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了咽喉炎的他们还是喉舌么?--评某报记者性犯罪

明天就是建党95周年了,95年的喉舌,关于某报记者涉嫌性犯罪一事,得了咽喉炎。作为喉舌,本应管理更严,要求更高才是,到底道德水平要低下到什么程度、法治意识要淡薄到什么程度,才会说出这是私德的话来?一家具有足以影响全国舆论的喉舌说这种话,真的要脸么?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

 

得了咽喉炎的他们还是喉舌么?--评某报记者性犯罪

【摘要:明天就是建党95周年了,95年的喉舌,关于某报记者涉嫌性犯罪一事,得了咽喉炎。作为喉舌,本应管理更严,要求更高才是,到底道德水平要低下到什么程度、法治意识要淡薄到什么程度,才会说出这是私德的话来?一家具有足以影响全国舆论的喉舌说这种话,真的要脸么?】

 

摆事实,讲道理。

这两天各大媒体都在努力报道着各种新闻,然而有一个新闻却有意无意的被媒体同志们淡化了——是关于某报记者涉嫌性犯罪一事。对于这件事,作为喉舌的一员,实在不吐不快。因为明天就是建党95周年了,95年的喉舌,今天得了咽喉炎。

往上数三代,中国绝大多数人都是庶民子弟,或农民,或工人,穷人的孩子。别说是读书看报写文章,会写个自己的名字,都已经是很不容易的事情。95年之前,我党喉舌是怎样的?曾经有过一句话可以说明当时的情况:一杆铁笔顶十万大军!那些有着铮铮铁骨的红色先辈们用自己的笔传递着正义的声音——那是属于庶民的声音,那是呐喊、是咆哮、是发自肺腑的心声。

而在95年后的今天,我们的喉舌又在做什么呢?首先,喉舌依然是喉舌,却已不是那么纯粹,甚至穿上了洋气的马甲,改叫媒体了。而媒体内部的事儿,在这行的人多少都知道一些。各种潜规则横行,藏污纳垢污秽不堪!有偿新闻有偿不闻不是什么新鲜事了,为了搏出名造点儿新闻出来也是可以的。而此次某报记者涉嫌性犯罪一事,并不是偶发事件——流氓一旦有了文化,那坏起来真是头顶生疮脚底流脓。卡着你的职称、卡着你的工作,写稿子的时候一个个道貌岸然,回到了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就搞衣冠禽兽,这种事儿,某报的从业者们,是真是假,都站出来拍拍胸脯说说?一句话:有?没有?

因为工作关系,少不了和媒体打交道。曾经一段时间写文章,总是一竿子打翻一船人。随着和媒体接触多了,加之在诸多老师的帮助下,慢慢对于媒体有了新的认识。一些优秀的媒体人确实值得尊重,一些好的媒体也确实值得钦佩。然而,这些人并不是媒体的主流,甚至不是占优势的一方。这么说不是没有依据的,事实胜于雄辩:如今意识形态领域乱象是谁的问题?喉舌是说话的,说谁的话,说什么话,对于群众而言非常重要——因为喉舌说什么话,群众听什么话,传播什么思想,就接纳什么思想。一天到晚正面信息几乎没有几条,负面信息铺天盖地,逼得网友们从愤青变成了药丸,这些事实,总怪不到其他人头上吧?

可能有媒体的朋友不乐意,要质问我说:如果没有这些破事儿,怎么会有这些破新闻?请注意:我从未否认过舆论监督对于社会的推动作用——可是,我亲爱的同行们,又有几人真正愿意承认喉舌对于受众的引导作用呢?既然讲到舆论监督,那好,我们就来讲讲舆论监督:这有偿新闻有偿不闻,是哪家媒体爆料出来的?没发现,倒是被各个相关部门查出来的不少。整个舆论圈里,知道某报潜规则的有多少媒体人,又有哪家媒体爆料出来?依然是被查出来的。总有一种力量让人泪流满面,总有一种敲诈让人苦不堪言——如果苦主不去报警,这种敲诈会有媒体报道么?穷骨头总是有两根的,可这两根穷骨头却属于给人家浇汽油的犯罪分子的穷骨头!更有甚者,扭过头去说一些其他职业的自媒体护短,到了自己这里,挂着金字招牌,却也在胡说八道,全然不顾自己曾经是怎样的贴标签,一竿子打翻一船人的!合着这镜子只照别人不照自己的?

