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和团和“还乡团”

义和团肯定存在历史局限性和负面效应,但是如果因此而否定义和团并且把义和团作为一个反面的概念,绝对是别有用心和胡说八道。“爱国贼”也是一样,他们仇恨的是爱国,不是贼。这些人与广大民众的对立并不是学术观点的正常分歧,而是政治立场的根本对立,这些把广大民众的爱国行为斥之为“义和团”的人,自己基本上都是“还乡团”。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

义和团和“还乡团”

【摘要:义和团肯定存在历史局限性和负面效应,但是如果因此而否定义和团并且把义和团作为一个反面的概念,绝对是别有用心和胡说八道。“爱国贼”也是一样,他们仇恨的是爱国,不是贼。这些人与广大民众的对立并不是学术观点的正常分歧,而是政治立场的根本对立,这些把广大民众的爱国行为斥之为“义和团”的人,自己基本上都是“还乡团”。】

 

对于义和团,有两种不同评价。

一种评价是:

义和团运动是清末群众性的反帝爱国运动。它是中日甲午战争后中国人民反瓜分、反侵略斗争的发展,又是长期以来遍及全国各地的反教会斗争的总爆发。西方国家直至今天仍然以”拳民暴乱”(Boxer Rebellion) 称呼整个义和团及八国联军事件。

义和团的兴起 义和团原称义和拳,是长期流行于山东、直隶(约今河北)等地的许多民间秘密结社中的一种。虽然这个秘密结社重在“拳”而不在“教”,但清政府历来把它当作“拳教”加以查禁,使它难以发展。甲午战争后,德国占领胶州湾,强划山东全省为其势力范围;外国教会亦在山东扩展势力,纵容、包庇不法“教民”(即中国教徒),遇有民教涉讼事件,它们往往出面干预,胁迫地方官袒教抑民,作出不公正的判决。群众对教会积恨成仇,各地反教斗争接踵而起(见教案)。义和拳遂成为反对外国侵略势力的重要组织形式。

义和团运动是群众自发的反帝爱国运动。没有统一的组织、集中的领导和协同一致的行动,失败是必然的。但义和团群众从切身的感受中,认识到外国侵略者是中国人民最主要的敌人。从这一感性认识出发,他们奋不顾身,对帝国主义侵略者进行了前仆后继的英勇斗争,表现出中华民族的不甘屈服的反抗精神。

另外一种评价是:

义和团,又称义和拳义和团事件、庚子事变,或贬称为“拳匪”、“拳乱”、“庚子拳乱”等,是19世纪末中国发生的一场以“扶清灭洋”为口号,针对西方在华人士包括在华传教士及中国基督徒所进行大规模群众暴力运动。

义和团运动发生于1900年中国清朝末期,清朝甲午战败后,在西方列强划分在华势力范围、华北农村频繁发生教案、天灾频仍及宫廷权力争斗激化的情况下,黄河北岸山东直隶农民、中国天主教会、清军三方之间的武装冲突。 1900年春季直隶,成千上万习练义和拳并号称“义和团”的农民动用私刑处死了大量无辜中国天主教信徒、纵火烧毁了教堂和教徒房屋,同时大批与教会无关的中国人也惨遭杀害,数量远超被害教民,难以统计;同年6月,北京清朝中央政府允许义和团进驻北京,并由此祸及英美北京基督教新教、基督教在华差会及俄罗斯正教会东正教北京传道团;义和团又先于清军进攻天津租界,最终引发八国联军远征。

对比上述两个材料,第一种解释对义和团运动是肯定的,第二种解释基本上对义和团运动是否定的;第一种解释认为帝国主义的侵略和压迫是义和团运动兴起的原因,而第二种解释抹去义和团兴起的原因,把义和团运动说成是八国联军远征(居然不是侵略)的原因。

再说说还乡团。

还乡团是国共内战时期(第三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国民党政府支持的以地主豪绅为基础的反动武装组织,因共产党领导的人民革命武装力量号召打土豪,分田地,把许多土豪劣绅赶出家乡,所以当时这些地主土豪就想打回家继续称霸乡里,就组成了反动武装。

他们在国民党支持下,随国民党军队进攻解放区,到处反攻倒算,烧杀抢掠,无恶不作。解放后,除了逃到台湾去的,其余的全部被押解回乡,根据罪恶情形进行了清算。

当今的政治是未来的历史,而现在我们看到的历史是过去的政治。

历史的内容当然还包括经济、文化等,但是政治是历史的一个重要内容。

“以史为鉴,可知兴替”。

但是在这里,这个“史”必须是客观真实的历史,不是被某些人出于某种目的人为地歪曲或者变相歪曲的“史”,否则,这个“鉴”就变成了“哈哈镜”,照出来的东西是扭曲的,变形的,如果以此为戒,就会害国害民。这是从“用史”的角度来说的。

