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报:西方推出“公司治国论”意在将犯罪“合法化”

全球化只不过是加剧了公司权力,巩固了公司在统治世界中的影响。公司的压力集团已经渗入联合国,它们现在享有世界的政治家们出让的空前的特权,破坏为了保护公民和环境而设计的主权调控。

西报:西方推出“公司治国论”意在将犯罪“合法化”

 

【摘要:全球化只不过是加剧了公司权力,巩固了公司在统治世界中的影响。公司的压力集团已经渗入联合国,它们现在享有世界的政治家们出让的空前的特权,破坏为了保护公民和环境而设计的主权调控。】

 

跨国公司通过对公众生活的殖民化正在金融、社会、经济和生态系统造成灾害,147家大型跨国公司现在控制着世界贸易的40%。

人们知道存在一种由跨国公司推动的缓慢的公共生活殖民化,因为我们面对的潮流是某些跨国公司正以“慢镜头”的手法制造政变,我们的政治领导人正在为这种行动提供便利。无可辩驳的证据是每天一浪接一浪的金融、经济、社会和生态的危机打在我们的脸上。

最近几年,跨国公司权力清楚而令人不安的形象显而易见,不平等明显增加,今天跨国公司的活动在扩张,一些公司被抛在后面。

2000年由全球政策论坛观察公司和政策研究所(IPS)进行的一项研究透露了“公司治国论”某些令人震惊的事实,几年前这项研究被西方的政府列入“正道”。从理论上说跨国公司已经掌舵。

这份在千年交替时发表的报告证实,在世界上存在4万多家公司的时候,实际上达到有全球影响力的只有200家。这些大型机构—其中某些公司比一些国家经济体还大,完全控制着世界上四分之一以上的经济活动,与此同时世界上五分之四的居民完全被排斥和边缘化,或是成为这些大公司活动的直接后果:成为纯粹的失败者。

阅读IPS的研究报告让人很不舒服。使人更吃惊的公司的利润大幅上升和财富继续集中是在工人工资停滞的环境中产生的。

报告强调,世界上100个最大的经济体中,51个属于大公司,49个属于不同的国家。比如美国的沃尔玛公司比161个国家的经济体更还大。日本三菱公司的经济规模大于印度尼西亚的经济体,而印尼是世界上第四个人口最多的国家。美国的通用汽车公司比丹麦的经济体更大,福特公司超过南非的经济体。

世界上200家最重要的跨国公司比182个国家的经济加在一起还大,它们影响到人类80%的经济。

这200家大公司在全球范围内雇佣的人员占世界居民的0.33%,只有1880万人。

贸易、汽车的生产、银行的活动、零售商业和电子机器是这些大公司集中活动的部门,甚至在这些部门中有三分之一的贸易是在同一个公司的不同机构之间进行的。

2012年世界上最大的25家跨国公司每秒钟赚17.7万美元,沃尔玛公司的年收入达到4700亿美元。

现在情况甚至更糟糕了。瑞士苏黎世工学院的三名教授根据他们与跨国公司的联系,发表了一份著名和深刻的关于跨国公司的报告。他们的研究从一个数据库开始—今天已经增加到4.3万家公司—分析公司产权向上和向下的联系,突出哪些公司之间有更多的联系。最后他们进入由147家跨国公司组成的“核心”,这些公司今天控制着世界经济总量的40%,因此它们控制着世界贸易的四成,这令人惊愕。

在不到十年的时间里,大型跨国公司在世界贸易中的参与大幅度上升,与此同时公司之间的竞争几乎以同样的比例下降。

与此同时,政治的负责人摆脱任何道德的束缚,以便有利于他们建立在“旋转门”基础上赚钱的竞赛,这样让跨国公司比一些国家赚得更多,西方国家过去工业经济的繁荣是以民主的尸体作为代价的。

最近70年在欧洲经济中冻结工人工资的部分占国内生产总值的70%。随着时间的推移发生了不祥的转折。资本增加了10%的利润,同时工人的工资下降了10%。一个13万亿欧元的经济体中,工人和中产阶级每年遭到的损失达到1.3万亿欧元。股东们一般对3%或4%的红利感到高兴,但是今天他们试图得到两位数的利润,如果不是这样,公司的高管们(CEO)可能被撤职。结果是公司想不惜一切代价赚钱。

苏姗·乔治在《公司的国家》一书中指出,“从60年代中期起美国最大的银行、保险公司和某些跨国公司联合,雇佣了3000人,支出50亿美元以便摆脱“新政”( 美国前总统罗斯福从1933年开始实施的社会经济政策)所有法律的束缚”,这些法律在60多年的时间里保护了美国的经济。通过以联合方式进行的院外集团的活动,他们得到了取消任何席位绝对的自由,这些席位意味着损失资金和将这些钱“在私下”转移给银行,这样在任何地方都没有留下证据。他们获得了来自毒品的产品和进行交易,作为‘次级的’抵押财产的包裹价值达到数十亿美元,对此没有任何调控。

这种集体行动的顶点是2008年世界金融业的坍塌,现在已经过去了八年多,持续破坏的威胁取代了1929年的大衰退,并成为历史上时间最长的衰退,直到现在这是人们记忆中最漫长的衰退。

根据布洛伯格的统计,仅在美国就有1000多万个家庭被银行掏走14.5万亿美元—也就是说相当于世界的公司价值的33%,美国的国内生产总值近14%在危机中蒸发掉了。这种估计忘记了第三世界国家的发展和经济后果,发达国家曾经承诺对这些国家提供3.3万亿美元的援助,但是从来没有兑现。

