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阳:“法律党”推铁路私有化目的是颠覆政权

铁路私有化改革必将“问题频现”、必将“国产流失”,必将“持续一种高度缺乏安全性、管理混乱的运营”。那时就可以宣布这一切都是因为“缺乏基本的政治平台”、“这个政权本身不是宪政性的竞争性政权”,而是“独裁政权”。铁路私有化要成功就必须颠覆这个政权,实现“宪政”、建立反对党。这才是法律党推铁路私有化真正的“政变路线图”

黎阳:“法律党”推铁路私有化目的是颠覆政权

【摘要:铁路私有化改革必将“问题频现”、必将“国产流失”,必将“持续一种高度缺乏安全性、管理混乱的运营”。那时就可以宣布这一切都是因为“缺乏基本的政治平台”、“这个政权本身不是宪政性的竞争性政权”,而是“独裁政权”。铁路私有化要成功就必须颠覆这个政权,实现“宪政”、建立反对党。这就是法律党推铁路私有化真正的“政变路线图”】

 

我原来有些奇怪:几十年来“体制改革”的急先锋一直都是“经济学家”,利用7.23动车事故大闹“铁路私有化”跳得最高、叫得最响的却大都是“法律人”,如王建勋、刘军宁、郑旭光、陈有西、湛中乐、余晖、郝劲松、萧瀚(当然也少不了其他“社会名流”如赵旭、叶檀、胡星斗之类)。“精英”们不是最爱强调“专业知识”吗?尤其是“法律专家”们,不是最反对“外行干预内行”吗?大闹物权法时不是特别搬出这条当挡箭牌吗?不是冲着北大教授巩献田吹胡子瞪眼睛大加训斥:“你是搞宪法的,不懂民法”、“你不懂,等你学会再来说”吗?这回“法律专家”们不搞法律却大闹铁道部,他们什么时候从“法律内行” 摇身一变成了“铁路内行”、“经济体制改革内行”了?铁道职工说,想对铁路上的事说得上话,起码先跟车跑上一年再说——这帮卖嘴混江湖的文匪骗子跟车跑过几天?狗屁不懂就大放撅词拆这个散那个,这会儿怎么不嚷嚷“你不懂,等你学会再来说”了?

还是“法律专家”萧瀚帮我解开了这个疑团——对,萧瀚。就是那个对共产党毛泽东恨入骨髓的萧瀚;那个出谋划策用“饿死三千万”的谣言给共产党毛泽东扣上“反人类罪”、借此对共产党“张开一张大网,只要身居网中,即表明其有罪”、“不必去大海捞针逐个证实每个成员都是罪犯,进行几乎不可能的工作”、“上到将军,下到普通士兵,甚至参与了犯罪的一般民众也要对自己的罪行负责”、 “不可宽恕,不可赦免,没有追究期限,不是任何政府、或者任何国家的法律可以庇护”、从而“将人类历来难以应付的‘法难责众’问题极富智慧地解决了”的萧瀚;那个宣布毛泽东“犯下的罪恶是不能宽恕的”、“不是开国元勋,而是害国元凶”、“是一个制度化犯罪集团的主犯,应该为这个犯罪集团所有罪恶承担领袖罪责”、“必须要坚持不懈地清算他们”、“中国人出了毛泽东,如果一直不反省,不但不反省还无休无止地颂扬他,那这个民族也是劣等民族”、“这样的民族难道不是奴才民族?——连做奴隶都不够格”的萧瀚;那个企图用“西方文明”消灭中华文明、叫嚣“人类必须有共同的宗教信仰”的萧瀚;那个嘴硬心虚、色厉内荏、表面上气壮如牛、实际上胆小如鼠、一见势头不妙激起众怒立刻宣布“我本懦夫,胆小怕事,倘若被捕,一天不给水喝就会全部招供画押的人,本来就不该大谈国事;再者风花雪月原本就是我开博的最大享受”、“别妨碍我和美女们交往”、“兄弟我因为无法否认自己喜欢美女,所以在一些朋友们中间便有好色之名”的萧瀚——别看其行为类同小丑,我还真得感谢这个活宝最近的一篇大作“铁路私有化:英国与中国”。(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5a2c160102drec.html)

这位活宝萧大人的这篇奇文可爱之处有三:

第一,当面撒谎,还撒得特别拙劣,马脚一大堆,叫人轻而易举看穿帮,实在忍俊不禁。

人们用英国铁路私有化失败、不得不改回国有为反面例子反驳中国“法律人”大闹铁路私有化的叫嚣。萧瀚跑出来说,不对,英国铁路私有化不成功是因为“改革不彻底”,是“铁腕对付工会和罢工,削减教育、医疗和社会福利等公共开支”、“严谨、自信、绝不妥协”的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在铁路私有化时“不铁腕、不严谨、不自信、妥协了”,在台上时间太短,只“蝉联三届首相,主政十一年”就下了台,又倒霉碰上了经济危机,结果被工党破坏了改革,而英国老百姓都“短视”,不肯“激烈反对”,所以英国铁路私有化才半途而废:

