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胆预测愚人游戏:特朗普或是希拉里的神助攻

决定谁当美国总统以及美国总统如何执政的,根本不是民众的选票,而是垄断财团的金钱和意志。因此,美国垄断财团利用特朗普煽动种族主义浪潮,挑动底层斗底层,挑动群众斗群众,但是却不会让他上台。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

大胆预测愚人游戏:特朗普或是希拉里的神助攻

 

【摘要:决定谁当美国总统以及美国总统如何执政的,根本不是民众的选票,而是垄断财团的金钱和意志。因此,美国垄断财团利用特朗普煽动种族主义浪潮,挑动底层斗底层,挑动群众斗群众,但是却不会让他上台。】

 

7月18日至21日,美国共和党全国大会在克利夫兰召开。特朗普的“亲普京”“亲俄罗斯”主张获得共和党多数支持,但特朗普却用最强硬的字眼批评中国。特朗普主导共和党通过了“史上最右翼的共和党行动纲领”,其中明显将中国列为最大敌人,包括重申台湾六项保证,赞扬蔡英文对两岸关系的“建设性”立场;支持对台售武,并强调支持柴油潜艇的技术输出;谴责中国在南海和东海对美国盟友的“欺凌”;“不合理、不成比例”地扩充海军。在经贸问题上,指责中国货币操控、不公平贸易、盗窃商业机密。在中国内政问题上,指责中国“文革复活”、“二孩政策”(强制性计划生育),收买海外舆论等;全力支持越南,包括对越南售武等。

某些媒体和专家曾如此向中国热情推荐作为共和党极右翼的特朗普:“如果特朗普当选总统,他极有可能避免在地缘政治以及人权等内政问题上,对中国进行强势挑战。特朗普甚至数度对中国取得的成就表示钦佩。无论是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PP),还是令中国人焦虑不安的“专向亚洲”政策,都可能在特朗普的任期内化为泡影。他甚至宣称,除非日本和韩国愿意分担美国军费,否则美国将削减其对盟国的防御投入。”

一切皆如梦幻泡影。

在反华反共这一点上,特朗普和希拉里没有本质区别。无论谁上台,对华都不会友好,遏制和肢解中国是美国垄断财团的既定国策。

与共和党团结的、胜利的、和谐的大会不同,2016年7月25日,美国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在费城揭幕。美国大选又出现了超出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的戏剧性的一幕。之前2万封美国民主党内部机密邮件被黑客公布,已经让特朗普声势大振,而使希拉里焦头烂额。这是一场精彩纷呈的“网络战”,希拉里团队将罪责推给普京。然而,众所周知,美国情报机构的黑客水平>美国民间顶级黑客水平>俄罗斯情报机构的黑客水平。能够熟练运用维基解密等机构干预各国政治的,全世界只有美国情报机构这一家。所以这次事件的幕后黑手是谁,是不言而明的。俄罗斯及特朗普,还远远没有运作和炒作这个事件的能力。

被曝光的机密邮件显示,希拉里团队和民主党高层涉嫌买官卖官、操纵媒体、购买网络水军操纵舆论、洗钱、抹黑特朗普、构陷桑德斯等一系列黑幕。而在关键时刻,以往披着革命者、社会主义者和极端左派外衣的桑德斯,突然出卖了自己至少几百万的底层支持者,彻底暴露出他自己不过是美国垄断资本寡头手里的一只被牵线的木偶。桑德斯说:

【我理解,今天,站在会场中的许多人,以及全国的许多人,对于大选初选的最终结果都不是很满意。我相信,可以很公平的说,没人能比我更觉得不满意。但是,对我所有的支持者,我想说,我希望你们能够为我们已经达成的历史性成就感到自豪。在美国,我们需要一个真正能够提升工薪家庭民生的领导,能够提升儿童、老人、穷人和病人福利的领导,一个能够让人们团结一心,更大更强的领导人,而不是一个侮辱拉丁族裔、穆斯林、女人、非裔美国人和战争老兵,只会让我们分裂的领导。因此,基于所有的条件,所有的客观观察,我们的结果就是:希拉里·克林顿必须成为美国的下一届总统。希拉里将成为一位杰出的总统,而今晚我也很荣幸的能够和她站在同一阵线上!】

特朗普则嘲笑桑德斯背叛了他的革命,并且要试图兼并桑德斯庞大的粉丝:

大胆预测愚人游戏:特朗普或是希拉里的神助攻

【伯尼·桑德斯就这样放弃他自己的革命之路,我很难过。我们欢迎所有的投票者,选我吧,拯救目前这个漏洞百出的系统并找回我们工作。】

极右翼特朗普的话虽然比较实在,但是也不是那么彻底:

【桑德斯完全把自己卖给希拉里了。费了那么多的努力、精力、还有金钱,但却毫无价值! 这简直就是浪费时间啊...... 】

大胆预测愚人游戏:特朗普或是希拉里的神助攻

 

特朗普的看法是,桑德斯只是在这最后一刻才把自己卖给了希拉里,特朗普当然不敢承认,其实桑德斯原本和希拉里就是在同一个锅里吃同一碗饭的,绝对不是真正要限制垄断资本权力的砸锅党和革命党。特朗普自身又何尝不是呢?