这么多年,实际上没有任何人因为这些破坏的罪行被追踪或被关进监狱。在这个时候,银行业完全在控制之外。每天都在进行衍生产品的交易,比在它的顶峰时期(2008年发生危机的时期)还多出33%。诈骗、舞弊、使用有特权的信息和洗钱每天都在创造非法的纪录。在世界上20家最大的跨国公司中间有5家大银行。

与此同时,在学习过去的经验以后,跨国公司的压力集团—现在被称之为“专家委员会”—每天与欧洲委员会的官员们会晤,以便谈判贸易协议。在这些协议中没有消费者的代表,也没有环保组织。民众社会被排斥在外,如同他们的代表被排斥在外一样,这些代表身着欧洲议员的制服,但是给人民主的幻想立即消失。

现在跨国公司在税收很低或没有税收的管辖地区赚取利润,它们在其他税收高的地区有损失,其利润估计有32万亿美元,不向被榨取财富的社会缴纳任何税赋,相关国家损失巨大。

现在我们面对的是最富有的人和最强势的大公司的“无政府状态”。耻辱的单子没完没了:汽车的生产者、银行、药物实验室、食品工业、能源企业……这里只列举一些。

重大的经济—金融犯罪,数额巨大的逃税,工业对生态的损害,以及不断的非法战争都是为了确保资源不间断的供应,这些成为建立在公司贪婪基础上可耻的制度。在跨国公司的轨迹上我们现在了解到上个世纪20年代日益增加的不平等形式,以及迪更斯描写过的时代贫穷的特点。所有这一切变成了新的“正常情况”。

你偷了一块面包要进监狱,但掠夺整个国家却成了武装的“骑士”。比如英国人认为,按照阶级斗争的风格长期进行的恶意政治运动,社会福利的诈骗是一个巨大的社会问题。 中央工会最近进行的一项调查表明,人们相信27%的社会援助预算是以诈骗的方式提出的。事实上实际的援助数字只是0.7%。实际上政府没有支付的数额大大超过利用社会福利进行诈骗的数额。

我们可以用汇丰银行的事例证实这一点,这是英国最大的诈骗案之一。在短短的几年里,汇丰银行由于洗钱获得了数十亿美元,让暴政者、独裁者、国际犯罪分子、贩毒分子、杀人犯和各类犯罪分子受益。有人插手瑞士大规模的逃税丑闻,让很多过去不知名的公司获利。2011年汇丰银行英国分行的负责人斯蒂芬·格林被保守党人任命为贸易部长,他在英国众议院还有席位,后来这被人嘲笑。

全球化只不过是加剧了公司权力,巩固了公司在统治世界中的影响。大型贸易协议如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TP)和跨大西洋投资和贸易伙伴关系协定(TTIP)将使完整的大陆变成公司统治的目标 ,这是很明显的事情; 但是公司的做法产生了更加恶劣的后果。公司的压力集团已经渗入联合国,它们现在享有世界的政治家们出让的空前的特权,破坏为了保护公民和环境而设计的主权调控。

联合国有一个专门的部门负责公司问题,称作“全球的协议”,这是大约15年前由联合国前秘书长科菲·安南和当时雀巢公司总裁建立的。为了参加这项协议,一个公司只需要提供一份有关人权、劳工权利和环境的15项原则的名单即可。

参加“全球协议”的公司还组成为了可持续发展的世界贸易理事会和其他的机构如商会。2012年当联合国在巴西里约热内卢举行环境大会时,交易商完全控制了大会上的演说。在那个时候公司的利益与它们实际上在全球范围内的政治影响很不成比例。一个突出的例子可能是欧盟主要的贸易委员塞西利亚·马尔斯特朗,她参加欧洲和美国之间的跨大西洋投资和贸易伙伴关系协定(TTIP)的谈判。几个月之前,英国《卫报》的一名记者问她为什么面对公众普遍的拒绝还坚持推动这项条约,她的回答是:“我的统治权不是欧洲人给我的”。

几周以前我们发现欧洲议会投票支持“保护条约中的秘密指令”,这是一项授权新的公司和令人吃惊的权势人物对揭发者、记者和公布透露内部文件的新闻机构进行审判和定罪的指令。

正如负责经济政策的美国财政部副部长鲍尔·罗伯兹博士和《华尔街日报》记者最近所指出的,“某些强大的公司利用西方‘民主’的权力为公司的贪婪和它们的利润牺牲居民的福利,没有注意到人民、国家和社会。‘民主的资本主义’是完全不可救药的。TTIP授予公司无法解释的超乎政府和人民的权力”。

如今,民主正在从闹剧转变成为悲剧,这是公司的权力无限增大的直接结果。

我们生活在一个富人和穷人之间存在令人憎恶的不平等时代,这是非常明显的,如同在财富的分配中不平等迅速增加一样。早在1976年美国社会1%最富的人拥有全国9%的财富,30年以后这些富人的财富几乎增加了两倍,达到全国财富的24%。

现在面对这种情况唯一留下来的是受到打压的人们,这在欧洲和美国的城市都能看到。他们向代表数百万公民的相关政府提出要求。这些人是应当为这种“合法”犯罪的后果付出代价的同一批人:服务的丧失、工作岗位遭到破坏、积蓄被蒸发,即使这样当局和相关部门仍没有听取他们的呼声。

 

(摘译自2016年6月28日西班牙《起义报》) 魏文编译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治国 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