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初夜都忘了,如何不忘初心?

呼吁,对于版权纠纷,尤其是涉嫌抄袭剽窃的作品,一律停止拍摄、制作、发行、播出!执行这一条,百分之九十的网络大IP就得下马,剩下的,版权清晰的,原创的网络IP,可以拍,只要你不是抄的。对于我们编剧行业,行业组织一定要发挥作用,抄袭剽窃的,一律开除。

 

 

数据造假

今天,先说说数据造假的问题。我的编剧同行们要求我一定要说说。假收视率问题不解决,中国电视剧一定完蛋。首先,制片方已经买不起了,互联网视频的点击数据现在一天几亿,几天几十亿,这种数据造假已经脱离常识,地球人都不够用了。这是总局应该管的,我在上海电视节已经向公安部报案了,公安部怎么还不派人来跟我谈谈?我一直等着呢。

 

保护原创

下面说说保护原创的问题,于正现在还没有道歉,输给琼瑶的官司以后,不到一个礼拜,他就把五百万赔偿金付了。他这是跟郭敬明学的,郭敬明的抄袭案,输了以后,钱可以赔,但是不道歉。不认错!

 

 

现在在播的《幻城》,很多人指出《幻城》抄袭日本的《圣传》,日本方面很愤怒,大家看,《幻城》里“血液流过的地方,全部盛开了火焰般的红莲。”

《圣传》是这样的:“红莲的火焰将烧尽一切邪恶!”

《幻城》:“……命运的转轮已经开始。”

《圣传》:“……命运转轮不停旋转。”

《幻城》里岚裳、迟墨死的时候樱花纷纷扬扬的飘落。凤凰和乌鸦死后葬在樱花树下。

另一个作品《东京巴比伦》里樱冢护杀人后,都是将被他杀死的人埋在樱花树下,并且樱花总是在纷纷扬扬的飘落。

 

我要说:众所周知,樱花是日本的国花,他连花都要抄。

 

 

我们的大IP,百分之九十是抄袭的。一些所谓“大神”,其实是抄袭大神!

 

有个朋友,是常州的,大学一年级的女生,在网上联络上我,她是一个网络文学发烧友,看了很多作品,发现大量的抄袭情况,所以,她联络作者建立了一个网络反盗版抄袭联盟。她告诉我,某部今年下半年要播出的剧,是0原创!全是抄的。

 

我们一些编剧告诉她,组织作者去起诉,我们编剧出钱资助你们帮被侵权的网络作者打官司,我问了一下律师,每个作者是单独立案,一个案子10万块律师费,再问这个女孩,一共多少个作者啊?她说,100多位!这个……这个1000多万,我们也承担不起。

 

 

我前些天批评了一部剧,一直没有点名,但我今天觉得还是点下名吧,《幻城》的某制片人说一个拍《一起来看流星雨》的,有什么资格批评我们。我非常愤怒,我难道只有《一起来看流星雨》这样一部作品吗?我还有其他作品啊,比如《一起再看流星雨》!!我跟《幻城》的投资人、制片人都是朋友,他们也做了很多好剧,在行业内,我们可以推心置腹谈一谈,我说的不对咱们可以交流,不是一部剧的事儿,以前拍了,拍了就拍了,咱以后能不能别拍抄袭剽窃的东西?

 

总局减少内容审查,加强版权审查。琼瑶给有关部门和电视台写了公开信,没人理会。涉及版权问题,怎么可以不予理会?这是渎职行为!让法院去判,判完了我们再执行,那么,要管理部门干嘛?你的管理职能只是执行法院判决?我们电视剧电影以后交给法院管?

 

呼吁,对于版权纠纷,尤其是涉嫌抄袭剽窃的作品,一律停止拍摄、制作、发行、播出!执行这一条,百分之九十的网络大IP就得下马,剩下的,版权清晰的,原创的网络IP,可以拍,只要你不是抄的。对于我们编剧行业,行业组织一定要发挥作用,抄袭剽窃的,一律开除。

 

最好的播出平台,最大的投资,最红的明星,去搞抄袭的作品,资源整合给了贼!我们现在是一个抄袭大国,剽窃大国,这是文化的耻辱!原创是我们影视行业的生命线,以前我们强调编剧的原创,现在呼吁网络文学也需要尊重原创,网络文学要健康发展,必须解决好原创的保护。以前,网络文学更多讲的是分享,不是版权作品,现在,我们认为网络是发表平台,发表即代表版权产生,因为网络本身的特性,版权保护方面确实有一定难度,但不能因为有难度就不去保护!

