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很美国!原纽约时报员工实名举报新闻造假被开除

国内有不少人追捧美国的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但是又有几个人敢相信一名纽约时报的员工因为举报新闻造假而被开除。纽约时报高层声称他们不会迎合中国的要求而改变自己的报道,但是谁又知道这些纽约时报高层领导包庇一名获得过普利策奖的明星记者恶意造假诋毁中国,同时污蔑一名中国国籍的员工为中国间谍。

这很美国!原纽约时报员工实名举报新闻造假被开除

一名原纽约时报员工揭露纽约时报集团如何在新闻中造假诋毁中国,包庇获得过普利策奖的明星记者,随后纽约时报集团污蔑中国国籍员工为中国间谍,并恐吓这名员工的人身安全。下面发出原纽约时报员工黄达骞的举报信

我是黄达骞,一名原纽约时报人力资源部的员工。我在接近一年半的时间里向几十名同事实名举报Gareth Cook,一名在2005年获得过普利策奖(新闻界最高荣誉奖)的记者,在新闻报道中恶意窜改一名中国科学家的原话,并且故意隐瞒这名中国科学家提供的证据。不但不揭发美国学者James Guest剽窃中国科学家的研究成果,反而使用James Guest几个月以后为了打击报复中国科学家而编造的论文诋毁这位中国科学家为江湖骗子。这样先抢后烧的事件在科学界实属罕见。

在我得知此事并获取到了相关证据后(我会把所有证据都公布在我的微博上),我首先和人力资源部的同事探讨此事。我的一名同事在阅读完我提供的证据后,认为Gareth Cook在新闻报道中造假违背了记者的基本道德,这名记者的行为和Jayson Blair(杰森布莱尔)一样恶劣。Jayson Blair在新闻报道中造假被揭露后导致纽约时报的总编和执行主编被迫辞职。

我首先联系了纽约时报科学部的主编,Laura Chang。我想既然我们都是中国人,她得知此事应该也会很气愤。可惜,我错了。她不但没有对我发给她的邮件做出任何回应,也拒绝和我见面探讨此事。此后,我联系了Lawrence Altman,Nicholas Wade,和众多科学部的记者,但是没有人愿意报道此事。

然后我联系了Joseph Kahn(周看),Jim Yardley和Nicholas Kristof。这三名记者都是通过报道中国的负面新闻获得过普利策奖。Nicholas Kristof在1990年获得过普利策奖。当时我和他在纽约时报的餐厅里聊了几分钟,他也答应我会看看我提供的相关证据。可是,在收到我提供的证据后,他没有回复我发给他的邮件,同时再也不愿意和我见面。Joseph Kahn和Jim Yardley在2006年通过报道中国人权问题获得了普利策奖,而且当时就在北京。他们对我举报Gareth Cook在新闻中造假诋毁中国科学家而无动于衷,也不愿意揭露美国学者James Guest先剽窃再造假诋毁这名中国科学家的丑恶行为。如今,Joseph Kahn(周看)是纽约时报国际新闻主编,可以直接干预纽约时报如何报道国际新闻,其中当然也包括中国。O人民日报社副社长何崇元会见纽约时报国际新闻... 我之所以没有联系David Barboza是因为他的顶头上司是周看,如果周看都不愿意报道的新闻他也不敢报道的。2013年,在周看的带领下,David Barboza也通过报道中国的负面新闻获得了普利策奖。

我又联系了纽约时报的公众编辑,Byron Calame,因为他的工作是负责调查读者对记者的举报。但是他声称他管不了此事,建议我直接联系Gareth Cook的顶头上司,Martin Baron,并告诉我Baron先生是个诚实的人。Martin Baron是美国最出名的媒体人之一。他率领的记者团队在2003年因揭发多名天主教教父猥亵儿童获得了新闻界最高荣誉奖—普利策奖。O网页链接 这段故事被改拍为电影《聚焦》,在2016年2月获得了奥斯卡最佳影片奖和最佳原创剧本奖。

如今,Martin Baron是美国最有影响力报纸之一,华盛顿邮报的总编。

在长达半年的时间里,我通过多个渠道联系Martin Baron。起初他故意回避我的实名举报,让后他让纽约时报人力资源部主管,Muriel Watkins,向我施加压力。她向我透露,如果我要是不停止对Gareth Cook的举报,我会丢掉我的工作。在我得知此事后,当年22岁的我天真的认为纽约时报公司的董事长兼发行人,Arthur Sulzberger Jr. (阿瑟苏兹伯格)会出面处理此事。可是,我万万没有想到不仅Arthur Sulzberger Jr. ,这名在世界新闻界最重要的人物之一,竟然包庇这名获得过普利策奖的记者在报道中国的新闻中造假,我却由于实名举报这名记者被开除。开除我的理由也很荒唐:第一,我私事公办不顾正业举报Gareth Cook在新闻中造假。第二,我在未经上级许可下群发邮件扰乱公司秩序。人力资源部主管私下表示同情我,答应给我一个星期完成工作交接。