“用史”和“读史”是一个互动的过程。

良性的互动是学者认真写,客观用,读者联系实际,认真学习和思考,把历史作为现实的一面镜子。

非良性的互动一是某些人读历史只是看故事和消遣,或者是不考虑社会历史条件的发展变化,生搬硬套古人的做法;二是某些人出于个人或者少数人的狭隘利益,随意歪曲历史。

歪曲历史的手法多种多样,最常见的有如下几种:

第一种是无中生有,其中最无耻的就是某些人为了泼污M,硬是编造了一个100多人的名单,如果是编造花边新闻,骗俩钱花,也就算了,可是他们偏偏编造得有鼻子有眼,到头来骗得连自己都相信了。请问某些人你们的那个名单从何而来?名单所涉及的人和事情是你自己亲眼所见还是告诉你事情的人亲眼所见?

第二种是有中生无,这里面也有两种情况,一是直接的歪曲历史,与无中生有的办法相结合,没有的給你编,有的給你掩盖起来;二是间接歪曲历史,即选择性披露史料,虽然他们給的历史材料是真实的,但是由于他们故意隐去与某些历史事件有因果关系的重要事件,割断各历史事件之间的因果联系,容易达到他们所需要达到的让读者误读的目的。在这方面,比如,“卡廷事件”确有其事,前苏联的确曾经在卡廷地区枪杀2万波兰战俘,但是此前波兰杀害10万苏联红军战俘他们不说了,同时代各国几十万、上百万地虐杀战俘的,如德国虐杀苏联战俘,美国虐杀德国战俘,日本虐杀美国和其他国家的战俘他们不说了。又比如,美国全球战略忽悠总局远东分局长沈某华大肆渲染M在1957年访问莫斯科的时候所讲的不怕核武器的那一番话,但是此前的美国四次准备对中国进行核袭击他却避而不谈,这样就在民众心目中人为制造一个不顾民众死活的“战争狂人”形象。还有在蒙古独立问题上,其他的事实他不掩盖,但是国民党在1961年没有在蒙古加入联合国的问题上使用否决权,让蒙古独立得到国际社会承认这一点他只字不提,加上他故意渲染的两蒋至死也没有承认蒙古独立,目的非常明显。

第三种是故意混淆概念,人为夸大或者缩小。其中最明显的就是镇反,镇反中杀了70万,按照历史资料,当时上面要求:镇反“必须严格限制在匪首、惯匪、恶霸、特务、反动会门头子等项范围之内,不能将小偷、吸毒犯、普通地主、普通国民党党团员、普通国民党军官也包括在内”。 镇反运动在全国范围内展开,不可避免地给了国民党的潜伏势力和派遣特务以近乎毁灭性的打击。镇反运动在很大程度上是以捕杀地方恶霸,以及惩处那些历史上曾经为害GCD人的分子为重点,间接取缔打击任何可能结成团伙的社会黑恶势力。当然,镇反的确有扩大化的情况,的确存在冤杀的情况。某些人出于某种目的,故意把在某些势力仇恨和武装对抗新中国政权的特定历史条件下,用一个“国人”的模糊概念把那些敌对势力也包括进去,以偏概全,給民众制造一种滥杀无辜的印象。

又比如杨公公制造的“三千万”神话,本身就漏洞百出,最近又被美国公开的CIA1962年的档案打脸。

第四种是因果颠倒或者因果乱系。在文章开头提供的对义和团运动的两种不同评价中,第二种解释就是典型的因果颠倒。

不可否认,义和团运动的确有其历史局限性,没有统一的组织、集中的领导和协同一致的行动,的确存在盲目排外和打击面过大的过火行为和冲击外国使领馆的过激行动,首先被清政府利用,后面又被列强和清政府联合镇压。但是无论如何,把这些当成八国联军侵略中国的借口,是荒谬的,就跟大英帝国把中国政府禁烟作为发动鸦片战争的借口,日本军国主义把有士兵在宛平失踪作为发动“卢沟桥事变”的借口,汉奸学者冯某把中国民众抵制日货作为日本发动侵华战争的借口,跟法痞贺某方说近代史上中国之所以受到列强侵略是因为中国欺负西方等等一样,完全是强盗逻辑。按照他们的逻辑,日不落帝国英国曾经遍及全球的那些势力范围内的国家都是因为曾经欺负英国所以才被殖民的。当然,殖民地宗主国在侵略和殖民的同时的确也在一定程度上在客观上促进了那些殖民地国家的科技等的发展,但是这只是他们掠夺中国资源占领中国市场的副产品。邪路派公知故意将主动的对外开放和被动地被船坚炮利打开国门混为一谈是别有用心的。在世界各国或者每个国家的不同人群里,由于利益诉求和政治立场的不同,从主观因素说,对同样的事件作出不同甚至完全对立的评价不奇怪,从客观因素说,正确的事情有时候也会因为过了头而产生负面效应;错误的事情有时候也会带来一些良性的结果。但是大多数人在总体上应该有一个比较一致的评价,是弊大于利,还是利大于弊。但是,在邪路派公知那里,对义和团运动是完全否定的。这么一来,中国近代史上几次重大历史事件除了戊戌维新和辛亥革命以外,义和团和太平天国都被他们否定了。