 

请注意傻逼模式

大IP+小鲜肉=大傻逼的模式已经建立起来了,这是一种去技术化倾向。小鲜肉不需要演技,只要长得……其实还可以整容,这样可以复制嘛,剧作也不需要技巧,有IP就行,这就是去技术化,不要技术门槛,这样可以迅速复制。小鲜肉现在惹不起,我吃饱了没事说了说鹿晗,我觉得鹿晗本身没错啊,他长成那样,当然没错。我对鹿晗没意见,我其实说的是审美引导的问题。

 

 

几十万粉丝跑来骂我,我就把自己的头像换成了鹿晗。

 

 

然后,粉丝跑来私信我:你赶紧把鹿晗的头像去掉,你不配!然后我又换回来了。美国这样的强势文化,男性角色都是雄性意识很强的。汤姆汉克斯,汤姆克鲁斯虽然是小白脸,但是爬悬崖,跳飞机都是自己亲自上,他们的文化弘扬这种雄性力量。一个国家男演员是谁很重要,当你的NO1是高仓健,是汤姆汉克斯,这个国家的审美安全就没问题。我们如果NO1,NO2都是小鲜肉的话,国家的审美安全就出问题了,需要启动安全模式了。

 

关于韩国编剧

讲一下韩国编剧的问题,去年开始很多公司请韩国编剧。我们欢迎交流,但是,这不仅仅是创作问题,这还是个市场问题,文化市场,其中包括劳务市场!

 

足球领域,外籍球员是有限制的,中超是3+1模式。说白了,你韩国编剧来中国工作,有没有工作绿卡?我们编剧协会有权过问这个事情,你来我的市场了,我都不知道。现在,我代表中国电影文学学会,我们也含有电视剧部,电视剧编剧协会正在换届,所以没法代表,我们正式提出抗议。贸易谈判都没有,这个劳务市场就开放给老外了?

 

韩星还是演员的问题,韩星在我们这儿拿的片酬是本国的一百倍!我是反对演员天价片酬的,但,国内的演员,拿再多,肉烂在锅里了,没事儿,我们内部的事情自己商量着解决,就算拿多了,咱们愿意,对吧。香港演员,台湾演员,只要承认一个中国,挣再多钱,咱愿意,对吧。老外轻轻松松拿那么多钱走,我反正接受不了。剧本是一剧之本,意识形态建构的核心部分,我们的意识形态建设就这样拱手让给老外了?

 

谈谈文化战略

再一个,我就要说说文化战略问题。我们的电视剧长剧,什么是我们的优势?古装大剧、年代大剧。

 

06年首尔国际电视节,最佳长剧是《乔家大院》,07年是《卧薪尝胆》,08年是毛卫宁导演的《英雄无名》,一部红色题材,谍战剧,在韩国拿了最佳长剧,09年是《中国往事》,10年咱没拿着,韩国剧《善德女王》拿了最佳长剧,11年我们又回来了,高希希的《三国》,这一年还拿了最佳男演员,是陈建斌,演的曹操,12年,我们只拿了一个小奖,邀请奖《步步惊心》,13年最佳长剧是以色列的剧,吴奇隆拿了个亚洲人气奖,这是观众票选的,14年韩国的剧拿了最佳长剧,胡歌又拿了个亚洲人气奖,都是观众投票,咱们人多,得奖的有多个演员并列;15年安哥拉的剧拿了最佳长剧奖。

 

从2012年开始,中国长剧,在国际上失去了往日的辉煌,为什么? 因为我们没有坚持自己的文化立场,发扬我们的文化优势,我们开始拍穿越了,架空了,拍奇幻了,这些在国际上,一钱不值!我们国家邹静之、刘和平、刘恒、高满堂、朱苏进这样的编剧,韩国一个都没有,你说谁吧,《商道》那个还可以,没了。在文化高度上,包括剧作技巧上,顶尖级别的编剧比一比,韩国完全不是个儿。在家庭伦理剧方面,家长里短的剧方面,韩剧有优势,在偶像剧方面,韩剧优势更大,尤其年轻编剧跟年轻编剧比,他们整体的通俗叙事的技巧比我们年轻编剧要熟练得多。

 