桑德斯的选民们愤怒了,当桑德斯他几次提到支持“希拉里”时,台下开始喝倒彩,而当他在演讲最后喊道“民主党参议院,民主党众议院,克林顿总统”时,台下爆出了巨大的嘘声!场面一度陷入失控状态,以至于桑德斯不得不亲自向他的支持者发话:“希望你们不要在会议厅中参与任何形式的游行和抗议”。随后,数百名支持桑德斯的民主党代表齐齐退场,并前往各国媒体聚集的记者中心静坐抗议,其中许多人用胶带或布条绑住嘴,写着“我们被封口”“这不是民主”等字样,对民主党精英阶层打压桑德斯及桑德斯抛弃选民表达愤怒之情。

然而,无可奈何花落去,希拉里于7月26日正式获得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提名。尽管桑德斯多次呼吁全党团结、支持希拉里,但其支持者纷纷表示并没有被桑德斯劝服——“他(桑德斯)并没有劝动一个人去给希拉里投票。”

就这样,美国广大的底层人民及其手中的巨量选票,又一次被垄断资本抛出的政治玩偶无情地耍弄、强奸和抛弃了!!

这一幕让人想起2000年大选以及随后的历次大选中的资本操纵、黑幕和舞弊。以2000年大选为例,富豪阶层和基督教势力支持的布什和底层人民及有色人种支持的戈尔(当时以倾向底层和弱势群体的左翼面目出现)得票极为接近不相上下,最终两个人谁当总统取决于谁在佛罗里达州获得胜利,但在该州,布什仅比戈尔多数百张投票,而佛罗里达州却有数百万的废票。事后经过详细审查,在佛罗里达总共有179855张选票没有被计算,根据美国民事权利委员会,这些未计算的选票中有54%是由黑人所投。在佛罗里达州,有更高黑人及拉美人口比例的穷县被例行公事地、故意地安排最糟糕的投票机以产生大量废票,这些投票作废仅仅由于纸上的冲孔被认为不是很精确或者有多余记号。而黑人和拉美人口绝大部分都是戈尔的支持者。英国记者格雷戈·帕勒斯特在2004年11月的《哈珀》中指出的,在以黑人为主体的佛罗里达州的格莱德斯顿县,2000年选举中八分之一的投票被人为地故意破坏。而佛罗里达州的州长正是小布什的亲弟弟杰布·布什。

布什及其州长弟弟在关键的佛罗里达州选举作弊的消息爆出后,美国底层人民愤怒了,他们纷纷要求重新计票。杰布·布什及右翼共和党则动用暴力阻止重新计票。当暴动的怒火燃遍美国底层人民和社区时,戈尔却马上抛弃了自己的选民,向美国垄断资本投降了。最终是让九个最高法院大法官裁决,其中有5个共和党法官,4个民主党法官,于是小布什就以5:4的投票当上了美国总统。对于此事,就连哈佛著名的法学教授德肖微茨这个当年辛普森案的辩护人也看不下去,他写了本畅销书《联邦最高法院如何劫持了2000年大选》,强烈地抨击这5名保守派大法官的职业操守,认为联邦最高法院劫持了大选:“他们劫持了2000年的大选,使用的方法是歪曲法律、违背他们自己曾表达的原则,并用他们的法袍促成了一个有党派偏见的结果。……当党派信仰和个人利益与信条和原则发生冲突时,他们选择走上了虚伪和投机的道路……这一案件证实了,单纯地依靠法律信条永远也无法约束那些身披法袍、执着于其政治信仰的党派分子……只有伟大的人格才能经受得住党派利益和个人利益的诱惑。”

将小布什推让2000年的总统宝座,这是美国垄断资本财团之前已经内定的,所有会有大量的竞选资金及媒体资源、舆论动员最后是选票聚集在布什旗下,其他一切的绊脚石都会被轻易搬走,就像他们当年轻易将肯尼迪谋杀一样。

