有的高校经济学类专业专业基础课已不开马经专业课程。习总书记在5.17重要讲话中指出,”实际工作中,在有的领域中马克思主义被边缘化、空泛化、标签化,在一些学科中'失语'、教材中'失踪'、论坛上'失声'。这种状况必须引起我们高度重视。”高校经济类学科的专业基础课,正是这样的领域。

2.这个具体问题,10多年來不少著名经济学者(如刘国光教授)和许多老师已向有关管理部门和所在学校反映过多次,都未能解决。当前,理应在贯彻落实总书记5.17重要讲话精神过程中,果断解决。习总书记指出,”坚持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是当代中国哲学社会科学区别于其他哲学社会科学的根本标志。”他特别批判了哲学社会科学界的”西化”(西方资产阶级意识形态化)倾向,指出“ 马克思主义就是我们共产党人的'真经','真经'没念好,总想着'西天取经',就要贻误大事!不了解、不熟悉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就不可能真正了解和掌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 。全国经济学高等教育,如果再不恢复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最低课时量,尽快走出“西化”误区,真的要“贻误大事”了!

3. 在经济类的专业基础课中,马经课时与西经课时,最少应当1比1(或每周课时6:6),这应是不能突破的底线!但现在已被严重突破。这就导致高校经济学教育严重偏离社会主义办学方向。大量经济类的博、硕士研究生,本科毕业生,都严重缺乏马经基本原理和方法论常识;他们升任领导干部后,只会使用西经的总体上不科学的思维方法。更严重的是,他们中已有不少人被渗透资产阶级意识形态的西经原理所”洗脑“,误认为在经济关系中,人都是所谓”自利经济人”;不懂得维护宪法,巩固和增強生产资料公有制主体地位,增強国有经济主导力量的极端重要性;甚至站到广大劳动人民的对立面,提出有害的经济主张。社会主义大学怎能允许培养这类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的掘墓人?

4. 从经济学基础课设置的科学性来看,坚持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地位和比重,这不仅是我国经济学教育的社会主义性质决定的,同时也是繁荣和发展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乃至整个经济学门类教育的迫切需要。政治经济学虽然最初是作为一门资产阶级学科诞生的,但是自从马克思主义诞生以来,世界上就出现了互相对立的工人阶级经济学和资产阶级经济学两大经济学阵营。它们在立场、观点和方法上,都是迥然不同甚至根本对立的。西经思想体系属于唯心史观,原理和方法具有表面性、片面性、欺骗性,以及维护资产阶级利益的阶级本质;马经思想体系是唯物史观,其原理和方法指导人们认识客观经济规律,推动经济的社会形态向前科学发展,是指导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的科学思想指导。怎么能让西经课程的课时压倒马经课程的课时呢?

5. 即使只从经济学知识教育的全面性要求来看,也至少应使马经和西经的教学课时相等。 国际上的经济学高等教育,有的资本主义国家也规定经济学类的专业基础课要开设马经课程。例如,日本高校经济学类本科课程设置,就同时开设“经济学一”(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和“经济学二“(西方新古典经济学和宏观经济学)。在坚持科学社会主义发展方向的中国,怎能放任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课程被隨意缩减到低于西经,甚至被取消?

6. 10多年來,相当多高校在经济类专业基础课中,马经课时只占西经课时的1/3或1/2; 大多数财经类高校硕士生入学考试也只考西方经济学,而不考政治经济学。这导致的后果十分严重。当下,高校理论经济学师资队伍正在或已经发生了质的变化。一方面,高水平的政经教师已开始出现严重缺乏,另一方面,师资队伍出现严重西化”倾向。由于马经课时量越耒越少,加上推行西化的科研成果评价指标,致使马经师资队伍的人数趋于減少。一些原本上马经课的老师为了晋升职称和保工作量“飯碗”,不得不转向学西经,上西经课。问题更在于,许多中青年西经课的教师,因在高校读书时很少学马经,进入高校当教师后,又不得不服从某些“海归”经济学科领导推行的、不用马克思主义分析评价的所谓原汁原味“客观讲授”的方式上课,这就使大批西经教师放弃了对西经的批判性借鉴,使“照搬”西经的不良学风在高校漫延开來。