我们整个国家电视剧发展,不去发扬我们的优势,去扒人家的口水剧,拿我们最弱的创作资源去制作人家最强的偶像剧,当然是文化战略的整体失败。这种电视剧文化发展的方向是放任泛娱乐化的结果。互联网企业进入以后,以网络文学为火车头,用浅思考、无思考、碎片化的文化内容,碾压我们经典叙事的传统,分割、打压、排斥经典叙事,建立一整套玛丽苏、杰克苏、耽美搞基、CP的新的话语体系,二次元,这是电视剧文化空前的危机。

 

片酬问题需要解决

关于演员片酬问题,首先是有效管理好经纪公司,全面推行经纪人制度。我们知道广告法颁布以后,我国广告业发展迅速。企业不能直接做广告,必须要通过广告公司。足球方面,球员不许私下谈转会问题,必须通过经纪人,这是制度建设。包括群众演员,也需要经纪人,经纪人证不要多发,要严格控制在政府手里。每年要年检,对于偷税漏税、哄抬物价的,暂停或者吊销他的证。建议尽快成立经纪人协会。

 

建议学习NBA,工资帽和奢侈税,工资帽是NBA前一年的总收入的48%作为NBA球队工资总额,再拿48%除以NBA总数30支球队,得出的平均数就是当年的“工资帽”,这个概念1984年首次引入,为避免老板过分烧钱。随着联盟收入逐年增加,工资帽也在加高,但它永远依据的是NBA的整体盈利能力,整个行业盈利越多,球员获益越大,整个行业盈利下降,球员工资也要下降。奢侈税是总收入55%为限,即超过这个线,每多付出一美元,就要罚一美元奢侈税。一比一的税。

 

我们制片人协会可以根据每年行业的盈利情况,当然NBA是一个实体,我们计算起来会非常困难,我们甚至不要求在盈利基础上算,算出一个整体收入情况,这是可以做到的,在这个基数上,我们制定出一个比例来。比如说,昨天王总认为是百分之四十,做出一个剧组的工资帽来,土豪老板愿意多出钱,让他承担那个奢侈税,税交给谁,建议成立一个产业基金,政府牵头也好,制片人协会牵头也好,拿去扶植一些国家的重点项目,扶植农村剧儿童剧。

 

建议成立卫视播出委员会,所有上星台,统一组织起来。卫视在一些重大问题上要成为一致行动人。以前吸毒嫖娼的问题,总局出面处罚,不如交给播出委员会来处罚,谁不宜出镜,由它来定,韩国日本都是播出放映协会做这类道德管理。我们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新闻是真实的,我们影视是虚构的,现在放在一起管理,有些公约就不适合所有协会,比如不卖淫,记者协会说我们没这情况。

 

电影有发行放映协会,建议电视剧要建立自己的发行协会,他是独立于制片人协会的一个组织,有效管理起来。现在发行的乱象非常多,需要建立一个组织,先自己管理起来。

 

总结起来

一,总局要审查版权问题,建议与制片人协会、编剧协会共同建立一个版权鉴定的机构,在侵权问题上拿出切实有效的管理措施。

 

二、对于境外创作者,要纳入管理,完善报备制度,注重本土创作力量的培养和必要的保护。

 

三、建议学习NBA,建立薪酬的工资帽和奢侈税,建立完备的经纪人制度。

 

四、卫视要尽快建立播出委员会,在重大问题上做一致行动人,建立发行协会。

 

五、主管部门、各协会应该制定中国电视剧发展规划,跟十三五规划一样,短期目标,长期目标,任务指标,尤其是确定电视剧的文化发展战略,彻底解放电视剧生产力,整合好资源,需要在法律、政策、方法各个层面做好准备、部署。

 

最后,第六条,就是总局现在,今天晚上就可以着手干的,那就是打击收视率造假,这个总局不能再拖下去了,必须马上干,作为政协委员,作为一个公民,今天我在这里郑重提出,希望总局人民赋予你的职责,拿出行动来。今天来不及,希望明天开始,我们一起努力。

 

我们会议主题是不忘初心,现在我们很多人连初夜都忘了。司马光说广心好大者戒于遗忘。再悲伤也抵不过时间,再美好也经不住遗忘。我们到太湖来了,就要吃“三白”,白鱼,银鱼,白虾,我们从北京来的,不愿意吃白虾,同“白瞎”,咱们就吃二白,不要白瞎了我们的初心,这样也对不起你的初夜!谢谢大家。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初心 初夜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1608/299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