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跟共产党走,不当资本家的狗!湖南一公立医院标语惊人

7月24日,湖南娄底市第一人民医院,发生了医护人员因反对“改制”而发生的集体活动。并打着“紧跟共产党走,不当资本家的狗!”的标语。据参与活动人员介绍,“医院在运行良好的状态下,被政府强行改制,将医院卖给了众一集团。”“为了反对医院引入民营资本,医院数百名职工无奈采取自愿签名,表明心声反对医院私有化改制。”

【摘要:7月24日,湖南娄底市第一人民医院,发生了医护人员因反对“改制”而发生的集体活动。并打着“紧跟共产党走,不当资本家的狗!”的标语。据参与活动人员介绍,“医院在运行良好的状态下,被政府强行改制,将医院卖给了众一集团。”“为了反对医院引入民营资本,医院数百名职工无奈采取自愿签名,表明心声反对医院私有化改制。”】

紧跟共产党走,不当资本家的狗!湖南一公立医院标语惊人

 

▲7月24日,湖南娄底市第一人民医院,发生了医护人员因反对“改制”而发生的集体活动。并打着“紧跟共产党走,不当资本家的狗!”的标语。

 

紧跟共产党走,不当资本家的狗!湖南一公立医院标语惊人

 

▲2014年3月,该院职工就曾通过“西门庆娶潘金莲”的街头“闹剧”,来表达自己抗议医院被收购的这一诉求。

摘要

7月24日,湖南娄底市第一人民医院,发生了医护人员因反对“改制”而发生的集体活动。当时医院门口,数十名医护人员拉起了横幅,喊起了口号——“谁主卖市一医院,谁就是千古罪人”“医院的出路由职工自己决定”,并打着“紧跟共产党走,不当资本家的狗!”的标语。

 

据网友微博爆料:7月24日,湖南娄底市第一人民医院,发生了医护人员因反对“改制”而发生的集体活动。

 

紧跟共产党走,不当资本家的狗!湖南一公立医院标语惊人

 

1

紧跟共产党走,不当资本家的狗!

据了解,当时医院门口,数十名医护人员拉起了横幅,喊起了口号——“谁主卖市一医院,谁就是千古罪人”“医院的出路由职工自己决定”。随后,医护人员又转移到了马路上和市政府门口,口号也喊得更响亮。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紧跟共产党走,不当资本家的狗!湖南一公立医院标语惊人

 

根据网友爆料:当时医院大厅里围满了穿白大褂的医护人员,医院的门诊大厅外还挂上了“堂堂正正做医院主人,坚决不做资本家的走狗”的横幅。不仅如此,医院大厅内“娄底市第一人民医院全体员工反对引入民营资本创三甲,进行混合所有制改革的自愿签名墙”上,已经写满了医护人员的请愿签名,而大厅内部,也一片嘈杂。

 

紧跟共产党走,不当资本家的狗!湖南一公立医院标语惊人

 

 

紧跟共产党走,不当资本家的狗!湖南一公立医院标语惊人

 

据知情人士透露,娄底市第一人民医院,前身为涟钢医院,始建于1958年,是一所三级综合医院。“医院在运行良好的状态下,被政府强行改制,将医院卖给了众一集团。”据参与活动的一名工作人员介绍,为了反对医院引入民营资本,进行混合所有制改革,医院数百名职工无奈采取自愿签名,表明心声反对医院私有化改制。”医院的另一名工作人员也表示:娄底现在只有这两家三级医院,希望医院能对得起人民医院这块牌子,希望国有资产不流失,希望周边的群众能安心看病。

 

紧跟共产党走,不当资本家的狗!湖南一公立医院标语惊人

 

 

紧跟共产党走,不当资本家的狗!湖南一公立医院标语惊人

 

2

这事早在2013年就发生过

实际上,娄底市第一人民医院被收购的事情,早在2013年就传出音讯。2013年底,湖南省娄底市的第一人民医院医护人员听到医院要被私人老板收购后,立马通过悬挂横幅、粘贴告示等多种方式,表达了“反对被收购”,给政府决策造成巨大压力。时隔两年多后,就在娄底市第一人民医院引入民营资本尘埃落定之际,全体医护人员再次爆发反对潮。

 

紧跟共产党走,不当资本家的狗!湖南一公立医院标语惊人

 

“一石激起千层浪!”事件发生后,在网上引起了强烈反响:

@阿龙:娄底已成为第二个宿迁!

@ 子雅如渊:医疗卫生还有教育绝对不能完全市场化,这是公共资源供给部门!

@ 心痛-无言:为什么在“仇卖光”卖光医院现在又建设公立医院的大背景下,湖南娄底还在这么做?

@ 蜗牛:医生打着文革式的口号,说到底还是不愿意离开体制。

@ 迷茫猪:问题不是资本家太多,恰恰相反,是资本进入医院太难。

@ 莫外如是:公立医院不是不可以卖,但配套法律和监管制度要跟上。

3

杭州也发生过类似事情

去年年底,类似的事情也出现过。杭州市萧山区第四人民医院部分医护人员因“有传言说会将萧山四院变更为营利性医院”而罢工。

当时,由于杭州市萧山区第四人民医院与台湾“中国医药大学”附设医院合作办医,有传言说会将萧山四院变更为营利性医院,从而导致萧山四院部分医护人员罢工,现场打出的口号有“坚决反对转制,坚守公立医院”,“医院不是血汗工厂”等。虽然事实的真相只是,后续报道称,萧山四院只是为了提升大江东医疗技术水平,不存在转制或者改营利性等事项,甚至称转制或者改营利性为谣言,但依然产生了严重的社会影响。

公立医院与民营资本探索新的合作模式,业已成为医疗行业内新的现象。实际上,早在2004年前后,以山东菏泽、江苏宿迁为代表的“全部卖光”,已经表明民营资本开始大规模进入公立医院。然而,十多年后的今天,为何民营资本的介入,依然会受到医护人员如此“强硬”的抵制呢?