7.必须充分认识,恢复专业基础课马经课时量的最低限度,这是关乎党和国家命运的大事。经济学西化”或资产阶级化,这是前苏联亡党亡国的重要原因之一。这也是促使我们这群经济学专业的教授们,建议您敦促高校经济学教育管理部门立即抓好恢复马经最低限度课时这件事的主要动因。

8.决不要认为,这只是简单的课时调整。这实质是在为马经爭时空。”一切存在的基本形式是空间和时间”(恩格斯)。如果沒有最低限度的马经课时,实质上就是取消高校经济学专业基础课中马经课程的存在;如不坚决果断恢复最低限度的马经课时,那末坚持马克思主义在经济学的指导地位就无从谈起;坚持总书记強调的坚持以人民为中心发展经济的根本立场,也无从谈起;马克思主义经济学深化教学改革,提高教学效果,更无从谈起。

9. 决不要以为,要求今年暑假之后立即恢复马经最低课时的建议不切实际。现在还有包括暑假在內的三个月时间,抓好这件事,完全能做到。让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在普通高校”起死回生”,这与花大量人力物力,搞经济学学科评估,继续提高西经为主的经济学教学科研质量,要重要百倍! 向上的东西表现在质上,向下的东西表现在量上。 扭转错误方向,向真理方向前进那怕一小步,也显然有重要价值!而在经济学“西化”方向上,继续推进,岂不是南轅北辙,在错误道路上越走越远!须知坚持马克思主义立场的许多教师,都并不反对必要的旨在提高教研质量的评估,但坚决反对在经济学“西化”方向上的评估。当下搞学科评估,不妨把保证马经最低课时量作为最基本的评估指标!在课时量上,应尽快在马克思主义指导下,经过科学论证,制定出马经课程体系与西经课程体系的课时的比重目标,使前者超过后者。当然,实现这个马经占主导地位的目标,需要一定时间,但恢复经济类专业基础马经和西经课时1:1,已经刻不容缓!

10. 恢复马经课时的最低限度,毫无疑问会遇到高校已经存在的”西化”势力,以各种理由的阻拦。这实质是意识形态领域资产阶级反对无产阶级教育事业的阶级斗爭。尽管对阻碍恢复马经课时的多数人來说,这属于人民內部矛盾,但是在思想领域,这种矛盾具有对抗性。要落实这件事,教育部必须站在党和人民的立场上,果断地自上而下地行使行政权力。

11. 建议教育部对高校的巡视组应检查并敦促各普通高校迅速解决这个具体问题。

 12.应当坚信,抓好恢复最低限度的马经课时这件事,必定会得到高校坚持社会主义办学方向的广大师生的热烈拥护,必将得到全国广大劳动人民的支持,因为只有马克思主义经济学才真正代表了广大劳动人民的利益。顺致

敬礼

中国高校的一群经济学教授

执笔:

何干強 (南京财经大学)

许兴亚(河南大学)

2016.5.27

 

 

延伸阅读二:

 

是否徒劳还得看教育部和校长们 ——对《中国学者呼吁加强马克思主义经济学教学》一文的评论

作者:莫然   来源:察网

 

就落实习总517讲话精神再致教育部长的公开信

 

【摘要】英国《金融时报》报道了中国的经济学教授就增加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课时给教育部写了一封公开信。该文作者洋洋得意地宣传西方经济学在中国高校的影响力,并称何干强等教授的努力是徒劳无功的。但实际上是否徒劳,恐怕不取决于教授的呼吁,而是取决于教育部长官和各高校校长的意志。西方国家想保持自己对中国人的吸引力,还是先着手把自身严重的社会问题解决了再说吧!