就连一直没有回复我邮件的Martin Baron也拐弯抹角的回复了我的举报。他在邮件里告诉我这篇新闻报道的主角不是我,由于主角没提出疑问,所以他们没发现新闻造假。他同时讽刺我联系纽约时报和波士顿环球报的记者也没用,因为众多报道中国负面新闻而获得过普利策奖的记者根本对他们同事恶意造假攻击一名中国科学家和美国学者James Guest先剽窃再诋毁这名中国科学家的恶习不感兴趣。由于我发了多封邮件要求纽约时报集团处理新闻造假这件事,Martin Baron竟然指控我在骚扰他。

我再次联系了Joseph Kahn(周看),Jim Yardley和Nicholas Kristof。我讽刺Martin Baron根本不是大家想象的那么诚实,我相信大部分记者是诚实而且勇敢的。可是,我的同事们再一次落井下石出卖了我。不知道哪一位记者向高管告发了我。可能我讽刺Martin Baron是个不诚实的人触痛了纽约时报集团高管的神经,我被污蔑为一名中国间谍,没收了我在纽约时报的工作证件,并把我从公司赶了出去。

我以为噩梦已经结束了,但是我没想到这才刚刚开始。在被赶出公司以后,我向CNN的Howard Kurtz举报了Gareth Cook在新闻中造假,并且整个纽约时报集团一直在包庇这名获得过普利策奖的明星记者。Howard Kurtz是美国最著名的打假人之一,专门负责揭露记者在新闻中剽窃和造假。可是一个多星期以后我接到了匿名电话威胁我的人身安全。这个人谩骂我是个该死的中国间谍,如果我再敢向任何人举报此事的话,我肯定会烂在监狱里。

在接到这个电话之前,我从来没有想到我会因为举报纽约时报集团的记者在新闻报道中造假而影响到我的人身自由。我和这名中国科学家探讨了此事。他认为如果纽约时报都敢污蔑实名举报新闻造假的员工为中国间谍,又有什么事他们干不出来的?他奉劝我不要在继续下去了,他也不想失去我。我听从了他的建议。

也许网友们都想知道我是如何获取到的相关证据,也想知道这名中国科学家是谁。这名中国科学家家是我父亲,黄红云。James Guest剽窃我父亲的研究成果然后再诋毁他新华社也曾经报道过。(美科学家剽窃中国医生研究成果 诋毁治疗效果 )这篇造假新闻已经从Gareth Cook的主页消失了。原因我就不用再多说了,你懂的。

国内有不少人追捧美国的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但是又有几个人敢相信一名纽约时报的员工因为举报新闻造假而被开除。纽约时报高层声称他们不会迎合中国的要求而改变自己的报道,但是谁又知道这些纽约时报高层领导包庇一名获得过普利策奖的明星记者恶意造假诋毁中国,同时污蔑一名中国国籍的员工为中国间谍。如果对报道违心无愧的话,为什么总编不敢对我的举报做出正面回答?这些年又是谁在打电话恐吓我的人生安全并在骚扰我?这只是单纯的有色眼镜这么简单?

国内多个媒体这几年来也报道过纽约时报对中国充满了偏见:

别闹了《纽约时报》

纽约时报:那副有色眼镜害了美国,害了世界

新华国际时评:《纽约时报》的失实、失态、失信

美媒称中国要求美企签署承诺书 中方官员:报道...

如果纽约时报集团获得过普利策奖的记者能在电子邮件采访中恶意窜该中国科学家的原话,又有多少使用匿名新闻源的报道是真实的?如果纽约时报集团包庇这名记者通过造假的方式诋毁中国,一篇篇关于中国充满偏见的报道又有多少可信度?在这里,我希望Joseph Kahn, Jim Yardley和Nicholas Kristof可以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为什么他们要包庇他们的同事在新闻报道中恶意造假诋毁中国?为什么不敢揭发美国学者剽窃并通过造假的方式诋毁中国科学家?为什么在我最需要帮助的时候不但不伸出援手反而落井下石向纽约时报的高层告发我?