如果仅仅是作为历史方面的学术研究,也就算了,关键在于,某些人歪曲历史是为了配合现实的行动。

义和团肯定存在历史局限性和负面效应,但是如果因此而否定义和团并且把义和团作为一个反面的概念,绝对是别有用心和胡说八道。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是因为,这些歪曲历史的文章是“还乡团”人士写的。他们这样做是为他们的现实的政治目的服务。

境外敌对势力一方面操纵国内的激进邪路派即汉奸开展破坏国家统一民族团结和社会稳定的活动,一方面怂恿和支持某些国家频频挑起领土争端,并且一再对我国的主权和民族尊严进行军事挑衅,这种行为自然会造成民众自发性的反对,前者是因,后者是果。在没有前者的情况下,后面的事情就没有发生,比如在克林顿执政时期的美国(尽管后期由于炸大使馆事件造成关系恶化),虽然美国遏制中国的总体战略没有变,但是当时美国政府的不那么敌对的态度就在中国的民众中获得比较友好的回应;又如日本,由于田中角荣首相以及其后一段时间内日本政府中对华友好是主流,特别是由于近些年来的村山富市首相等日本政要的对历史的正确态度,中国人对日本人总体上是友好的,仇恨的只是历史上的日本军国主义者和现实中的一小撮日本极右翼势力。而这一切,都因为美国和日本对华政策和对历史的态度的改变而改变。没有“因”就没有“果”。而邪路派为了配合美国的全球战略,既歪曲历史又歪曲现实,把八国联军的入侵说成是义和团运动导致的恶果,把国外敌对势力遏制、包围、威胁、挑衅中国引起民众的自然反应说成是原因,为帝国主义列强再次发动对华战争大造舆论。他们充当了马前卒的角色。

“爱国贼”就是邪路派造出来的一个咒骂爱国人士的概念。

网络上对“爱国贼”是这样解释的:

指不理智、不成熟、不客观的爱国者、民族主义者,他们的表现虽出于爱国情怀,但实则幼稚、盲目,不利于国家和民族。中国剧作家陈大悲1922年创作的独幕剧《爱国贼》便是以此词命名。

指那些打着爱国旗号却做出不利于国家利益的事的人,或是行为过于激进、片面而不客观的民族主义者。

爱国贼不等同于爱国,即使有些人确实出自爱国主义。

在世界上,因为爱国而被某些人骂成贼是绝无仅有的,这恐怕也与在世界各国中,中国出现的汉奸特别多(汉奸的人数多于入侵的敌军的人数)有关系。在世界各国,绝大多数人是能够正确区别国家与政府的,在对待政府方面,可以有不同立场,因为政府是应本国的国家利益和人民利益而建立的,如果出现了政府出卖国家利益和人民利益的情况,那么人民就有理由反对和推翻原政府。但是无论是何种文明,何种意识形态,何种国家制度的国家,爱国是公民最起码最基本的底线,大多数国家还从法律上规定不允许有损害国家利益的行为,对违反者严惩不贷。

而在中国,爱国者会被邪路派骂成贼,他们不但恶毒咒骂爱国者,而且还非常无耻地对古今中外一些名人对于爱国主义的评价进行断章取义的歪曲,为他们的汉奸行为提供理论依据。他们仇恨的是爱国,不是贼。

有喊“爱国”的口号却做出不利于国家利益的事的人,或有行为过于激进、片面而不客观的民族主义者吗?有。比如在抗议日本购岛闹剧的民众示威中那些打砸抢和烧毁和砸烂同胞的日系车的行为,以及以过激行为干扰国家的外交大局的行为,但是这些都不是主流,邪路派以偏概全,用这些来否定广大民众的爱国热情,恰恰是暴露了他们以自己国家以及大多数人为敌的阴暗心理。

关键还在于,这些人与广大民众在对义和团和现实的态度的对立并不是学术观点的正常分歧,而是政治立场的根本对立,因为完全否定义和团和把广大民众的爱国行为斥之为“义和团”的人,基本上是“还乡团”。

在这里,还乡团是引申义,不仅仅是指前朝遗老遗少,还包括民族分裂主义势力在内的所有激进邪路派和温和邪路派人士,他们作为逆向种族主义者和境外势力在中国的代理人,以配合美国的全球战略为己任,把民众的爱国行为咒骂为“义和团”和“爱国賊”,既为了压制和打击民众的爱国热情,又影射敢于在西方面前挺直腰杆的中国政府是清政府,以为这样就能够收到他们预期的效果,其实只不过是他们一小撮人的一厢情愿而已。

被“还乡团”骂成“义和团”,并不是耻辱的事情。

 

(龙卷风,察网专栏作家)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义和团 还乡团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1607/295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