 

近期中国的一群经济学教授就增加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课时给教育部写了一封公开信。一直坚持“姓资”的英国《金融时报》报道了这件事。这篇报道非常及时,非常好!希望《金融时报》等“喉舌”多报道这类事。为了帮助《金融时报》提高报道水平,我们认为其中有几个地方值得评论一番:

 

原文:“尽管官方仍信仰共产主义,但中国在上世纪70年代末开始抛弃计划经济,并逐步信奉市场改革,从而激发了近40年的飞速经济增长。 ”

评论: 在提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这一概念之初,江泽民同志就特别指出,这一概念本身就包含了计划经济的内涵,这是一个常识,没必要一定要在一个概念的表述上体现概念的全部含义。中国的老百姓都知道计划与市场是可以相容的,小平同志的理论还值得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好好学习。

当前中国的确广泛采用了市场经济的调节方式,但并没有抛弃计划经济,而是调整了计划和市场的地位和作用范围。在国家层面,政府仍旧定期制定指导性的宏观政策以使经济在一定的计划范围内发展,这是中国经济获得长期持续增长的重要原因。中国政府仍然有一个计划,虽然这个计划与以往有很大不同。

中国经济的增长也不仅仅是持续了近40年,而是在新中国成立之后,除了个别短暂的年份,大部分时间中都保持了较高的增长速度。这正是得益于中国的社会主义制度和政府在经济发展中的指导和计划的作用。

在改革开放后所取得的经济增长,与近70年中中国公有制经济所起到的基础性的作用有直接的关系。在改革开放的年代,为了支持民营经济的发展,政府不惜以部分变卖国有企业的方式来支持民营经济的发展,并且在经济活动中强调国有企业应当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以为民营经济的发展提供一个稳定的社会环境,并且在多种行业以低廉的产品来满足民营经济对原料的需求,不惜因此而造成部分国有企业的亏损。所有这些正是中国民营经济能够获得如此快速发展的最为重要的原因。可以说,脱离公有制经济的支持,中国民营经济将失去盈利和增长的基础。

 

原文: “公开信没有提及卡尔•马克思(Karl Marx)出生于德国,也没有提及他一生中的大部分时间里都生活在英国的事实。 ”

评论: 这些经济学教授所要反映的是中国的高等院校应当重视政治经济学教学,恢复政治经济学教学课时的问题,没必要提及马克思的出生地和居住地。《金融时报》的作者也许认为这种常识性的问题十分重要,有必要在所有文章中都强调一番,但显然与这些教授的主旨无关。

马克思的确生于德国,但却被德国政府驱逐。他的确长期生活于英国,但却对英国的资本主义做了最彻底的批判。因此,马克思始终是以反对欧洲封建专制政府和资产阶级统治的姿态屹立于人类历史的。马克思的思想是世界的,他的伟大之处在于他没有被自己的出生地和居住地所束缚,更没有被自己的阶级出身所束缚。而当今主张思想独立、自由的学者们,有多少能超脱于自己的阶级、民族和国家来思考这个世界的根本问题呢?《金融时报》的作者们能做到吗?

 

原文: “中国政府正在艰难应对债务增长和经济放缓的问题,并正推动供给侧改革。这些改革被拿来与上世纪80年代玛格丽特•撒切尔(Margaret Thatcher)和罗纳德•里根(Ronald Reagan)的政策相比。 ”

当然可以随便将中国政府的做法与西方国家的做法相比,正如我们也可以把英国的福利体系与苏联社会主义实践相比,把经济危机后美国的救市措施与社会主义相比。习近平总书记已明确表示供给侧改革不是供给学派,不是新自由主义。某些人的这种类比只是一厢情愿、混淆视听而已。正是由于债务增长和经济放缓的困扰,使得中国政府在经济政策选择上对新自由主义经济学产生了更多的戒心和反思,以新自由主义来解读和类比中国的经济政策,已经越来越欠缺论据。

 

