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松民:总指挥同志的外交胜利

仲裁案开始前,美国的如意算盘是最好迫使中国接受仲裁,即便中国不接受,也要迫使中国以仲裁案为基础和菲律宾进行谈判。此外,美国决策者心里可能还有一种更为秘不示人的恶毒想法,如果能够迫使中国让步,则必然会在中国国内激起强烈不满,说不定会诱发一场美国梦寐以求的颜色革命也未可知,这样的话美国就真的赚大发了。

郭松民:总指挥同志的外交胜利

 

这两天,围绕南海问题发生了两件事,标志着中美两国围绕南海仲裁案所展开的外交博弈,以中国的胜利而告结束。

 

哪两件事呢?第一件,是7月25日,中国和东盟就南海问题发表联合声明。这条声明最重要的是第二点“由直接有关的主权国家通过友好磋商和谈判,以和平方式解决它们的领土和管辖权争议”。这一条看上去老生常谈,其实是中国最重要的外交成果,即重新确立了领土和管辖权争议只能由双边谈判来解决的原则——不能采取仲裁的手段,美日澳等非“直接有关的主权国家”不能介入,东盟作为一个国际组织也不能介入。

 

声明的第三点也很有意思,“不在现无人居住的岛、礁、滩、沙或其它自然构造上采取居住的行动”,有些爱国愤青对这一点大为不满,认为束缚了中国手脚,这真是图样图森破。事实上,这几年在南海大肆填海造岛只有中国,而且中国去年就宣布南海的吹填工程已经完成。这一条的含义等于是在说“既然中国已经搞完了,那么从现在开始大家都别搞了”——这等于默认了中国填海造岛的正当性、合法性。

 

郭松民:总指挥同志的外交胜利

 

中国想要的,不可能比这更多了,所以这是一份沉甸甸的、颇有含金量的胜利。因为担心刺激这些国家的舆论,所以中国外交当局和官方主流媒体不好意思大声欢呼——你吃到肥肉就不要再吧唧嘴,对不对?但我们作为民间观察者,可以不用管这么多。

 

第二件,是昨天美日澳三国外长发表了涉南海联合声明,说了些“强烈反对”中国在南海建设军事基地之类不三不四的话。由于这三国无一是南海“直接有关的主权国家”,所以这份声明只是意在挽回面子,性质类似阿Q和王胡打架失败后,捂着红肿的脸一边走一边回头发狠说“妈妈的,等着瞧!”虽然我们对美日澳今后会采取什么实质性的动作不能掉以轻心,但对这份声明本身可以嗤之以鼻了。

 

仲裁案开始前,美国的如意算盘是最好迫使中国接受仲裁,即便中国不接受,也要迫使中国以仲裁案为基础和菲律宾进行谈判。此外,美国决策者心里可能还有一种更为秘不示人的恶毒想法,如果能够迫使中国让步,则必然会在中国国内激起强烈不满,说不定会诱发一场美国梦寐以求的颜色革命也未可知,这样的话美国就真的赚大发了。

 

当然这一切都没有发生,美国对此如鱼饮水,冷暖自知。克里遇到中国外长王毅,也满脸堆笑地凑上来说应该“翻过”南中国海仲裁的这一页,希望中国和菲律宾重启对话和谈判云云,当然我们知道这并非他的由衷之言,不过也就不必揭穿他了。

 

郭松民:总指挥同志的外交胜利

 

胜利来之不易。外交较量的背后是军事较量。7月12号南海仲裁案出炉之前,美国就派了两艘航母加多艘军舰在南海做所谓“自由航行”,并声称要在仲裁后硬闯中国南海岛礁12海里,摆明了是要把“废纸”当成有效的法律文件来执行了。

 

面对美国的挑衅,中国方面毫不示弱。7月12号前一周,人民海军三大舰队在西沙举行了实兵实弹军演,并准备在11号演习结束即赴南沙对付美军。这次演习阵容豪华,海军司令员吴胜利,军委联合参谋部副参谋长王冠中,海军政治委员苗华,南部战区司令员王教成等四员上将坐镇,据悉总指挥同志已经把作战指挥权都下放给他们了。中国此前在南海岛礁部署的防空和反舰导弹,也已如箭在弦。12号以后,美舰如果真敢进12海里,必遭中国海军强力驱离,如果美舰不服驱离,打了起来,则打到何种程度、何种规模、美国的两艘航母和其他军舰还能不能返回基地,就都不由美国说了算了。

 

郭松民:总指挥同志的外交胜利

 

中美两国,就像美国西部片中的两个牛仔,眼睛盯着眼睛,手放在枪柄上,谁先眨眼算谁认怂。

 

美国先眨眼了。仲裁结果出来了,12号也过去了,美舰没敢进中国宣布的12海里,美海军作战部长仲裁后立刻访华,接着,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赖斯也来了。我在看新闻的时候立刻意识到,美国缩回去了。因为美国是挑事的一方,赖斯是奥巴马亲信,实际上是奥巴马的特使;赖斯来访,意味着美国要下台阶了。

 

郭松民:总指挥同志的外交胜利

 

美国大老板认怂,南海周边的其他国家也就觉得无趣了,这是中国和东盟就南海问题发表的联合声明顺利出台的根本原因。

 

中国这次在南海和美国掰腕子,虽然没有像朝鲜那样口称“以超强硬对强硬”,但实际上就是这么做的,从结果上来看,美国还是吃这一套的。而近三十多年来和美国打交道一向偏软的中国之所以能这么做,原因当然是多方面的,但有一个主观因素非常重要,那就是习近平同志性格上的一个特点——“原则问题决不让步”,无论内政还是外交都是这样。以香港问题为例,过去香港反对派有一个经验,只要他们一上街,中央就让步,无论“二十三条立法”还是“国民教育”,都是这样,所以他们食髓知味,一不顺心就游行。可是去年的香港政改争议,反对派踢到了铁板上,占中几个月,没有尝到任何甜头,只好讪讪收场。

 

郭松民:总指挥同志的外交胜利

 

欧洲正在陷入混乱,连英国都脱了,美国“不靠谱”的特朗普可能成为总统,日本跃跃欲试重新武装,世界可能进入一个动荡的新周期。在这样的情况下,中国这艘巨轮,由一位坚持原则的、强有力的舵手掌舵,可能是一种幸运,历史将证明这一点。

 

2016年7月27日星期三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总指挥 外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