——“没有对铁路的主营业务进行私有化改革,而只是停留在研究阶段”、“主营业务一直迟迟未能私有化改革”、“并未进行实质性的私有化改革”;

——“在私有化改革后最初的五年内英国铁路发生了一些事故”;

——“受全球经济危机影响,经营东岸干线的National Express公司表示无力继续履行合同”;

——“当National Express的经营出现经济困难时,必定不可能有保守党政府更能体谅他们,甚至可以合理推断,英国东岸干线的国有化回归现象,也许正是工党政府本身所希望的”、“完全可以视为欲将东岸干线经营权收回的逼宫之举”。

——“当英国工党政府收回东岸干线经营权时,也并没有遭到社会大众的激烈反对”“民主政治下的人民也是短视的”。

你看,萧瀚在这里以权威自居狠狠教训英国人来了:你们的铁路“私有化改革”太不彻底了——“最初的五年内发生了一些事故”、“私有化改革后,‘一度’问题频现,这‘未必’都是私有化本身的结果,而毋宁说是多线程的复杂原因之果”,这有什么了不起?为什么就给吓回去了?为什么那么“短视”?为什么那么怕“改革代价”?为什么不坚持“改革中出现的问题要通过深入改革去解决”?为什么不搞“不换思想就换人”?为什么不“铁面铁腕砸三铁”?为什么不“杀出一条血路来”?

接下来萧瀚提出了一个新理论:“铁路私有化因为经过了国有化折腾之后再回归私有化,其间问题的高难度也无法例外”:英国铁路私有化之后事故不断、伤亡不断不是私有化的错,而是因为“经过国有化折腾”——萧瀚的这个新理论可太有指导性了:将来中国铁路私有化之后三天两头撞车死人大家可别大惊小怪,更别把帐算在私有化头上。要怪就怪中国铁路“历史不纯”,有过国有化这段罪恶史。所以将来中国铁路私有化之后撞车死了人,中国人不许骂私有化,只许把仇恨算在公有制的头上,千万别学英国人“仅仅”因为铁路私有化之后“五年内”发生了“一些”事故、“不过”是“一度问题频现”、“未必‘都’是私有化本身的结果”就怨声载道、使改革半途而废。

不过萧瀚此文最可爱之处是把美国作为“绝对权威”树成“铁路私有化”的榜样:“最无可辩驳的铁路私有化案例是美国”——显然萧瀚想当然地以为美国既然是私有化最彻底的地方,那美国铁路一定是私有化的一统天下,决不会象英国那样“经过国有化的折腾”。然而很不幸,萧大人大概一是对毛泽东从心眼里瞧不起,不肯承认毛泽东的“世界上怕就怕认真二字”有多厉害,更想不到别人会当真按照毛泽东的教导查对他说的一切;二是毕竟舞文弄墨的出身,对互联网的厉害领教不足,没想到今天要通过互联网核对他的断言简直易如反掌。本人偏偏二者俱备,一下就拿到了确切的证据,证明萧瀚的这个“最无可辩驳的铁路私有化案例”是弥天大谎,萧瀚送了个免费的大开心果还不自知。

以下是“维基百科”(Wikipedia)对美国国有铁路公司Amtrak的相关描述:(http://en.wikipedia.org/wiki/Amtrak#Privately_operated_passenger_rail_service)

The National Railroad Passenger Corporation, doing business as Amtrak (reporting mark AMTK), is a government-owned corporation that was organized on May 1, 1971, to provide intercity passenger train service in the United States.(国家铁路客运公司是政府所有的公司,以Amtrak名称从事营运,简称AMTK,1971年5月1日组建,向乘客提供美国全国城市间的交通服务。)

All of Amtrak's preferred stock is owned by the U.S. federal government. The members of its board of directors are appointed by the President of the United States and are subject to confirmation by the United States Senate.(Amtrak的全部股权归美国联邦政府所有。其董事会全部成员均由美国总统任命,而且必须经过美国参议院批准。)(注:比中国任命铁道部部长副部长还严格嘛!

It operates passenger service on 21,000 miles (34,000 km) of track primarily owned by freight railroads connecting 500 destinations in 46 states and three Canadian provinces. In fiscal year 2008, Amtrak served 28.7 million passengers, representing six straight years of record ridership. (Amtrak通过连接美国46个州和加拿大三个省的500个站点、长达两万一千英里[三万四千公里]的铁路网提供客运服务。Amtrak客运量连续六年创记录,在2008财政年度达2亿8千7百万人次。)

看看这些事实,再看看“专家学者”、“法律权威”萧瀚一本正经的“科学论言”:“最无可辩驳的铁路私有化案例是美国”——有没有想放声大笑的冲动?