16年过去了,美国大选中的黑幕更加花样繁多,让人目不暇接,但是美国政治体制的本质没有根本的变化。自2007年金融危机爆发以来,长达30年的新自由主义政策导致的史无前例地美国金融危机和经济危机正在深入发展,美国政治精英没有汲取20年代大危机的历史教训,面对经济危机,他们不是限制资本、保护劳工,而是进一步用导致危机的新自由主义政策来解决危机——即所谓的新自由主义改革导致的问题要在深化新自由主义改革中解决——其结果是,社会分化、两极分化和阶级对立史无前例地尖锐。在这种局面下,美国垄断资本曾推出喊着“改变、改造、改革”等轻飘飘口号的奥巴马来欺骗底层人民。而到2016年的今天,要操纵政治选举无疑需要更复杂和精巧的设计。

于是我们看到了社会主义色彩浓厚的、以全面医疗改革和免费大学教育赢得人心的、以激进左翼面目的出现的桑德斯的崛起,并迅速获得绝大多数美国底层人民的支持。

然而,显而易见,桑德斯带有太大的不可控因素,在华盛顿政治精英中,和美国垄断资本财团尤其是和华尔街走得最近、最受华尔街欣赏却又同时能够欺骗和忽悠其他阶层民众的成熟人物,非希拉里莫属,让特朗普上台,无疑会事实上更加激化美国的阶级矛盾和种族矛盾,这只会增加美国垄断资本的政治负担,但却没有任何经济利益。

为了对抗美国底层和左翼,美国垄断财团会让特朗普这样的种族主义者上台吗?当年美国和英国的垄断财团为了消灭德国的共产党及利用德国对抗苏联,曾走过这样的路——即在德国扶植了希特勒(最终结果是希特勒完全摆脱了英美的控制)。然而,今日美国底层的怒火和左翼的强大,还远远没有到那个程度。未来4年美国垄断资本的理想政治代理人,仍然是像奥巴马那样的,以全民总统面目出现的能够欺骗社会底层的又能坚定地执行新自由主义经济路线和帝国主义外交路线的政治人物。

在2016年的美国政坛,希拉里,几乎是唯一的选择。

在美国,类似特朗普这种素质大嘴(或者是富豪或者是资深政客)多得是,但这次为何特朗普异军崛起?如果你以为这一切都是自然的自发秩序,那么就太低估垄断资本主义时代垄断资本寡头们对媒体生态和政治生态的严密控制了。

2012年美国大选,奥巴马对阵罗姆尼,罗姆尼风头正劲时笔者曾预言,他不可能当选总统,最终获胜的一定是奥巴马,因此美国底层对体制和财团的怒火已达历史新高,美国财团肯定需要奥巴马式的人物忽悠住老百姓,让罗姆尼上台是自寻死路。大选结果与笔者分析完全一致。

在盎格鲁撒克逊人统治的成熟的资本主义国家如英国和美国(法国、德国除外),自20世纪初帝国主义时代形成以来,历次选举的基本议程都由垄断资本严格控制,一百多年来从未发生过意外。任何试图挑战垄断资本秩序的政治人物和政治力量都会被各种方式有效地排除在主流政治议程之外。总之一句话,美国大选只是一场又一场愚人游戏,美国大众被资本控制的大众媒体所洗脑,所引导,所塑造。这是一场庄家操纵的赛马游戏,貌似精彩刺激,无数个跌宕起伏,无数个峰回路转,但剧本和结果早就被庄家设计好了。美国的垄断财团在幕后看着美国无数的白人底层工人甚至还有华人及中国人热捧他们推出的特朗普的时候,会在内心里轻蔑而满意地说声“How many stupid idiots!”(太多脑残傻x了)。

决定谁当美国总统以及美国总统如何执政的,根本不是民众的选票,而是垄断财团的金钱和意志。

我们看到,本次选举美国媒体突然将史无前例地版面、注意力和热情放在了炒作特朗普身上。特朗普的竞选的目标人群是美国底层白人工人,其做法是将工人收入的下降归结到外来移民和少数族裔身上,煽动种族主义情绪,来掩盖阶级矛盾,这是美国垄断资本长时期的差异化统治策略,以将底层人民分化成各种不同的种族和群体,防止阶级意识的复苏和阶级的成熟——当年作为垄断财团走狗的小布什集团就通过宗教外衣拉走了不少选民。桑德斯的潜在选票就这样大规模地流入了特朗普的手中。特朗普非常明显是希拉里的神助攻。没有特朗普的神“支援”,希拉里根本不是桑德斯的对手。而以扮演左翼革命家身份出现的桑德斯一旦成为美国总统,恐怕会像当年拥有大量民意的肯尼迪一样,挟民意以要挟垄断资本,使美国政治走向失控边缘。因此,在内部垄断资本及民主党高层的刻意打压,外部的特朗普的分化瓦解下,尽管拥有巨大民意,但桑德斯还是毫无疑问地失败于希拉里。

