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巴媒体:美英主导的全球化实质是全球的殖民地化

这种归功于英美两个统治者的“全球化”并不是世界上各国之间重要的经济相互依存的表现,而是如同弗雷·贝托所说的,是全球殖民地化的表现,或者说是世界上大多数国家对帝国主义的经济和政治的依附。这种全球化或者说全球的殖民地化是一种资本主义国际劳动分工的反映,其基础是新殖民主义和自由派理论,是新自由主义理论的复苏迈出的步伐。

古巴媒体:美英主导的全球化实质是全球的殖民地化

英国前首相玛格丽特·撒切尔和美国前总统罗纳德·里根将一项经济国际化的计划归功于自己,并将其称之为“全球化”。

在本质上这是将视野扩大到大型跨国公司,目的是让跨国公司对世界贸易和金融市场的统治范围更大,以此保证华盛顿和伦敦的政治权力。

美英的做法在于协调政策,让障碍远离两国的经济和金融的扩张,尽管必须超越所有的权利,甚至使用军事力量,如同多年以后乔治·布什(美国前总统)和托尼·布莱尔(英国前首相)以联合的方式侵略伊拉克那样。

这种新殖民主义的思想一个直接的产物是签署自由贸易条约(TLC),其模式或样板是美国、加拿大和墨西哥之间签署的北美自由贸易条约(TLCAN),它被认为是后来失败的“美洲自由贸易区”的“种子”。

这种全球化的意图与那个时代所说的经济相互依存所说的内容相联系,也就是说,在全球生产、金融和贸易的进程中建立联系。

每个国家的国内生产总值与将这些进程联合为一个整体,通过紧密无间的网络保持相对的依附关系。处在这个网络之外,一个国家的经济几乎不可能存在下去。这种机制处在与适当的工具比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相互依存的统一经济制度的统治之下。

经济上的相互依存过去起过作用,现在在国际社会仍在发挥作用,作为一种内生的力量,它的指导核心是多边的政治合作。

相反,这种统一的经济制度是在社区之上作为一个超国家的机构行事的,尽管它的目标是剥削依附的外围地区,在高度工业化的资本主义国家内部权力中心之间开展的斗争引发一场危险的保护主义的战争,这以非常负面的方式在国际货币制度中引起反响。

这被看作是跨国公司为了抓住它们的霸权加强对这种关系范围的控制而做出的一种努力,全球化应当为加速经济和相互之间没有必然联系的科学技术不同部门的兼并进程做出贡献,而不会影响为其提供基础服务的社会政治制度,也不会引起盟国之间有害的贸易战。

这种归功于英美两个统治者的“全球化”并不是世界上各国之间重要的经济相互依存的表现,而是如同弗雷·贝托所说的,是全球殖民地化的表现,或者说是世界上大多数国家对帝国主义的经济和政治的依附。

这种全球化或者说全球的殖民地化是一种资本主义国际劳动分工的反映,其基础是新殖民主义和自由派理论,是新自由主义理论的复苏迈出的步伐,它最简单的版本是自由贸易条约或是更复杂的版本如“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和体弱多病的南美洲“太平洋联盟”,其意图是取代由美国推动但已经失败的“美洲自由贸易区”计划,将抹去由拉丁美洲进步政府实现的地区一体化,太平洋联盟目前在智利举行的会议继续坚持这个意图。

由于英国脱离欧盟,伦敦做出的“贡献”是为全球殖民地化的管理者造成更加复杂的形势,因为由于英国脱欧的胜利从撒切尔和里根时代形成的架构动摇了,有人担心这将阻止保持全球化的更新,造成外围出口原材料受到破坏,国际市场发生分裂,新的金融危机可能会到来。

英国脱欧引发的危机将在27个成员国存在的民众广泛拒绝(英国留在欧盟)以及中产阶级和穷人的不满提到了表面,他们中的大多数人投票支持英国脱离欧盟。

正如西班牙卡塔兰的教授维森斯·纳瓦罗说的,欧盟导致的国家主权丧失意味着人民主权的丧失,令人伤心地确认“这个欧洲不是各国人民的欧洲,而是金融公司和大型经济复合体的欧洲”。

英国脱欧的钟声正在响起,谁知道这可能是一些年前人们未曾想到的非全球化将是跨国公司解体的结果。

德国总理默克尔在一项联合声明中指出,伦敦只能够接近统一的或共同的市场,如果它接受市场的“四项自由”的话:人员、商品、服务和资本的自由流动,在这些领域不存在欧盟决定的边界。

按照维森斯·纳瓦罗教授的说法,英国的机构和欧盟的机构施加了所有类型的压力(从地上、海上和空中),目的是使这次公投有利于英国留在欧盟,正如美国所希望的那样,让英国与欧盟在一起。