第二,毫不隐晦地告诉老百姓:他们的命运将是给铁路私有化当试验品和牺牲品,因为“铁路私有化改革即使大方向正确,如何具体操作和改革后如何高效经营也是极其复杂和长期才能见效”、“需要长期运作,在看不见的手指引下,不断试错、纠错、调整”、“将持续一种高度缺乏安全性、管理混乱的运营”、“全面影响铁路经营的效率和安全”……一句话,中国老百姓在铁路私有化这“需要长期运作,在看不见的手指引下,不断试错、纠错、调整”的过程中只能变成他们“不断试错、纠错、调整”实验的小白鼠。

萧瀚太可爱了,简直一句顶一万句——公有制的中国铁路虽然遭到贪官污吏的破坏,但相比之下仍然是最安全的交通体系,恶性事故比其他任何私有运输都低,票价几十年不涨(注:萧瀚说这不合理,叫“价格扭曲”—— 铁道部的这种政治经济性质,正是火车票价格扭曲的原因,也是K和T系列特快列车逐渐被取消而代之以动车的原因),光每年春运这上亿人次的运量就让全世界无人敢比,连世界屋脊西藏都通了铁路,正点率高于其他任何运输工具(起码比大城市的交通更有规律)……“精英”、“法律人”们却说这样的铁路要不得,说必须私有化,说私有化了会给老百姓带来种种好处。

爱国人士苦口婆心大声疾呼说这是欺骗,是假的,但有些人就是不信。如今萧大人从反面上课,赤裸裸不打自招地承认铁路私有化不会给老百姓带来任何好处,而必定会带来事故不断、死亡不断、价格飞涨、一片混乱:“即使改革过程能确保公正,也无法保证私有化之后就立刻见效如神,立刻消除现有问题”。

更绝的是宣布这一切都没什么了不起,不过是“‘一度’问题频现”、“未必都是私有化本身的结果”,而是“需要长期运作,在看不见的手指引下,不断试错、纠错、调整”的“极其复杂和长期才能见效”的过程,“是一种需要耐心的慢功夫,急不得”——总之随它乱去,随它撞去,随他死人去,将来总会好起来。什么时候才会好?没有准儿。英国的区区五年不够,中国的“特别是”三十年也不够。不过别灰心,只要发扬愚公移山的精神,子子孙孙地熬下去,准能熬完这个“问提频现”的“一度”时间

——这太有说服力了:谁闲得慌了、活腻歪了,放着安全可靠低价正点的公有制铁路不要,却情愿用自己的性命去给“持续一种高度缺乏安全性、管理混乱的运营”、既无效率又不安全的私有化铁路当“极其复杂和长期才能见效”的“不断试错、纠错、调整”试验品?萧瀚的这一篇大作不知省了我多少口舌,这样的活宝难道还不可爱?

第三,一语道破“法律人”拼命闹铁路私有化的真正目的是借此“改朝换代”:

——“当代中国许多改革中出现的问题,真正的根源都在于缺乏基本的政治平台。也就是说,这个政权本身不是宪政性的竞争性政权,而是权力不受限制、执政没有反对党制约、没有三权分立、新闻自由的独裁政权。”

——“只要在现有政治下,铁路私有化必将重蹈国产流失的覆辙。”

——“在缺乏民主政治的中国,铁路的私营在其多长时段内将持续一种高度缺乏安全性、管理混乱的运营,实在难以逆料。” ……

萧瀚的这番话把“法律人”们大闹铁路私有化的内心机密全捅了出来:铁路私有化改革必将“‘一度’问题频现”、必将“国产流失”,必将“持续一种高度缺乏安全性、管理混乱的运营”。

那时就可以宣布这一切都是因为“缺乏基本的政治平台”、“这个政权本身不是宪政性的竞争性政权”,而是“独裁政权”。铁路私有化要成功就必须颠覆这个政权,实现“宪政”、建立反对党

以“7.23动车事故”为借口闹铁路私有化——以“铁路私有化”为借口制造事故不断、死亡不断的混乱——以“事故不断、死亡不断的混乱”为借口颠覆政权——这才是这帮“律师党”、“法律人”的真正“政变路线图”。这个萧瀚萧大嘴真是烂泥巴扶不上墙,只顾自己说得痛快,居然顺嘴把这一最高机密全捅了出来,一下子点破了“法律人”——铁道部——小白鼠——颠覆政权的关系,实在傻得可爱。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政权 目的 铁路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1607/292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