“公立医院民营化之后,原有的人员也一并与事业编制脱钩,体制内的福利顷刻流失。据业内人士分析,员工反对,一度成为公立医院改革的一大阻力。正如徐州市肿瘤医院院长张居洋此前所言:“如果不是干这一行,你就很难理解事业编制对一个医生有多重要。”

然而,反观社会资本的介入,支持者认为,社会资本是医改的外部推动力,混合所有制有助于改善公立医院机制不活、效率低下等问题,是达到多元化办医格局的现实途径。“当民营医疗机构逐渐成为重要医疗力量,这个‘大气候’会倒逼医疗体制的改革。”在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微观经济研究室主任朱恒鹏教授看来,凭借社会的资本对人才的吸引,未来十年会是社会资本的黄金时期。“事实表明,民营医疗绝不比公立医院更烂!”■

【延伸阅读】

2014年,这家医院职工的口号是“我不要嫁给西门庆!”

7月23日,一条题为#娄底市第一人民医院遭政府强行违规贱卖#的微博话题引发关注。

疑似该医院人士贴出《关于请求停止娄底市第一人民医院招商引资、混合所有制创三甲的联名信》,表示96.62%的医院职工反对医院改制,认为改制全程未公开透明,职工权益无法保证。

 

紧跟共产党走,不当资本家的狗!湖南一公立医院标语惊人

 

1娄底市第一人民医院“是非不断”

据公开资料显示,娄底市第一人民医院始建于1958年,是一所集医疗、保健、教学、科研于一体的国家三级综合医院。医院编制床位800张,占地面积4万余平方米,现有职工600余人。

而近5年来,娄底市第一人民医院似乎“是非不断”。

2011年7月14日,涟钢集团与娄底市政府签订协议,将涟钢医院移交给娄底市政府,并更名为娄底市第一人民医院。

2013年12月,有消息称在“移交地方”的有关工作尚未彻底完成的情况下,娄底市有关部门欲将医院“卖给”众一集团。

 

紧跟共产党走,不当资本家的狗!湖南一公立医院标语惊人

 

2014年3月,该院职工就曾通过“西门庆娶潘金莲”的街头“闹剧”,来表达自己抗议医院被收购的这一诉求。据知情人透露,“潘金莲”暗指娄底市第一人民医院,而“西门庆”则暗指有意收购该医院的众一集团。

“娄底市第一人民医院将被民营企业收购的问题,事实上不存在。”娄底市原卫生局在一份答复材料中解释称。

2016年3月22日,娄底市人大常委会主任易春阳主持召开市第一人民医院创“三甲”工作调度会议。

根据计划,娄底将迅速成立领导小组及办公室,按做强做优、股份合作、“四个不变”的原则,从今年起,着力推动一医院实现三年内床位数达到1500张、业务收入突破五个亿,创建成三级甲等综合性医院的目标。

2医院改制案例有“遇阻” 也有“样本”

一直以来,整个社会和舆论环境,对于社会资本参与公立医院改制的态度不一。一方面,医疗资源供不应求,使社会资本办医,包括参与公立医院改制呼声甚高;但另一方面,几乎所有的改制案例都面临着重重质疑和阻力。

 

紧跟共产党走,不当资本家的狗!湖南一公立医院标语惊人

 

3煤炭总医院改制遇阻”

2015年1月6日,凤凰医疗与北京煤炭总医院合作建院的消息,引发业界关注。

截至2015年6月底,煤炭总医院原计划,为医院改制召开的职工代表大会迟迟未能举行。改制之事,似乎并没有实质性的进展。

4昆明市儿童医院成改制“样本”

从2012年4月12日华润医疗与昆明市卫生局签署股份制合作协议至今,昆明市儿童医院(下称“昆儿”)从外到内一直在不断变化。

昆儿改制之初,医务人员对薪酬、待遇、保障甚至职业前景的忧虑同样存在,尤其是关于编制的问题。为了缓解这方面的阻力,昆明市采取了一个创新性的办法:设立昆明市卫生人才分中心,将编制内人员进行统一管理。

此外,华润医疗到来之后,着手从两个方面建立新的绩效薪酬体系:公平和效率。促使医务人员待遇得到持续改善,而医院在运营方面取得了进步。

 

紧跟共产党走,不当资本家的狗!湖南一公立医院标语惊人

 

▲昆儿改制后三年运营数据,图片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5医院改制是大方向,保障职工利益是前提

北京鼎臣医药咨询负责人史立臣认为,企业医院股份制改造经常遭遇职工抗议,其中关键问题是国家没有具体政策。长久以来,对于社会资本托管公立医院,国家没有明确的政策法规来管理和规范。

此外,在改制过程中公立医院医护人员编制问题,尚无国家层面说法。史立臣直言:“公立医院改制是大方向,企业类医院一定会走在改制的最前端,未来会有大批医院进行股份制改造,在国家层面出台政策解决人事编制问题后,之后的问题就会很好解决。”

田立伟曾任齐鲁石化医院院长,离开医院后曾任北京天健华夏医疗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在职期间参与四家公立医院改制。在他看来,院方和投资方“闭门造车”是职工抵触情绪强烈的重要原因。“保障职工利益是医院改制的前提,要让职工明白改制之后能得到什么好处。”■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