这样,英国脱欧是一个民众阶级反对统治权力和确认主权清楚的象征,他们战胜了现有机构,也战胜了全球殖民地化。(作者为古巴拉丁社记者,全名为路易斯·曼努埃尔·阿尔塞·伊萨克,摘译自2016年7月3日古巴拉丁社网页文章)

 

延伸阅读:

 

与美复交一年,古巴有何变化?--美国推进控制古巴产业

 

今年7月20日,古巴与美国复交一周年。两国关系破冰以来,古巴很热闹:迎来了88年来第一位在任美国总统的访问、半个多世纪以来的首家美国酒店、第一艘从美国驶来的游轮、第一封从美国直接寄来的信件、好莱坞大片拍摄团队、NBA球星……

但是走在哈瓦那街头,年久失修的建筑、市场里空荡荡的摊位、路边抛锚的老爷车还在时刻提醒你,这是一个被美国经济封锁了半个多世纪的国家。

不过,对于在禁运状态下坚持了数十年的古巴人民来讲,与美国恢复外交关系、向前推进的经济改革(古巴称为“经济模式更新”)、老一辈革命家向年轻一代交接权力等承诺,让脚下这片土地充满了可能性。

“解决吃饭问题”依然是首要目标

不亲自来,就体会不到普通古巴人生活的艰辛。

有一次,从老城区到哈瓦那国会大厦“小白宫”的路上,记者花两个“可兑换比索”(CUC,约48比索,2美元)买了一瓶矿泉水,拿着边喝边走。路边一位抱着两三岁小孩儿的中年妇女走上前来,询问能不能把剩下的半瓶水给她,因为孩子口渴,但她舍不得买水。

对平均月收入只有约25美元的普通古巴人来讲,一瓶矿泉水的价格相当于他们两天的工资,是不折不扣的奢侈品。

其实,这位女士生活的哈瓦那老城区已经是古巴最繁华的地方之一了。美国总统奥巴马今年3月访问古巴时,特意和家人一起游览了老城区。这里是建筑艺术的宝库,保留了几百年来各种风格的历史建筑,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定的世界文化遗产。

为了发展旅游,老城区核心景区已经修葺一新。海明威最爱的“五分钱”小酒馆里人头攒动,路边的艺术家叼着烟斗给游客画肖像,国营商店里窗明几净,切·格瓦拉的头像出现在各种纪念品上,不过这些都是游客眼中的“乌托邦”。

稍微往外围走十多分钟,就进入了哈瓦那居民真实的生活。道路坑洼不平,有些路面柏油脱落,已经露出泥土;两边的建筑年久失修,墙皮斑驳;有的楼房破旧得两层以上只剩下一面临街的墙,连房顶都没有。当你正在为这栋充满欧洲风情的建筑被废弃而惋惜时,突然,从没有玻璃的窗户中探出一个脑袋——这里竟然还有人住!

由于美国的封锁和古巴自身的经济问题,市面上的建筑材料非常有限,而且价格昂贵,虽然古巴居民的住房都是国家分配的,但是普通人并没有足够的钱来维修自己的房子。

对他们来讲,首先还是要解决吃饭问题。这也是古巴政府经济改革的重要目标之一。

美禁运导致古物资短缺

古巴自1962年开始实施食品和日用品配给,古巴居民以象征性的价格在供应配给品的商店购买定额的大米、鸡蛋、糖、牛奶、鸡肉、咖啡等食品和肥皂、火柴、香烟等日用品。但是古巴80%的食品都需要进口,高额补贴让政府日益不堪重负。从2011年起,古巴逐渐减少配给品的种类和数量,比如肥皂、洗涤剂、香烟已经从供应卡中消失,鸡蛋供应量也大大减少。

对大多数人来讲,如果需要更多就只能去市场购买,但是价格就会高出几倍。而且由于进出口贸易受到美国禁运政策严重制约,即使在首都哈瓦那,生活物资短缺也是常态。哪怕在最大的超市,很多货架上也空空如也。而保质期长的罐装食品相对多一些,但种类非常少且价格高昂。比如,一听罐体被腐蚀变色的啤酒售价约1美元,这是一个工薪阶层一整天的薪水。加上古美复交引发的旅游热潮,日益增长的外国游客消费占用了大量本就匮乏的食物资源。

奥巴马访问古巴期间,记者在古巴著名的涉外酒店“全景”酒店附近的超市里,遇到了国营工厂职工阿德里安娜。

“鸡蛋越来越难买了。” 阿德里安娜说,“游客越来越多,很多食品都被新开的饭店买走了。他们赚了钱,但是我们普通人的生活却更难了。”她认为,“这是美国禁运措施的恶果,还有就是改革应该加快,政府既然鼓励个体户发展,那也应该配套提供他们采购物资的渠道”。

美“改善古巴人民生活”放空炮?