原文: “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Beijing University’s China Center for Economics Research)等中国顶级经济系一直信奉西经教学,人民大学(Renmin University)有一个致力于将美国经济学教科书翻译为中文的部门。

然而,在中国高校教学中限制西方理论教学的举措越来越徒劳无功:美国国际教育协会(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Education)的数据显示,在2014年至2015年度,逾30万中国学生去美国留学,较上一年度增长10%。”

评论: 中国有无数以推行西方经济学为主旨的机构和学者,这正是何干强等教授发表这一公开信的意义所在。该文作者如此洋洋得意地宣传西方经济学在中国高校的影响力,是不是在给教育部提供整治这些学校和机构的黑材料呢?至于说到限制,教育部有没有限制西方经济学在中国高校的影响的主观意图,恐怕还要看其将具体采取什么样的措施。至于说何干强等教授的努力是否是徒劳无功的,这显然并不取决于这些教授的呼吁,而是取决于教育部长官和各高校校长的意志。

中国并不会因为加强意识形态工作而减缓对外开放的步伐,出国留学仍旧是政府所鼓励的,然而这并不能说明中国认同西方思想理论和社会制度的人会多起来。恰恰是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在出国的人还很少,绝大多数中国人对西方国家还十分不了解的时候,中国社会崇洋媚外的氛围反而是最为浓厚的。近十年来,迷信西方的不是多了,而是少了。出国看过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现状之后,相当一部分中国人心中对西方社会的美好想象破灭了,更多的人会因为对西方社会的深入了解而保持清醒,这正是这些年来中国左翼思潮得以发展的原因之一。如果西方国家想保持自己对中国人的吸引力,还是先着手把自身严重的社会问题解决了再说吧!

另外,作为一个如此著名的西方资产阶级的喉舌,《金融时报》也该提高一下作者队伍的素质了。不如认真学学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

 

 

附:

 

中国学者呼吁加强马克思主义经济学教学

来源:英国《金融时报》

 

一群中国学者表示,中国的大学生不能再被“西经(西方经济学的简称)原理所洗脑了”,他们敦促中国政府恢复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简称马经)在经济学教学中的地位。

这些教授在写给教育部的公开信中表示,西方经济学在经济学高等教育中地位的上升,再加上马经课时的不断减少,“导致高校经济学教育严重偏离社会主义办学方向”。

南京财经大学(Nanjing University of Finance and Economics)退休经济学教授、公开信作者之一何干强表示,他们之所以写这封信,是因为“经济学‘西化’或资产阶级化,这是前苏联亡党亡国的重要原因之一”。

尽管官方仍信仰共产主义,但中国在上世纪70年代末开始抛弃计划经济,并逐步信奉市场改革,从而激发了近40年的飞速经济增长。

公开信没有提及卡尔•马克思(Karl Marx)出生于德国,也没有提及他一生中的大部分时间里都生活在英国的事实。

在这些学者发表公开信之际,针对西方价值观在中国课堂上的影响出现了更广泛的反弹。教育部部长袁贵仁曾在去年指出,绝不能让传播西方价值观念的教材进入中国高校的课堂。

数十位教授在信中呼吁,新学年大学中的马经和西经课时应恢复至1比1的比例。

中国政府正在艰难应对债务增长和经济放缓的问题,并正推动供给侧改革。这些改革被拿来与上世纪80年代玛格丽特•撒切尔(Margaret Thatcher)和罗纳德•里根(Ronald Reagan)的政策相比。

上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发表演讲,呼吁学术界创新发展马克思主义,以推动中国的发展前进。

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Beijing University’s China Center for Economics Research)等中国顶级经济系一直信奉西经教学,人民大学(Renmin University)有一个致力于将美国经济学教科书翻译为中文的部门。

然而,在中国高校教学中限制西方理论教学的举措越来越徒劳无功:美国国际教育协会(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Education)的数据显示,在2014年至2015年度,逾30万中国学生去美国留学,较上一年度增长10%。

万丽补充报道

译者/何黎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1606/289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