如果国外媒体都像纽约时报集团一样攻击黄红云,纽约时报对中国的偏见也显不出来。问题是,国外媒体并没有一边倒的攻击黄医生,反而多个国外主流媒体(例如CBS,时代周刊,卫报等)客观报道了黄红云的研究成果。

这就是纽约时报集团一名获得过普利策奖的记者写出来的新闻报道。 当时作为一名纽约时报的员工,我只是想让纽约时报集团如实报道此事。 但是,不仅多名(Nicholas Kristof,Joseph Kahn(周看), Jim Yardley)通过报道中国负面新闻而获得过普利策奖的纽约时报记者故意包庇Gareth Cook的恶习,我却被污蔑为一名中国间谍并被开除,而且这些年来我接到多个匿名电话恐吓我的人身安全。 如果我真的因为揭露纽约时报集团在新闻中造假而烂在监狱里,这难道就是西方社会的言论自由吗?我已经在被恐吓的阴影下生活了多年了,如果我继续保持沉默的话,国外利益集团将会更加肆无忌惮的抹黑中国。如果纽约时报集团可以证明Gareth Cook没有在新闻报道中更改黄红云医生的原话而且Gareth Cook的新闻报道没有任何错误的话,我愿意承担一切法律责任。反而言之,纽约时报集团应该对黄红云医生,我,和所有中国人为Gareth Cook恶意造假诋毁中国道歉。我不是间谍,我只是一名想让纽约时报集团如实报道中国的普普通通的中国人。

纽约时报集团和国外一些利益集团在通过造假和恶意诽谤诋毁中国的普通老百姓(黄红云),到中国的公司,甚至中国的最高层领导。如果当反腐这种利国利民的事都被纽约时报指责为带有选择性的,通过我的亲身经历我也可以负责任的告诉大家纽约时报集团是选择性的告诉读者真相。

在此,我也想问问另外一名获得过普利策奖的纽约时报记者,David Barboza。既然纽约时报集团的董事长兼发行人Arthur Sulzberger Jr.和您的上司Joseph Kahn(周看)都不敢面对事实披露公司的明星记者造假诋毁中国的问题,反而举报Gareth Cook造假诋毁中国的我,黄达骞,被污蔑为一名中国间谍,您认为您的上司执意让您抹黑中国的真正目的是什么?难道纽约时报集团不应该从最全面的角度报道中国吗?我已经因为此事被开除了,您敢不敢报道Gareth Cook在新闻报道中造假诋毁中国人吗?

我认为人民日报驻美记者温宪客观的报道了一些纽约时报的问题。但是我相信连他也想不到纽约时报集团在鼓吹要真实和诚实报道中国的同时,不仅不惩罚获得过普利策奖的明星记者造假诋毁中国,反而污蔑一名中国国籍员工为中国间谍。在此,我也想问问人民日报记者温宪,您会不会报道Gareth Cook在新闻报道中造假诋毁中国人吗?(纽约时报:那副有色眼镜害了美国,害了世界)

我已经把我下决心举报纽约时报的信在6月22日发给Arthur Sulzberger Jr. 和Joseph Kahn了。最近几天我的账户出了一些问题,我也不想再为这些琐事浪费时间了。我只想说,我实名举报的是纽约时报集团在新闻中造假诋毁中国。这不是第一次,也肯定不是最后一次纽约时报集团在新闻中造假诋毁中国。 如果有些人要协助国外利益集团不让世界知道纽约时报集团的恶习的话,我相信这些人的良心也会受到谴责的。

下面是我选择曝光此事的动力:

我选择曝光此事的真正动力来自我4岁的儿子壮壮。前一段时间,可能我儿子和幼儿园的同学讨论他们的父亲都是从事什么工作的,他回家问我:“爸爸,你是干什么工作的呀?”我一五一十和他讲了我都干过哪些工作。他随口问了一句,“你为什么要离开纽约时报呀?”我无语!我赶忙解释说公司发不出工资了所以我离开了。人之初,性本善。如果我如实告诉他我是由于实名举报新闻造假而被纽约时报开除了,这只会玷污他幼小的灵魂。我已经在被恐吓的阴影下生活了多年了,如果我不揭发纽约时报集团,全世界永远都不知道纽约时报的恶习。

在此,我想告诉我的两个儿子,壮壮和帅帅,你们在十几年以后会看到爸爸写的这篇微博,你们也会知道爸爸和爷爷所蒙受的耻辱。如果有一天爸爸突然离开了你们,爸爸想提前告诉你们爸爸爱你们,也爱你们的爷爷。爸爸只是个普通的中国人。爸爸在中国和美国接触的极大多数人都是友好的而且善良的。永远不要因为爸爸的遭遇而仇恨,因为仇恨是个无休止的恶性循环。我希望你们长大能够做一个善良,正直和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