种族主义,是美国内政外交的三大核心意识形态之一,其他两个是自由个人主义与反共主义。因为建国以来尤其是帝国主义时代以来,美国社会的财富一直垄断集中在极少数的白种大财团家族手中,美国的统治阶级一直是一小撮不与其他种族通婚的、世代世袭的白人财团,这些实行财富世袭制的财团,是种族主义、自由个人主义和反共主义的天然温床,三大核心意识形态的根本目的就是保证其财产的神圣不可侵犯。今天,在美国各大媒体的鼓噪下,特朗普掀起了一波波涛汹涌的种族主义狂潮,很大程度上分化了底层弱势群体和劳工阶级,使庞大的底层白人工人的怒火转移到穆斯林和有色人种及移民身上,使庞大的底层白人工人的思想和行动继续受垄断财团所控制,这从根本上有利于美国垄断资本寡头的统治。换句话说,美国大众传媒制造的特朗普式的兴起,只是一件精心设计的针对美国白人底层工人的商品(或精确制导导弹),其目的是将美国底层白人工人的思想和注意力从反资本主义的革命浪潮和轨道引开。

然而,假如特朗普当选总统兑现其种族主义的承诺,无疑又会使美国陷入激烈的种族战争从而走向其反面。因此,美国垄断财团利用特朗普煽动种族主义浪潮,挑动底层斗底层,挑动群众斗群众,但是却不会让他上台。

总之,从大战略上分析,美国媒体及其背后的垄断资本之所以热捧特朗普,重要原因就是利用特普朗煽动起种族主义民粹言论,分化底层白人劳工,将社会主义倾向桑德斯的潜在选民吸引到共和党一边,防止左翼社会主义倾向主导美国政治。对于盎格鲁撒克逊国家来说,种族主义这一招数几乎是推行了两百多年的国策。当年同是在美洲大陆殖民,和西班牙人不同,英国人几乎不和黑人、印第安人和有色人种通婚,并且对北美印第安人实施了残酷的种族灭绝。这就是北美洲比南美洲更加盛行种族主义的重要根源。早在1790年,时任美国副总统约翰·亚当斯就说,“必须有一群处于最底层的人”,美国人不仅需要争当先锋,还需要可以轻视的对象。林登·约翰逊总统在解释为何让贫穷的白人推崇种族主义时说:“如果你能让最底层的白人男子相信,他们优于最上层的有色人种,那么他就不会注意到,你从他的兜里掏钱了。天啊,给他一个可以轻视的对象,让他觉得自己高人一等,这样他就会为你倾其所有。”

希拉里邮件门丑闻爆发后,美国大选风向看似逆转,据CNN 7月25日公布的最新民调,有44%的被调查者支持特朗普担任下届美国总统,39%的人支持希拉里,特朗普超过民主党的希拉里5个百分点。很多观察家也预测特朗普将当选。

不过,根据笔者对美国政治体制多年运作的观察,笔者斗胆预测:这一次大选,如果没有极其意外的情况出现,总统桂冠最终会花落希拉里家。而特朗普的真正使命,就是在大选中分化和欺骗底层白人工人,分流左翼的桑德斯的选民,以最终让希拉里获得总统宝座。无论特朗普是否自己是否清楚,他所扮演角色的下场,早就已经被垄断资本设定好了的。正如特朗普2016年3月份讽刺希拉里时说的,“所有政客都是资本家的狗,希拉里收我的钱所以要给我干事,在场这些和我辩论的,几个没收过我的钱? ”所以,无论是希拉里,是桑德斯,还是特朗普,本质上只是也只能是美国垄断资本的狗。

眼下,希拉里邮件门正越吵越热。然而仔细分析,这次事件曝光的希拉里丑闻和黑幕,诸如买官卖官、操纵媒体、购买网络水军操纵舆论、洗钱等等,其实都是美国公众、记者、研究者都已经熟知的事情,诸如在大选中替总统捐款,获胜后获得官职这种买官卖官的事,在美国历次选举中都非常普遍,只不过之前相关内幕从未被这么赤裸裸地曝光过。因此,这次邮件门事件对希拉里的伤害是可控的。

然而,这次事件却开启了一个危险的信号,即美国垄断资本财团在利用信息战、网络战以及曝光相关人物机密信息的方式来操纵选举进程。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在未来的选举进程中,特朗普被某种突发性事件和丑闻所扳倒或者因极端言论自我扳倒是大概率事件,因为有希拉里的铺垫,届时一切都会显得那么自然而然,而希拉里将按照预定计划走上总统宝座。爬得越高,跌得越惨,特朗普你要小心了,千万别玩得过火。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1608/301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