自从2014年12月宣布与古巴启动双边关系正常化进程以来,美国政府屡次提到要“改善古巴人民生活”,禁运措施却岿然不动。这固然有美国国会阻挠的原因,但奥巴马也并没有为此倾尽全力。

对美国来讲,促使古巴发生“颜色革命”依然是其最终目的。所以,美一方面通过恢复外交关系加速对古巴社会的渗透,另一方面也试图让古巴人民对现状越来越不满。

一年多来,美国政府不断放松对美国人赴古巴旅行的限制,通过扩大旅游、文化、体育交流,向古巴输入美国的价值观和意识形态,促使古巴社会从内部发生变化。美国还推出一系列经济松绑政策,来支持古巴私营经济发展,期望达到改变古巴经济成分的目的。

同时,美国政府还选择性地极力推动美国企业进入古巴电信及互联网领域。美国政府批准通信企业斯普林特公司、互联网巨头谷歌等相继在古巴推出服务,甚至想深度参与到古巴互联网基础设施建设中,以期通过改善古巴的通信条件,帮助古巴进入互联网时代,使美国的文化和信息可以在古巴民众中通畅流通。

不过,高昂的上网费用、对家庭互联网接入的限制、陈旧的电信设施使古巴互联网渗透率只有5%左右,是全球网络覆盖率最低的国家之一。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古巴人民“与世隔绝”。

在过去几年中,俗称“包裹”的离线打包网络,在古巴流行开来。

“包裹”通常每周五更新,有高速互联网渠道的人把境外最新的影视、音乐、电子杂志、软件应用等资讯下载后打包拷贝到移动硬盘,由分销人员当天乘车送往各大城市,当地的“数据骡子”再卖给古巴居民。价格由数据量来定,如250GB约2CUC、500GB约4CUC等。虽然仍然价格不菲,但是比购买上网卡浏览网络信息要便宜得多。

移动硬盘、U盘、数据线和遍布全国的人肉“数据骡子”,组成了一张古巴地下信息流通网络——一张不联网的“互联网”。

但随着古美复交逐渐打开古巴通往世界的大门,伪“互联网”无法满足人们的需要。古巴政府自2015年起开始了颇有特色的互联网建设工程——公共WiFi网络。迄今为止,全国已经铺设了65个WiFi热点,今年还会新增80个,主要在公园、广场、街头、一些娱乐和体育场馆。

使用这些公共WiFi需要购买古巴电信公司的上网卡,每小时约花费2CUC。20岁的比韦罗告诉《国际先驱导报》,这些街头WiFi给年轻人打开了一扇窗,“我们急切地想要获取外部的信息和知识,我们需要更多更方便更快速更便宜的网络”。

古巴强调不会采取“休克疗法”

自劳尔·卡斯特罗2008年初就任古巴国务委员会主席以来,古巴政府推行了一系列新政策,包括允许集体和个人承包闲置土地、允许个体户发展、开放汽车和住房买卖、向个体经营者提供贷款和向个体经营者征税等。2011年4月,劳尔在古共六大上明确提出全面推动“经济模式更新”,进一步放宽非公有制经济,这在相当程度上解放了生产力,推动了古巴经济发展。

今年4月举行的古共七大上,私营经济发展得到了进一步支持,来自私营经济体的党员代表出现在了七大会场。目前,古巴已经有超过50万人从事个体经济活动,提供社会急需的服务、产品,成为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其中餐饮、运输和房屋出租已经成了最热门的个体经营领域。

特别是旅游业,随着古美复交迎来了快速发展,2015年全年游客数量超过350万,其中美国游客增长了77%。今年预计外国游客数量将超过400万,这对总人口只有1100万的古巴来讲,无疑是巨大的机遇。

过去一年中,哈瓦那涌现了上千家新的私人酒吧、咖啡店、甜品店、餐馆,改变了古巴的街头面貌和夜生活,也改变了古巴人的观念。对古巴人而言,个体经营已成为就业的重要选择之一。

虽然在外界看来,古巴的变革仍然很慢,但是中国社会科学院拉美研究所研究员杨志敏认为,正所谓“世易时移,变法宜矣”,古巴的经济改革已是大势所趋。

古巴目前进行的“社会主义经济模式更新”包括了配给制改革、经济特区建设、吸引外资、国企改革、货币双轨制改革等一系列措施,涉及分配方式和体制改革,涵盖多个领域,以及新的税收法、社保法、个体劳动者法、新的外国投资法等配套法律,这将是一次对古巴未来发展产生深远影响的全方位改革。

“根据古共七大的精神,可以预计,在老一辈依然掌权或具有影响力的情况下,古巴的经济改革会按照既定的步伐,从而呈现小步慢走进方式。随着古巴外部生存条件的逐步改善,改革应当会为经济带来更多的活力。”杨志敏表示,如果古巴改革步伐迈得太快,也会影响国家的稳定。

在“七大”的报告中,劳尔强调,古巴绝不会允许“休克疗法”,绝不会采取新自由主义政策,不会鼓励国有资产和社会服务的私有化,“绝不抛弃任何一个人”。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美英 古巴 实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