俗话说,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95年前的那个时代,女性得不到尊重,49年之后,我们的喉舌喊出了一句话:妇女能顶半边天!而现在,再来看看我们的媒体在说什么吧!媒体在喊着性交易合法化!在喊着“和自由相比,强奸算的了什么呢?”这种下三滥的论调堂而皇之地出现在了我们媒体之上,到了今天,终于这帮流氓把他们的口号变成了现实!真是辛辛苦苦几十年,一夜回到解放前!我不是什么女权主义者,我就是党的喉舌——但是如果让我把某媒体也称之为喉舌,我觉得实在是耻于与之为伍!

95年了,文化流氓们又卷土重来了。他们凭借着人民给的金话筒,穿着洋气的媒体外套,全然把喉舌两字忘记了,忘记了不说,还一而再再而三的将“喉舌”污名化,扣上五毛的帽子,扣上鹰犬的帽子,总之能怎么黑就怎么黑——所有带着职业荣誉的高尚的光环让它们踩到脚下的土里还要再扭扭——可轮到它们自己的时候,它们居然就淡化了,居然就无视了,居然就默不作声了!

这叫喉舌吗?一边鼓吹着拜金主义,一边黑着共产主义,你跟我说说,这叫喉舌?一边为资本主义摇旗呐喊,一边黑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你跟我说说,这叫喉舌?一边自己的屁股都没有擦干净,自己这块儿铁都不够硬,一边要去当啄木鸟企图通过舆论给司法施压,你跟我说说,这叫喉舌?

这根本不叫喉舌好么?这叫奇耻大辱!

如果这叫喉舌,那我倒想问一句:这到底是谁的喉舌?是红色中国共产党的喉舌吗?我看是红白蓝的资本喉舌还差不多!只有那些红白蓝的资本主义国家才会把女性物化,才会拜金主义,才会黑共产主义,才会把中国共产党说成是洪水猛兽!

对比这些年某报某系的做法,我怎么都没办法把他们和喉舌连起来,不过,另外四个字:数典忘祖倒是可以用在他们身上。

好些同行说,批个人别批机构,人家势大,惹不起——我就纳闷了,95年前喊一声人民万岁搞不好都要掉脑袋的时候,我党的前辈们的那支笔尚且能写出个堂堂正正的“人”字,到了我们这一代,95年过去了,我们怎么就写不出个“胆”字?!

我总以为真正的喉舌,发出的是人民群众的心声,而不是强奸时猥琐快感的呻吟。我总以为真正的喉舌,发出的是震耳欲聋的呐喊,而不是敲诈时阴险狡猾的奸笑。我总以为真正的喉舌,发出的是真理正义的批评,而不是视而不见听而不闻的沉默!

没错,人家势大,各种洗地都来了,各种抹黑也都来了。一个大三的实习女生被它们黑成了所谓的“心机婊”,黑成了所谓的“白痴”——那又怎么样?95年以来,黑我人民、黑我国家、黑我党的声音就从来没有停止过!那么容易就被你们黑了,还要我们这帮打嘴炮的干嘛呢?

95年的喉舌,今天得了咽喉炎,该照镜子、正衣冠、洗洗澡、治治病了!什么样的执业环境造就什么样的从业者,什么样的土壤长出什么样的庄稼——某报记者一人犯案,不是一人之事,而是某报整体的风气不正、管理不严导致的必然结果!作为喉舌,本应管理更严,要求更高才是,到底道德水平要低下到什么程度、法治意识要淡薄到什么程度,才会说出这是私德的话来?一个单位出了犯罪分子,这个单位没有责任?如果是私人企业勉强还说的过去,一家具有足以影响全国舆论的喉舌说这种话,真的要脸么?

当然,作为一个喉舌,我不会把我的同志们都一竿子打翻——喉舌依然存在,喉舌依然会发出正常的声音。想黑就放马过来黑吧!95年了,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让我们这些喉舌闭嘴——不过,我们从未停止表达过自己的态度!底气足的原因很简单:这是来自正义的声音!如果那个女孩是大家的姐姐妹妹亲朋好友,大家心里还会这么冷静么?

既然得了咽喉炎,那就去吃药吧。作为老中医,看见了重症,那就开一副猛药,这良药苦口,但利于病。希望这次,别再让人渣逃脱法律的制裁!希望这次,别再让舆论影响到司法!希望这次,可以治好他们的病,如果治不好,我就只能请兽医专业来治它们了。

就这样吧。

【崔紫剑,察网专栏作家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咽喉炎 喉舌 得了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1606/291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